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脚踝疼。”小女君的声音糯糯的, 像煮了许久的糯米圆子,甜得弹牙。

    冯蓁说得这样清楚是有企图的, 脚踝嘛, 很方便查看伤口的,她以为萧谡会弯腰帮她看看, 结果只听他打了个呼哨, 林子里就响起了马蹄声。

    “上马吧。”萧谡道。

    这样也行。冯蓁暗自点头, 疾风比普成年男子都高, 她的小短腿可爬不上去。

    萧谡弯腰伸出手掌, 冯蓁诧异地看着她, 这是让她踩上去的意思?

    萧谡点头示意。

    冯蓁就这么踩在萧谡的手心里, 再被他高高一托, 纵身上了马。她真是无比后悔,那晚上跟萧诜那傻子较什么劲儿,要是假装骑术不好, 这会儿是不是就能两人共乘一骑了?

    先才只是一踩、一托那么个瞬间, 冯蓁就感觉自己快被醉晕了,若是能长长久久地拉拉手,搂搂腰什么的

    “拉好缰绳。”

    “什么?”白日梦里惊醒过来的冯蓁反应了片刻才知道萧谡说的是什么。她拉了拉缰绳, 天真无邪地看向萧谡, “表哥,要不你也上来吧?”

    萧谡看向冯蓁,似乎在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共乘一骑,哪怕就是夫妻都显得太亲昵。

    冯蓁这是想开放, 结果没开放成,只好嗫嚅道:“你走路,我骑马,要是被人看见了,会说我不敬的。”

    “遇到人孤再找一匹马就是。”萧谡笑了笑。他的笑很冷清,幅度不大,可知笑不过是出于礼貌,而非内心。

    但即便是这样,这个人的笑也依旧叫人如沐春风,暖洋洋的,催着你心里的小芽子按不住地想往外冒。

    风把萧谡身上的气息送到冯蓁的鼻尖,清冽干净,没有乱搞过的气味儿。

    冯蓁心忖,果然必得是这种不重女色的人才能最终胜出啊,就不知道胜出后会不会变本加厉。

    两人一路同行,冯蓁问道:“表哥,你能不能继续教我射箭啊?”

    “你不是跟着六弟在学么?”萧谡反问道。

    “你教得比他好。”冯蓁踩着萧诜捧萧谡道。她觉得这世上就没人不爱听彩虹屁的。兄弟相争,踩一个捧一个绝对能挠中萧谡的痒痒肉。

    果不其然萧谡含笑地瞥过来一眼,“哦,蓁女君是喜欢被人敲?”

    冯蓁没有正面回答萧谡的问题,只道:“六殿下把我骂得有点儿惨。”

    萧谡依旧含笑地瞥了冯蓁一眼,“哦,这么说你是更喜欢挨打?”

    这话说得,冯蓁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最后吸了口气道:“当然不是,只是若能拜得名师,挨打挨骂都可。”

    “你那一点儿浅薄箭术,怎么就知道谁是名师?”萧谡刺道,“我们兄弟几个比试,孤也就是不垫底而已。”

    萧谡有点儿捉摸不出眼前小女郎的想法,说是慕少艾吧似乎年纪又太小了些,不过也说不定,现在有些姑娘就是醒事儿早。但眼前这位瞧着脑子也不太坏,然左右逢源的道行实在差了些,就这么横冲直撞地在他们兄弟之间游走,也不怕掉下河里淹死?

    “我不会射难道还不会看么?”冯蓁娇糯糯地嗔道,“那天比试时你是故意输的,你手肘抬得高了些,敲我时都会,没道理自己还会不知道。”

    “教人易,自知难。”萧谡一点儿不心虚地道。

    冯蓁连连点头,“是呢,虽则我知道手肘该怎么抬,可是箭要射出的那一刹那,动作总是会变形,所以才想表哥你能继续敲敲我呢。而且”

    狡猾的小女君补了一句,“表哥就算是自知难,但也说了教人容易是不是?”

    小女郎成了狗皮膏药,萧谡正要拒绝,却听冯蓁以绵软了一百倍的童音继续道:“好不好嘛,表哥?求求你了,表哥。”

    这声音的矫揉造作能令人鸡皮疙瘩掉一地,冯蓁幸运就幸运在年纪够小,脸蛋够圆,所以甜得这么齁人,却只能叫人想起桂花酒酿糯米元子。

    冯蓁有些后悔,她这会儿要是在地上走,就能趁机抱住萧谡的手摇了,那样效果肯定更好。

    “幺幺,你在求五哥什么?”萧诜的声音此时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了冯蓁背后。

    冯蓁的背脊一僵,感觉自己余光好像看到萧谡很不厚道地笑了,还是有声儿的那种。

    脚踏两只船真的是技术活儿,一个不小心载着羊毛的船说翻就翻了。

    “我在求五表哥教我射箭。”冯蓁头也没回地朝萧诜道。

    冯蓁此刻选择说实话叫萧谡格外高看了她一分。

    萧诜大步走过来道:“嫌弃孤教得不好?”

    “不是。”冯蓁有些冷淡地道。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月珰万万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冯蓁冯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冯蓁冯华并收藏明月珰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