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半道上车马行队停下来,陈淑妃见了空档将杜公公请来,隔着帘子问道:“圣上为何突然回京?”

    这种事用不着瞒着,因为回京后陈淑妃就什么都知道了,更何况,他也不过看了一句话,杜公公想了想,低声将他看到的那句话说了,“……圣上看完后大怒,便要回京了。”

    陈淑妃听着心头大喜,但面上却是半分不显,颔首道:“本宫心里有数了,再和圣上说话时也会稍加注意,多谢杜公公提醒了。”

    “不敢担谢,娘娘您歇着,奴婢这去圣前伺候。”杜公公行了礼,便转身走了。

    陈淑妃靠在车里的垫子上,眼眸半阖,车队只停了一刻钟又再赶路启程,她这才睁开眼。

    赵峻一早就要将胡琼月和赵治庭的事情说出来,可她觉得时机未到,所以一直拦着。

    兄弟内斗也好,叔侄争斗也罢,总之赵之昂都不会想要看到,即便最后赵治庭倒台了,赵之昂也不会因此更加喜欢赵峻。

    唯有寻得更好的时机,不显山不露水的将这件事爆出来。

    “看来我儿是挑得好时机了。”陈淑妃笑了笑,“确实是,现在外忧困扰圣上,朝政动荡人人烦躁不堪,若是将胡琼月所有的肮脏勾当昭告天下,势必会引起渲染大波,到时候,就算有太后和皇后,也护不了他们。”

    陈淑妃很高兴,口中不禁哼起了新学的小调,她很多年没有这么高兴了,看不到皇后还前景甚好……

    “娘娘。”随侍的么么低声提醒道:“这情景,要是让圣上知道您心情不错,怕是要不高兴了。”

    陈淑妃冷笑一声端茶喝茶,波澜不惊的道:“最坏的情况,不就是江山一分为二,和从前一样。这天下争来争去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今儿是赵家的,明儿是苏家的,保不齐过几天又打出个李家来。”陈淑妃道:“咱们只要保持了实力,慢慢打,打的天下百姓怨声载道,苏世元和沈湛就是再有本事,也得瓦解溃散。”

    “圣人言,天下是百姓的天下,君王坐君位,靠的亦是百姓啊。”陈淑妃放了茶盅,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唇角勾着笑,心情越发的轻快。

    先将太子之位定了,然后再好好的打苏世元和沈湛。

    她才不会让她的儿子拼死拼活给吴氏的孙子打天下,“她脸得有脸盆那么大了!一个刁民,真当自己做了皇后就是凤凰了,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德性。”

    嬷嬷掩面而笑,低声道:“皇后娘娘这两年,老的已同树皮,哪有什么德性。”

    “就是。”陈淑妃轻笑道:“让我儿子为他人做嫁衣。若真是这样,那赵家还是散了的好,我宁愿死,也不想在他吴氏手底下苟且偷生。”

    她和吴氏的仇,远大过对后宋的敌视。

    车队走的不快,第六天到的燕京,一回宫陈淑妃就悄摸的将儿子找来,关了殿门她迫不及待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做的,和母妃仔细说说。”

    赵峻回道:“母妃,事情不是我做的,我虽准备这几日就出手的,可还不等我动呢,事情就出了。”

    “不是你?”陈淑妃脸色微变,随即想到什么,“难道是……后宋的苏氏?”

    赵峻点头,“十有八九。”他将事情的前后和陈淑妃说了一遍,“圣上将朝政交给治庭,他走后,治庭一开始几天还好好的来宫中料理事物,批阅奏疏,后来恐怕是觉得无聊,就每天带着胡氏来。”

    “胡氏这个女人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帮着治庭在御书房一起批改。起初还没什么,后来奏疏拿下去,各位大人一看这批阅的字迹根本不是一个人的,便在早朝上问,治庭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这事虽不小,可圣上不在,郑大人和戈大人几人也就提醒一两句便就过去了。但巧就巧在,吴氏批了一本兵马司上来的奏疏,说南槐书胡同里有一户院子往外扩了四尺,将原本能通马车的巷子逼得只能走两个人。这住在院子里的人,兵马司的人不敢动,但奏疏上去后,吴氏看过就随手让兵马司的人拆了院子。”

    “这种小事,折子怎么会递到御书房的?”陈淑妃一脸奇怪。这种事府衙就顺手办了,兵马司也私下也是办了,怎么可能还特意写个折子,请奏圣上。

    这要是豆丁大的事都往上头报,那圣上岂不是要累死。

    赵峻摇头,“我也不知道,多是夹在一堆里,舍人也没有看见就拿进来了。”又道:“兵马司的就有底气,带着人二话不说就拆了院墙,这一拆谁知道,住在那个院子里的人,原来是从太子府里出去的一个老嬷嬷。”

    “太子府的老嬷嬷?”陈淑妃听到了事情重点,“这个老嬷嬷多大年纪?我记得当年太子出事,府中的旧人打杀了吧。”

    赵峻就回道:“这个老嬷嬷今年六十多了,五六年前摔断了腿,就在南槐书胡同里买了个宅子,还请了两个婆子服侍荣养了,听说买宅子的钱还是太子拿的。”

    “这个嬷嬷去年认了个干儿子,今年干儿子要娶妻,就嫌院子小,一家人也不报朝廷,就将院子往外挪。兵马司一打听也不敢动,劝了几回没用后,就上奏了。”

    “院子一拆,老嬷嬷就怒了一哭二闹的去了太子府。见到了太子妃,求太子妃主持公道。”赵峻道:“一开始还好,太子妃安慰几句给了几个钱老嬷嬷就走了,可没有想到,隔了两天,那老嬷嬷突然又跑去太子府,要求胡氏给她一个公道,要不然出钱给她重新买个三进的宅子,要不然,她就将胡氏的丑事抖出来,大家一拍两散都不要活了。”

    陈淑妃愕然,“怕是这两天,有什么人去找他了。”

    “胡氏心高气傲,当即让人将老嬷嬷叉出去。这半道就听老嬷嬷吵着,说胡氏在太子喝的药里下的毒。当年太子的熬在小药房,而恰巧那几天太孙也被人打了吃药养伤。胡氏亲自熬药的时候,就在汤药里放了草乌。”

    “老婆子我虽不在府里当差,可当年府里的人,哪个不是我调教出来的,哪个有事都会来和我说,有什么为难的事,更是来请我拿主意。”赵峻将老嬷嬷的原话说了一遍,又道:“胡氏当时就变了脸色,让人将老嬷嬷杖毙。”

    “太子妃出来了?”陈淑妃道:“她和太子少年夫妻,虽恩爱不在但感情很深,听到这种事不可能不管。”

    太子妃敦厚,要是皇后这事就不会再提,夫君没了,自然要护着孙子。

    “是,”赵峻道:“不但太子妃,就连路过的戈大人和方大人也听到了。”

    陈淑妃掩面咯咯笑了起来,道:“报应。她既做了事,就应该知道有一天会瞒不住,还做皇后的美梦。做春秋大梦去吧。”

    “母妃。”赵峻道:“您说父皇会如何处理?”

    陈淑妃想了想,摇头道:“说不好,此事不是小事,胡氏的身份也很特殊,不好说。”

    “那胡氏的身份,我们要不要现在说出去?”赵峻问道。

    陈淑妃笑了笑,“现在他们肯定在见圣上,且看圣上如何处理。到时候我们再添把柴,送他们一程。”

    此刻,御书房中,赵之昂看着两人,胡琼月捏着帕子哭着道:“……当年的事,圣上您亲自查问过,没有一个下人站出来,指过妾身半句,如今那崔嬷嬷突然跳出来,说是我毒杀的太子殿下,分明就是有意加害。”

    “妾身当年不过新来新人,人生地不熟,怎么有胆子去害太子呢。”胡琼月哭着道:“更何况,于情于理,妾身都不可能去害太子啊。”

    这话说的其实有道理,按刑律审问来说,胡氏没有杀人动机,赵之昂心头转过,问道:“可那婆子说的精细,当年太子熬药时,治庭确实受伤,也是你亲自熬药,这种种细节过去了两三年了,她却记得清清楚楚,这你如何解释。”

    “祖父。”赵治庭辩解道:“她要害人,当然是把前后的事情查清楚想明白了再开口,要不然怎么能害的成,让别人相信呢。”

    说一千道一万,赵之昂虽不愿意相信是胡氏做的,但又觉得那崔婆子的话有几分可信,因为她要不是被逼无奈事出有因,否则,她恐怕到死都不会说。

    “老杜。”赵之昂盯着胡琼月,吩咐杜公公,“告诉提刑司,让他仔细审问那崔婆子。无论真假,都报来朕听。”

    杜公公应是,看了一眼赵治庭出了门去。

    提刑司查了两天,崔嬷嬷虽没有用刑,可她年纪大了连日被逼问,就有些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柳大人上奏说了这件事,赵之昂便就有些犹豫。

    “圣上。”皇后送燕窝来,低声道:“如今外患未除,这种事你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