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小姐说她不能走,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她的。”戈府陪着四位少爷小姐出来的妈妈,细细的和朱珣说戈玉洁的事:“小姐让奴婢告诉您,她没事,不管结果怎么样,她都等您。”

    “知道了。”朱珣摸了摸戈府小少爷的脑袋,大的七岁了,小的是个小姑娘,才三岁的多点,“等进城后再说。一会儿会有人送你们去后面的营帐,后面安全点,你看好了自己的小主子。”

    “是。”婆子应是,一连排的跟另外一个婆子,带着四位小主子。

    就在这时,后面有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喊道:“猪叔叔!”说着,有人蹬蹬跑了过来,朱珣顿时又高兴起来,“八月,你跑哪去了,我都没找到了。”

    八月一头汗气喘吁吁的,指着那边正要说话,忽然眼角就瞥到了戈玉洁年纪最小的侄女儿,小姑娘大大的眼睛,皮肤水嫩嫩的,还特别的白,和戈玉洁长的有点像,鼓鼓的脸颊,非常的可爱。

    八月吊儿郎当的神色一手,拱手,手臂摆平,腰背挺直,冲着四个孩子一笑,一气呵成,规矩礼貌的道:“我是八月,有礼了。”

    戈大少爷领着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回礼,也一一介绍,八月就盯着最小的小姑娘,问道:“这位是妹妹吗?你叫什么名字?”

    “其告维何?笾豆静嘉。”小姑娘出口成句,笑眯眯的看着八月,“这是我的名字!”

    八月嘴角抖了抖,他没听懂,呵呵笑道:“好名字,好名字!”谁会取这么长的名字,太奇怪了,话落,就又看了小姑娘一眼,道:“那个,我有点事,你们住哪里,我一会儿去找你们玩吧。”

    戈大少爷就看着朱珣,朱珣和八月道:“他们和你住的不远,等你回帐子的时候,就能看到他们了。”

    “好。”八月拱手,“告辞。”

    说着,就负手踱步,慢悠悠的走着,随即听到后面四个小孩子轻轻议论着,“哥,这个叫八月的小孩好有礼貌啊。”

    “不要背后议论别人。”戈大少爷打断了话头。

    八月扬眉,维持着仪态一路走到对方看不到的地方停下来,呼出一口气,“真是累死我了。”

    “累什么?”声音出,随即对方就将他抱了起来,八月看着顿时乐了起来,“舅舅,我正好有事请教。”

    苏季点头,“嗯,说吧,什么事?”

    “我刚才问一个人名字,她奇奇怪怪说了一句话,还说这就是她的名字,我……我没听明白。”八月呵呵笑着。

    苏季扬眉,“还有我们八月也听不懂的话,这可真是深奥了。”

    “我……我这不是没有读书嘛。”八月红了脸,咳嗽了一声,又解释道:“我小啊。”

    苏季噗嗤一笑,捏捏外甥的鼻子,“行,她说了什么,舅舅帮你分析分析。”

    “我想想。”八月冥思苦想的回忆那句诗,磕磕巴巴的道:“其告什么伟……笾豆什么家来着,我记不得了。”

    苏季瞪眼,道:“其告维何?笾豆静嘉。”

    “对,对,舅舅真厉害。”八月点头如捣蒜,“这什么东西,什么名字这么古怪。”

    苏季笑的撑着额头,半天没说出话来,过了一会儿,道:“戈府的几位小姐公子吧?戈府是读书人家,取名这么取在情理之中。”又道:“她这不是名字,是告诉你名字取自其中,如若我没料错的话,这姑娘的名字应该叫静嘉。”

    “厉害啊。”八月眼睛发亮,崇拜的道:“舅舅,你太厉害了。”

    苏季无语,不是我厉害,是你太不厉害了,“嗯,等过段时间,要给你找先生启蒙了,免得再丢人现眼。”

    “我没有。”八月道:“我怎么能丢人现眼,我听了这名字就告辞了。”

    苏季实在没忍住哈哈大笑,又搂着八月亲了一口,点头道:“这样处理很妥当,舅舅欣赏你。”

    “那是。”八月笑着道:“我可是您的外甥。”

    苏季颔首,竖起个大拇指,“是的,你是我的外甥,怎么会差。”

    甥舅二人互相吹捧,聊的热火朝天。

    “舅舅,我要去找静嘉玩了。”八月要下来,小屁股扭着,苏季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静嘉小妹妹,是不是长的特别漂亮可爱?”

    八月咳咳了两声,道:“是啊,是我见过的女子里,最好看的。”

    “咦。”苏季道:“最好看的女子,难道不是你娘吗?你娘可是出了名的美人。”

    八月就凑在苏季耳边,低声道:“我娘老了,静嘉才几岁,不一样。”

    “哦……”苏季就坏笑着道:“这话,要是你娘知道了,你猜会怎么样。”

    八月就呵呵一笑,看着苏季道:“舅舅,我说什么了?”又道:“这天底下,最好看的女子,当然是我娘啊。”

    随即哈哈大笑,拍了他的屁股,道:“看你能不能骗住你娘。”

    “舅舅。”八月砸了砸嘴,道:“音姑姑为什么不来找你?”

    苏季一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舅舅不体贴。”八月扭下地,抬头看着苏季,虽然个头不过到苏季的膝盖上头,可气势一点不输,“舅舅,你要在体贴点啊。”

    苏季有好笑又好气,蹲下来问道:“那你告诉我,怎么样才叫体贴。”

    “要自己领悟。”八月说着,将自己手里的小棍一丢,迈着短腿蹬蹬跑了起来,“舅舅我走了啊。”

    苏季抚额,捡着棍子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失笑。

    “在做什么?”沈湛走了过来,苏季起身笑着道:“和八月聊天呢。”

    沈湛左右看看,苏季就朝军帐那边点了点下颌,“……说小姑娘特别的漂亮,所以找她玩去了。”

    沈湛嘴角抖了抖,好一会儿瞥了一眼苏季,咕哝道:“外甥像舅。”话落,人快步走远。

    苏季瞪眼,目瞪口呆。

    此刻城中,小田公公低声在司三葆耳中说了几句,司三葆听着脸色一惊,“人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

    “昨天下午都还在。”小田公公道:“今天早上去,人就没有了。”

    司三葆脸就沉了下来,看着小田公公道:“还愣着做什么,去找啊,人还能出城吗,城门都有人把守呢。”

    “公公。”小田公公道:“城里没有,奴婢已经找过了。”

    这下完了,司三葆看着小田公公道:“圣上可是交代过,让杂家将这些人都看紧了,到时候一起提上城楼去,现在怎么办。”又想起什么事来,“不对啊,他们怎么出城的?”

    小田公公也觉得奇怪,将调查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有西城门开了城门,但是有人守着的,开了约莫有两刻钟的时间。”又道:“可以确认的是,除了那个逃走的贼人,没有人进来也没有出去,只有十九头猪挤在门口了。”

    “怎么这么巧。”司三葆将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通,“又是戈大人,又是崔大人,还有猪大半夜蹲在城门口。”

    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就很显然有蹊跷,这一点小田公公也感觉到了,可是没有用,“公公,奴婢查了,戈大人一直和太孙在一起,城隍庙的事平息后,他就回府了。崔大人也是,虽闹了一个多时辰,可小贼确定找不到后,他也回去了。我们的人跟着的,确认他没有再出来。”

    “还有王屠户,现在还在院子里杀猪,他媳妇在档口卖肉。”小田公公道:“只有那些刺杀的刺客没有找到,凭空消失了一样。”

    直觉告诉司三葆,这一系列的事都是有关系,可是却什么都查不到。

    “圣上那边怎么回?”小田公公担忧的看着司三葆。

    司三葆凝眉,回道:“能怎么回,该怎么回就怎么回,这事忙不住。”说着,指了指房里,“把我衣服拿来。”

    小田公公应是,去房里将司三葆特制的衣服取过来,一件半身的袄子,就胸口和后背那一点布,套在肩膀贴身穿着,外面再套上官服,几乎看不出异常。

    半身的袄子里面填着棉花,所以每次挨脚踹的时候,好歹能挡一点力道。

    司三葆收拾好去了宫里,果然被赵之昂踹了两脚,他捂着胸口退了出来,赵之昂就让人喊了赵治庭过去,质问道:“昨晚,你为何和戈淮川去城隍庙?”

    “祖父。”赵治庭脸色灰败,哪有以前的光鲜,他跪在地上,回道:“我对守城的事有些想法,可又不是很确认,半道上正好遇到了戈大人,就一起约着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城隍庙。”

    “谁知道那边藏着刺客。”赵治庭也觉得自己倒霉到家了,好好的出去散步,也能遇到刺客。

    赵之昂问道:“是你邀请戈淮川的?”

    “是。”赵治庭如实回道:“先前并无邀约,恰巧在路上碰见就一起走走了。”

    赵之昂以为是戈大人约赵治庭,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赵治庭主要邀请的……赵治庭就是再单纯,这些事还是能分辨的。

    难道真是巧合?

    “滚吧。”赵之昂挥手赶了,赵治庭垂头丧气的出来,刚出了宫门就碰到了赵峻,两人对视一眼擦身而过,赵峻忽然开口道:“治庭啊,那美人滋味如何?”

    “什么美人,五叔何意?”赵治庭戒备的看着赵峻。

    赵峻一笑,摆了摆手道:“五叔这是羡慕你们年轻,时光大好。谈情说爱也是情意浓浓,不像我们年纪大了,见着美人也有心无力了。”话落,拂袖,道:“去忙吧。”

    话落扫了一眼赵治庭冷笑一声,那个什么美人,他也是偶尔瞧见,觉得笑起来像那个苏氏,便引得赵治庭去了……却没有想到,他的心思还真是够龌蹉的,居然真将人接出去了。

    先是后宋的胡琼月,现在又惦记人家苏氏,看来,他还真是和后宋有缘。

    赵峻想着去了宫中。

    夜里他就留在御书房,和赵之昂商讨守城决策,第二日早朝上,赵之昂高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近百朝臣,忽然想笑……这些人明着对他服服帖帖,可谁知道他们私下里是什么心思。

    叛军就在城外,他们装作镇定,说不定,家里的包袱、投降的信件都写好了,只等后宋破城而来,他们就又重新成为后宋的人,为苏氏的人效力,马首是瞻,喊苏季为圣上。

    人心啊……可真让人失望。

    下面的人还在滔滔不绝的说话,禁军统领又换成了林大人,在装模作样的争论着谈和的事情。

    已经到了谈和的地步,郑文举主张谈和,要和后宋恢复到六年前那样,划江而治,各不想相干,赵之昂听着想笑,苏季和沈湛的目的,要真的只是这样的话,他又何必一路打到山东来。

    谈和?这世上的人真有这么傻的人么。

    “圣上。”就在这时,外面羽林卫的人跑了进来,冲进殿内,大声喊道:“圣上,后宋的兵……攻……攻城了。”

    大殿上瞬间一片死寂。

    七天了,对方平静的像是来游山玩水的富户,在城外吃吃喝喝话家常,温和的让他们简直怀疑,他们不是来攻城的。

    今天终于动了。

    赵之昂的视线落在来人身上,道:“下令禁军死守,若有违令者,斩!”

    此话落,来回话的人出去,林大人也拱手而去。

    “圣上。”郑文举道:“圣上,现在谈和,还是有机会啊,求圣上立刻下令。”

    赵之昂没有说话,戈大人反问道:“郑大人,谈和要有筹码,您觉得现在这状况,我们还拿什么去谈?”

    “你去谈。”郑文举道:“你和苏氏来往密切,爱女又和朱正言有婚约,你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们定然会卖你一个面子。”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和六年前一样,划江而治,从今往后,后宋和大周井水不犯河水。”郑文举道。

    他一说,殿上还真有人附和,怂恿着戈大人,“郑大人所言甚至,此去谈和,戈大人您去再合适不过了。”

    戈大人无言以对。

    赵之昂忽然起身,大步朝殿外走去,一路行走上了钟楼,钟楼高四面的风吹来,呼呼的响着,但从这里也能看到远处走动的人流,乱糟糟的,一刻的功夫,街面上已经没有人了。

    “圣上。”杜公公道:“这里风大,回殿中吧。”

    赵之昂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道:“让姚朝和司三葆过来,朕有事吩咐他们。”

    “是。”杜公公应是,下去吩咐人去请羽林卫统领姚朝和东厂司三葆过来,约莫一刻钟,两个人一起从下面上去,杜公公站在不远处,听不到三个人的说话声,但是能看到姚朝脸上的惊愕。

    钟楼下,皇后由一群女官簇拥着,脚步匆匆的过来,杜公公迎了过去,刚要说话,陈淑妃也从另一侧过来,停在皇后一侧。

    “圣上在上面?”皇后问道。

    杜公公应是,回道:“正在和姚大人还有司公公说话。”

    “嗯。”皇后由刘嬷嬷扶着上去,陈淑妃也跟在后面,皇后不得不停下来看着她,似笑非笑道:“本宫有话很圣上说,妹妹在这里等一等吧。”

    “我也有话和圣上说。”陈淑妃噗嗤一笑,“娘娘到这个时候,你还摆什么架子。我以前不买你的账,现在就不用将你放在眼里了了,走吧,一起去吧。”

    “陈素娥。”皇后愠怒,“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你太放肆了。”

    陈淑妃将皇后一推,提着裙子先上了楼梯,边走边道:“我一直放肆惯了,你看我这么多年不顺眼,也没有弄死我,现在来呵斥我,我看你也是脑子不清楚了。”

    说着,人已经走远了,皇后气的头晕,扶着刘嬷嬷跟了上去,怒道:“这个贱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两人上去,上面的司三葆和姚朝正好下来,两人行了礼,匆匆下去,杜公公喊了一声司三葆,低声道:“何事?”

    司三葆停下来,在杜公公耳边说了几句,杜公公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道:“圣上亲口所言?”

    “是,”司三葆点了点头,“我去办事了,你保重。”

    杜公公沉默了下来,颔首道:“各自珍重吧。”话落,便垂着头站着没动。

    燕京四个城门,此刻,南面城外箭矢如雨,喊杀声四起,一万人守城,五万人攻城,若是平地打自是不敌,可若是守城,又是燕京这样的高大城池,不出意外,至少能守上一段时日。

    有人爬上了城楼,紧接着,又被砍推了下去,紧接着又有人上来,又再次被推了下去……

    投石器砰砰落地的,目标不明确的飞着,或是砸到了人,或是投空了,有人喊着,“这边,快来这人支援这边。”

    “来了。”有人听到了呼救声,忙跑了过去……

    紧张而慌乱。

    城楼下,苏季亲自指挥,今天攻城的不过五千人,小打小闹所以不疾不徐,身后的营帐中也是热闹的很,女人们坐在一起聊天说话,孩子们也是凑成一团玩着。

    八月被排挤了,崔府和戈府都是读书人家,孩子三岁就开始启蒙,四五岁的孩子就能出口成章,他们凑在一起玩,由戈大少爷领着,聊着都是书本上的东西,甚至于,戈大少爷还拿出书来,带着小的一起读诗。

    八月站在门口,听着里面郎朗的读书声,很不高兴,他喊道:“静架,我们去玩泥巴。”

    “不去。”静嘉乖巧的站在哥哥的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