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伯。”苏婉如站在篱笆院外头喊了一声,随即一位老者从房里跑了出来,“公主您来了。”

    说着,给苏婉如还有沈湛行礼。

    “嗯,今日可好?”苏婉如从院门进来,院子里一只老母鸡咯咯叫着,躲在草垛里,柳伯左右看看,低声道:“好,所有人都好的。”

    苏婉如颔首,和沈湛对视一眼,她道:“带我去看看。”

    柳伯应是,带着他们两个穿过正堂去了往屋后走去,他们的屋后面也是搭的篱笆院,再往后走就是大片的水田,正是播种耕田的时候,佃农门挽着裤脚,在田里吆喝着忙碌着。

    苏婉如一出现,田里的人都跟着她挥手打着招呼,“侯爷,公主,晚上去家里吃饭吧。”

    “好啊。”苏婉如道:“我好久没有吃过家常菜,今天一定要去的。”

    那位妇人哈哈的笑,忙道:“成,我这就回家做饭去。”一边走一边拉着自家老头子,“快回去帮我将鸡抓了宰了,给侯爷和公主炖汤喝。”

    “就这一只鸡,炖了儿媳生了咋办。”老头虽是这么说着,可还是麻利的将带着泥的脚在草头上擦了擦,提着鞋子挽着裤脚,跟着婆子往村里跑。

    “早知道不答应了。”苏婉如掩面笑着道:“不过,今天有好事,值得庆祝。”

    沈湛微微颔首,道:“确实值得庆祝。”

    苏婉如哼了一声,趁着柳伯走在前头,飞快的踢了沈湛一脚,道:“不正经。”

    “猫爪挠似的。”沈湛闷闷笑着。

    苏婉如不和他说话,就听柳伯一路念叨着什么,她没什么听的清楚,就到了这一片水田的边角,这边是个十来亩地的土坡,林子里有个茅草屋,这会儿屋门是关着的,门口守着一条狗,一看到他们就扑了过来,汪汪叫着。

    “二狗子。”苏婉如抱住二狗子,笑着道:“辛苦你了。”

    二狗子摇头摆尾的蹭着苏婉如,她笑着由着它撒娇闹腾,就在这时草屋的门打开,李珺从里面走了出来,依旧穿着昨天的那身的衣服,面色有些憔悴,但精神还不错。

    她身后站着个中年的男人,苏婉如没有见过,猜测应该是董大老爷。

    李珺走出来,微微福了福,道:“给公主请安。”

    董大老爷跟在后面也拱了拱,却没有说话。

    “德庆侯,还好吧?”苏婉如问道。

    房间里传来一声怒吼,德庆侯道:“我死不了,就必定会让你们死的难看。”

    “公主,我爹他……”李珺要解释,苏婉如摆了摆手,绕过她和沈湛进了房里,德庆侯就坐在房里简易的铺着稻草的床沿上,他昨晚被带到这里以后,就一直和李珺待在这里。

    “你死了可惜呢。”苏婉如打量着德庆侯,“你女儿可是散尽家财来换的你的命,你要是死了,这家财可就白散了。”

    德庆侯脸色铁青。

    “你有话和他说?”苏婉如问沈湛,沈湛点了点头。

    苏婉如退了出来关了门,李珺和董大老爷站在门口,柳伯站在路口蹲着抽水烟,二狗子来回巡逻。

    “公主。”李珺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回京?”

    苏婉如回道:“随时都可以。”

    “好。”李珺点了点头,垂着视线没有说话,董大老爷看着两个人,顿了顿,壮了胆子上前问道:“公主,张……张府的人不会找我们吧?”

    苏婉如看着他笑了笑,道:“找势必要找的。所以你们一路要小心点。”

    董大老爷其实是想试探苏婉如。她收了李珺八十万两银票,这足够后宋的兵吃上半年多的口粮了,这么多银子换德庆侯一条命,她还一副亏本的样子……关键,这个女人,说不定还有别的心思。

    比如,在半道上借着张家的名义追杀他们。

    “舅舅。”李珺咳嗽了一声,“细节上的事,公主已经和我交代过了,您不用担心。”

    董大老爷颔首,朝苏婉如拱了拱手,转身而去。

    李珺打量着苏婉如,心里犹如惊涛骇浪,她一开始就猜测苏婉如将德庆侯关在张府是不是另有图谋,比如冲着汝宁的吴氏去的,比如挟持他们而弄粮草?

    现在看来,她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苏婉如真正的目的,是天下啊……她要开新朝,就要得民心。

    可民心如何得?不是有钱有人就行,得用巧计。

    她先是煽动了周巢和吴家斗,断了吴家三个姻亲,绑在一条船上的刘、张、朱三府的退路,然后逼着他们不得不来找她……或许,苏婉如本来是有别的计划的,可恰好她和舅舅送上门了。

    苏婉如顺势就将父亲送去了张府,守株待兔的等着她来。顺理成章让她担了偷救父亲的名义,将张、刘、朱三家的逼的无路可走,不得不拼死一搏,对他们夫妻下毒。

    毒未下成,却被她和陆大人一唱一和,诓了三家人的田。

    三家吐了半数以上的田,还得对苏婉如感恩戴德多谢她的不杀之恩。

    或许,接下来苏婉如还会给三家敲锣打鼓立生祠,让天下氏族知道,后宋名下的氏族是如此的和谐,没有被压迫,而是心甘情愿的孝敬顺从。而百姓呢,不但能有学堂送孩子读书,还能无偿得到田地。

    后宋多好,他们治理下的州府,贵族和百姓间和睦相处,简直是人间乐土。

    往后,苏婉如再在别的府邸遇到这样的事,就有前车之鉴,那些氏族心里就有数了,只有她咳嗽一声不高兴了,就主动效仿刘、张、朱三府就好了。

    “您放心。”李珺低声道:“您答应我的事,您办到了。我李珺虽非君子也不是小人,必然会将您交代的事办周全。”

    苏婉如点了点头,道:“我信你。”

    李珺应是道谢,以前她只觉得苏婉如聪明虽聪明,可到底身份地位,算计谋划的也不过是做买卖和动男人的心思,现在看来,是她眼界太浅将人看扁了啊。

    苏婉如算计的,从来都不是他们所见的那一点微薄利益。

    “不可能!”德庆侯的声音从屋子里穿了出来,“你休要为了策反我,就在这里胡言乱语,危言耸听。”

    沈湛没有说话,德庆侯又道:“沈湛,你不要再多费口舌,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话落,传来砰的一声震动,李珺惊了一跳,想要进去,却又站住,回头看着苏婉如。

    “没事,沈湛不会对德庆侯怎么样。”苏婉如道:“他若真有杀他的心,你也不会有机会见到德庆侯。”

    李珺尴尬的笑了笑,“是我太紧张了。自从父亲出事后,我总是一惊一乍的。”

    苏婉如笑笑没说话。

    “公主。”李珺声音低低的,少了以前的沉稳和自信,“您……真的没见过赵仲元吗?”

    苏婉如嗯了一声。

    “也没有打听过他吗?”李珺道:“你们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

    这话她在燕京的时候就问过一次,只是当时的语气不好,心态也不好,所以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以前是朋友,现在我在他心目中大约不是了。”苏婉如一笑,无奈的道:“天大地大,他只要过的好活的舒心,也就够了。”

    李珺有些失望,可又觉得应该是这样,她应是,道:“还是您想的通透,我的格局终归太过儿女情长了。”

    苏婉如没有回她的话,因为沈湛从草屋里出来了,她迎了过去牵了沈湛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你们一路顺风。”苏婉如和李珺道:“尽量走小路。不过,就算碰到了他们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放心吧。”

    李珺应是,福了福,“公主慢走。”

    待苏婉如和沈湛走远,李珺进了草屋,德庆侯阴沉着脸坐在床边,听到女儿道:“父亲,我们启程吧。”

    “你除了给她银子,你还答应她什么要求了?”德庆侯盯着李珺,“你背叛朝廷,背叛圣上了?”

    李珺在德庆侯面前跪下来,低声道:“爹,这世上没有背叛,只有求全。我现在所求,就是您平安回家,至于别的我官不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