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巢站在汝宁城头望去,距南阳不过四百多里路,走的慢两三天也就到了。

    但现在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

    “说是各占一半,实际我们不过占了一个角。”周巢自嘲的笑了笑,他们前面是沈湛,后面离庐州也不愿,再往后则是刘庆带人守着的湖广,襄阳和德安几处都有人把守。

    他们是四面楚歌,等于被对方包围了。

    “大人。”宋副将给他递了杯茶来,“燕京来旨了。”

    周巢嗯了一声,接过来翻看,他看着眼前一亮,愁眉舒展了一些,宋副将忙跟着问道:“可是圣上说了什么好事?”

    “嗯。”周巢将密信给对方,笑着道:“圣上不亏是圣上,虽几年没打仗,但对战事依旧有着独到的见解。”

    宋副将看着也高兴,“只是这事不好办啊。”

    “没什么不好办的。”周巢笑着道:“这事做起来,可比咱们带兵去和镇南……和沈湛直面打容易多了。”

    两个人边说着事边下了楼。

    刚到城楼下,迎面便看到汝宁城吴氏的大爷,吴大爷今年三十出头的样子,人生的清瘦文弱,看上去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但周巢却知道,吴大爷不但不好说话,还盛气凌人。

    吴家世代在汝宁,曾出过四任帝师,两任丞相,嫡庶支脉占据了半个汝宁,不但如此,就是临近的几个州府也有他们的人。吴家书院更是每年都有人高中,门生遍布天下。

    在河南说吴氏是名门望族,无人敢说一句不对。

    “吴大爷。”周巢拱手,他们进汝宁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吴府拜见了吴老太爷,由吴老太爷首肯了后,他们才算在汝宁站住了脚。

    吴大爷回了礼,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的道:“听说你们要动我们的庄子?”

    家大业大,不但是做买卖,四周的田地超过半数都是他们的,这整个汝宁府几乎人人都和吴家沾亲带故,就算是普通的农人,十个里面可能也有五个是吴家的佃户。

    “没有啊。”周巢心头一跳,圣上的信中刚还提起吴氏,提起和吴氏沾请带故的豪门,让这些人的力量,困住沈湛。

    怎么这么巧,刚说了这事,吴家的人就来提田亩?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在哪里听来的消息?”周巢说着,请吴大爷去一边的班房里坐。

    吴大爷摆手,就站在城楼下,他事情很多,没心思和这些大字不识得几个的武将打交道:“没有就好,这田亩庄子我们从百十年前就是这样了,当年圣上登基都没有提过这件事,我看周大人你就不要多做无用功了。”

    “汝宁如此安逸,并非是知州的功劳,而是我们吴家在这里。”吴大爷盯着周巢,又道:“言尽于此,周大人好自为之吧。”

    说着就走了。

    周巢凝眉,一脸苦笑,宋副将气的不得了,指着吴大爷的背影,骂道:“这个鳖孙,看把他横的。”

    “他横也有道理啊。这些氏族我们确实动不了,至少,现在动不了啊。”周巢叹气,又笑着道“不过,也告诉我们,越是动不了,我圣上说的法子,就越有可行性。”

    说的也对,南阳离汝宁这么近,听说吴家还有三四个姻亲是南阳的,这一动……

    风起云涌啊。

    周巢和宋副将找了幕僚来,连夜商量对策,而此时此刻,吴家老太爷的书房里,也坐着个年轻人,风尘仆仆的喘着气,道:“……我父亲说,这件事得先告诉您才行,免得到时候朝廷突然出手,我们被打的措手不及。”

    “朝廷这个时候要整顿田亩?”吴老太爷今年七十多了,但依旧精神烁烁,“这事,我听着怎么不靠谱啊,你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年轻人回道:“陈家您知道吧?”见吴老太爷点了点头,年轻人接着道:“陈家不敢在汝宁卖地,前儿偷偷去南阳卖了,他们手里有三个庄子,最大的有六百亩,最小也有二百多亩,都在汝宁附近。”

    “陈家大爷的女婿,是郑大人的门生,眼见就要入朝为官了。他写信回来的,说是让他么将地折价卖出去。”年轻人道:“我一开始也觉得不靠谱。正打仗呢,后宋雄踞了半个天下了,朝廷怎么也不可能现在做这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嗯。”吴老太爷道:“确实如此。”

    年轻人又道:“可是,这仗打不赢了啊。国库现在连三个月的粮都拿不出来。”

    “竟这般吃紧?”吴老太爷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国家,国库居然能空这样。

    年轻人道:“主要是打努尔哈赤时耗费了太多,本就是将死的牛,还愣生生又多耕了一年的地,如今已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吴老太爷还是不信,可不信归不信,防着点总不是坏事,“你回去告诉你父亲,事情我知道了,心中也有数。你们在南阳也谨小慎微一些,沈湛和苏氏咸鱼翻身,最是心高气傲的时候,没事不要惹他们,能避就避。”

    年轻人起身告辞,吴老太爷在房里想了半夜,第二天一早醒来,刚洗漱吃了早饭,管事来回,“周巢到了。”

    “请他进来吧。”吴老太爷在暖阁里坐下来,过了一刻周巢进来,行了礼,笑着道:“一早打扰老太爷,实在是事出有因,还请老太爷原谅则个。”

    “老了,醒的早。一早有个后生陪说话,也是不错的。”吴老太爷请周巢坐,问道:“周大人所为何事?”

    周巢想了想,在心里将来前组织好的语言又大略过了一遍,喝了一口茶,道:“是这样。整个河南府界,文人氏族都是以老太爷您马首是瞻,周某人今日来,是想求老太爷帮个忙。”

    吴老太爷喝茶,余光扫了周巢一眼。

    “是这样,沈湛谋逆,人如今在南阳。如今他兵力雄厚,已有八万多人,不瞒老太爷,如今我手中也不过区区四万。”又道:“这明着打不胜算并不大,所以,我就想了个法子。”

    周巢很坦诚,吴老太爷面色略和煦了一些。

    “不管汝宁,还是南阳都是您老说了算,若您振臂一呼,那些望族们,必然会响应高呼,到时候联合起来,就算是沈湛有三头六臂,也逃不过这润物细无声的蛛丝。”

    “为了这事?”吴老太爷问道:“具体如何做呢。”

    周巢就道:“什么事能让大家更团结,更能立刻响应呢?”说着微顿,又加重了语调,道:“利益!”

    氏族的利益最大的资产和利益是什么,那就是田地,吴老太爷眉梢挑了挑了,颔首道:“周大人接着说。”

    “放出话去,就说后宋要整改田地,南阳附近的百姓没有田中,后宋打算整改,要动大家的利益。”周巢道:“此事一出,必当引起极打的反响,到时候沈湛在南阳就待不下去了。”

    全城人驱赶反对,杀不得打不得,可想而知是什么情形。

    “那……周大人可想过,事情如何收尾呢?”吴老太爷问道:“此事百十年无人敢提,你今日提起为了驱赶后宋,那么后宋走了以后呢?”

    那些佃户啊,不要小看这些人的力量,寻常没有希望也就罢了,如果给了他们希望又落空。

    谁知道那些穷鬼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周巢这么做,在吴老太爷看来,至少有两个目的。

    第一,周巢打不过沈湛,所以想拉他们出来做挡箭牌,做前锋,反正死的是他们这些氏族,对于朝廷来说反而是好事。

    第二,如果事情真的成功了,那么很朝廷很有可能会顺势而为,把帐算在后宋的头上,然后将他们的手里握着利益瓜分,削弱他们

    势力,毕竟,换做哪个当权者,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想动不敢动,这是赵之昂的想法。

    “后宋走了以后,自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周巢保证道:“此事我可与您担保,你们各家各府的日子,不会有人和改变。”

    吴老太爷不信,只微微颔首道:“此事非同小可,我要与家人商议一番。这样,明日一早给周大人答复。”

    “是。”这结果已经是不错的了,周巢起身告辞,“那周某人就告辞了。”

    周巢一走,吴老太爷喊了儿子,孙子和重孙子等当家的男人进来,一家十几个男人坐房里商量此事,七嘴八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