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夫人因为沈湛的婚事,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但面色却非常的好看,白了透红眼神有光。

    她舍不得让苏婉如累着,事情都是她妯娌三人在做,成日里颠颠的忙着。

    萧山陪着沈湛和苏季去军营,每日到下午才回来。

    但苏婉如也不悠闲,因为萧三夫人过来府中,不上学未启蒙的萧琳琅就一起来了,带小孩的事就落到了她的头上。

    苏婉如盘腿坐在铺着毛茸茸毯子的罗汉床上,似笑非笑道:“小朋友也是责任的,你可知道你的责任是什么。”

    四五岁的萧琳琅不懂,扑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

    “彩衣娱亲啊。”苏婉如点了点他的额头,道:“你们的责任,就是哄长辈高兴!作为一个小孩子,你连这个能力都没有,你还怎么做小孩。”

    萧琳琅长大了嘴巴,错愕的看着她,“难道不应该是你们让我开心吗。”

    “你真有意思。”苏婉如睨着她,“你娘生你多辛苦,你爹挣钱多累,就是你家的婆子也是一整天忙忙叨叨不歇。他们各自都有责任,也都在做事,你说你,你在做什么。”

    “我……”萧琳琅嘴巴瘪了瘪,指着苏婉如道:“我娘说了,只要我高兴就好了。”

    苏婉如端茶喝了一口,老神在在的道:“你娘是因为爱你,所以才这么说。如果你也爱她,你就不能这么做!记住了,今晚回去就要哄你爹娘高兴,否则你就没资格做小朋友。”

    不做小孩子,他做什么?萧琳琅气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喊道:“乳娘,乳娘。”

    “少爷。”他的乳娘从门外进来,和苏婉如福了福,赶紧抱着他,哄着道:“乳娘在,少爷不哭了。”

    萧琳琅指着外面,道:“我们去找娘,我不要和八嫂玩了。”

    “苏小姐,我们先告退了。”乳娘说着蹲下来给萧琳琅穿鞋,苏婉如托腮看着气鼓鼓嚎哭的小朋友,一想到她将来也会有,顿时觉得头疼……

    当年说要生三个儿子的豪情壮志,顿时消失了。

    “小姐。”芷兰跑了进来,笑着回道:“您有客人来了。”

    苏婉如眼睛一亮,那一定是夫人和朱音来了,她忙下地穿鞋,这边门口的帘子一掀一只狗扑了上来,苏婉如一惊,喊道:“二狗子,你怎么来了。”

    二狗子摇着头围着她又舔又扑的。

    周娴只鸟雀一样扑了过来,“苏瑾!”

    “周娴。”苏婉如笑了起来,“我还在纳闷谁带着它来的,没想到是你,真是太好了。就你带着二狗子吗。”

    周娴指了指外面,“夫人和朱小姐在后面。”她说着打量着苏婉如,“胖的不少,看来在婆家过的还不错啊。”

    “去,什么婆家!”苏婉如忍着笑,抱着二狗子,拉着她出去,“陪我去接夫人去。”

    周娴跟着她出去,回头看了一眼哭着打嗝的小孩子,笑眯眯的道:“你又欺负小孩子了?”应景里绣娘家托管的孩子也是,看到她就高兴的直喊姨,就喜欢跟着她后面颠,可奇了的是,她又没有耐心,每次都弄的一群孩子哭哭啼啼的。

    “是他欺负我。”苏婉如道:“我这是自卫。”

    周娴翻了个白眼,又将这件事丢开了,“我和你说,我给你带了几副挂屏,插屏,扇子还有被面,枕巾。虽不是成亲用的,可将来能用。”

    “哎呀,我没让你带这个,我特意没提,就是怕你带来。我准备以后在那边新建了宅子,再回去拿。”苏婉如道:“你是不是把我喜欢的几个都带来了。”

    周娴点头,“那个翠鸟的挂屏,还有碎兰花的枕套……”

    “算了,带来就带来了。”苏婉如挽着她的胳膊,道:“也在这里和大家展示一下,应景绣娘的手艺。”

    周娴点着头,“我听说这里有几位蜀绣的大师傅,有没有机会拜见?”

    “有!”苏婉如点头道:“不过要过几天,这两天事情太多了,你也正好歇歇,一直赶路太累了。”

    周娴应是。

    两个人刚出了苏婉如的院子,就看到杨氏和朱音过来,苏婉如忙迎了过去行礼,杨氏道:“算算,有半年没见到你了,气色还不错!”

    “夫人瘦了。”苏婉如挽着杨氏的手道:“是不是赶路太辛苦了。”

    杨氏笑着道:“辛苦倒是不辛苦,我年轻的时候也跟着我们侯爷东奔西走的。”又道:“方才见到萧夫人,一看就是练家子啊。”

    苏婉如点头应是,“以前的功夫很不错。”

    “正言呢。”苏婉如左右看看,朱音回道:“他去街上找房子去了。”

    苏婉如一愣,“找房子?”

    “我们一家人,总不能也住在这里。”杨氏道:“而且我是守寡之人,不好来吃喜酒,朱音又有孝在身。我们在附近找个房子,你成亲那天我们就不过来了。”

    “那也行。”苏婉如不勉强杨氏,“那我就从您那出嫁,三朝回门也去您哪里。”

    苏季也在街上买了宅子,但杨氏很有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还是让她住在自己钱买的房子里比较好。

    杨氏瞬时红了眼睛,握着苏婉如的手,道:“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房子要快点收拾出来才行,今天都初二了。”

    “没事,我们人多。”苏婉如笑着道:“您先去我那边歇会儿,赶了这么久的路。”

    几个人去了她的院子,杨氏和朱音自己周娴各自洗漱换了个衣服,朱音披着头发坐在炉子边烘着,看着苏婉如,“我给你的袖箭呢,用过吗。”

    苏婉如咳嗽一声,尴尬的道:“那个,我送给我二哥了。”

    朱音在进成都府的路上知道了苏婉如的身份,所以,她所谓的二哥自然也就知道了,便问道:“当时你每日往亲恩伯府跑,目的就是冲着宗人府而去?”

    苏婉如笑着颔首,朱音又道:“你这样,有点不够意思,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哪敢说。”苏婉如笑着道:“眼下这样是没有办法,若有选择,我自然希望你们都能离我远远的,不被我牵连。”

    但是那时候,连累谁害了谁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没事。”朱音梳着头,“我给你新做了一个,要轻便一些。”

    苏婉如眼睛一亮,“还能更加轻便吗,我二哥说他手腕上的那个就很好了。”

    “那个不如这个。”朱音道:“你等我安顿下来,从箱子里找出来给你,我现在也不知道放哪个箱笼里了。”

    苏婉如笑着点头。

    杨氏和周娴进门来,苏婉如拿着梳子给杨氏梳头擦头发,四个人歇在宴席室里说着话。

    “小姐,夫人请朱老夫人和朱小姐还有周姑姑去吃饭。”芷兰笑着进来,见周娴还在梳头,忙接了梳子,道:“周姑姑,我帮您梳头吧。”

    周娴笑着道:“谢谢啊。”

    朱音将头发的绢花拿下来,在孝服外面又罩了一件淡粉的褙子,她一笑,道:“去甘肃了,有没有将侯爷的坟重新修葺一下。”

    “扩的大了点,我哥说是祖坟就要弄的排场足够大才行。”朱音低头系着扣子,和苏婉如以及周娴跟着杨氏一起出了门,到正院时萧夫人已经在门口等她们,老远就行了礼,喊道:“朱老夫人。”

    “萧夫人。”杨氏拱了拱手,两人打量着对方,说着话进了院子,苏婉如就看到朱珣和苏季还有梅予一起走了过来,周娴一怔有些换乱的样子,“我……我跟着夫人进去了。”人就走了。

    “周娴。”苏婉如叹气,“你别慌张,没什么事,总归还是朋友啊。”

    周娴胡乱的点着头,“知道了,我就……就是觉得难为情而已。”说着就进了门。

    苏婉如没有办法,和朱音站在门口,朝那边挥着手,朱珣跑了过来打量着她,“怎么一个两个月没见,圆润了不少嘛。是不是很想我啊。”

    “想你脸大。”苏婉如白了他一眼,“你的马是不是该换换了,回去一路用了那么长时间。”

    朱珣啐了一口,正要说话,忽然想起什么来,和苏季还有梅予道:“忘记和你们介绍了,这是我妹妹。”

    “朱小姐。”苏季微微颔首,梅予则是问道,“是给阿瑾做袖箭的?”

    梅予听苏婉如说过的。

    “是啊,”苏婉如和苏季道:“二哥,你的袖箭就是朱音做的。”

    苏季顿了顿,将手腕伸出来,上面果然戴着一个袖箭,主要这是苏婉如送的,又比较轻便他就一直戴在手腕上,他和朱音道:“朱小姐手艺奇巧,佩服。”

    “你不该这么扣。”朱音指了指苏季的手腕,“扣的太紧了,若真需要用它时,就容易卡箭。”

    说着,就上前去给苏季将腕带松了松。

    “原来如此。”苏季点头,其实他是知道的,只是最近用不着,又要练拳,索性就扣的紧点而已,“多谢朱小姐。”

    朱音道:“不敢。”

    “她很厉害。”朱珣和苏季道:“她的院子里有个八卦阵,寻常想进她的院子,没走几步就能被摔的七荤八素的。”

    苏季很惊奇,他是第一次听到有女子喜欢研究这些的。

    “先去吃饭,改天有空的时候,再坐下来慢慢聊这个。”苏婉如拉着朱音进去,大家互相见了礼,说着话,她这才看见沈湛不在,就问苏季,才知道沈湛在军营还没有回来。

    “他觉得他的刀特别的好,才让萧大人找到当年那个铁匠。”苏季道:“铁匠年纪大了,手艺也并不如从前,但是却将自己徒弟介绍给他了。”

    “刀好,主要还是材料好吧?”苏婉如不懂这些,只觉得如果是普通的铁,就是再好的师父,也制不出好刀来。

    苏季微微颔首,“确实如此,所以他打算找到当年制刀的铁。”

    “或许我可以帮忙。”朱音插了话,道:“等八哥回来,我去找他。”

    苏季扬眉,苏婉如已经高兴的道:“那最好了,说不定你去了就能寻个矿山呢。”

    “那不至于。”朱音淡淡的一笑,“但比八哥大海捞针的好。”

    苏季又打量了一眼朱音,没有说话。

    第二日一早,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出门,苏婉如刚翻身上马,就看到街对面停了一辆马车,车里下来两个人,以为年纪大一些的妇人,还有一位个子很高的女子。

    两个人穿着径直的妆花缎被褙子,袖口上是苏绣的花纹,径打扮的很精致。

    她看着又从马背上滑下来,周娴拉着她问道:“怎么了?”

    大家就都看着她。

    她则看着对面,猛然提着裙子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姑姑,振英姐。”

    是邱掌事和焦振英。

    苏婉如没有想到她们会来,只让他们将家里的存货都给她。

    “阿瑾。”邱掌事一把抱住了苏婉如,道:“几年不见,长高了这么多,真的是个大姑娘了。”

    苏婉如红了眼睛,眼泪簌簌的落,抱着邱掌事拉着焦振英的手,哽咽的道:“我都没有想到,你们会千里迢迢的过来,这天那么冷,你们受累了。”

    “我没什么。”焦振英道:“姑姑路上受了罪,还病了几日。”

    苏婉如看着邱掌事,她脸上的多了几根皱纹,面色也不大好,邱掌事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道:“你成亲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本来还能再早点的,就是给你赶着做嫁衣,用了几天时间。”

    苏婉如偷懒不想自己做,况且时间也来不及,所以写信让他们将宋五娘绣的那件给她,“新做的吗,这哪能来得及。”

    那是她师父,如果能穿她绣的嫁衣,也是全他们师徒一番缘分。

    “也没有新做。”邱掌事道:“就是将宋五娘的那件拿出来重新添了一些,那个式样有些老旧了,我们改了改。”

    焦振英道:“是姑姑亲手改的,用了好几天呢。”

    “谢谢。”苏婉如擦了眼泪,道:“是我自己偷懒,却让您跟着受累了。”

    邱掌事摆了摆手,笑着道:“和我客气什么,能为你做点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们说着话,对面的人已经过了街,苏婉如给他们介绍,邱掌事不敢受这些小辈的礼,侧身让开又行了礼,打量了一眼沈湛。

    沈湛拱了拱手,道:“当日在应天,多有得罪,还请掌事原谅。”

    “不敢担。”邱掌事道:“你和阿瑾能好好过日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她性子烈,还请侯爷多包容。”

    沈湛侧目看了眼苏婉如,和邱掌事道:“掌事放心,只有她欺负我的时候。”

    他是侯爷,能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在邱掌事看来,已经足够有诚意诚心了,便欣慰的道:“能遇到侯爷,也是我们阿瑾的福气。”

    “别站在这里说话了。”苏婉如和沈湛道:“你和大家去军营吧,我和姑姑还有振英姐回去说话。”

    沈湛颔首,和苏季一行人去了军营,周娴见苏婉如不去,她也不好意思见梅予,就也留了下来。

    回了内院拜见萧夫人,邱姑姑将苏婉如的嫁衣拿出来。

    “这……真好看。”衣服拿出来,让房里的人满是惊艳之色,大红的嫁衣,绣色孔雀,七彩的丝线,勾着金线的边,既喜庆又雍容。

    苏婉如也好喜欢,看出来邱掌事是将当年的盘扣,改成了时下流行的圆扣,扣子还是珊瑚做的,红艳艳的特别好看。

    领子立着,从左往右盘着缠枝的花,既不单调,又清雅好看。

    “真好看。”苏婉如惊艳不已,萧夫人忙和刘妈妈道:“将凤冠拿出来,配在一起肯定好看。”

    凤冠也是新制的。

    刘妈妈笑盈盈的将凤冠拿过来,往桌子在上一放,绿的是翡翠,红的是玛瑙……确实很好看,苏婉如道:“这真的是好奢华啊。”

    “女人一辈子就一次。”萧夫人道:“当然要竭尽全力的最漂亮。”

    也对。

    苏婉如特别的高兴,好像她在乎的人,想念的人,一下子都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走过去抱着邱掌事,道:“真高兴您和振英姐姐能来。”

    是真的高兴啊。

    朱珣的房子第二天买好,家具都是现成的,又添买了一些东西,当天她们就搬进去了。

    初四的时候,苏婉如和邱掌事还有周娴他们一起,也跟着搬了过去。

    沈湛一个人站在门口,忽然觉得哪里都是空荡荡。

    今天才初四,他还要再等两天。

    他显的很焦躁,初五那天在军营耗了一天,晚上想去朱珣家里,却被拒之门外,周娴叉腰站在门口,笑呵呵的道:“侯爷,明天就是正日子了,按规矩,你们是不能见面的。”

    “就一面。”沈湛在门口磨,“我进去坐会儿?”

    周娴摆着手,“侯爷快回去吧,您那里肯定好多事情。”

    沈湛喷了一鼻子灰,不痛快的回了萧府,萧夫人让人在门口等他,见他回来就拉着他回房,“快将衣服试一试。”

    是大红色的喜服,很喜庆。

    沈湛穿上,和他板着的脸有些格格不入,他在落地镜前转了两圈,又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笑容,满意的道:“很合适。”

    “那是。”萧夫人觉得自己儿子穿什么都好看,“还有鞋子,你也一起试试。”

    沈湛坐下来试着,在点着的木板上踩了踩,刚好合脚就脱了下来,萧夫人道:“行了,你今晚早点睡,明天人也看着精神点。”

    沈湛异常听话乖巧的应了是,洗漱上床,躺着……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不停的幻想着苏婉如穿着嫁衣的样子,肯定很美。

    浑浑噩噩的翻了一夜,等天光亮他正准备打个盹儿的时候,门就被敲响了,萧夫人在门口喊道:“湛儿啊快起来洗漱,时间不早了。”

    萧夫人已经化了妆,略遮盖了她的黑眼圈。

    “知道了。”沈湛翻身起来,由萧夫人指挥着,洗澡,刮胡子,梳头,穿衣服……

    隔着一条街的苏婉如此时也刚起来,站在屏风前,看着上面挂着的嫁衣,眼眶微红,周娴给她披上棉袄,笑着道:“很激动?”

    “还好。”苏婉如笑着道:“可能是因为想过无数遍了,所以真正到这一天的时候,反而不紧张了。”

    周娴掩面而笑。

    门口咯吱咯吱的扒门声,苏婉如擦了眼泪笑着去开门,二狗子趴在门口,扑上来冲着她汪汪的叫。

    “以后你就不用纠结谁是你主人了。”苏婉如笑呵呵的道:“因为咱们过了今天以后,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她和沈湛,即将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了。

    二狗子,绷着跳着,“汪!”

    “全福人来了。”焦振英跟着萧家的三夫人一起进来,后面跟着抬着浴桶仆妇,“快去沐浴,还有许多事呢,周小姐,你帮婉婉取点糕点来垫一垫,她要大半天都没东西吃。”

    “好,我这就去。”周娴拉着二狗子出去。

    苏婉如沐浴,洗头,更衣,等开脸上妆后,天色已经大亮了,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