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一下。”门外朱珣和苏婉如进了门,他一抱拳和众人道:“各位,来迟一步,抱歉!”

    他说着,和苏婉如往沈湛身边一站。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惊讶的看着他们,柳大人咳嗽了一声,这里的人论官位他最低,可今天他是主审,自然他得开口询问,“朱世子,您和苏姑姑这是做什么?”

    “我来说。”苏婉如拱手了,拱了一圈,视线在宁王身上一扫一过,落在柳大人身上,介绍朱珣,“朱世子今日是被告。”

    被告?

    柳大人一愣,沉脸道:“这是……圣上没说朱世子要一起审问,你们这样就是扰乱堂审。”

    “柳大人,各位大人。”苏婉如说着一顿,又看着宁王,“宁王爷!父债子偿这话大家都听过吧,柳大人的桌面上摆着那么多的证据,告的就是镇南侯和长兴侯通敌叛国,如今长兴侯人已去,那么自然就要由朱世子来接替。”

    “这……也说的过去。”徐立人颔首,看着众人,“大家觉得呢。长兴侯本就在这案子里,只是他人已经去了,可案子还是案子,理当由朱世子出面受审。”

    大家蹙眉,戈大人为难的看着苏婉如和朱珣,咳嗽了一声,问道:“朱世子,您这是……想好了?”他的女婿啊。

    “想好了。”朱珣拱手,回道:“长兴侯府向来光明磊落,行的端坐的正,这案子既然一开始告的就是镇男侯和长兴侯,那么我们就不会退缩。我爹泉下有知,也会支持我的。”

    戈大人没话说,点了点头。

    “那行。”柳大人道:“朱世子就和镇南侯同在堂上受审吧。”

    还是头一次,有人上赶着审问过堂的。

    “那苏姑姑你又是做什么?”柳大人问道。

    苏婉如咳嗽了一声,又抱了抱拳,回道:“我是镇南侯请来的讼师,今日镇南侯和朱世子的案子,由我来打辩,各位大人,律法中没有规定受审者不能请讼师吧?”又看着宁王,“王爷,您说呢?”

    大周开朝不过几年,律法尚未完善,自然就没有细分到被告能不能请讼师,更不曾规定女子不能做讼师的。

    大家一阵为难,宁王开了口,颔首道:“既然律法没有规定不许,那就自然有商议的余地,只要各位大人同意,本王便无异议。”

    “多谢。”苏婉如颔首,转头看着戈大人,“各位大人认为呢?”

    徐立人正要说话,戈大人已经开了口,道:“既然王爷说可以,那就可以吧。”

    他拍了板,徐立人的话就收了回去。

    “行。”苏婉如道:“那就请柳大人开堂吧。”

    柳大人颔首,拍了惊堂木,书吏喝了一声,“肃静!”柳大人就将所有人证据摊开,道:“因为路途遥远,曹恩清便没有来,但他所收集的证据和文稿都在这里,也经由宁王爷亲自去查证过,现在就给各位一一念一念。”

    书吏上前,接过来,站在堂前,读道:“在镇南侯所建的肃州卫戍边墙附近,发现了一条暗市,其路隐在树丛之后,外墙被凿成一跳宽足九尺的通道,寻常由树木遮掩,很难看到。这条路出去再走三日的脚程,就是努尔哈赤的一支游民分部,宁王爷为了证实这二点,还抓了游民作证,证词就在这里。”

    书吏说着,将证词举起,上面写的什么看不清,但是能看到两个手印。

    “这是游民证词,可证明在过去的五年,每个月都有商队出城,他们家中所用的物品,皆是来自他们。这些物品包括,丝绸,米,盐,炭等物,不但这些,还有军需所用的刀,枪,甚至于他们的战马蹄下的蹄铁,都是由这些人供应。”

    书吏读着都露出愤慨之色,作为汉人,没有不恨那些人,因为那么多年的压迫和剥削,已经容在了血脉了,永远都都不会消失。

    “这是关外的证据。”书吏顿了顿,平复了心情,接着又道:“关内,甘肃驻兵审问了七人,这七人皆对暗市的事一清二楚,而过去的五年,每个月他们都能从这些商队手中,拿到五十到两百两不等的酬谢。”

    “这些证据,皆有认证,除了曹恩清外,都已押到京城,关在牢房,若有异议,即可便能提审!”书吏说完,将手中的稿件交给刘大人,便回了座位。

    “镇南侯,”柳大人说着又补上了朱珣,“朱世子。证据确凿你二人可认罪?”

    沈湛没说完,和苏婉如对视一眼,后者就咳嗽了一声,道:“柳大人,还是将证人押上问一问吧。”苏婉如说着,和沈湛以及朱珣道:“堂上太挤,二位先在旁边坐一坐。”

    “柳大人,还未定罪他们二位就不是罪人,既不是罪人,那就能坐的吧。”苏婉如手一划,看了场上这么多人,“毕竟,镇南侯和朱世子的身份,在这里怎么也有一席的吧。”

    柳大人直皱眉,虽不满,可也知道苏婉如说的不假,要是不清讼师他们二人自然要站在堂上答问,可现在有讼师,他们只要听着就好了。

    “给镇南侯和朱世子看坐。”柳大人道。

    衙役端了椅子来,苏婉如就指着宁王那边,“就坐宁王爷那边好了,毕竟和徐大人戈大人坐在一起也不合适。”

    一个是勋贵,一个是朝臣,是不合适啊。

    柳大人没说什么,让人抬了椅子,但沈湛身后却站了十几个衙役,就怕他武功太高,一会儿定罪他要发怒杀人。

    沈湛坐下,右手边就是宁王。

    宁王端茶喝着,他身后的随从也无声的上前一步,手就拢在袖子里。

    证人被带了上来,一位三十几岁的牧民,还有七位甘肃守兵,八个人精神都还不错,显然没有用刑。

    “你八人,按顺序将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一说。”柳大人道。

    八个人就轮流开口,牧民道:“别的不知道,但每个月确实有商队给我们送生活的物品,米油炭布都有,你们看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用你们的布做的,有三年了。”

    他说着,扯开衣领露出里面的中衣,确实是缎料,已经褪色,不穿个两三年难有这样的破旧。

    柳大人点头,正要说话,苏婉如咳嗽了一声,道:“柳大人我有问题。”

    “说吧。”柳大人第一次和苏婉如接触,只知道这个女子不简单,可现在才知道,她除了不简单外,话还很多。

    不过,既然同意了她做讼师,那就不能言而无信,讼师要问证人,这是天经地义的。

    “这位证人。”苏婉如和牧民道:“你说每个月都有人和你们交换物品,以物易物。那么,你可见过镇南侯,长兴侯也行,毕竟他近一年都在那边走动。”

    “不曾。”牧民摇头道。

    苏婉如点头,看着柳大人,“这么说,他其实并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和他们以物易物。大人,我觉得他作为证人不大妥当,最好能请努尔哈赤来说一说。”

    有人噗嗤一生笑了,不知道是谁,柳大人顿时头皮发麻,回道:“苏姑姑,这位证人,只是证明确实有暗市,至于证明暗市和镇南侯有关的证人,是这七人。”

    苏婉如哦了一声,转身看着七个守兵,“那你们说。”

    其中一位瘦小的人,开口道:“我们原来是跟着镇南侯的,可就在五年前,镇南侯忽然让我们去了甘肃守戍边,一开始我们不知道,直到商队出现,我们才知道,镇南侯是要做这件事。”

    “此事已经查过,他们早年确实是镇南侯麾下的兵。”柳大人补充道。

    “那当时和你们一样,从战场退居守戍边的,一共有多少人,还是只有你们五人?”苏婉如问道。

    那位守兵回道:“一共有一千两百人。”

    “这一千两百人,都知道暗市?”苏婉如眉梢微挑,那人摇头,“只有我们七人,侯爷只交代了我们七人。”

    苏婉如哦了一声,“这么说,你们是镇南侯心腹喽?不然,这么重要的事情,镇南侯不交给裘戎去办,却交给你们,要知道,那几年裘戎也在甘肃。”

    “这个我们不知道。”那人道:“我们这等身份,当然是上头吩咐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苏婉如就冷笑一声,“吩咐什么就办什么,我看你们也不是听从吩咐啊,毕竟一个月两百两的佣金和封口费,可不少啊。”

    “这是商队私下给的。”那人辩解,“侯爷也知道。”

    苏婉如微微点头,“那除了镇南侯,还有谁也知道呢,比如,镇南侯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和谁联系?”

    “和……我们不用和谁联系,我们只要守住那个暗道,其他的事都不用我们管。”那人回道。

    苏婉如点头,看着柳大人,“大人,当年镇南侯派了一千两百人去甘肃,这一千两百人里有几个游击将军,还有两位他的亲信兵。大人打听过他们曾是镇南侯麾下的,想必也打听到了,当年这七人定人不是镇南侯的亲信。”

    她说着顿了顿,看着众人,“试问各位大人,你要是办这种杀头掉脑袋的事,是随便找几个人去办,还是交给自己的亲信去办呢。”

    “那自然是亲信。”崔大人道。

    苏婉如点头,一转头看着守兵,冷笑道:“所以,我的结论就是,你们非但不是亲信,还是背叛的小人,受人收买来陷害镇南侯的。”

    “我……我们不是。”那人大声辩解,苏婉如脸一冷,喝道:“公堂上,大人没问话,你不能开口,掌嘴!”

    柳大人当然不会让苏婉如胡闹,拍了惊堂木,喝道:“肃静。”他说着一顿,又道:“不但他们,还有西北的两户商户,在西北经营的七年,这两户人家,就是镇南侯属从,所有贸易往来,皆是他们在办。”

    八个人被押下去,又带两位男子上来,一位四十出头长的白胖,一位五十几岁留着时下流行的美髯。

    两个人神情平静,并没有即将被抄家杀头灭族的惊恐不安,显然是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建设,安排好了后事。

    柳大人问话,白胖的男子回道:“……第一次是镇南侯来找我们的,此后他就没有来过,而是以为副将,独眼,我们打听过,就是镇南侯麾下的裘戎。”

    “有来往的证据吗。”苏婉如问道。

    那人摇头,“没有,他们办事很谨慎,每次来都是取钱,取了钱后交代几句就走了。”

    “还是没有证据啊?”苏婉如蹙眉道:“那彼此合作总要立契约的吧?”

    那人点头,“有!已经呈交给王爷。”

    算宛如就看着宁王,宁王含笑道:“证据,自然都一起交给衙门,苏姑姑不必看我。”

    “契约在这里。”柳大人将契约牵着立起来给众人扫一眼,并不打算给苏婉如查看,这是重要证据,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碰的,“确实是镇南侯的签名。”

    苏婉如看着,那签名在纸的正中,一看就是沈湛练字用的纸,被人拿去写了契约。

    “笨。”苏婉如白了一眼沈湛,沈湛露出无奈的样子,他在军中闲了就会练字,谁能知道这些人有这样的心思,再说,还不是你说我写字难看嘛。

    大家看苏婉如不说话,不由暗自松了口气,这女子,有些聒噪啊……

    这种聒噪,还让人无话可说。

    “行,这证据暂且摆在一边,”苏婉如颔首,道:“柳大人,可还有证据?”

    柳大人颔首,道:“暗市这么多证人,证据,已经确凿认定是镇南侯所为。而京中六位官员在大狱内被毒杀,也有人证,物证,所以……”他拍了惊堂木,但语气还算柔和,看着沈湛,“镇南侯,你可认罪?”

    “大人刚刚都是您的证据。”苏婉如道:“我们还没自辩呢。”

    柳大人揉了揉额头,道:“辩吧。”

    “多谢。”苏婉如拍了拍手,看着众人,一一扫过,道:“方才的证人,证据,若非当事之人,在外人看来实在是天衣无缝,就连契约都有,镇南侯这一桩通敌叛国的罪,算是坐实了。”

    众人紧蹙了眉头,徐立人道:“既是坐实,又何须再狡辩胡闹。”

    “徐大人。”苏婉如道:“你们有证人证明镇南侯有罪,可镇南侯也有证据证明自己无罪啊。”

    她说,就见门外朱音递了一包东西过来,她当着众人的面打开,拿出一本账册出来,“这包东西,是长兴侯遇袭前,交给他的常随朱昌带回来的,这是一本账册,册子里记录的去年六月到十二月的账目来往。”

    她说着,交给了柳大人,“账册里写的清清楚楚,每月出货布,炭,刀枪等物,换回马,牛,养多少,得利多少,一清二楚。”一顿又道:“这本账册长兴侯拿到时,正是他们销毁的时候,他们杀长兴侯,也恰恰是也丢了这本账册。”

    “账册是账册,可上面并没有商号名字,证明不了什么。”柳大人道:“或许,这正是镇南侯这边的账册也未可知。”

    柳大人说的也没有错,苏婉如颔首,道:“这不是立证据吗,大人,容我一样一样的说。”她一顿,从包里拿出一支断掉的木牌令,“这个,是和账册一起的,大家看看,这木牌令,可有人认识。”

    柳大人接过去看过,书吏探头过来看了看,一愣,道:“这……是通天票号的木牌令,只有各分号的掌事才有。”

    “通天票号?”郑文举道:“怎么又扯上通天票号,莫非他们也参与其中了?”

    戈大人也簇了簇眉头,要知道,通天票号和圣上可是有来往的,当年战乱,他们还暗中支援过三百万两给圣上,苏婉如现在扯出通天票号,有些不妥。

    苏婉如点头,“确实是通天票号的木牌令,上面还有姓,我查过了,这是临昭封号掌事的木牌。”说着,她又抖出一张契约,“恰巧,这也是一张契约,上面盖的也是这位孙掌事的私印。”

    她交给柳大人,大声道:“长兴侯无意之间发现努尔哈赤的部众,用的刀居然和他们一样,就连马蹄铁都是一样的。所以他派人暗中查探,终于让他找到这条暗市。不过对方也谨慎,察觉长兴侯发现他们以后,就立刻封了通道,遣散了商队,将所有暗市账册来往信件,都准备销毁。长兴侯带人赶去的时候,那个院子已经人去楼空,但幸运的是,长兴侯还是找到了这些。”

    “找到了契约?”柳大人道:“他们要销毁,契约是重中之重,何以让长兴侯找到?”

    这说不通啊。

    当然说不通,因为也是假的呀。苏婉如看着柳大人,无奈道:“大人,这事就要劳烦您去问这位孙掌事了,他这办事的能力实在是欠佳。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欠佳,所以才让长兴侯找到了这些。”

    长兴侯送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