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开什么城门。”赵之昂怒道:“自保定开始,设药棚施药,除此以外,所有人不得入京。”

    戈大人犹豫了一下,拱手应是,道:“那让太医院的人去施诊?由他们带头,再招募一些民间的大夫,人手上应该就能够用了。”

    赵之昂微微颔首,看着殿下一众官员,道:“让所欲有药铺,将痢疾要用的药都捐出来,除此以外,让太医院遣太医出城。”

    “是。”众人应是,郑大人出列,拱手回道:“圣上,瘟疫便是从广平和大名两处传出来的,老臣以为,应该在此事上做些文章。”

    赵之昂看着他。

    “其一,将这些病人悉数送去漳州允州几处,其二,让天下人知道,瘟疫的发生,皆是以为后宋起兵造成天下战乱而引起的。”

    赵之昂觉得很有道理,起身在龙椅前走了几步,停下来抚掌道:“这件事就交给郑爱卿去办。”

    若是办的好,这件事就是一本万利。

    “圣上,不可。”戈大人凝眉道:“郑大人所言其二可行,可以在谣言上让后宋不利。但病者本就虚弱,若真要送去漳州,如此天气半道上病者就有很可能丢了性命啊。”

    “若沈湛和苏世元也不管呢,到时候疫情只会越来越大,哀鸿遍野的情景,我等这把年纪也是见过的。”戈大人说着,想起很多年前的场景,虽疫情不重,但却死了很多人。

    “戈大人这是妇人之仁。”郑文举道:“现在是争天下,只有天下太平了百姓才有所谓的安稳生活,若一直战乱,即便是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郑大人。”戈大人还要说话,赵之昂扫过他一眼,眼中划过质疑之色,郑文举发现顿时福临心至,抢话道:“戈大人莫非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你!”戈大人大怒,回道:“郑大人,言出既要有根据,你位居高位,怎可胡言乱语。”

    郑文举冷笑一声,拂袖道:“你心中如何想,外人又如何知道,脚踩两只船的事,也不是没有见过。”

    “你!”戈大人气急,赵之昂已经出声道:“此事就这么办。有事就说,没事的就散了。”

    众人应是,赵之昂扫过众人一眼,拂袖而去。

    “戈大人。”郑文举道:“人在做,天在看。你是为天下百姓,还是为了后宋,你心中应该有明镜才对。”说着,便嘲笑了一声,带着自己的门生同僚,大步而去。

    戈大人气的半天说不出来,崔大人上前去扶着他,低声道:“大人何必和他一般计较,自从徐立人没了以后,他便以为这朝堂就是他一言堂,如今更甚。和他争一时长短,毫无意义。”

    戈大人点头,叹气道:“只可惜,圣上也不听我们的。”赵之昂心中对他们还是有猜忌和怀疑。

    非常时期,他不能大动干戈。若有一日里外再次太平,他们这些人,都不会留。

    “走吧。”戈大人道:“我等为臣者,上对的起天,下对得起地,问心无愧即可。”

    众人应是,簇拥着他出了殿门。

    燕京城百里外,迅速设了药棚,大周派了太医坐镇,在所有如今的道口把关,但凡生病的或是过路的百姓,都可以来问诊救治。

    一旦查出病人者,一律送去就近的庙中,隔离,送药!

    白石山封了山门,患者被牛车或马车拉上去,山门一关,没有人知道里面人的情况,很多得病者全家被关在里面,有暮年的老者,有抱在手里的婴孩,哇哇啼哭着,从山腰的庙中传出来。

    “军爷。”山脚下,百姓拉着守门的士兵问道:“我们没看到送药的上去,他们上去后有没有药吃,里面有几个大夫,要不要我们去帮忙?我爹娘和媳妇儿子都在里面,要不您让我进去帮忙吧。”

    “滚滚。”兵士回道:“少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怎么做朝廷有安排,谁上去也不是你说了算的。一边待着去。”

    说话的人被推到一边,看着高高的山,还有那关着家人的红顶庙宇,却宛若隔着南天门。

    不但保定,再往南去百里,几乎每走上几里路,就能看到丧事,并不敢大肆操办,偷偷挖了坑将家里人下葬。

    有的人家来不及医治者,全家不过三五日的功夫绝了户,这样的病就算死在家里,邻居乡亲也不敢进去收尸。

    漳州城内,沈湛一脚踹到了一个大夫,刀架在对方脖子上,怒骂道:“是不是觉得后宋政策柔和,你就敢拿老子的话当耳边风。再问你一遍,去还是不去?”

    “去,去,小人这就去。”那人趴在地上捂着胸口,疼的喘不过来气,觉得肋骨肯定是断掉了,“有事,侯爷您尽管吩咐。”

    四周里围着不少百姓,指指点点的。

    “医馆里的大夫呢。”沈湛回头看着医馆,随即,从里面抖抖和和走出来六个男人,悉数跪下来磕头,“侯爷饶命,侯爷饶命啊。”

    沈湛盯着几个人,道:“限你们一刻钟时间,将医馆里所有能用的药都装好放车上去,然后出城。”顿了顿又道:“若有人敢半路逃走,老子就杀了你们全家。”

    “不敢,小人不敢。”几位大夫连滚带爬的回了医馆,沈湛收了刀,目光在四周看热闹的百姓身上一扫,喝道:“都听好了,外面正闹瘟疫,没事的不要出城,吃的东西煮熟了,自家的小孩看紧了,要是得了病让老子知道藏着掖着,就弄死你们。”

    百姓们大气不敢喘,沈湛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忽然耳边就听到有人小声道:“这镇南侯好凶啊……大夫们不出去也能理解啊,他这样逼着他们出去,太不讲道理了。”

    “等你家人生病了,你就知道我们爷讲不讲道理了。”卢成一瞪眼,怒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那人被噎的,脸红脖子粗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沈湛懒得和这些人废话,带着人就往城外去,苏婉如安顿好八月,在城门口等着他,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也能帮忙。”

    “不行。”沈湛道:“外面来的病人太多了。你去帮忙也没什么用,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你不在家八月也没有人守着,两边不踏实,还不如一直留在城中。”

    苏婉如明白他说的道理,想了想,道:“那……你自己小心点,注意卫生。”

    “嗯。”沈湛想摸摸她的头,可梅予说了要注意卫生,尽量不要互相接触,他收了手,道:“你回去吧,照顾好自己。”

    苏婉如点头,往后面退了退,沈湛就带着几十个大夫拉着六辆马车的药以及瓶瓶罐罐出了城。

    城门一关,城内瞬间安静下来。

    漳州离广平和大名并不远,此刻,被送来的病人足有一两百人,有的举家而来,有的则是独自一人奄奄一息的靠在林子里,不过一会儿工夫,林子里臭气熏天。

    “梅大夫。”沈湛看见梅予正在煮药,就走了过去,道:“这些露天大解是不是传染更严重?”

    梅予微怔,点了点头,道:“确实是。”

    “那就挖个坑去。”沈湛手一挥,吩咐道:“去挖茅坑搭上棚子,分上男女。”

    众人应是,卢成带着兵士裹着口鼻去林子里。

    “药带来了。”沈湛指了指后面的车,“还有三十一位大夫,就都交给你管了。”

    梅予扫过那些人大夫一眼,点了点头,“好。这里就交给我了,侯爷快去军营吧,就怕我们一门心思在这里照顾病者,他们会趁虚而入,打的我们措手不及。”

    “给他脸!”沈湛道:“你做好你的事,有用得着我的就尽管说。”

    梅予应是,招呼着新来的几十个大夫,“那边还有人,劳烦各位快去看看。”

    沈湛在,这些大夫不敢造次,蒙着脸硬着头皮去给满林子躺着的病人看病。

    “爷。”卢成道:“挖了七八个坑,也都和大家说了,要大解就去坑里方便。不过,我看很多人都只吊着气了,怕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行了,做我们该做的,是生是死就是他们自己造化了。”沈湛环视一周,看了看地形,道:“去附近村民那边楼草过来,搭几个棚子。”

    卢成应了,带着人去做事,沈湛就在路边的石块是上坐下来。

    “大人。”一个小女孩蹬蹬跑过来,不过比八月大上一两岁的样子,脸煞白的一点血色的都没有,怯生生的看着他,“大人,您有吃的吗?”

    沈湛扬眉,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包袱拿了个饼递给小孩。

    “谢谢大人。”小女孩抓了饼又蹬蹬跑了回去,沈湛就看到她蹲在一个妇人跟前,妇人靠在树干上眼睛闭着,就是死了的样子,小女孩摇着妇人的手臂,喊着,“娘,我有干粮了,您起来吃点吧。”

    喊了十几声,妇人靠在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看看。”沈湛起身过去,蹲在妇人面前,探了探鼻息,小女孩害怕的看着他,“大人,我娘睡着了,您帮我喊喊我娘吧。”

    沈湛看着小孩子,道:“她死了。”

    “像我爹一样死了吗。”小女孩脸色一变,“然后要被埋在土里吗?”

    沈湛点了点头,道:“是,要被埋在土里。”

    “娘。”小女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拼命的将饼往妇人的嘴里塞,“娘,您醒醒啊,您别睡了。”

    沈湛凝眉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头蹲下来,看着小女孩,道:“她死了,你喊不醒。你有没有生病?”

    “娘……”小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根本没听他说话,沈湛叹气,梅予走了过来,低声道:“她没有,她娘一路上将她护的很好。”

    沈湛颔首,喊了卢成来,“在附近找户人家暂时照顾几天。这里她不能久待。”

    “是。”卢成应是,上去抱着小女孩,小女孩又哭又闹,踢踢打打的,嘴里不停的喊着娘,卢成也有些不忍,沈湛道:“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留着她就是让她送命,赶紧带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