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婉如见过了李珺,德庆侯在宗人府去世了,她和她母亲则依旧被关在里面,苏婉如问她有什么想法,李珺笑着道:“没什么想法,能托您的福抬头看到天,已是莫大的恩赐。”

    按理,她们都要死的,如今却还能活着,确实是恩赐。

    “吴悠也在,正好与你作伴。”苏婉如笑了笑,“改日给你们送几副马吊来,也能消磨时间。”

    李珺朝她行了礼,道:“求公主将我家里曾经的藏书,遣人送来给我,有了这些我也能打发消磨时光了。”又道:“大恩大德,李珺没齿难忘。”

    “好。”苏婉如颔首,只要人依旧被关着,限制了自由,那么他们在被关的地方具体做什么事,她并不关心。

    大家都能过的平和一点,不闹事,也是她乐见其成的。

    “这两天就让人去收拾出来,给你搬来。”苏婉如微微颔首,带着人离开,李珺又追了几步,急切的喊道:“公……公主。”

    苏婉如回头看她,李珺走过来,从荷包里拿了一封信,递了过来,“能不能请公主帮我……帮我给他。”

    “我也并不知道他在哪里。”苏婉如知道李珺说的赵衍,“上次一别,便没了他的音讯,或许他又去云游了。”

    李珺又将信朝前递了递,显的有些倔强,“那这信就放在您这里吧。您见到他的机会,比我大。”有的话她没有说出来,她总觉得,只要苏婉如在这里,赵衍就算走的再远,也会回来的。

    爱一个人,哪怕是离对方近一点,也会高兴,心安。

    “好。”苏婉如没有拿信,一边的青柳上前去接着了,苏婉如又道:“若有机会,我帮你转交。”

    说着,就带着人走了,李珺行礼目送,直到沉重的门被关上,隔绝了所有视线,她才起身慢慢走回去……她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不但她,这挤挤攘攘的宗人府,所有的人的一生,都结束了。

    正所谓命运难测,倒退三年,谁又能想得到当初一个小小的绣娘,摇身一变成了长公主。而她们这些本该高高的娇贵小姐,却成了阶下囚。

    李珺轻笑,看到了吴悠从后院跑来,看着她凝眉道:“不是说她来了吗,走了?”见了她母亲,却没有见她。

    “嗯。你有事找她吗。”李珺走过去,吴悠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可见的,我就好奇而已,她做了公主后,是什么样子。”

    李珺淡淡一笑,“当然是好看啊,人家做绣娘的时候就很美啊。”

    “不提了。”吴悠抬头看了看天,今天特别的冷,看样子是要下雪了,不知道西山的腊梅什么时候开,不知道十渡的水今年还会结冰吗,还会有胆大的上去滑冰吗。

    苏婉如出了宗人府,卢成亲自赶车,她掀了帘子看着他,问道:“你们爷不是让你去赴任的吗,你还在留在燕京做什么,不想要前程了?”

    沈湛想遣卢成去辽东,可他一直拖着不肯走。

    “属下想过完年再走。”卢成垂着头,磨着手指尖,“过了年一定走。”

    苏婉如白了他一眼,忍不住发笑,“行吧,那就过了年再走。你要是突然走了,八月肯定也舍不得你。”

    卢成嘿嘿笑了起来,总算有个人舍不得他了,不让他多可怜。

    “老爷子呢,今年过年来燕京过,还是等开年跟着你一起去辽东?”苏婉如想起卢成的爷爷,“我顾府老爷子所托了,这么好几年了,也没给他找到孙媳妇。”

    卢晨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摆着手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成亲,夫人不要费心了。”

    “那怎么行。”苏婉如想了想,道:“绣坊里那么多好的姑娘,你要是不介意身份,我就帮你说说去。如果没有合适的,咱们还有女学呢。肯定有合适的。”

    卢成的脸跟烧熟的虾子似的,马上转移话题,“我……我祖父说过年来燕京,他要拜见小世子。”

    苏婉如抿唇轻笑,决定不为难卢成,放了帘子靠在车壁上打盹儿。

    一行人回了家中,刚下马车,就看到个小小的人影蹿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苏婉如,笑嘻嘻的道:“娘,我好想你哦。”

    苏婉如低头看着儿子,从鼻尖里哼气,“咦,这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一来就抱着我的腿喊娘呢。”

    八月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苏婉如。

    “我这么年轻貌美,身材妖娆的妙龄少女,怎么会有儿子呢。”苏婉如踢了踢腿,将八月拱开点,又抚了抚自己的鬓角,“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嗯?”

    “咦!”八月眼睛骨碌碌一转,打量着苏婉如,“这么年轻貌美,身材妖娆的少女,怎么长的这么像我美貌的娘亲呢。请问姐姐,你见过我娘吗。”

    “没有啊。”苏婉如眼睛睨着八月,“你还记得你娘吗?”

    八月点着头,屁颠颠的跟在苏婉如后面,“我忘记全天下人,也不会忘记我娘的,她那么美,那么美,那么美……”想不出词了。

    “要多读书。”苏婉如敲他的脑袋,“词语匮乏,没文化。”

    八月点头不迭,“是,孩儿这就去读书了。”说着,就缩着脑袋,冒着腰一副要开溜的架势,可没走几步,后面的衣领就被苏婉如揪住了,就听她怒道:“一住就是三天,我看你是乐不思蜀了吧。”

    “这话,您应该让我爹来问。”八月呵呵笑着,讨好的道:“我爹肯定希望我出去住三个月。”

    苏婉如就冷笑一声,“不用问你爹。你问我,我也是这么个答案。”

    “娘啊。”八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怎么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了呢。”说着,小短腿一抬,捂着脸一边哭一边跑了。

    苏婉如恨的牙痒痒,不就是怕她动手,怕她再唠叨么,还假装伤心的,分明就是开溜。

    “夫人。”青柳憋着笑到肚子疼,“小世子好像真哭了。”

    苏婉如摆手,“你别管他,一会儿还得来找我。他定要在他爹回家前,把我哄好了。”否则,到时候就是男女混合双打。

    小小的孩子,就知道跟着人姑娘后面跑,长大了,也靠不住他养老了。苏婉如伤心的很,扶着青柳冷着个脸回了正院,一进暖阁,就看到某个小孩正撅着屁股趴在炕桌上,吭哧吭哧的拿着茶壶在倒茶,听到脚步声,一抬头冲着苏婉如喊道:“娘,请喝茶,孩儿亲手泡的。”

    苏婉如见他这样,早没了气,不过还是板着个脸坐下来,接了茶盅凝眉道:“这茶这么烫……”她还没说完,八月就道:“娘不用担心,我很小心的,没有烫着自己,也不会烫着自己的。”

    “我知道娘最心疼八月了对吧。”八月撅着屁股跟只小奶狗似的挪过来,“为了给娘泡茶,我就算烫着也没事。”

    苏婉如嘴角抖了抖,忍着笑,咯噔一声将茶盅放下来,怒道:“这么烫,我没法喝。下回泡茶记得吹冷了。”

    八月瞪眼,肉嘟嘟的脸跳动了几下,顿时耷拉了脑袋,“娘啊,我知道错了。”

    “嗯,错哪里了。”苏婉如问道。

    八月猛然一抬头,眼睛晶晶亮的道:“我不应该出去住这么久,下次不敢了。”

    “不是不让你出去住。”苏婉如道:“而是你这态度,要是我不让卢叔叔去接你,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留在戈府了啊。我看我也没有这个儿子了,儿子都是给别人生的。”

    “没有,没有。”八月摆着手,“就算卢叔叔不去接我,我今天也是要回来的,我可想爹娘了。”

    苏婉如看着他,八月猛点头,“真的,真的。”

    “知道了。”苏婉如颔首,端茶起来接着喝,八月就知道她娘摆架子摆完了,就凑过去,咕哝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