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全场的气氛立时又活跃了起来, 第一个响应的是二皇子萧证。他这种成亲多年的男子,对离家越远、越久的娱乐活动越有兴趣。

    在场的勋贵子弟都是那种不用上朝或者上衙门的类型, 身上恩荫这官职, 拿着俸禄,日子比他父亲那一辈过得可舒坦多了, 这种好玩的点子简直就是挠痒痒正好挠到他们心坎儿上了。

    且草原女子更爽快, 面孔可能没有中原的女君们白, 但那身段, 那胸脯, 绝对是何敬这样的美人拍马也赶不上的。

    冯蓁就这么“被裹挟”着上了马。因为要宵禁了, 也容不得她们坐什么马车, 都得赶在城门落钥之前出去。

    冯蓁看着挡在她“小马驹”前的那一帮子大男人, 心里把他们所有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真是帮糙爷们儿,他们一群男人可以不带内0衣内0裤地说上马就上马,可是女儿家能一样吗?能吗?!

    何敬这小女郎心机可真深呐, 冯蓁又感叹。乐春园是她家的, 她在那儿当然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其他女郎呢,顶多就带了两、三套换洗的衣裳。这一去了关外, 那何敬还不得一天换三套衣裳的走秀?可是其他女君就惨了, 成日里都是那几套,看得人审美疲劳。

    不过话又说回来,夜晚的官道上行人寥寥无几,可以放开了马蹄子撒欢, 这对冯蓁而言是暌违已久的舒坦,这才是放风嘛。

    因此冯蓁头脑一热地夹了夹马肚子,策马扬鞭跑了起来,一溜烟就超过了六皇子萧诜等人,让他们吃了一嘴那马蹄子撩起来的灰。

    然这帮人,谁愿意输给谁?最大的年纪也不过二十三、四,正是血性当头的时候,所以萧诜立即就一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往前赶了上去。

    可能是夜晚温柔的月色惹的祸,冯蓁身为一个经过千锤百炼,把“怂”修炼到了三花聚顶之地的社会人,恁是没让萧诜超过她。

    不是骂她蠢么?她非得给这傻六一个教训不可。

    冯蓁的马是自己带的,乐春园的放春要玩些什么,常去的人都知道,骑射是少不了的,所以都自备了马匹。

    “午夜”是冯蓁在西京时就养着的,乃家中马伯为她挑选了好几年才筛出来的好种子,并不比几位皇子的马差。毕竟上京不产马,而西京外就是草场。

    骑马这个事儿,跟男女无关,重要的是相马的眼光和骑师的技巧,谁能让马最大程度的浪起来,谁就赢。

    其结果就是萧诜的坐骑“黑梅”,何敬的坐骑“赤电”,都没有“午夜”那么浪,他们是拍马也赶不上。

    萧诜听见冯蓁的笑声从风里传来,小女君的声音银铃一般,玉润干净,脆生生的好似白桃,嘎嘣咬一口,又甜又解渴,那股桃香则是冯蓁身上的甜味。

    想到这儿萧诜都有些想七、八月的贡桃了。

    其实冯蓁身上的甜桃味儿早就不明显了,那股子香气似乎从最开始的爆发转而隐匿到了肌肤底下,只有靠得极近,才能闻到随她体温蒸腾晕染出的香气。

    萧诜回过味儿来,暗骂了自己一句。最近也不知瞎忙什么,好些时日没碰他那些姬妾了,如今想着个小丫头的味儿,居然动了

    还是那么个又黑又肥的臭丫头。

    萧诜有些抓狂,使了劲儿地抽马屁股,但还是追不上超他两个马身的冯蓁。他望了望冯蓁的背影,真的是又胖又圆,不过屁股倒是挺大的,长大的话

    萧诜再一次抓狂了,他脑子里赶紧想了想自家那爱姬,高耸的胸脯,细细的小腰,这才算缓过劲儿来,长长地吐了口气。

    这当然不是冯蓁那小不点儿有什么女人的魅力,主要是那味道的确怪香的,难怪人都说暖玉温香。要不以萧诜那么点子耐性,能受得了冯蓁一直那么笨?教了一次还上赶着教第二次?

    有时候香气的魅力远远大于人的想象。

    奔了大半夜的马,昨儿晚上在兴头上还没什么,但到了早上就都熬不住了,看到一个小镇,众人也顾不得挑剔了,有个小客栈就都停了下来。

    但偏僻小镇的客栈能有多大,老板从没见过这么多贵家子,哆哆嗦嗦地上前道:“小店只有十来间房,其中五间都已经有人了。”

    萧诜倨傲地道:“将他们都撵出去便是了。”

    小老儿见这些人衣着华丽,侍从、仆妇如云,也不敢反驳,只能拉下脸皮去将那些客人都吵了起来,让赶紧启程。

    不过即便这样,房间也还是不够。十来位小女君,人人身边又都带着侍女、媪妪,自然是一人一个房间才够。

    何敬在女君里算是“当家作主的”,这会儿也有些难为起来。说起来家世都不差,譬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月珰万万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冯蓁冯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冯蓁冯华并收藏明月珰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