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事了?”沈湛站在外面,苏婉如点头,“他要是不从,我们就把他沉江里去。”

    沈湛睨了她一眼,语气酸溜溜的,“你嫁我,很委屈?”

    “没有啊。”苏婉如笑咪咪的道:“嫁给你是我两辈子修来的福气,我怎么会委屈呢。”

    她觉得,命运让她来这里,一定是让她来拯救沈湛的,不能让这么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埋没在市井里。

    “我是一个伯乐!”苏婉如咳嗽一声,负手道:“你是我的千里马。”

    沈湛嗤的一声,撇了撇嘴,道:“我这一匹马,哪抵得上六万兵马吸引力。”

    “那倒是。”苏婉如点了点头,“一匹马不如六万兵马,这算术不难算的。”

    沈湛看着她,怒吼一声咬牙切齿,“苏婉如,你想死是不是!”

    “二哥。”苏婉如提着裙子就跑,“二哥,有人欺负我,快帮我收拾他。”

    斜楞里,苏季嗖的一下蹿了出来,人没到杀气至,沈湛慌乱一接,两个人砰砰在院子里打起来。

    苏婉如没想到苏季真的会出来,她是开玩笑的。

    苏季没开玩笑,他心里憋着火。

    两人没用兵器,但是打的一点都不虚,苏季道:“臭小子,从来就没看你顺眼过。”

    “二哥。”沈湛不声不响的喊了一声,“你是二哥。”

    苏季大怒,“谁是你二哥,还没成亲就上赶着认亲了,你少跟我来这套。”

    “二哥。”沈湛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接着喊。

    苏婉如在一边的看的心惊胆战。

    “轻点啊,别真打着了。”苏婉如看出来,两个人这是打算这一架将前仇旧怨一切解决了,所以下狠手。

    苏季一拳打在了沈湛脸上,沈湛一愣,回身一脚踢在苏季胸口。

    两个人弃了武功,抱在了一起,你一拳我一脚,就跟小孩子打架一样,滚在了地上。

    “这是干什么?”朱珣开门,看到外面在地上打滚的两个人,“打架啊?还有这样打架的?”

    苏婉如在一边喊着,“二哥,别打他脸。”又喊道:“沈湛,你真敢打我二哥,想死是不是。”

    吆喝着,院子里就热闹起来,朱珣喊着小丫头,“快,把我房里的瓜子拿来,再给我搬条凳子来。”

    小丫头愣头愣脑的,还真的给他拿了瓜子和凳子来,朱珣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热闹。

    “小心啊。”梅予站在他身边,“等他们打完了看到你在嗑瓜子,就该你挨揍了。”

    朱珣摆着手,“我现在是香饽饽,他们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和他们割袍断义。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哦,这样啊。”梅予露出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指着一边的小丫头,“去请萧大人来。”

    小丫头哦了一声跑过去。

    苏季和沈湛已经在滚了好几圈,两个人一身的灰,全然没有平日里的器宇轩昂。

    “这是怎么了。”萧夫人说着话就上前来,一下子扑过去,也不管是谁的手,拉着就朝外面拽,萧山也上前来,帮着拉另外一个人。

    等拉开,萧夫人才发现她拉的是苏季,沈湛则在对面。

    两个人一个鼻青脸肿,一个发髻散乱胸口好几个脚印。

    “好好怎么动手了呢。”萧夫人拿手帕给苏季擦脸,苏婉如忙过去扶着苏季,萧夫人就去了对面,“湛儿啊,你和娘说,怎么动手了。”

    沈湛咳嗽一声,盯着苏季,回道:“您不要担心,都是皮外伤。他那点花拳绣腿奈何不了我。”

    “皮痒是不是。”苏季怒道。

    苏婉如也在旁边瞪眼,沈湛就没有再说话。

    “我来看看。”梅予上前去,先检查了沈湛,含笑和萧夫人道:“没事,上点药过两天就好了。”

    可沈湛一边颧骨被打红了,估计明天就会变的青紫,萧夫人心疼死了,给他揉着,道:“湛儿,快去歇着,娘给你上药。”又和苏季道:“苏公子也快点歇着,我这就给你们取药来。”

    苏季摆了手,道:“夫人给这位少年上药吧,我没事。”说着,转身就走。

    苏婉如瞪了一眼沈湛,跟着苏季后面进了房里,“梅子青,快拿点药来。”

    “来了。”梅予和萧家三口道:“我去拿药来,三位稍等。”

    沈湛眼巴巴的看着苏婉如走了,气的肺都顶着疼,一转身拂袖就走了,等走了几步又感觉心里舒坦起来……和苏季这一架打的舒服。

    房间里,苏季喝了口茶,苏婉如拿了温热的帕子给他擦脸,“你说你,怎么能真动手呢,跟小孩子似的。”

    “你关心我,还是关心他呢。”苏季睨了一眼苏婉如,她顿时神色一整,道:“当然是关心亲哥哥啊,您在我心目中,那是排在第一,永远无可替代。”

    “就知道甜言蜜语。”苏季嘶了一声,嘴角疼的很,“我看你是觉得我打他打的太狠了。”

    苏婉如咳嗽了一声,道:“没有,您可以打他,但他不能动手,一会儿我就批评他去,刚和自己的二舅兄打架,他是不想活了。”

    “谁他舅兄。”苏季不服气,可到底没有接着说下去,脸虽还板着,但心里却很舒服的。

    打一架出出气,气就顺了。

    “他打的还真狠。”苏婉如目光闪啊闪的,恶狠狠的道:“你别急,一会儿我就给你报仇去。”

    苏季就撇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什么意思,和我打架他还得收着点?他能打的过我吗。”

    “打不过,绝对打不过。”苏婉如从梅予手里接了药瓶过来,“就他那德行,三两拳就能别我二哥放倒了。您可不知道,那时候您在宗人府,我天天盼着救你出来,然后把他收拾一顿。”

    “算你心里有数。”苏季接过药瓶,“我自己上药,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苏婉如眼睛一亮,随即摆手道:“不行,我不放心你,你快脱了衣服给我看看,伤着哪里了。”

    “去,去。”苏季推着她出去,“都要成亲的人,还这么没谱没数的,出去。”

    说着,将她推出去啪的一声关了门。

    “二哥,二哥啊,你让我看看嘛。”说着有喊道:“梅子青,你仔细帮我二哥上药啊,伤的怎么样,你一会儿告诉我。”

    梅予忍着笑嗯了一声。

    等了一会儿苏婉如才嘀嘀咕咕的往外走,“沈湛真是太欠收拾了,我这就帮你收拾他去。”人就走远了。

    “您这是气顺了?”梅予看着苏季胸口的一个脚印,并不重,可见沈湛还是有分寸的,他倒了药给苏季,看着他自己揉着,“公主这夹板气,可不好受。”

    “打了就算了。”苏季道:“我也警告他一番,以后他要是敢欺负婉婉,我定然不会轻饶他。”

    这是彻底同意了,也没什么别扭了吧,梅予含笑应是。

    “你也收收心思。”苏季伸手,梅予又给他倒了点,他接着道:“那小丫头你吃不住他,也就沈湛这样,遇到她的事不动脑子只听她话的人能耐得住。”

    “将来你会遇到更好的。”苏季拍了拍梅予的肩膀。

    梅予一笑,道:“我当我掩藏的很好,却还是被您看出来了。”顿了顿又道:“少年人动心,总要念着几年……没事,我现在这把年纪了,早就看开了。”

    “那就好。”苏季套上衣服,沉声道:“你说的也没错,等成了亲她或许就不想去燕京了。”

    梅予颔首,其实对此事持着保留意见。

    苏婉如又笑眯眯的去了正院,进去时萧夫人正在给沈湛揉着脸,叹气道:“苏二公子这是舍不得妹妹,你让他打两下就行了,哪能真和他动手,他若是更气怎么办。”

    “无妨,我若不还手,还会又下次。”沈湛回道:“您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萧山坐在一边嗯了一声,道:“他打架长大的,还能不知道轻重。更何况,既是打架当然要用尽全力,否则就是对对手的不尊重。”

    “就你尊重。”萧夫人白了一眼萧山,“你看看儿子的脸,可真是……”说着红了眼睛。

    还是头一回萧夫人拿话刺他,萧山嘴角嗫喏了两下,一看苏婉如进来了,忙打岔道:“婉婉来了,快进来坐。”

    这话题就带过去了。

    “大人,夫人。”苏婉如行了礼,走到沈湛面前打量着他,见他脸上挂了两处的彩,凝眉道:“疼吗?”

    沈湛别扭的嗯了一声。

    “让婉婉来吧。”萧山咳嗽了一声,将萧夫人手里的药膏接着递给苏婉如,拉着萧夫人出去,“我找你有事,你随我来。”

    说着,就出门去了。

    萧夫人回头看了一眼苏婉如,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走了。

    苏婉如就拿着药膏给沈湛继续揉着,一副很关心很心疼的样子,“我二哥真是的,还真的动手了,打的这么重。”

    “你被生气,等我给你报仇去。”苏婉如道。

    沈湛就似笑非笑道:“你准备怎么报仇?”

    “他不吃麻椒,”苏婉如笑声道:“这三天让厨房烧菜全部放麻椒。”

    这就是报复?沈湛冷嘲热风的,“还是哥哥好啊,受伤了有妹妹照顾,倒是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我这是为了你啊。”苏婉如道:“你武功比我二哥好对吧,我就怕你把他打伤了,他一生气就真的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了。”又道:“到时候伤心的还是我们啊。”

    “不是怕六万兵马没有了?”沈湛问道。

    苏婉如摇着头,“我那是开玩笑的,再说,就是这事不提,我们成亲了,萧大人还能不伸手相助么,对吧。”又道:“我这是彩衣娱亲。”

    沈湛撇头过去,“甜言蜜语。”

    “真的。”苏婉如道:“你看,以后咱们两个是要过一辈子的,二哥终归是二哥,他也会有家庭嘛,对吧。”

    沈湛抚了额头,明知道她刚才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可耳朵听着心里还是甜。

    “亲我一下。”沈湛咕哝道:“亲了我就不生气了。”

    苏婉如暗暗松了口气,真是累死她了,以后都要这样吗?

    不会吧,这也太麻烦了。

    “嗯,侯爷那我亲了哦。”苏婉如说着,凑着沈湛的唇上啵了一下,扬眉道:“满意不,本来想多亲几次,可你脸上都是药,有毒。”

    沈湛磨牙,磨的嘴角疼,忍了忍道:“行了。我饿了,你给我做馒头吃。”

    “这好说。”苏婉如拍了拍他的肩膀,“今晚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补一补。嗯,我二哥的那份我要多放麻椒。”

    沈湛嘴角抖了抖,摆着手道:“去吧。”

    苏婉如就颠颠的出去了。

    她一走,沈湛再忍不住,笑了起来,肩膀抖动,哪有半分难受的样子……

    亏她还有点良心,就算说的不是真话,哄一哄也表示她是在乎的。

    想到苏季吃到麻椒的样子,他心情又好了一些。

    “和好了啊?”萧夫人一进来就看到沈湛在笑,就知道苏婉如把问题解决了。

    沈湛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道:“没事了,让您担心了。”

    “我担心什么,你们年轻人的事年轻人解决,娘只要知道结果就好了。”又道:“有件事要和你说,我准备中秋节的时候,正式你的叔伯兄弟们来吃饭,将你你的事,还有你和婉婉的事都和大家说一说。”

    “不过,你不用担心,到时候只要露个脸就好了。你要记得你先还是镇南侯,用不着怕他们。”

    沈湛点头应是,回道:“我知道了。”

    晚上,苏婉如做了一顿沈湛心心念念的馒头,蒸了两笼,煮了两锅汤配着几份小菜。

    “你做的?”朱珣一脸不相信,苏婉如白了他一眼,和萧山还有萧夫人道:“我做的不太好,手脚也慢,忙活了半天就倒腾了这些出来,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

    萧山抓了个馒头咬了一口,吃出味道来,眉梢微挑和萧夫人道:“这是带馅的馒头。”

    “是吗,我尝尝。”萧夫人也抓了一个咬着,颔首道:“这肉馅调的真鲜,馒头也有嚼劲。没想到婉婉还会做饭,我们真是有福气了。”

    苏婉如笑眯眯的说不敢。

    “他就会这一个。”朱珣也吃了一个,和萧夫人道:“别的都不会。”

    苏婉如大怒,啪叽一下踩朱珣的脚,朱珣疼的嗷的一声叫唤,忍着痛憋屈着脸,道:“手艺不在多,在……精,好吃!”

    “朱侯爷谬赞了。”苏婉如拱了拱手,谦虚的坐下来。

    朱珣翻了个白眼,低头吃饭喝汤。

    沈湛和苏季坐对面,两人都不说话,埋头吃着。

    不过,气氛却很轻松,萧夫人喝了一口汤,和苏婉如道:“马上要中秋了,我打算那天请萧家人来吃饭,也正式宣布你和湛儿的婚事。”

    “好。”苏婉如点头,想起了什么,问道:“那……沈湛的身份能保密的了吗。”

    萧夫人就看着萧山。

    “利益相关,他们可以有别的心思,却不会置成都府为难不顾。”萧山道:“事有可为不可为,萧家人还是知道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