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家里兄弟几个?”沈湛看着几人,问道。

    最大的少年脸色一变,支支吾吾的道:“我……就我一个。”后面的三个少年抢着话七嘴八舌的喊着两个三个的。

    沈湛点了兄弟多的三个,道:“回家和家里人商量,明天可以由爹娘兄长送去军营。”

    “谢谢侯爷,谢谢侯爷。”三个人跳了起来,手舞足蹈高兴的很。

    又看着三个没有兄弟的,“你们好好孝敬父母。”

    剩余三个人眼睛一黯,还想解释什么,沈湛摆了摆手,正要说话,苏婉如拉了他笑眯眯的道:“……你们的心意和决心呢,侯爷已经知道了,为了家国想要付出自己的力量,这一点也很让我们感动。”

    “但是,家国家国,先是家才是国,大丈夫先齐家才能治国。”苏婉如看着几个少年道:“把爹娘照顾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是大丈夫更要做的事。”

    “若你们真要做点事,那在城里做也是一样的。”苏婉如笑眯眯的道:“姚大人正在招厢军,你们可以去应招。等历练几年说不定还能进禁军呢,这也是为国做事啊。”

    几个少年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振奋的看着她,又互相看着对方,推推搡搡的小声嘀咕,“去不去?禁军呢。”

    “侯爷,禁军以后也归后宋管,归您管吗,您会再来漳州练兵吗?”少年人期待的看着沈湛。

    沈湛扬眉,顿了顿道:“应该不会,但禁军统领一定是出类拔萃的,训教你们足够了。”

    少年人虽有些失望,可到底还是兴奋的,他几个人都很高兴,不停的鞠躬作揖,“多谢侯爷,多谢公主,那……那我们回去和家人商量去了。”

    沈湛微微颔首。

    几个少年跑走,其中一个年纪小的又怯怯的跑回来,眼巴巴的看着苏婉如,支支吾吾的问道:“公……公主,什么才是治国?”

    这个问题还真是高深啊,苏婉如一笑,道:“治国都是贤能的事,咱们普通百姓,把手中的事做好,无愧于天地便足够了。”

    “我知道了。”少年人喜形于色,像是解开了他天大的迷惑,朝苏婉如行了礼,她以为他真的懂了,却不曾想少年人道:“那我要做贤能!”

    说着,脸一红就跑走了。

    苏婉如轻笑,梅予也感叹道:“年轻真好啊。有无限遐想和可能。”

    “你也年轻啊。”沈湛看着梅予,“才不过而立,还是有无限可能。”

    梅予一愣,噗嗤一笑摇了摇头,道:“若能到耳顺之年,我已算过了半百,哪还谈齐家治国。正如公主所言,将手里的事做好,无愧于天下,便于愿足矣。”

    “老气横秋。”苏婉如笑着道:“快回去梳洗休息,你们才完成了一件大事,难道不应该意气风发吗,站在这里谈生死,太消极了。”

    三个人说着都笑了起来,沈湛道:“可见年岁渐长后,想的问题也大不相同,少年时,少有得失就觉得塌了天,等再过几年回头去看,眼前的坎不过是人生道途上的一块垫脚石。”

    “一切磋磨劫难,都应该视为成长的垫脚石。”梅予赞同的点点头,“这样想了,人生也就不存在劫难一词。”

    苏婉如新奇的很,“二位先生聊的这么高深,是什么触发了你们这些感慨顿悟的?”

    “少年人。”梅予一笑,道:“十三四岁多美好,一对比让我们意识到自己老了。”

    苏婉如哈哈大笑,道:“可少年人羡慕你们呢,有几人到你们这个年岁,能有这番成就。若能有,我想多少年轻人,都愿意即刻老去。”

    “没有付出哪来的成就。”沈湛皱眉,道:“不劳而获,可耻。”

    苏婉如点头,“是,是,可耻。所以不存在一夜老去得功名之言。”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回了家中。

    “八哥。”朱珣从院子里出来开门,兴奋的道:“是不是明天攻广平?要不要下战书?”

    他们前面攻城没有下过,这一回情况不同,大家都很气愤,所以想下战书羞辱对方,先把对方祖宗骂上几遍,再让他去见祖宗去。

    “下!”沈湛道:“你晚上去军营,让先生起草战书,能骂的都骂了,派人散城里去。”

    朱珣点头,蹦着跳起来,道:“我这就去。”说着又和梅予道:“你要跟着去还是去苏二哥那边?”

    “我去苏二哥那边看看。”梅予道:“你可有什么东西让我带给音姑娘?”

    朱珣想了想,道:“让那丫头到我这里来,她哥在这里她也不想着,真是女大不中留。”

    几个人失笑,梅予就似笑非笑的道:“正言,你……不仔细想想其中缘由?”

    “什么?”朱珣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梅予。

    苏婉如拉着梅予推着沈湛,“走,走,中午我做饭,咱们吃顿好的。”

    “说清楚了。”朱珣不依不饶,追上来抓着苏婉如,“姓苏的,你把话说清楚了,不然今天咱们谁都别想吃饭。”

    “说什么?”沈湛咳嗽一声,往前一站,“正言,说什么?”

    朱珣顿时怂了,脖子一缩呵呵笑着道:“没什么,八哥,您请!”

    苏婉如哈哈大笑,一副得意的样子,道:“看到没有,强的怕横的。”

    朱珣气结,梅予也跟着笑,在他耳边低声道:“苏二哥,你认为怎么样?”

    “挺好的啊,脾气好,人也实诚。”朱珣道:“踏实可靠。”

    梅予扬眉,“就没有别的评价了?”

    “还能有什么?”朱珣扫了一眼苏婉如的背影,低声道:“和阿瑾不一样,我怀疑阿瑾像她母亲,苏二哥像他父亲,一个狡诈,一个老实。”

    “老实的是你。”梅予噗嗤一笑,低声道:“你仔细想想其中关节,想通了,以后你就不会被阿瑾欺负了。”

    朱珣瞪眼看着梅予笑着离开。

    “猪叔叔,过来帮忙。”八月趴在四狗子身上,“它长的太高了,我爬不上去了。”

    朱珣念叨着过去,把八月抱到小马驹的背上骑着,一人一马天天在一起,四狗子不排斥温顺的接着吃草,八月高兴的摇头摆尾的喊着,“驾,驾,驾!”

    四狗子习以为常,一脸平静。

    “八月。”朱珣想了想,和八月道:“你觉得你二舅,人怎么样?”

    八月正玩的高兴,哪有心思动脑子,摇了摇头,敷衍的道:“我这么小,不知道。”

    朱珣想了想,又换了个说法,“你觉得音姑姑,就是我妹妹,为什么留在你二舅那边,不来我这里?有我这个兄长在,她难道不安全点。而且,这里还有你和你娘啊。”

    “这有什么,那就是那边有更好玩的呗。”八月撇了他一眼,“这都想不明白。”

    朱珣楞了一下,怒道:“她又不是小孩子,玩什么。她从小就不爱玩。”

    “我知道了。”八月笑嘻嘻的道:“那就是她喜欢我二舅。”

    朱珣瞪眼,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好半天的僵硬的站在马身边扶着八月,过了一会儿八月推了推他,“猪叔叔,你怎么了?”

    “我怎么没想到。”朱珣怔住,又想通了,他没想到,是因为他一直觉得苏季不会喜欢朱音这样的,而朱音呢,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些男女的事。

    他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

    “不对。”朱珣道:“你音姑姑不懂这些,她脑子里就只有奇门遁甲,八卦易经。”

    八月哦了一声,“那就是我二舅喜欢她,然后她被我二舅哄着留在那边了。”

    朱珣又僵住了,喃喃的道:“苏世元喜欢音音?不……不会吧,他那样的人……”他觉得苏季很正统。

    “你下来自己玩。”朱珣将八月放在地上,一溜烟跑去厨房,苏婉如正在切菜,见他进来,就撇了他一眼头也不抬的道:“干什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你二哥什么性子,我怎么突然觉得不了解他。”朱珣搬了椅子坐在她对面。

    苏婉如就顺手把南瓜丢给他,“削皮。”

    朱珣乖乖的给他削皮,蹭蹭的用着刀子,发泄似的。

    “你不了解我二哥。”苏婉如低头道:“他不像我大哥正直老实,想要什么就说出来,父亲和母亲同意了,他就要,如果不同意他就忍着憋着,不再开口。我二哥就不这样,我记得有一回,大概他八九岁吧,他想要父亲的一柄剑玩,那剑是祖父传下来的,特别的珍贵。我二哥盯了好些日子,也不开口……”

    “最后他拿到了?”朱珣问道。

    苏婉如点头,“他就每天去给父亲擦剑,当着父亲的面,细细的擦,擦完了又原封的放回去。约莫过了七八天的时间,他就将剑拿出去,说为了不打扰父亲做事,他就坐在门口擦,擦完了放回去。”

    “又过了三四天,他终于开口,说借出去玩一天。”苏婉如笑着道:“父亲觉得他这么喜欢这把剑,肯定会妥善保管,又因为了解你这把剑的锋利了,所以不会伤着自己,就借给他了。”

    朱珣瞪眼,“有耐心,还有心机。”

    “嗯。”苏婉如道:“时候父亲想起来和母亲说,母亲听着就笑了起来,说着是二哥在用计呢,父亲上他的当了。”

    朱珣一拍桌子,道:“这么看来,他是真的对音音动心思了。”

    “我不知道。”苏婉如回道:“不过,左右不过如此吧。我看你也不用着急了,这么长时间,音音已经逃不出我二哥的手掌心了。按他的手法,八九不离十。”

    “像是狼编个笼子放在兔子窝前面,一年后再来吃兔子肉一样。”朱珣啧啧道:“你们家人,够狠!”

    苏婉如白了他一眼,“这是喜事,你不想看良缘成双啊。”

    “音音做不了皇后。”朱珣道:“就她那样,你让她怎么做。”

    苏婉如摆了摆手,“你太小看我二哥了。他觉得音音可以,那音音就一定可以。”

    “气人!”朱珣蹭的一下站起来,盯着苏婉如,“幸好我那时候不喜欢你,不然我兄妹都被你们坑了。”

    苏婉如啪的一声放了刀,怒道:“得亏你没喜欢我,不然我要恶心一辈子。”

    “苏婉如。”朱珣怒道:“你想死是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