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镇南侯!”

    “镇南侯!”人山人海,队形杂乱,但口号却极其的响亮。

    沈湛站在三张桌子堆叠起来的台子上,他一身墨袍神情严肃,不像是在这寒酸简陋的环境,领着一群人都不会杀的百姓,而是像在指挥千军万马,气势凌然。

    “在下沈湛!”沈湛拱手,道:“从今日开始这世上就没有镇南侯了,只有即将和你们同生共死的兄弟,沈湛!”

    场面一静,随即欢呼起来,有人喊道:“同生共死,同生共死。”

    “我和苏先生,今天在这里歃血为盟,从今日开始我二人发誓,一定会带着大家过好日子,让大家有田种,有饭吃。”沈湛道:“愿意跟着我们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的随时都可以走。”

    “但,只要你今日留下,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兄弟,就是家人。我们互相信任,互相帮扶,但决不允许背叛。”沈湛道:“背叛者天地不容,杀无赦。”

    “背叛者,杀无赦。”下面的脖缠红绸的义军没有一人离开,齐声高呼。

    他们这么多人,就站在徐州城门口的空地上,桌子靠着城墙,守城的官兵敢反抗的已经死了,不敢反抗的则被关在牢中,城中的富人勋贵,老实的就接着过日子,不老实的就拉街上砍了。

    一个根都不会给留。

    这是苏季立的规矩,但好在并没有人不遵守,因为前面经过那么多年的战乱,大家对眼前和即将发生的事太熟悉了,也完全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

    “现在。”苏季接了话,道:“大家都去吃饭,想吃多少吃多少。”

    众人欢呼应是,井然有序的往城墙的另外一边而去。

    他们在城墙根扎了草棚,说了和城中百姓互相不干扰。

    “我有话和你说。”苏季和沈湛两人从桌子上跳下来,苏季边走边道:“我觉得先将婉婉和八月送去平江府,你觉得可好。”

    沈湛颔首,道:“我没有,但却没法给她做决定,你直接问她吧。”

    “我要是能说的通,就不来找你了。”苏季白了沈湛一眼,“你稍后和她说,再有一日我的人就能全部到了,我们要在德庆侯到来前,将沿江一带全部拿到。”

    “我试试吧。”说着话,两人到城门边的客栈里,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孩子正趴在桌子边吃饭,一头一脸的饭米粒,手里还抓着一把往嘴里塞,苏婉如和萧山还有朱珣就跟没看见一样,自己吃自己的。

    看着儿子,沈湛看着顿时黑脸。

    “怎么吃成这样?”苏季忍不住失笑,苏婉如道:“他要自己吃的,弄脏了一会儿再换洗,不碍事的。”

    苏季点点头,道:“自己吃也好,省的跟在后面喂饭,累的很。”

    “不是有围兜吗?”沈湛盯着儿子,一脸的嫌弃,“水冷,下午我去买个婆子来,跟着你收拾打扫。”

    天气冷了,他们又没有带服侍的丫头婆子,所以八月所有的事,都是苏婉如在做。

    “也好。”苏婉如点着头道:“挑个能干的婆子啊。”

    沈湛点头,苏婉如凝眉道:“你这也太娇了,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你带个婆子像什么样子。”

    “我把婆子藏起来。”苏婉如掩面而笑,转头问八月,“八月,你说是不是啊。”

    八月点着头,抓了一手的饭一回头啪的一声糊在了老子的脸上,大家一愣,就看到沈湛半边脸都是白米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见大家小,八月以为做的对,就也跟着笑了起来。

    “小兔崽子。”沈湛磨牙,盯着儿子想一口吃了这孩子,真是跟他不合拍,一来就抢了他媳妇不说,还特别的粘人。

    萧山拉着沈湛咳嗽了一声,“八月吃饱了是吧,祖父带你去洗脸啊。”

    就一提溜,将八月抱着跑了。

    沈湛有火没处撒,瞪了苏婉如一眼。

    “八哥。”朱珣笑着道:“我觉得八月喜欢我都比喜欢你多。”

    他很得意,八月一口一个叔,就喜欢跟在他后面颠颠的跑。

    “你带回去。”沈湛吃了一口饭,睨着他道:“从今天开始,晚上让八月跟着你睡。”

    朱珣不反对,点着头道:“行啊,我带八月睡觉。”

    苏季就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湛,敲了敲桌子,道:“吃饭,下午我们商量一下明天出行的路线。”

    中午,苏婉如带着八月睡觉,母子两人在床上滚着,八月趴在苏婉如的胸口,她道:“娘给你读书听?”

    八月点着头。

    苏婉如就找了本带插图的话本出来,让八月躺着她靠在床头给他读书,八月听着听着就坐了起来,探着小脑子往书上看,嘴巴凑过来咬着书角。

    “你肚子饿了吗?”苏婉如将书从他嘴里拽出来,“中午没吃饱?”

    八月点着头,盯着书一副很饿的样子。

    苏婉如掩面,将儿子押着躺下来,“好了,咱们不读了,你快带你睡觉!”

    八月睡觉很快,只要没东西吸引他的注意力,他一会儿就能睡着了。

    沈湛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八月正窝在被子里睡的甜甜的,苏婉如则靠在床头打着盹儿,脑袋一点一点的,他扯了被子盖在她身上,苏婉如就醒了。

    “商量好了?”苏婉如坐起来,看着沈湛,“怎么说的,是先去庐州还是直往应天?”

    沈湛将她抱起来,拢坐在自己腿上,回道:“先去庐州,明日一早出发。”又道:“你带着八月留在这里?”

    “没事。”苏婉如道:“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退路,若是我们输了,你觉得八月还能活的成?”

    苏婉如说着顿了顿,又道:“我们都在一起,一路走过每一个州府。我相信,我们都不会有危险。”

    “好。”沈湛摸了摸她的头,“那就听你的。”

    苏婉如轻声笑着,道:“我和我哥的身份,等打到燕京的时候再公布,以免现在就挑开了,天下百姓没有了荣耀感,还很有可能会生出逆反来,反而不好。”

    “就先以你和满江红义军的名义。”苏婉如笑着道。

    沈湛颔首,正要说话,卢成在外面隔着门道:“夫人,苏二爷请您去一趟,说林二爷来了。”

    “是表哥。”苏婉如眼睛一亮,道:“我出去见表哥,你先看一会儿八月,也正好歇一会儿。”

    沈湛嘴角抖了抖,还是点了头。

    苏婉如高兴的开门出去,落了沈湛坐在床沿,刚要起身,八月一个咕哝就醒了过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奇的看着他。

    “接着睡觉啊。”沈湛道。

    八月冲着他一笑,一咕噜爬起来,“爹。”他扑在沈湛的身上,“玩。”

    “玩什么?”沈湛问道。

    八月小手一抬,指了指桌上的奇巧板,沈湛就起身将奇巧板拿过来给他,八月一股脑的倒出来,在凹凸不平的被子上拼板子,又塞了两块给沈湛,喊着,“爹,爹。”

    “这什么东西。”沈湛拼了两块,顿时没了耐心,八月见他不陪,也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沈湛起身开门,往外面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他想了想又关门回来,和八月大眼瞪小眼。

    八月看他这样子,顿时小嘴一瘪就哭了起来。

    “哭什么。”沈湛头都大了,“收了!”

    八月吓了一跳,哭的更凶。

    “行了,行了,我带你玩别的去。”沈湛将他提溜起来,胡乱的穿了鞋出去,外面是个院子,前两日下了雪,避阴的地方雪还堆的高高的,他想了想,道:“堆雪球?”

    八月就不哭了,和沈湛蹲在雪堆前,沈湛也不动就看着儿子趴在雪堆上抠,雪冻的硬的很,根本抠不动。

    “爹。”八月跑过来,牵着沈湛的手往那边拖,沈湛试了试也觉得不成,心头一动,就将儿子抱着往垒着的雪堆上一放,滑溜溜的,八月骨碌碌的从斜坡滑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疼的他眼睛一瞪,好半天没声音。

    “疼?”沈湛道:“疼也忍着,不准哭。”

    八月却咧嘴一笑,麻溜的爬起来,自己往雪堆上爬,沈湛松了口气,将他放上去,八月一滑又坐在地上。

    “爹,玩!”八月咯咯的笑着。

    沈湛就站在一边,八月掉下来他就提上去,如此重复,八月玩的不亦乐乎。

    前厅里,苏婉如和苏季见到了林二爷,他比苏季大一岁,表字正平,几年前出事时,他刚成亲不久,后来他出门求学,躲过一劫,但新婚妻子却……

    林正平和林二夫人生的很像,但性子却是天差地别。

    林氏家风严谨,但林正平性子却很跳脱,向来不按规矩行事,随性而为。

    不过出事后,他收敛了很多,也一门心思的跟着先生读书,几年不见,苏婉如几乎要认不出眼前的人。

    “表哥怎么蓄起了胡子?”苏婉如盯着林正平的胡须,长长的是时下流行的美冉,但显得有些老气了,一点都不像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婉婉不觉得表哥这般,多了一分仙风道骨?”林正平道。

    苏婉如摇头,“表哥这样,看上去像是流氓改行做了道士。”

    “婉婉比以前调皮多了。”林正平摇头,和苏季道:“是成亲后,沈湛对她太过宠爱的缘故?”

    苏季失笑,道:“她一向如此,是你不知道罢了。”

    “看来婉婉善伪装。”林正平哈哈一笑,左右看看,“八月呢,我可是一直听闻,还未曾见过呢。”

    苏婉如回道:“在后院睡觉,等他醒了,让他来拜见您。”

    “也好。”林正平说着,微顿又道:“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们,是打算直下庐州,还是先去应天?”

    苏季回道:“先去庐州。”

    庐州禁军比应天要多,打起来庐州更又难度一些。

    “那我和你们一起去。”林正平道:“我有位同窗,如今是知州门下的师爷,颇得东家的信任,我去见他一见,说不定能有一些收获。”

    苏季凝眉,“他不知你是徐州林氏的人?”

    “不知。”林正平道:“这样,明日一早我来找寻你们,我们一起去庐州。”

    苏季颔首。

    正说着话,就听到后院传来八月的笑声,苏婉如一笑,道:“应该是醒了,表哥可要去看看?”

    “好。”三个人就一起去了后院,才进院门,就看到父子俩人,八月哈哈笑着从雪堆上跐溜滑下来,沈湛负手立在一边,只要八月滑下来,他就将他提起来留在上面。

    不知道滑了多少次,雪堆硬生生被磨出了一道深沟。

    “怎么这么玩。”苏婉如吓了一跳,忙跑过去,“你怎么不给他将棉袄穿上的,这穿着单衣呢。”

    八月睡觉穿着单衣,出门来也是穿着单衣,有的人根本没想起来给他穿棉袄。

    “不冷。”沈湛道:“你看看,一头的汗。”

    八月抱着苏婉如的脖子咯咯的笑,苏婉如将他抱在怀里,摸着他凉飕飕的手:“冷不冷啊?”

    “冷。”八月道。

    苏婉如心疼的很,埋怨沈湛,“你也真是,当八月和你一样呢,什么时候都是一件单衣。”

    沈湛嘴角抖了抖。

    苏婉如将八月抱起来,苏季一眼看到八月的屁股露在了外面,她一愣将八月反过来,这才看到,薄薄的裤子硬生生被磨破了,光溜溜的屁股冻的红红的,瑟瑟露在外面。

    “这……”苏婉如忍着笑,捂着儿子的屁股,“冷不冷啊,磨着也不疼吗。”

    八月就点着头,一回头指着沈湛,“爹,坏!”

    “爹没管你是吧?”苏婉如笑盈盈的睨了沈湛一言,“是爹让你的屁股露在外面了是吗。”

    八月点头,“是!”

    “下次爹不知道的时候,八月要提醒爹,好不好啊。”苏婉如抱着他回房,八月点着头,趴在苏婉如的肩膀上看着沈湛,皱着眉头道:“爹,屁股!”

    一副不服气,让他也露个屁股看看的架势。

    沈湛脸黑成了锅底,咬牙切齿的道:“小兔崽子,以后别找我玩。”

    八月埋头在苏婉如怀里不说话。

    “沈湛。”苏季打岔,和他介绍林正平,“这是我表哥。”

    两人互相拱手,去了隔壁的房间里说话,过了一会儿就见门口一个小脑子探进来,眨巴着眼睛,“爹,玩!”

    “不和你娘告状了?”沈湛桌子一拍,怒道。

    八月冲着他笑,摇着头。

    “露屁股是谁的责任?”沈湛问道。

    八月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副有错好汉担的样子,沈湛咳嗽了一声,指着他道:“一会儿和你娘解释。”

    点着头,八月爬进去,拉着沈湛出来,“玩,玩。”

    “这小子有意思。”林正平哈哈一笑,道:“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苏季摇着头,道:“像他娘,一身的心眼。”

    “这样好。”林正平道:“不吃亏。”

    苏季揉了揉额头,正要说话,就听到八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忙起身出去,就看到苏婉如正站在门口,而八月则趴在雪堆上一副要往上爬的架势,似乎是看到了母亲,所以才哭了起来。

    “娘……娘……”八月麻溜的转个身,往苏婉如腿上一扑,“娘,爹!”

    苏婉如将他抱起来,眯着眼睛看着沈湛。

    沈湛一张黑脸站在远处……很明显,他被自己儿子给黑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