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湛去了刑部,苏婉如不用去,两人在娴贞女学门口分开,她则去了女学。

    已经散学了,学堂里洒扫收拾的婆子见她过来,高兴的迎了过来,道:“姑姑总算回来了,您不在,大家都没什么精神了。”

    “那完了,大家这么想我,我什么好吃的玩的都没有带回来。”苏婉如笑着道:“怕是明天又是一阵不饶我。”

    婆子也跟着笑,“只要您平安回来,就比什么都好。”又道:“您是在这里歇脚吗,那我去给您泡茶来。”

    “去吧,我在这里坐会儿。”苏婉如进了自己办公的房间,刚坐下来门口就进来一人,她看着顿时笑了起来,道:“你还没有回去啊。”

    “知道你今天要来,特意在这里等你的。”赵衍在她对面坐下来,左右打量着她,道:“黑了一些,一直在外面赶路吗。”

    苏婉如点了点头,“骑马的。是不是又黑又红了?”

    “没有。和旁人比起来阿瑾还是很好看的。”赵衍打量着她,目光在她面上游移着,她摸了摸脸,道:“怎么了?我脸上很脏吗。”

    赵衍摇头,“好些日子没有见你,所以仔细看看你。”

    苏婉如哈哈笑了,接了婆子泡来的茶,给赵衍也倒了一杯,两人坐着喝了半盅茶,过了一会儿赵衍道:“听说在德州遇见山匪了?可有受伤。”

    什么叫遇见山匪了,苏婉如疑惑的道:“燕京都说是遇到山匪了?”

    “看来还有别的内情了。”赵衍微微松了口气,点点头,不疾不徐的道:“京中说你和镇南侯在德州城外遇到被山匪煽动的流民,你们遭了抢劫,镇南侯还动手打伤了三人。当夜德州禁军中尉户甲收到消息,说有一股山匪在德州城外的无名山,他连夜带人去围剿,和那般山匪以及那股爆民搏斗半夜,最后将人逼近山中放了火,才消停了此事。”

    这些人真是厉害,宛如编故事一般,有头有尾,有缘由,苏婉如道:“那镇南侯抓户甲,全是因为误会喽?没有人说,那群暴民是镇南侯指使的吧?”

    “那倒没有。”赵衍淡淡的道:“但镇南侯滥杀无辜的事却传遍了朝堂,如今弹劾他泯灭人性,杀害同僚的帖子,堆了约莫有半尺高。御史台近日很是繁忙。”

    “就没有人问过,镇南侯为什么要杀禁军,而是所有人一边倒的说镇南侯吗。”苏婉如不可思议。

    赵衍摇头,回道:“那也不是,约莫有一半人是信其中另有蹊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镇南侯被冤枉了吗?”

    “看来,事情远比想的还要复杂。”苏婉如将所见所遇和赵衍说了一遍,怒道:“……不单这两百人,延平府出来那么多的流民,不知道顺利回原籍的又有多少。”

    赵衍凝眉,脸色也是极沉,“你们亲眼所见?”

    苏婉如颔首没有说话。

    赵衍起身,负手在房中走了两个来回,停下来看着她,“若事情当真如此,那么决不能姑息,不管对方是何等势力,又牵扯到什么人,定要查个清清楚楚。还那些死去的,无辜的百姓一个公道。”

    这是苏婉如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赵衍,以前的他就算是生气,面上的表情还依旧是温和的,可此刻他面色极冷,和平日判若两人,“我们有证据和证人,此事定能查个清清楚楚,还延平的百姓一个公道。”

    赵衍重新坐下来,端茶喝了一口,又看着苏婉如,“抱歉,方才太过激动了。”他将剩下的茶都喝了,气息就已经平稳了下来,“早朝时,父皇要将此事定给审刑院办理。若镇南侯执意送去刑部,怕是不容易。”

    送去了,刑部的人也不敢接。

    “刑部不想接也不行吧。”苏婉如道:“犯人到了他们的门口,若他们置之不理,决意不受理的话,出了事,他们也要负责。这事最好的办法,是逼刑部去宫中递书,主动要接手此案。”

    “你说的没有。但看镇南侯怎么做了。”赵衍微微颔首。

    看沈湛怎么样才能让刑部的人抵着皇命接手这件事案子,而审刑院那边定然也会给很大的压力,刑部能不能受得住,也难确定。

    “我去见一见镇南侯。”赵衍起身,看着苏婉如,道:“你不用担心,相信镇南侯能处理好。”

    苏婉如喊了他一声,“王爷,此事和你并无关系。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朝中的人盘根错节,你若插手,对你会很不利。”

    赵衍毕竟是皇子,就算将来去封地,可也依旧要活在众人的视线里,若得罪了那些文官集团,对他终归不好。

    而沈湛却又不同,他是好是坏,是黑是白和文官到底隔着一条河,只要不出像这次的事情,文武两官大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无妨。”赵衍回头看着她,笑了笑,“有的事我可以置之不理,但有的事,却不能装作不知道。”

    苏婉如送他出门,叮嘱道:“那你和镇南侯商量一下吧,免得你们二人力不是朝一处使的。”

    “好。”赵衍颔首,出门走了。

    苏婉如想了想,和洒扫的婆子道:“你早点歇着吧,我明天再来。”

    婆子应是。

    苏婉如没有回绣坊,而是径直去了天下百货,从侧门进去,她直接去了宴席室,让人帮她请乔掌柜来,见到人她问道:“司公公最近在做什么。”

    “哎呦我的苏姑姑,您这一走好几日,一回来就问司公公,您好歹问问咱们的买卖啊。”乔掌柜道。

    苏婉如莫名其妙,问道:“我们买卖怎么了,有人抢我们生意了?”

    “谁敢抢您生意啊。是咱们的货。”乔掌柜道:“咱们的货快不够了,您瞧瞧这些单子上,好些都不多了。”

    不会吧,卖的这么好啊。苏婉如拿了账册看,“……我记得这琉璃杯有三个箱笼的吧,怎么现在就剩下半箱了。又不是吃的东西,卖的这么快?”

    “可不是,这些人啊就跟没见过世面似的。夫人小姐过来,不管见着什么都要拿个双份的,有的还要拿好几个,杂家想留都留不住。”乔掌柜道:“刘官人那边几月能回来啊。”

    “这才二月份,少说也要四月才能回来。”苏婉如说着一顿,道:“要不,现在就派人码头等着?等他们的船一到,我们就直接拖回来?”

    乔掌柜点着头,“杂家也觉得这个法子好,只是我们手里没多余的船啊。”

    “和圣上借啊。这事咱们说了没用,要找司公公说。”苏婉如接着前面的话,“司公公近日在忙什么?”

    乔掌柜对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回道:“在查贪墨的事。”

    “荆州的事又有新的线索了?”苏婉如喝了口茶问道,“不是该死的都死了,该查的都查出来了吗。案子还没结啊。”

    乔掌柜白了她一眼,道:“你太小看司公公了,这又是新的案子。是东厂暗桩查到的第一件案子,正在搜索证据,等事成后,我们东厂就要名动天下了。”

    “这么厉害啊。”苏婉如道:“那我就更要见司公公了。你快帮我传个话,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量。”

    乔掌柜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杂家这就让人去回禀。”

    苏婉如就靠在罗汉床上想心事……

    她以为司三葆至少要过两天才会露面见她,却不料过了一会儿他人亲自来了,风风火火的坐着轿子,穿过天下百货的大堂,引起一阵议论声,紧接着就进了宴席室。

    “司公公,您怎么亲自来了。”苏婉如迎他坐下来,司三葆斜眼一瞪,道:“杂家问你,你怎么和镇南侯一起出去了,杂家可是听说你们住一间屋了,可是属实。”

    “公公,您关注的点不对啊。德州出了这么大的事,您跑来就问我这种事。”苏婉如笑着道:“我和镇南侯的关系,从来也没有瞒过您的呀。这事不作数,我既和圣上承诺了,就算想反悔,也没有这个胆子啊。”

    “你知道就好。这事杂家可替你压着的,要是让圣上知道了,定然要怪责你。”司三葆道:“事情做的乱七八糟,咱们的大事就不会顺利了。”

    苏婉如点头如捣蒜,“公公,你知道镇南侯带了两人回京城的事情吧。”

    “此事你不准掺和。杂家可不管你和镇南侯什么关系,这事你半点都不能搅和进去。”司三葆警告道:“镇南侯什么人,他就是把京城的天捅个窟窿,圣上对他也有顾忌,他身有从龙之功,这份功圣上当下还是会给面子的,可你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圣上不对他怎么样,就专你用你出气。”

    真是半点情面也不留啊,苏婉如呵呵笑了笑,她还准备哄着司三葆也掺和进来,文官,武官,外加上东厂的太监,那就更加热闹了,沸腾的如同一锅粥,理都理不清。

    可司三葆太精明了,立刻就将她的话头堵死了,她讪讪然道:“知道了,我想掺和也没有这本事啊。”

    “你要记住你是买卖人,不要闲着就往朝堂的事情里钻,钻来钻去的,没你好处。”司三葆白了她一眼,甩了拂尘往外走,苏婉如就跟了上去,“那我们就说说买卖的事吧。济宁和徐州的铺子,你要是没有意见,我就着手找铺面了,争取在年中的时候,将两边的铺子都开业了。”

    “这事呢,杂家就相信你。所以你自己决定去办就好了。”司三葆进了轿子,“行了,你忙着去吧,杂家回去了。”

    苏婉如目送司三葆离开。

    不让她掺和,她想掺和也没有这个本事……朝堂的事,她只能侧面去打听了。

    她和乔掌柜说了一声,回了绣坊。

    御书房此刻很是热闹,平日里不常来的,来了,不能来的也跟着自己的关系混了进来。

    就为了在众人骂沈湛的时候,能跟着吐一口口水,以显示自己的立场坚定。

    “圣上。”有人道:“祝大人不过去劝架,镇南侯却问都不问直接将人抓了,当做囚犯一路从德州押了回来。此事做的大为不妥,分明就是打我们文官的脸面。”

    “祝大人无错,就算他有错,那也是要禀明圣上,三堂合审后才能定案。更何况,祝大人是河北路巡抚,他身上可是揣着您的圣旨啊。镇南侯如此,分明就是藐视皇权,狂妄自大。”

    “众爱卿莫吵,莫吵。”赵之昂摆手,道:“镇南侯虽脾气暴烈,但朕却知道,他却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他如此做,必然有缘由。朕现在就传他入宫,和各位爱卿解释清楚。”

    “圣上。”另一人道:“此事乃两件事。他杀禁军抓祝泽元的罪,还要查证,查清楚就必然会定罪。但臣等所说的,乃是镇南侯有没有资格逾矩抓人,而且还是三品的重臣。文官势弱,若将来所有武官都有样学样,但凡一点冲突矛盾,就抓人拿人甚至动手,那臣等这官做的也没有保障了。”

    文官只会骂人,武官可是直接动刀子的,在武力值上他们就是弱势。

    “是啊,就算威望如徐大人,郑大人这般,在武官面前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一旦有矛盾,他们不讲道理,直接动手,这也太寒我们的心了。”

    “是啊。我们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赵之昂揉了揉额头,喝道:“沈湛人呢。”沈湛可真行,一件事就惹了众怒了。

    “圣上,镇南侯现在在刑部里坐着呢。”杜公公说着看了一眼秦大人,秦大人忙上前一步,道:“镇南侯一回京城就将犯人和人证都送去刑部了。”

    “他什么意思。”赵之昂问道。

    秦大人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审刑院的杜大人就道:“圣上,镇南侯是不相信审刑院,所以不肯将人交给我们。”

    秦大人看了一眼杜大人,他希望杜大人是聪明人,说沈湛的时候,不要带上刑部。

    “圣上,镇南侯的意思,此刑案涉及两州府,甚至于更多。刑部人手更足一些,办案时,或许更能应付。”秦大人说的很委婉,杜大人就冷笑一声,道:“秦大人的意思是,我们人手不足,还办事拖拉不周全?”

    秦大人头大,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杜大人这话立刻将他推到对立面了,让他不得不站在沈湛那边,“非也,秦某也只是就事说一说,绝无别的意思。”

    杜大人冷哼一声,“有没有你心里清楚。”

    “你这话就不对了。无论是审刑院还是刑部,都是办案查案的地方。秦某不知,此案为何就一定要去你处,而镇南侯就不能觉得刑部衙门近,就近来了这里?而他来了,秦某为何又不能接,这事的对错,就不是你杜大人一人说的算的。”

    秦大人嘴上说着,心里却不停的在骂沈湛,这镇南侯太狡猾了,他分明就是故意的,知道自己惹恼了所有的文官,所以一进京城就拉着刑部做挡箭牌,弄的他现在里外不是人了。

    这好话还不得不说,不然,刑部的颜面和地位何存。

    “我看,秦大人是和镇南侯同气连枝,暗中商量过了。祝大人的事,下官要问问秦大人,到底是怎么个内情黑白。想必你是知道的吧。”杜大人道。

    两人就吵了起来,刑部的人觉得莫名其妙,好好的,他们就从文官这边分裂出来,不但如此,还成了对立面。

    是谁说沈湛有勇无谋的,分明就奸诈的很。

    “沈湛。”赵标在刑部的后衙见到了沈湛,“你现在让刑部接手此事,岂不是和父皇对着来,你要知道,这件事最终定夺的人还是父皇,你如此做,只会对自己更加不利。”

    “太子。”沈湛拱手行了礼,道:“微臣并非为了顶撞圣上,等刑部接收了人,微臣就会去宫中,说明事情的前因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