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季从城墙跳下来,踏在临近敌军的肩膀,那人被踩的骨头断裂,捂着肩膀倒在一边。他落地便有人发现他,立刻举刀而上,一瞬间将他围困在中间。

    长矛挑着寒光,弯刀锋刃凌厉骇人,弓箭里三层外三层,有人喊道:“是苏世元,抓住他!”

    “苏世元,你居然有胆子独闯允州城,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咚咚的撞击城门的声音传来,苏季长刀一挑,看着李骁,道:“李骁,当年你主子和我打时,你不过是个马前卒。得亏你主子去了,否则,你可能还是个马前卒。”

    “你我,到底是谁把自己当回事呢。”苏季说着话,人并停,他挑开面前一人的,挡住飞来的剑,衣袍翻飞身姿轻盈,还不忘轻蔑的扫了一眼李骁。

    李骁大怒,当年他跟的赵之昂的南军,跟着吴任,但吴任为人比较霸道,李骁立功也被他吞了,一次出征时,李骁放了冷箭吴任死在战场。

    此事被老长兴侯知道后,李骁非但没有升迁,还在赵之昂登基后,派来做了允州小小的禁军统领。

    若是这一战能打的好,老长兴侯也去了,将来他的前途想必会有起色。

    “可恶,”李骁拼了命,挥着长缨枪冲了过去,苏季呵的一笑,道:“给你一刻钟时间逃命,咱们还能济南再见,若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忌。”

    “苏季,我和你不死不休。”李骁上前,长枪挥舞,两边里他的属下跟着他一起上,苏季一人对几十人,虽不至于立刻能脱围,但想要伤着他也不可能。

    城门口,每撞击一次,城墙似乎都跟着颤抖起来,而城墙上,那巧留的缺口处,有人翻了进来,在腾腾的大火中,跳进了城楼上,冲了下来,喊道:“二爷,我们来了!”

    “妙哉。”苏季哈哈大笑,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到了“满江红”,这是他当时为什么定了这个这个名字,他大笑,长刀杵地,人一跃而上,明蓝的衣袍,犹如秋日里的天,立于刀上,负手,一笑火光中眉目绚烂,熠熠生辉……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他的声音不高,却字字铿锵,人立,声起,在喊杀声,在一具具倒下的尸首中,他唱念而起,人落下,声低,刀拍在敌人的身上,发出咚一声,像是鼓着节拍,呼应着……

    “莫等闲!”成外,有人跟着念。

    “白了少年头,”声音整齐,伴随着撞击声,轰的一声,有什么塌了,众人唱道:“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苏季微笑,看着倒过来的城门,扬眉,跃起,喊道:“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父亲,母亲……

    我能做到,以雪当年之耻!让天下人知道,我们苏氏并不孱弱!

    城外,朱音忽然一笑,转身口中也轻轻念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你们能做到的。

    她踢踢踏踏的回去,坐在桌前,提笔,忽然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画什么,只觉得一腔热血腾腾烧在心头,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恨不得和大家一起,冲进去……

    天大亮,允州城头插着后宋的旗帜,迎风猎猎飞舞,战场被收拾过,城中的百姓悄悄开了门,发现外面平静如初,像是从未发生过战争,而那些被他们视作洪水猛兽的后宋军士却并未真正的入城,只是待在他们该待的地方。

    没有屠城,没有吆喝,没有炫耀,秩序甚至比以前更好。

    若非城墙上的旗帜换了,他们甚至不确定,昨晚的那一场战到底是谁赢了。

    “和以前不一样。”有人喊道:“苏二爷的兵,真让人意外啊。”

    “是啊,李大人在的时候,咱们家还被征了一石米,不知道苏二爷会不会征呢,我家可没有米了。”

    “不知道啊。”有人说着,忽然看到一队人马过来,横穿主街,气势威武。他们又吓的躲在家中,偷偷开了门缝朝外看着,就见那些人目不斜视径直过了城,又悄无声息的出了允州。

    “走了?”他们自言自语,过了半个时辰他们又出来,有人低声道:“衙门口贴了告示,我们过去看看。”

    许多人涌了过去,就见墙上果然贴着告示,有人读了,大声道:“他们走了!”

    “走了?”有人不敢置信的道:“就这么走了啊?”

    也太快了吧。

    “他们要去青州,不在这里逗留,让我们该做什么做什么。”有人道:“这……这也太快了吧。”

    快到让他们没有适应的时间,就从大周的子民,变成了后宋的人。

    “走,回家去,铺子几天没开了。”有人笑着道:“没事了,没事了。”

    大家说说笑笑,如水流般慢慢散去。

    城外主营并未立刻撤走,朱音在收拾东西,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她跑了出来,就看到苏季正和一群人说着话进来,他手臂上缠着布,血迹从上面渗出来。

    受伤了啊。

    朱音愣了一下,苏季已经在对面立住,看着她一笑,道:“东西可能收拾好,找几个人去帮你?”

    “不用。”朱音回道:“我自己可以。”

    苏季微微颔首,又看了她一眼,和一群人进了主帐,朱音想去听听,想了想又回了自己的帐子里接着收拾。

    她最多的就是书和画,是这段时间画的阵型图和改进后的连弩图纸,有的作废了,有的还没有试验,苏季说他在找工匠,等找到合适的人,就做出来试试。

    一直到中午,隔壁的人终于走了,苏季几夜没有合眼,又受了伤其实很疲惫,靠在椅子上阖着眼睛养神,门口听到脚步声,他睁开眼就看到朱音进来。

    “音音。”他坐直了,笑着道:“收拾好了?”

    朱音点点头,在他对面坐下来,指了指他的伤,“旧伤还没好,又添新伤了吗。”

    “是啊。”苏季道:“很疼。”

    朱音眉头动了动,苏季已经道:“正好你在,帮我换药可好,段震可做不好,粗手粗脚的,太疼了。”

    原来他也怕疼的啊,朱音点了点头,起身打了热水来,一回头苏季已经脱了半边的上衣,露着左边的胳膊和一半的胸膛,他皮肤很白,所以那些鲜红就更加的显眼,还有外翻的皮肉,触目惊心。

    “我……我手脚也笨。”朱音道:“不如婉婉细心,你小心点。”

    苏季侧着脸看她,一笑,道:“婉婉可没有给我做过这些事,那丫头娇气的很,见着这些血肉模糊的,还没动手就捂着眼睛跑了。”

    “是吗。”朱音道:“我感觉她很厉害啊,遇事不慌张。”

    苏季疼的眉头皱了皱,但也只是一瞬间,听着便颔首道:“那是出事后,她被逼着不得不如此。不然你瞧着,但凡能享受的,她是绝不会苦着自己。”

    朱音嗯了一声,放了湿水的帕子,给他倒药粉,紧张的手都在抖……忽然,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她一愣看着苏季,“怎么了?”

    “我教你。”他说着握着她的手腕,轻轻抖着瓶子,药粉便均匀的洒在伤口上,“倒不倒都是疼的,所以你不必多顾忌伤者的感觉。”

    不顾忌吗?朱音分神,看着被握住的手,他手心干燥亦有些粗糙,和他气质并不相符,她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问道:“苏二哥。”

    “嗯。”苏季松开她的手,看着她找来棉布包扎,“怎么了?”

    朱音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哪个?”苏季扬眉问道。

    朱音垂了眼帘,觉得特意问这件事有点奇怪,可不问她就会老想着这件事,她很不喜欢被什么东西牵绊着,让她做别的事都开始不专心,“就是前几天你带回来的女人,我没见到。”

    “嗯,她已经送走了。”苏季奇怪的看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朱音摇了摇头,“没有。”

    苏季正要说话,段震在外面咳嗽了一声,喊道:“殿下,我们是不是可以拔营了?”

    “嗯。”苏季起身走到门口,回道:“告诉兄弟们,今天熬一天,今晚可以早早休息。”

    段震应是转身去做事。

    “要走了。”苏季和朱音道:“我要提前去安排行军,你乖乖坐马车,好好睡一觉的,等睡醒了就到了。”

    朱音点了点头,问道:“我想也骑马。”

    “乖。”苏季拍了拍她的头,含笑道:“今天太热了,你骑马会晒伤的,就在马车待着,并不着急赶路。”

    朱音想说什么,没说。

    “晚上我们就见到了。”苏季道:“我给你烤肉吃,想不想吃烤肉?”

    朱音无所谓吃什么,笑了笑道:“好。”

    “我走了。”苏季穿上衣服,将自己贴身的东西包好拴在肩膀上,戴了个大的斗笠,右手握着刀,出了军帐立在烈阳下和人说着话,又吩咐了一些事,才带着人骑马走了。

    朱音叹了口气,才想到她忘记问他昨晚为什么一个人在城里。

    一天赶路,中午最热的时候,大家在林子里分散休息了一会儿,朱音懒洋洋的不想动,靠着看书,下午接着赶路……

    天黑的时候,到了平阴。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