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苏婉如怔了一下,看着来找她的刘长文,“努尔哈赤的首级?”

    这太让她意外了,她不是不信沈湛的能力,而是相信努尔哈赤的能力。

    他能有今天,全靠他这十几年来自己的经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死,她以为这仗至少还要半年之久才能分出胜负。

    而胜的一方,却不一定是沈湛。

    眼下她听到这样的消息,所以一时间难以消化,没有丝毫的欣喜,“沈湛呢,他怎么样。”

    “还不知道。”刘长文回道:“十三娘送来的信中,只确认了努尔哈赤死掉的消息,至于别的一概未提。”

    苏婉如来回的走,她心头砰砰的跳,刘长文看着她,不解的问道:“公主,您是在担心镇南侯?”

    “嗯。”苏婉如回头看着刘长文,“我觉得沈湛能取得努尔哈赤的首级,定然是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的。”

    刘长文一怔,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好像觉得沈湛是天神似的,从来不会吃败战从来不会受伤……可是这一次对方是强敌,他是怎么取得对方首级的?

    两败俱伤?这是刘长文脑子里立刻冒出来的。

    “属下这就往开平卫去。”刘长文道:“公主放心,镇南侯武功高超,身边也有许多高手,不会有事的。”

    苏婉如转头过来看着刘长文,“那你快点去,如果消息属实,那么朝堂这边瞒不住,也顶多这三两天的功夫而已。”

    从胜利到胡十三娘赶到济宁,然后刘长文回来,这中间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了,燕京的消息还没有传开……苏婉如觉得这时间已经是上限了。

    “那我速速去。”刘长文道:“公主可有话让我带给镇南侯?”

    苏婉如摆手,“没有话,你只要确认他是不是活着的,有没有受伤,伤的如何就行了。”

    刘长文点头应是,也没有停留快马就走了。

    苏婉如心生不宁。

    此刻的宫中,赵之昂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但因起来的太过急躁,眼前顿时黑了黑,又扶着杜公公的手坐下来,看着来回的武将,确认道:“你确认,沈湛取了努尔哈赤的首级?”

    “是。”来人回道:“微臣虽没有亲眼所见,但通过后来的关内关外的反应,推算出来的。”

    “二十多天前,两军交锋,各退了十里休养,在五天的时间内,两边都特别安静,我们在关内甚至听到了马头琴的声音,还有人唱歌。”那人顿了顿又道:“当天夜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打了起来,先是元兵的军营里,闹哄哄的声音极大,微臣先是以为他们还在唱歌,直到那些人从军营里追出去,看不清追赶什么,但气势汹汹,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那天夜里两边打的特别难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猛,从半夜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几乎是尸骨遍野。”那人回道:“我们本来打算出去支援的,可镇南侯有命,哪天就算在我们城门下打,没有他的命令,也决不能开城门。”

    “照你这么说,那天夜里应该是有人闯进对方军营刺杀?”赵之昂咋舌,万千军中取敌军将领首级这事,不过是话本上的故事,就算是武功盖世,也不可能敌得过成千上万人的围剿。

    但人刺杀的人换做沈湛,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那人回道:“微臣也是这样认为,看两方的态度,努尔哈赤很有可能已经死了。因为微臣来的时候,元蒙人已经开始退兵了。”

    赵之昂扶着桌子,身体前倾,“沈湛呢,可安排人去追了?”

    “不曾,这边也是死伤严重,而且,微臣猜测,那个进敌军斩首级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镇南侯。”

    如果真是镇南侯,那他不安排人去追,后来都沉寂无声,很有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是重伤难治。

    很有可能,镇南侯也死了。

    赵之昂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缓缓起身,负手来回的走动着,停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抬手挥退来人,“你先休息,不要惊动旁人悄悄回开平卫去。”

    来人应是,退了御书房。

    “圣上。”杜公公欲言又止,赵之昂现在没心思听别人说话,坐下来专心写信,杜公公叹了口气,泗州的事他觉得迫在眉睫,一城千户人家,一夜之间淹没在湖底。

    原来繁荣的老城,变成了漫漫的湖,实在太可怜了。

    “圣上。”杜公公道:“定国公的奏疏,您可要现在看?”

    赵之昂微微颔首,“念!”

    “是!”杜公公站在一边开始念,“……泗州城被淹后,周边守在百姓都涌到中都,我已和知府下令严关城门。但那些刁民却蛮狠不已,开始往祖陵而去,昨夜居然有些将陵墓四边的镇兽砸了,还朝里面丢火把。所以微臣恳请圣上同意,派兵镇压。”

    杜公公越读声音越小,赵之昂忽然拍了桌子,怒道:“岂有此理,朕打天下给他们安稳生活,现在受了这么点苦累,就来和朕闹,难道朕对他们还不够好吗?没有朕他们早就死在元人的马蹄下了。”

    “朕的祖陵他们也敢动,真是胆大包天。”赵之昂道:“给定国公下令,若有人敢损坏祖陵一根草,朕就灭他九族!”

    杜公公应是。

    “让德庆侯来见我。”赵之昂接着又道,杜公公应是开了御书房的门,水公公在门口,低声道:“公公,司公公回来了。”

    杜公公颔首,又回去和赵之昂回了,赵之昂眼睛一亮,道:“让他进来。”

    过一会儿司三葆从门外进来,杜公公带上御书房的门出宫,亲自去请德庆侯。

    苏婉如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她依旧坐在宴席室内绣嫁衣,喜嬷嬷笑着进来给她添茶,又忍不住去窗户那边看看,生怕还有什么人会潜进来,苏婉如回头看她一眼,笑着道:“那是意外,嬷嬷不要再想着了。”

    “奴婢这不是害怕吗。”她和钱嬷嬷拼死抱住了赵胥的腿,钱嬷嬷还受伤了,人躺在房里养伤呢,但就算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四皇子啊,她们抓到了四皇子。

    这是天大的运气,皇后娘娘暗着赏赐了他们一人一千两白银外加一幢宅子,等苏婉如走后,她们想回宫就回宫,不想回宫就能去宅子里养老了。

    所以,当时她认清是谁,就豁出命了。

    因为大周开国才几年,她和钱嬷嬷都是半路进宫的,各人都有儿女,现在有了这样的功劳傍身,儿子说不定还能封个荫恩,那她们这辈子就值了。

    喜嬷嬷很高兴,对苏婉如越法的讨好。

    “明儿一早我朋友会过来,到时候嬷嬷记得将人引进来。”苏婉如放了针线,揉了揉眼睛,“也就一个半月了,给嬷嬷添麻烦了。”

    喜嬷嬷笑着道:“不麻烦不麻烦,自从来伺候姑姑,我们所有人都特别的高兴,说句大逆的话,比在宫里还要开心呢。”

    “我也是很高兴,能在连走前认识二位嬷嬷。”她笑着道。

    两人相谈甚欢,苏婉如收拾了一下去了卧室休息。

    第二天一早,周娴来了,她一进来就压着声音回道:“我怎么感觉得这几天到处都是怪怪的,大家都在说那座被淹的城,还说京城也开始闹鬼,皇城附近一到晚上就嗡嗡的响,像是许多人在哭。”

    “鬼跑那么远?”苏婉如摇了摇头,道:“不过,冤死的确实不少。”

    周娴不忿,凝眉道:“我从来对朝政都不关心,说实话,谁做皇帝于我们而言也没有多大的不同的,但是现在却觉得心寒,你说圣上为什么要截流,一个祖宗的衣冠冢,难道还比几千人的性命重要吗。”

    “这不是一个衣冠冢的问题,而是他觉得这是祖宗的保佑,是大周的基业。”苏婉如道:“赵之昂深认为,祖陵的好坏,会影响到他的江山。他在江山和几千人的性命之间,选择了江山。”

    “那也气人。”周娴啐了一口,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门外,“你说圣上到底怎么想的。”

    苏婉如也不知道,她今天喊周娴来不是为了说这件事,“你去通知人牙子里,就说我要买小丫头,一共要买二十个,提前买回来放在宅子里调教,让她们带人来。”

    “这行吗,皇后不安排人吗?”周娴问道。

    苏婉如摆手,“皇后派的人是皇后的人,我带一些我自己调教的人出来,这没什么问题。你照着我的意思做。”又道:“还有,马上要秋游了,我和刁嬷嬷她们说了,趁着天气好,安排一天秋游,时间就定在五日后。”

    “哦哦,那我也去。”周娴笑着道:“你是不是不能去?”

    苏婉如点头,“我去不了。在走前把一些事都定了,免得我一走我所做的事都散架了,那我这么几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嗯。”周娴点头应是,苏婉如又道:“从今天开始你不要来我这里了,帮我将这件事办好后,你就陪着掌事,记住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慌,该哭就哭,该笑就笑,一切如常就好了。”

    “怎么说的跟交代后世一样。”周娴说着微顿,低声道:“你打算逃走吗。”

    苏婉如敲了她的头。

    “因为泗州的事,京城现在守备特备严,你要想出去,恐怕要好好打算一下。”周娴道:“不然你穿我的衣服,扮作我的样子?”

    苏婉如失笑,摇头道:“行了,我的事我自己处理,你照顾好自己和霍掌事,不要乱掺和乱闹腾,会有人保你们无事。”

    “知道了。”周娴应是,起身抱了抱她,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是我感觉不太好,婉婉,你要保重啊,我们……我们都好好活着。”

    “嗯。”苏婉如道:“要是我死了,你记得去帮我照顾八月啊,反正你也嫁不出去了,就守着我儿子,将来让他给你养老送终。”

    周娴顿时红了眼睛,呸了一声,道:“谁说我嫁不出去,我想嫁,明天就能嫁。”

    “那八月给你养老送终也还是可以的。”苏婉如摸了摸周娴的头,道:“回去吧。”

    周娴应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苏婉如依旧坐在房里坐着针线,一切照常,等到下午的时候,喜嬷嬷高兴的进来,“姑姑,天大的喜事啊。”

    “什么事?”苏婉如问道。

    喜嬷嬷笑着道:“关外捷报来了,镇南侯打胜仗了。”

    “经常有捷报啊。”苏婉如抬眸看着她,“这次有什么不同吗?”消息终于传回京城了吗,沈湛就算受伤也应该养好了吧?

    她垂着眼眸,假装镇定。

    “当然不同,努尔哈赤的首级都取了。”喜嬷嬷高兴的道:“元人只有一个努尔哈赤,等他们再出一个,至少还要十年。而且,此番他们大伤元气,大家都说至少二十年内,他们不敢再来犯。”

    “那真是大喜的事。”苏婉如点了点头。

    喜嬷嬷又道:“圣上传了圣旨,让镇南侯班师回朝,现在全大周的人都在等镇南侯回来,他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圣上不知道怎么赏赐他呢。”

    “会怎么赏赐?”苏婉如问道:“封他做异姓王?”

    喜嬷嬷掩面一笑,道:“奴婢觉得可能是,镇南侯这等功劳,不封他做王都难平天下百姓的心。”

    “嗯。”苏婉如点头,“那圣旨送去了吗,是谁送的?”

    喜嬷嬷回道:“好像是羽林卫王统领吧,奴婢没有亲眼见到不好说。”说完,正要说话,外面小丫头隔着门喊道:“嬷嬷,人牙子来了,说苏姑姑要买小丫头。”

    喜嬷嬷一愣看着苏婉如。

    “是我请的。”苏婉如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着道:“我打算挑二十个小丫头留在身边用。这些小丫头还要请嬷嬷帮我调教一下。”

    原来是这样,喜嬷嬷道:“行,奴婢陪你去挑。”

    两人一起出了院子,人牙子是个婆子,笑盈盈的说着好话,指着站成两排身高差不多,年纪差不多的小丫头,道:“年纪都是八九岁模样也都挑的清秀的,姑姑看看,有喜欢的就留下来,奴婢一定给您一个好价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