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之昂知道连丢两府的消息,也是这一晚,八百里加急送到燕京,他惊的坐起来,“说什么?”

    “圣上息怒。”杜公公递了茶过来,被赵之昂随手拂开,他看着王大海,“你再说一遍。”

    茶泼在杜公公身上,烫的他一抖,却没有敢声张,小心翼翼的跪退在一边。

    “努尔哈赤的人七日前的夜里过鄂尔多斯,一夜破了哈密卫。哈密,沙洲都沦陷了,按这路线他很有可能现在已经攻下安定。”王大海道:“裘戎正带兵从甘肃赶去,日夜兼程估计也要今日才能到,怕是……怕是此刻安定已是不保。”

    “哈密卫?”赵之昂起身,指着王大海,“把疆域图拿来给朕。”

    王大海立刻将疆域图拿来铺在桌子上,可因为哈密卫太高,看不清,赵之昂一把将图丢在了地上,他半坐在地上,手顺着燕京一路往西北方向划去,在疆域图的尾巴上看到了哈密卫,这是新添的,“是沈湛刚建的卫所?”

    “是!”王大海回道:“原来这里没什么人守着,因为努尔哈赤好些年没有在这里出现,九月中镇南侯在这里建了哈密卫,沙洲卫所,不过卫所兵还没有招募满,哈密卫原定要放三千兵,但因为太过偏僻,一直只有一千。”

    “十月底,关西目前四个卫所,暂时由四殿下接管。”王大海在疆域图上一圈,“安定在这里,他往下走一点就是,再往里面走就是甘肃,但是那边屯兵几万,他势必要绕过,所以属下觉得他很有打算绕过朵甘,到临兆和巩昌,直插汉中腹地!”

    这一路虽有千里,可努尔哈赤的骑兵很快,等他们的援军赶到,很有可能他们已经到汉中。

    “够狠。像努尔哈赤的作风。”赵之昂手点着几个点,手有些抖,“突然造访,又是在年底,直插腹地,腹地……”

    王大海扶着赵之昂,喊道:“圣上,您别着急,裘将军一定能在半道截住他。”

    “周巢呢。”赵之昂道:“朕记得周巢在甘肃吧。”

    王大海回道:“周将军怕努尔哈赤兵分两路,等甘肃的兵撤走后,他的人又去甘肃。”又道:“所以,裘将军带兵去截,周将军就留在甘肃留守。”

    这样的安排,赵之昂问道:“来回话的人说的?”

    “不。”王大海道:“这是属下猜测的。”

    实际上周巢什么心思他也没有弄懂,但是大家都有交情,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坑他。

    “这么说努尔哈赤的目的,就是西北。”赵之昂划过去,“怕是来不及,此几处朕早年去过,山路难走,冬天滴水成冰,风雪不断,行军极其的难。”

    “汉中禁军多少?”赵之昂问道。

    王大海想了想,顿了一下,一边杜公公道:“禁军三千四百人,厢军一千。这是今年三月报的人数。”

    “人数不算少。”赵之昂转头认真问杜公公:“巩昌和临兆呢,不远的凤翔呢。”

    杜公公如数家珍似的,回道:“巩昌禁军一千五,厢军八百。”又道:“临兆最少,禁军八百,厢军六百。凤翔则是一千,厢军一千。”

    “也不少了。”赵之昂道:“多少也能撑上一两日。”

    王大海欲言又止,哈密卫也是一千人啊。不过也不一样,这一千人是后招的,只有一小部分是沈湛的旧部调派来带新兵的。

    “传密旨。”赵之昂道:“让镇南侯速速过去。”

    王大海顿了一下,想了想道:“圣上,镇南侯从成都府过去虽说要近点,可咱们送京城传旨去成都府却要用好些时间,所以,还不如先让裘将军先顶一顶。”

    赵之昂盯着疆域图,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说着微顿后又道:“传朕旨意,让裘戎带兵自后插到西北,拖住努尔哈赤。周巢则带三万兵马从东面饶道平凉去巩昌等着,前后夹击,倾尽全力,朕要看到努尔哈赤的人头。”

    “送到门口来了,不拿下他的人头,对不起死去的百姓。”他说着,负手来回的走,忽然想到什么看着王大海,“去将赵胥喊来。”

    王大海应是,正要走,外面水公公隔着门喊道:“圣上,郑大人,徐大人,戈大人以及胡大人在宫门外请奏。”

    此时已近子时。

    “宣。”赵之昂道:“你这就去传旨,不要耽误时间。”

    王大海匆匆而去,吩咐人去喊赵胥,去喊的人刚到宫门口就看到了赵胥和赵骏随着四位大人一起进宫,胡大人胡毅是河西房枢密使,他女儿是赵标的侧妃。

    他今年已是有七十的人,又因为身体不好,早先一直占着官位不做事,在家养病。如今太子去世,女儿无子,他不得不开始吃着补药,日日早朝。

    此刻,宫里不但御书房的灯是亮着的,就连凤梧宫和坤宁宫都亮了灯,陈淑妃也是披着衣服边走边系着扣子往外走,终于在半道截到了儿子,拉着赵峻退在一边,交代道:“切记住,圣上让你出主意,你大胆的出,可若是让你带兵,你千万不要答应。”

    “母妃。”赵峻道:“此事非同小可,我不能……”

    陈淑妃摆手,“你告诉我,让你领兵,你有没有把握拿到努尔哈赤的人头?”

    “这……”赵峻想了想,摆手道:“没有。”

    陈淑妃道:“那就是了,你没有办法拿到努尔哈赤的头,那么此去,不管你立了多大的战功,都是徒劳的。”

    是对方侵略,就该千刀万剐!可眼下大周除了沈湛有这能力,谁也杀不了努尔哈赤,就算将人赶走了,那又怎么样。

    伤害已经造成了,难道让赵之昂看着尸横遍野的西北,给带兵的人嘉赏?

    别的君主可能会。

    但赵之昂不会的。

    “儿臣明白了。”赵峻神情一收,顿时沉了下来,“多谢母妃提醒。”

    陈淑妃点头,“现在我们求稳,让赵胥冲在前面,他要立功就让他立好了。”又道:“你就在朝中帮着你父皇料理朝中的事情,将粮草军饷盯紧了。”

    在赵之昂眼皮子底下走动,当然比出去好。

    “那儿臣去了。”赵峻行礼快步追上了前面的五个人,赵胥回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了笑,垂眸没有说话。

    一行人进了御书房,赵之昂看着胡毅,“你怎么来了!”

    “老臣忽闻此事,实在是气愤难平,所以连夜赶来了。”胡大人道:“圣上,努尔哈赤这狗贼此时来,定当不能让他走。”

    赵之昂颔首,徐立人顶着道:“胡大人,你知道努尔哈赤进关了?”

    “他举兵一万进关,难道还敢放任别人带兵?他就不怕有来无回?”胡大人道:“所以老夫说,此次他必定在其中。”

    徐立人将胡大人顶了回去,“一万兵马对他来说,怕也不是多大的难事,若能调虎离山,舍一万人而得了甘肃,还是值得的。”

    胡大人还要再说话。

    戈大人已经说起别的事:“圣上,此事兵力当如何布排?”

    徐立人道:“镇南侯不是在成都府吗,他从成都府过去,还要近。”

    “他独自在成都府。”戈大人蹙眉,“就算去了,不还是要等甘肃的兵马去。”

    赵之昂敲了敲桌子,“朕让你们半夜来,不是让你么吵架的。”又道:“裘戎已经带兵去堵截,朕方才下令,让周巢带人两面夹击,定要取努尔哈赤首级。”

    “是!”赵之昂已经做了决定了,几乎不用他们来商议,郑文举道:“圣上英明!”

    赵之昂微微颔首,坐了下来,赵胥上前一步,拱手回道:“父皇,儿臣也愿带兵前往。”

    “你想去?”赵之昂看着赵胥,问道。

    赵胥应是,回道:“是,儿臣快马加鞭七日就能到,到时候也能助周巢一臂之力。就算不能领兵上阵,助他们后方粮草也是可以。”

    当然能领兵,当年赵胥亦是有勇有谋的人,和赵栋一起,算得上是赵之昂儿子里,最有用得力的了。

    “我儿不用这么谦虚,当年你领兵也是十战九胜。”赵之昂微微颔首,对赵胥很满意。

    赵峻愣了一下,随即不屑,有时候你不要只动动嘴,你倒是真的上啊。

    取了努尔哈赤的首级回来,算你厉害。

    “还请父皇答应。”赵胥道:“儿臣愿去助周巢。”

    赵之昂也愣了愣,他以为赵胥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是认真的,“你真的想去?”

    “是。”赵胥道:“儿臣真的想去。”

    赵之昂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刻应他,等房里的人都退下去后,他将王大海找来,道:“赵胥要去,朕想了想还是给镇南侯送信去吧。”

    “是!”王大海松了口气,“有侯爷在,也能放心一点。”

    赵之昂颔首,和王大海道:“给沈湛送信去,成都府的事暂时放一放。萧山的女儿还在我手里,凉他也不敢作乱。更何况,萧山也没有这个胆子。”眼下努尔哈赤才是关键。

    王大海应是,派人去成都府。

    天寒地冻,又刚下了雪,官道上的马都不敢跑快,时不时就能看到马滑倒将人摔的老远的场景!

    后元的兵多是骑兵,却没有受这些影响,他们前哨拖着钉子板,一路在前面狂奔开路,钉子划拉着路面,带着黄泥翻开,更将路面上的冰也都划裂,这样后面的马就算速度再快,也不会再滑到摔倒。

    马蹄上裹着兽皮,既能保护马掌又匿了声音,一举多得。

    王大海所料不错,后元的兵虽也受了阻拦,但依旧在十天内,到了临兆,在临兆城外周巢带兵赶上,而后方则是裘戎!

    三兵相遇,大周百姓暗暗松了口气,裘戎带兵两万,周巢手中则有四万,这六万兵马一半是沈湛的兵,一半则是长兴侯的兵,不敢说比后元的兵厉害,但在大周的兵力中,这六万已是最好的了。

    沈湛并没有立刻启程赶往,因为赵之昂的圣旨还没有到。

    “又下雪了。”苏婉如端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手里抱着手炉,芷兰见她头上脸上都是雪花,劝着道:“夫人您去房里歇着吧。”

    苏婉如摆着手,“我心神不宁的,坐这里吹吹冷风要清醒一点。”

    “要不,去将二狗子找过来?”芷兰左右看看,“奇怪了,明明早上还看到它的。”

    苏婉如想了想,起身道:“走,我们去四塘街。”说着就回房抓了斗篷出来,是大红的织锦的斗篷,风帽的边沿缝着毛茸茸的兔毛,她穿好站在门口,芷兰看着噗嗤一笑,给她理了理,道:“我们夫人这么看着,还是个孩子样呢。”

    “我是孩子啊。”苏婉如点头道:“才十七嘛。”

    芷兰笑着应是,给她穿了木屐扶着她下了台阶,两个人撑着伞踩在雪上吱吱嘎嘎的响着,她先去和萧老夫人打了招呼,老远就喊道:“娘,我想去四塘街玩,您要和我一起去吗?我们去打马吊吧。”

    萧老夫人从宴席室里掀了帘子,笑着道:“娘在做针线,不去的。”又道:“你坐轿子去,外面太冷了。”

    苏婉如点头应是,“我走了啊,晚上回来吃饭。”说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出去,萧老夫人看着不放心,又喊了几个婆子,“去跟着送过去你们再回来。”

    苏婉如也不反对,坐着轿子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她下轿子芷兰给她撑伞,就看到周娴和二狗子在院子里丢雪球,一回头看到了她,就撇嘴道:“你这太娇气了啊,快来玩雪球,二狗子可喜欢扑了。”

    她说着,将手里的球一丢,就看到那只笨狗一头栽雪堆里去了,苏婉如看着哈哈大笑,道:“二狗子,她逗你呢,不要理她!”

    雪球进了雪堆里就找不到了,二狗子委屈的冲着周娴汪汪叫。

    “你怎么回来了,你家侯爷呢。”周娴夺了苏婉如的手炉,贴着自己的脸,呵着气道:“哎呦我的脸,感觉要掉了。”

    苏婉如回道:“他们不是一起去军营了嘛!朱音的宝贝,还有列阵他们都痴迷的不得了。”她笑着道:“我二哥是不是昨晚就住在那边没有回来。”

    “还真是。”周娴回道:“他就算是回来,也是深更半夜的。要是不出门,那就是和朱小姐一起捣鼓那个什么弓弩。”

    苏婉如掩面而笑。

    “有件事。”周娴左右看看,贴在苏婉如的耳边低声道:“你哥哥昨天上街买了卤猪脑回来,据说香气四溢。”

    苏婉如不解,看着她问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他二哥喜欢吃呗,这里的卤猪脑很好吃,辣辣麻麻的。

    也不知道什么人发现猪脑子也是能吃的,简直什么都敢吃。

    “不,他不吃的。”周娴道:“家里没有人吃!除了朱小姐!”

    苏婉如摆手,“这也没什么……”说着一顿,“咦……你说的是真的?”他二哥和沈湛不同,沈湛在小事上是比较粗糙的,比如他在路上看到什么好吃的,他不一定能想得到给她买回来,但是如果她提一句,他就是跑八百里也会给她弄回来。

    可苏季却不同,他在外面看到好吃的,他会想着买回来给家里尝尝,不过,前提是此人要是他在乎的人,否则他就算想到也懒得去做。

    “对吧,对吧。”周娴兴奋的不得了,“我想的没错吧。”

    苏婉如白了他一眼,“小声点,我二哥脸皮薄,朱音也不是大方的性子。就算有什么你也不能讲,记住了啊。”

    “我又不傻。”周娴白了她一眼,“我就和你说了,而且,除了这些他们还是客客气气的,没什么别的事。”

    苏婉如掩面咯咯笑着。

    “婉婉笑什么呢。”林二夫人和邱掌事一起出来,两个人最近常常坐在一起说针线绣花的事,还请了一位蜀绣的师父回来。

    苏婉如行了礼,回道:“在说二狗子呢,她刚才一头栽雪堆里去了。”

    大家顺着去看,就看到二狗子还在雪里撒欢呢,不由失笑。

    苏婉如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吃了午饭,直到下午苏季和朱珣梅予以及朱音才一起从军营回来,朱音穿着利落的马裤,也没有刻意扮男装,但看上去特别的有精神。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