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哼什么。”苏婉如白了他一眼,“不过,玉洁什么意思,你不要剃头挑子一头热。”

    朱珣不懂,“什么是剃头挑子?”又想了想,大概理解了她的意思,“没有,是她先说喜欢我的,我都没有答应她。”

    苏婉如撇嘴,“瞧把你得意的。”

    “我怎么了。”他站起来,抚了抚衣服,转了个圈,“小爷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还是身份尊重的世子爷,是京中女人梦寐以求的良人。”

    苏婉如忍着笑,斜睨着他正要说话,帘子被人掀开,沈湛大步进来,道:“是谁的良人?”

    “八哥。”朱珣腾的一下红了脸,扭扭捏捏的,苏婉如和沈湛道:“他和我吹牛,说是京中所有女子的良人。”

    沈湛在苏婉如身边坐下来,接过她递过来的甘蔗,在手里转了两圈,抬头看着朱珣挑眉道:“什么时候良人的标准这么低了?”

    苏婉如噗嗤一笑,紧接着就听沈湛道:“……至少也要有我这模样才行。”

    “都不要脸。”苏婉如哈哈大笑,指着两个人道:“你们两个要是标准,那我就是仙女下凡了。”

    沈湛转眸看着她,点了点头,“没错,你就是仙女下凡。”

    “有眼光!”苏婉如竖起个大拇指,“你们能认识我,有缘和我做朋友,是十辈子修来的福气。要珍惜啊。”

    沈湛道:“我一直都很珍惜,视若生命。”

    “聪明人啊。”苏婉如拍了拍沈湛的肩膀。

    朱珣呕了一下,“旁若无人,你们两个这样子真是不要脸啊。”

    “我和我媳妇说情话,听的人才不要脸。”沈湛看着朱珣,面无表情,朱珣立刻败下阵来,“八哥,行了,这么多年我算是真正认清楚你了。”

    沈湛道:“笨!”

    朱珣无话可说,在对面坐下来,沈湛问道:“刚才在说什么,要给正言做媒吗?”

    “嗯。”苏婉如道:“他和戈玉洁情投意合,一直没好意思去提亲。我方才拦差事,说一定给他娶到佳人。”

    沈湛微微颔首,道:“现在去戈府说亲事应该合适。最后快点去。”

    “怎么了?”苏婉如问道。

    沈湛就道:“我今天出宫时遇到太子,他问我戈大人为人如何。问过后又没有下文,我路上想了想莫过于这件事。”顿了顿又道:“赵治庭要回来了,圣上想要将宁王爷和赵治庭的婚事都定了。”

    “有意戈玉洁?”苏婉如愣了一下,“戈家肯定不愿意吧?我记得戈大人的公子去年考过举人了吧?”一旦戈玉洁做了赵治庭正妃,戈府在赵治庭登基后,肯定是要封爵的,到时候他们再想入朝为官就不合适了。

    一个能通过子嗣能力光宗耀祖,跃居人上的家族,是不会想要通过一个女人的裙带爵位加身。

    能有这样想法的人家,多是想要走捷径,胸无大志的。

    也不是可以,但她觉得戈大人约莫是不愿意的,他自己有兄弟侄儿,自己还有两个儿子,自己的宝贝闺女,只要嫁个门当户对的,一生安康幸福就好了。

    “不知道。”沈湛看了一眼朱珣,“所以,你要真有这意思,还是趁早比较好,免得真的和太子府对上,大家都尴尬。”

    朱珣就坐不住了,热锅上蚂蚁似的来回的走了几步,停下来看着苏婉如,“你现在就跟我回家和我娘说,取了我的生辰时八字明天就去戈府去。”

    “也好。”苏婉如道:“不过我一个人做冰人还是不合适的,我去和去夫人说,让她再找个合适的。”

    要速战速决。

    朱珣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想到戈玉洁要做别人媳妇,他心就跟被人捶了一拳似的,疼的喘不过气来。

    “走,走。”朱珣拉着沈湛,“八哥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要是我娘不同意,你们就一起说服她,她喜欢你们,一定会给你们面子的。”

    沈湛和苏婉如对视一眼,三个人就一起去了长兴侯府。

    婆子去内院回了,三个人进了宴席室,杨氏见着三人一起来,高兴不已,忙吩咐婆子,“去告诉厨房,捡着老八和阿瑾喜欢吃的做来。”又和沈湛两人道:“中午就在这里吃饭,不管你们为什么事情来,都不准走。”

    “肯定不走。”苏婉如笑着道:“侯爷传来捷报,我们本来就要好好庆祝一下的,今天我们不但要吃饭,还要再喝点酒。”

    杨氏高兴的点头,拉着苏婉如坐下来,“我可是听说你和禁军林大人还有杨大人他们都常一起喝酒,连街上买猪肉的都一起喝酒了。这朋友交的可真广的,像个男子似的。”

    “就喝过两回,”苏婉如笑着道:“在京中做买卖,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杨氏点头,“是这个道理。尤其你是买卖人,这朋友多了不吃亏。”

    苏婉如挽着杨氏的胳膊,“还是夫人理解我。”

    “怎么,难道有人说你闲话了?你和我说,我找他说理去。”杨氏蹙眉道。

    朱珣就咳嗽了一声,说了半天也没说到正题,“娘,现在谁不说她好,人漂亮能干,关键还聪明讲义气。没有人说她坏话,也不用你说理。”

    “那倒是。”杨氏点了点头,看着沈湛,“我听说你娘走了?你看,她来这么长时间我们都没能请她来吃饭,实在太失礼了。”

    沈湛接过婆子倒来的茶,含笑道:“她不擅与人结交来往,您不必客气,请来了反而尴尬。”

    “你这孩子。”杨氏笑道。

    朱珣又咳嗽了一声。

    “今天我和镇南侯来,还有一件事要和您说。”苏婉如正色,和杨氏开门见山,杨氏点头,“你说,什么事?”

    朱珣端着茶盅低着头不说话,脸红红的,实在是憨傻有趣。

    “是喜事。”苏婉如掩面一笑,看了一眼朱珣,“世子爷请我来做媒,他想成亲了。”

    杨氏听着一愣,似乎没明白过来苏婉如的意思,好一会儿她看着自己儿子,惊讶在脸上迅速渲染,“……正言看上谁家姑娘了?”

    这语气,没有喜悦啊,反而有种为人家姑娘惋惜的感觉。

    “娘。”朱珣放了茶盅,“说正事呢,你正经点。”

    杨氏哦了一声,看着苏婉如,“你接着说,他是看中谁家姑娘了?是良家子子吧,我也就这点要求了。”

    “是戈府的二小姐,戈玉洁。”苏婉如轻笑着道:“她上面有一位兄长和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今年刚中秀才呢。”

    杨氏知道戈府,戈府谁能不知道。

    “这行吗。”杨氏蹙眉,一脸的担忧,“我家是大老粗,虽有爵位可只是拿命换来的,没什么本事的。戈家在前朝就出了能臣,也是书香世家了。我们正言配不上人家二小姐。”

    朱珣气的头顶冒烟,谁家亲娘会这么瞧不上自己儿子的。

    “他们在女学里认识的,一来二去也算是熟悉了。”苏婉如说的委婉,“您这里要是同意,就请冰人去戈家说亲去,成不成不都要试试的吗?”

    “也对。”杨氏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走过来,一巴掌拍在朱珣的肩膀上,“行啊儿子,不声不响的弄了个大家闺秀回来。那往后有她教,子嗣也能读点书了。”

    说的多磕碜,朱珣摆了摆手,道:“娘,我们长兴侯不必他们差,您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这什么话,我们自己几斤几两还不清楚吗。”杨氏坐回来看着苏婉如,“那我将正言的生辰八字给你,你去戈府说去,不管他们要多少聘礼,我们都没有问题。哪怕砸锅卖铁,我也凑齐了送去。”

    苏婉如失笑,又道:“我一个未成家的,去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戈小姐不是还要喊你一声先生吗。先生做媒,分什么成亲不成亲的,你尽管去,规矩都是人立的。”杨氏说着,忙让婆子取笔墨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现在就送大帖,是不是太急了。”

    苏婉如掩面一笑,道:“似是有点。还是我先去,等那边应了,再换庚帖。您这里再请个懂规矩的媒人,免得到时候我们什么都不懂,失了规矩。”

    杨氏点头,道:“我请蔡夫人,她能说会道最是合适。”

    苏婉如应是。

    “要不要和玉洁说一声?”苏婉如问朱珣,朱珣道:“你和八哥在这里吃饭,我这就去女学里找她说一声。”

    他说着,蹭的一下起身,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苏婉如和杨氏面面相觑。

    “看来他还真认真了。”杨氏喃喃的看着苏婉如,“……就是可惜了,我和侯爷都以为你能做我们儿媳呢。”

    沈湛咳嗽了一声。

    “这孩子。”杨氏噗嗤一笑,“我惦记一下还不行啊。”

    沈湛和杨氏笑了笑,道:“夫人不打听一下戈二小姐的人品?”

    “阿瑾说好的,人肯定没有问题。”杨氏笑着道:“再说,这是正言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女孩子,我怎么也不能拦着他,免得将来我和侯爷真抱不上孙子了。”

    苏婉如笑着点头,左右看看,问道:“阿音呢。”

    “在后院看书呢,上次老八给她送了一本什么书,她就跟魔怔了一样,成天成宿的看书,写写画画的,吃饭都不定时吃。”杨氏叹气道。

    “易经八卦。”沈湛道:“偶然得的,给她正合适。”

    杨氏叹气,开始操心朱音的婚事。

    几个人说着话,朱珣意气风发的回来了,苏婉如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戈玉洁那边是没有问题了。

    用过午膳,她就一个人坐车去戈府了。

    说起来其实有点不合规矩,但她去做媒人就有点不合规矩了,索性就一破到底了。

    到了戈府门口,敲了门,婆子听她报了家门,愣了一下,忙笑着道:“原来是苏姑姑,快请进。”说着回头对另一边的婆子打了眼色,婆子忙跑去内院回禀。

    这边婆子就引着她往内院去,走到如意门先前回话的婆子回来了,两人交换了眼色,引路的婆子心里就有底了。

    苏婉如暗暗惊叹戈府的规矩,婆子之前不需要当着客人的面前说话,一切话也都说明白了。

    戈府前后约莫四进,比较紧凑,进了内院迎面就看到一位二十左右的身材高挑的妇人迎了过来,上前来行了礼,道:“苏姑姑。”又道:“听婆子说是您来了,我和母亲都愣住了,您可是贵客。”

    人抬人高,苏婉如自然的接了话,“是我太冒昧了,应该提前递了帖子来的。这又是下午,没打扰夫人和少奶奶休息吧。”

    “瞧您说的,哪有打扰不打扰的。您来了,我们倒履相迎。”戈大奶奶道。

    苏婉如笑着道:“少奶奶客气了。”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正院,由戈大奶奶引着进了暖阁,戈夫人她其实见过一回,那次赵栋在女学生事,戈夫人去接戈玉洁,她们见过,只是当时的太乱,大家又是受伤又是受惊的,只粗粗的打了招呼,并未说话。

    戈府的暖阁布置的很清雅,戈夫人穿着一件淡紫色柿纹褙子坐在炕上,苏婉如上前行了礼,“戈夫人!”

    “苏姑姑客气了。”戈夫人让了一下,扶了苏婉如,“当不得您的礼,您是圣上亲封的姑姑,又是玉洁的先生,该是我拜你才是。”

    苏婉如掩面而笑,“夫人可千万不能拜,不然我这心慌的都想夺路而逃了。”

    “那我们就都不要客气了。”戈夫人拉着苏婉如坐下来,戈大奶奶亲自上了茶,在对面的杌子上坐下来,戈夫人问道:“苏姑姑来,可是我们玉洁在女学里闯祸了?”

    “没有,玉洁学习拔尖,情棋书画样样都好。”苏婉如道:“夫人养了一个好女儿呢。”

    戈夫人掩面而笑,虽知道对面的小姑娘其实和自己的女儿一般大,可是和她说话时,却半点没觉得她稚嫩,反倒像是同辈人似的,“都是女学里的先生教的好,您是不知道,她以前在家里多淘气,我们说一句她能顶十句,可自从去了女学后就立刻懂事了,无论什么事都和我们有商有量的,和以前大不同。”

    “是长大了。”苏婉如道:“说起来,玉洁也能说亲事了呢。”

    戈夫人听着一愣,心道苏姑姑今天来不会是替谁家说亲的吧?这要是说出来,合适的还好,要是不合适的,那她是回绝呢,还是答应呢。

    戈夫人心头打了个顿儿,回道:“是的,我和她爹商量,今年打算将她的婚事定下来。定了亲事就算再在家里待两年,我们心里也能定一些。”

    “是!”苏婉如点头,忽然觉得这媒人不好做,肯定是因为年纪没到的缘故,这差事拦的太仓促了啊,“我今天来,就是为了玉洁的婚事。有人呢,觉得玉洁在女学里读书,和我也是亦师亦友互相了解,所以托了我来说合说合。”

    还真是为了戈玉洁的婚事。不过有女百家求,苏姑姑来也不奇怪,戈夫人道:“可真是,这事劳烦苏姑姑走一趟,您也是大忙人。”

    这是没接话啊,戈夫人很戒备啊,苏婉如心里苦笑,决定以后再不做媒人的差事,“托我来的人,也是熟人。”顿了顿又道:“是长兴侯府。”

    “长兴侯府?”戈夫人愣住,她这一瞬间想了好些家,可就是没有想到长兴侯府,“朱……世子?”

    朱珣会不会后悔,自己这几年得了一些诨名?苏婉如笑着道:“是朱世子。他性格风趣幽默,性子又善良朴实,虽说有时候跳脱一些,可却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长兴侯和夫人为人也好,我来时夫人还一再叮嘱我,说一定要恭恭敬敬的说这件事,好让您知道,他们是真心实意的。”苏婉如含笑道:“都在京城住着,两家离的还近,要是婚事成了,玉洁就是回来看您,也方便,坐车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戈夫人还在惊愕中,好一会儿她笑着道:“说实话还真是有些突然。我恐怕还要和我家老爷商量一下,您看,过两日给您答复可好。”

    “这是自然。”苏婉如笑着道:“这是天大的事,关系玉洁一生的幸福,肯定要考虑周全。”

    戈夫人松了口气。

    “说实话,长兴侯夫人也是头一回办婚事,我这也是初生牛犊什么都不懂。”苏婉如笑着道:“等您这边有了回音,再让长兴侯夫人正是请个媒人来。我来,只要是觉得就算是不成,也只是我们自己人家里说一说,旁人是万万不会知道的。”

    “夫人和苏姑姑考虑的周到。”戈夫人道:“等晚上回来,我就和老爷商量。”

    苏婉如应是,人也随即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了,等夫人消息。”

    戈夫人点着头,亲自送苏婉如出去。

    待苏婉如的车出了府走远,戈夫人忙让家里的小厮去衙门里给戈大人捎话请他回来,戈大人手里有事,可还是急匆匆的赶了回来,一进门就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