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碧蓝的天空中,秃鹫在人群的上方飞过,又俯冲而下,随即被一名元兵撵走,口中用听不懂的话,骂骂咧咧的。

    秃鹫却舍不得飞走,一直在上方盘旋,直到觉得没有机会了,才扑扇着翅膀走远。

    飞了不过百十步,就见一骑扬尘而来,来人穿着军服速度极快,一路喊着,“报!”

    所到之处所有人给他让路,他在营帐外下马,直冲进去绕过五六个帐子,才到来一个放了个支架牛油灯的帐子前,回道:“王,关内来信了。”

    里面有人嗯了一声,有人走了出来接过信又重新放了帘子。

    信被送到一个人手中,他坐在阔大的椅子上,脚架在一边,一只手中是酒杯,另一只手正握着笔在写信,字写的很不错,笔锋犀利,很有韧性。

    那人裹着头巾,光着膀子,一条棉绸的长巾从左肩横搭下来缠在腰上,他蓄着络腮胡子,一双浓眉,下面是一双极大的眼睛,年纪约莫五十左右,闻言哈哈一笑,道:“应该是徐立人的信,这老小子,藏的够深的。”

    说着,他接过信拆开通读了一遍,他身边的副将问道:“王,徐大人说什么?”

    “说我们的议和书很不错。”努尔哈赤笑了,“让我们立刻打几次胜仗,震慑住朝野内外。最好能虏了沈湛,这样一来议和时,就有更多的筹码了。”

    “说的轻巧啊。真当沈湛是三岁孩子吗,任由我做主,想打就打,想抓就抓啊。”努尔哈赤不屑道:“要是真这么容易,我们也不用蛰伏这么多年,也不会这半年还在关外转悠,被他赶的跟羔羊似的。”

    “蠢货。”他属下道。

    努尔哈赤摆了摆手,道:“没什么,这些文人一生只读书,纸上谈兵而已,他以为打仗很容易,你来我往就好了。”说着起身负手走了走,道:“仗呢,打肯定是要打的,沈湛没有退路,我们何尝有。此番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们一定能重新回到那个富饶的地方。”他的属下道:“完成先祖的大业。”

    努尔哈赤哈哈一笑,道:“说的好。”顿了顿又道:“传令下去,今晚都来我这里,我们商讨一下,明日进攻事宜。”

    相隔百里外的营帐中,沈湛放了手里的兔子腿,若有所思的看着卢成,“打听清楚了?”

    “是。”卢成回道:“十二部都被他压着的,但也是看他这次的战果,他说他能拖十年,属下看,他连两年都拖不到。只要他不回去,他的位子就很有可能保不住。”

    “而且,他说是十二万之众,实际手里老弱妇孺一起,不过才四万多人。”卢成道:“爷,不用议和,他毫无胜算。”

    沈湛从来就没打算议和,也没有相信对方有十二万人。

    这是不可能有的数字,他几个部能筹集四万,只怕也是虚报的,就是大周的国力,举国也没有二十万,还要算上那些绣花枕头。

    “那我心里了就有数了。”沈湛道:“戈大人和周先生可有信来?粮草调查的如何了?”

    闵望回道:“还没有信来,不过戈大人已经在调查了,这件事应该和徐立人有什么关系。”又道:“可惜事情做的太隐秘,查不到什么证据。”

    “不留线索很正常。”沈湛不奇怪,聪明人做事,但凡做了,就不可能留下首尾给被人查,“想弄倒徐立人,还要从别的地方下手,你告诉沿路守关卫所,严查所有人,尤其是燕京来的人,不管是谁都要盘查。”

    他认为,徐立人很有可能和关外有来往,当初查他和肖翰卿就没有任何线索,这个人做事,很谨慎。

    “是。”闵望应是,“可要告诉线索,让他在燕京多留意?”

    沈湛颔首,拿起刚才吃了一半的兔子腿,“让周巢裘戎他们过来。”

    闵望和卢成应是而去。

    燕京,天还没亮的时候,戈大人已经出门往皇城而去,轿子刚出了戈府,他的常随匆匆赶来,递了封信给他,“老爷,成都府来的信。”

    “把灯给我。”戈大人接过信,借着灯笼的光线细细看着,好一会儿失笑,摇了摇头,道:“看来,苏姑姑说的对,君子之风是要分人的,对方是人渣,那么就不能和他讲道理。”

    他揉了揉额头,将信揉了揉丢进灯笼,灯笼起了火被他丢在路边,常随留下来直到灯笼烧完了才收拾干净重新跟上去。

    “戈冬。”戈大人低声交代了几句,又道:“你亲自去一趟,势必要办好此事。”

    戈冬应是。

    戈大人靠在轿壁上阖着眼睛想事,轿子在金水河外停下来,他下轿子正好碰见了崔大人,两人见面微微点了头,戈大人低声道:“我记得你有位幕僚,很擅模仿笔记?”

    “是有一位。”崔大人低声道:“他有一回模仿我的笔迹写信,我自己都难分真假。”

    戈大人点了点头,道:“此人是人才啊,你可要好好留住。”

    “是。”崔大人喜含笑道:“轻易那舍得放出去。”

    这种人,得用是人才,对立时就能要你的命。

    还是留在身边,自己用的好。

    “我有一事要请你帮忙。”戈大人左右看看,前后都有人,但离的很远,他低声和崔大人说了几句,崔大人听着一愣,“这……不是大人您想出来的法子吧?这有违君子之风啊,暗害陷害之事,也有背圣人之道。”

    戈大人哈哈一笑,道:“确实不是。”话落低声提了一句,“苏姑姑来的信。”

    “原来如此。”崔大人顿时了然,摇了摇头,道:“难怪圣上言,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也不是讽刺,只是感叹罢了。

    有时候,正道确实不如歪道得用啊。

    他们这些人,是死读书,碍于面子,虽心头恨不得对方死上千百次,可在手段上还是想要光明磊落。

    殊不知,正是因为这些,反而绑住了他们,和小人说道义,太讽刺了。

    两人说着话去了皇城。

    戈冬今年十八岁,是戈府的家生子,身体很好也有一些拳脚,很得戈大人的信任,他回家和爹娘打了招呼收拾了一番,就骑马往辽东而去。

    当天晚上就到了保定府。

    在一户民宅中,见到了杨二通关押的人。是个瘦小的老头,六七十岁的样子,眼睛浑浊,但手脚有力,一看就知道是有拳脚的人。

    两边守着两个壮汉,老头被捆在椅子上,骂一会儿打个盹儿,又是要吃饭,又是要小解。

    戈冬进去,两个壮汉松了口气,和他低声道:“这老头奸猾的人,你担心不要着了他的道。还有,他身上的绳子势必不能解开。”

    “知道了。”戈冬拱手,两个壮汉出去站在了门口,戈冬将门关上,看着老头上去就是一脚,老头被踹的嗷的一声叫,瞪眼看着戈冬,“哪里来的杂种,敢踹你爷爷。”

    戈冬一脚踩在老头被捆绑在扶手上的手,碾压了一下,冷笑道:“老头,我只问你一句,你想死还是想活。”

    “爷爷我活够了,你想让爷爷死,爷爷就死,想让爷爷活,爷爷我就再混几年,怎么着吧。”老头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果然是个滑头的东西,戈冬想到戈大人交代的,就道:“我能让你生不如死。”

    “小畜生。”老头哈哈一笑,道:“生不如死的事多呢,你那点招数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

    要不是他年纪大了手脚慢点,他们这些人不可能抓得到他。

    戈冬也不生气,就拿了把刀出来,握住老头的手,一笑,刀带过手腕,血随即流了出来,老头下了一跳,随即不屑道:“想放干我的血?这点招数,丢人。”

    戈冬没解释,弄了点粉末倒了上去,老头便觉得从伤口处,像是有小虫子钻了进去,起先是酥酥麻麻的,慢慢的像被人涂了辣椒,又不像是辣椒,就感觉被架在火上烤,滚烫炙热的,不是从外面,而是从五脏六腑开始。

    老头开始发抖,馒头的冷汗,咧着嘴哆嗦着道:“就……就这个法子,爷爷我看不上。”

    戈冬拢着手蹲在地上看着他。

    其实一盏茶时间都没有,老头的血在流,那种感觉越发的难熬,他白着脸剧烈的颤抖着,道:“不……不错,现在的劲儿了,谁告诉你用这个法子的。”

    戈冬也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这个法子,肯定不是他们大人能想到的。

    “说吧。”戈冬道:“你要是开口了,我就放了你,不然你就这样一直到死,可能要熬上三天。”

    三天?!老头有点受不了,剧烈的摇动着椅子,破口大骂,骂着骂着人就有点受不了,摇着头,道:“爷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和你们说了你们又不信。”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铁铺就是你的。你们被关到辽东的牢里,是谁放你们出来的,你不知道?”戈冬道:“箭,你给谁制的,你说出是谁,我就放了你。”

    老头摇着头,“说你蠢,你还真是蠢。他们就算有人来找我,也肯定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我就算指认出这个人,你们也达不到想要的目的。”

    “把你能说的,都说了。”戈冬道。

    老头开始翻白眼,有点受不住的样子,“是个武将打扮的人,蒙着脸,说放我们出去,让我们给他打一百支箭,等箭打好了我们就自由了。”

    “我就带着徒弟给他打了,用了十天的时间,打了一百把。但是对方是什么人,箭用来干什么的,我们不知道。”老头道:“你要是想查,就只能自己去查。”

    “没关系。”戈冬让人拿了笔墨来,趴在桌子上写了一封口供,递过来给老头看,“你看看,没问题的话就按手印。”

    老头艰难的看着,越看眼睛瞪的越大,“什么徐大人?”他不敢置信,“我不认识徐大人,你这是篡改口供。”

    他明白了,这些人不是要查案子,是要诬陷别人。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徐大人,再说,徐大人就算找他,也不可能让自己府里的护卫去办事,他在外面还能没人手吗。

    这诬陷也太直白了。

    “这就不是你要管的了,按手印。”戈冬在老头手指上抹了血,摁在了口供纸上,“你好好活着,如果需要会有人来提审你,到时候他会教你怎么说,你说清楚了,说明白了,你就能活着。”

    戈冬说完,就走了。

    老头呸了一口,道:“还当是君子呢,原来也是小人!”

    戈冬并未立刻回燕京,而是又怪道去别的地方办了事,半个月后才回去,此事已经是六月中旬,天气渐热,早上天也亮的更早。

    徐立人睡的少,亥时三刻入睡,寅时不到就起了,在书房里看半个时辰的书,然后用早膳出门。

    徐夫人每日都会送他出门,徐家一天的生活也在这侧门一开一关间,开始了。

    “天气渐热了。”徐立人上轿子前,和徐夫人道:“等过几日你带着几个孩子去别院住几日避避暑。”

    徐夫人含笑道:“老人在家里,我们那好意思去享受,让孩子们去吧,我也不怕热,就不动了。”

    “那你安排吧。”徐立人上了轿子,徐夫人忽然问道:“听说昨天又有捷报传来了?”

    镇南侯和努尔哈赤在凉州附近打了两场,是努尔哈赤下的战书,两场战,一平一胜,听说沈湛还和努尔哈赤对面单打了。

    “嗯。”徐立人不高兴,那个蠢货居然将战打成这样,都输了那还和赵之昂谈什么。更何况,他还和沈湛单打,自己年纪都一把了,能和年轻小伙子打?

    自取其辱。

    “我走了。”徐立人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当年这些人就是这样,看着凶神恶煞的,但真打起来,却一点都不经打。

    实际上,当年几支义军,无论是苏正行还是赵之昂都是穷困的人,苏家虽有家底,可万贯家财也挡不住建义军……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元军还是一路被他们赶出中原。

    “老爷。”徐夫人扶着轿帘,低声道:“您……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要想了。”

    当年在前朝,徐立人是很受重视的,小皇帝是他陪伴教导长大的,若没有后来的事,徐立人必然会成为一代帝师,千古留名。

    而他和小皇帝之间的感情,也是他们无法探索想像的。

    这一点,徐夫人能感觉到。

    “你忙你的去吧。”徐立人抚了抚衣袍,凝眉道:“我的事我心中有数。”

    说着,放了帘子,轿子出了侧门。

    徐夫人叹了口气。

    这半年早朝都很热闹,主战派,主和派,还有和稀泥的,或者盯着粮草筹集的事,一堆的事,实在是精彩纷呈,几乎每天都要吵上几回,面对面的吵,除了不骂爹娘祖宗外,几乎文人之间能骂人的话,都骂出来了。

    不过,昨天捷报传来,主和的人声音就要弱了很多。

    大家都看着徐立人,看他今天还要说什么。

    “徐爱卿今日没有事奏了?”赵之昂心情很不错。

    徐立人拱手回道:“一时胜值得高兴,却不能得意,圣上,这势必是一场持久战。微臣还是那句话,我们要考虑的,是国力能够支撑几年。”

    赵之昂凝眉,却并不排斥,因为他说的也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