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掌柜愕然,咂了咂嘴看着苏婉如的背影,正好看到了吕毅进来,不由好奇的问道:“沈老夫人来了。”

    吕毅没说话,视线四处一扫,抄了门边放着的门闩,他一动本来在做事的导购的姑娘们也都聚拢了过来,也不说话,纷纷就近抄了家伙。

    一副真要动手的样子。

    “你……你们。”乔掌柜惊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这是做什么。”

    吕毅道:“没事,以防万一。”

    我的天,苏姑姑和沈老夫人什么仇什么怨,怎么人不能好好说话,直接动手了呢。

    “别,别急。”他道:“苏姑姑说以摔茶盅为信,听到了我们就冲进去。”

    吕毅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在外面等着。”

    乔掌柜松了口气,考虑是不是要去请沈湛过来,免得一会儿打起来,要是惹恼了他,这就惹上大麻烦了。

    吕毅去了后院,乔掌柜也跟着去了,就见吕毅蹲在了宴席室的门口,他也跟着去听,就听到苏婉如讥诮的道:“老夫人,您这是越狱了?”

    乔掌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又怕里面的人听到,忙捂住了嘴巴。

    苏姑姑这嘴,还是少惹为妙啊。

    宴席室里,苏婉如根本不和卢氏客气,她就没想到将来就算有一天他和沈湛成亲了,能不能和卢氏好好相处。

    在这个世上,有的人天生就是仇敌,她不喜欢你,哪怕你跪下来求她,她也不会有半分的动容。

    所以,就直接撕破脸好了,反正也就这样了,还能坏成什么样子。

    “苏氏,你怎么能这么和我师父说话。”陆静秋道。

    苏婉如白了她一眼,在对面坐下来,好整以暇的在对面坐下来,等着卢氏说话。

    “我今天来,不是和你吵架的。”卢氏看着苏婉如打量着她,小姑娘眉眼长开后确实很漂亮,但这漂亮却让她很不喜,明明已是国破家亡,她居然还这么嚣张。

    有什么资格嚣张呢。

    “这么说是要动手了?也行,我们到外面去好了,这里地方小,施展不开。”苏婉如冷笑,就不想和她好好说话,因为她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卢氏知道苏婉如是故意的,忍了怒,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想必你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所以,门外的人你还是请走比较好。”

    “不用。”苏婉如道:“您该做的事都已经做,现在还怕说出来吗。”

    卢氏气的肝疼,到底没有敢捧茶盅喝茶,沉着脸看着苏婉如道:“好!你和沈湛,我希望你能明白,作为一个母亲,我的初衷和用心良苦。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很清楚,你跟他在一起,就是害他。”

    “他从一无所有,到拥有今天的地位,实在不易。你若是心里有他,就应该干干脆脆的放手,让他享受他打拼来的成果,为子孙后代留下这爵位。”

    卢氏语气诚恳,说着,红了眼眶,“你这样纠缠毫无意义,最后的结果,就是拖着他一起死。若是这样,你这就不是爱,不是喜欢,你是害他!”

    苏婉如猜到她今天来的目的,无非说这些话,但是没有想到卢氏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出来。

    近乎哀求。

    这让她惊奇,她愕然的道:“沈老夫人,您是不是和您儿子没有说通,所以来找我说?”又道:“您是觉得我好欺负一点吗?”

    卢氏皱眉,忍着气咬牙柔声道:“苏氏,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能!”苏婉如站了起来,二狗子一看她站起来,也跟着站起来,一人一狗盯着卢氏,“在宫里,要不是我机灵点,我这会儿指不定身败名裂成了谁的妾。前几日的事,没有证据,可您做过什么您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吧。这梁子结的,我要是能和你好好说话,那一定是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了。”

    “只有这样,我才能心平气和啊。”苏婉如笑了笑,道:“所以,您也不用和我摆长辈的架子,用母亲的角度和我诉苦水。我没感受过你的母爱,你大可以用这态度去和你儿子说话。”

    简直是油盐不进,卢氏忍了又忍,叹道:“是,有的事我做了,我从不会否认。但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唯一的想要的,想做的,只想保护沈湛。他太傻也太执拗,需要来做这个恶人。”

    苏婉如已经咩有耐心了,和一个吵架都不骂的痛快的人诉衷肠,那是自己给自己添堵。

    “那我要恭喜你,你这恶人做的很成功。”苏婉如拱了拱手,道:“不过,你说完了吗,说完了还请告辞吧,我这开门做生意呢,挣钱不容易啊。”

    她说着,拍了拍二狗子的头,道:“走了。”

    卢氏盯着二狗子看了一眼,忽然站起来,苏婉如心头一跳想,想到这老太婆不会真动手吧,吕毅在不在外面,这么多人能不能打过她。

    想着,她脚步不由加快了一点,打不过就走,这是定律。

    就在这时,就听到身后砰的一声响,她一愣回头去看,就看到卢氏跪在了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作为母亲,这一跪算我求你。”

    苏婉如目瞪口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一向清高骄傲的卢氏,突然向她下跪!

    其实,她可以去外面跪的,那么多客人来来往往,她跪下后的效果会更好,不过,这大概也是卢氏做不到的吧……

    这个死丫头,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卢氏恨不得上前去掐死她。

    “师父。”陆静秋哭了起来,上去扶着卢氏,“师父您怎么能跪她呢,您快起来。”

    卢氏推开她,道:“为了沈湛,我这一跪,值得!”

    陆静秋愤恨的看着苏婉如,怒道:“你难道没有父母吗,你不懂父母的心吗。你看着一个老人给你下跪,你心里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又道:“苏氏,你简直是自私冷血。”

    苏婉如根本不搭理她,只看着卢氏,道:“老夫人,您这会儿特别感动吧?我猜想,不管我有没有被感动,反正您自己肯定被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这样倒也算值得。”说着,摆了摆手,压着声音,笑着道:“您要是想一跪让我羞愧,我还真不会。忆当年,比您年纪大的见着我还不是一样跪,所以这事儿得分人,下次您再来不如试试换个方式。”

    说着,她带着二狗子出了门。

    卢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整个人都在抖,苏正行和林氏也是名门望族,他们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孽障。

    居然和他忆当年。

    她也有脸忆当年,后宋都没有了,她还当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呢。

    “师父。”陆静秋扶着她,道:“怎么办!”

    卢氏冷哼一声,道:“没什么怎么办,她不要脸,我自然也不用和她讲脸面。”她说着带着陆静秋出门去,天下百货里人来人往生意好的很,苏婉如正在和一位夫人说话,见卢氏站在货架上,她就背着手走过去,笑着道:“老夫人,知道您用毒厉害的,不过您千万不要动手,这天下百货可不是我一个人,要是出了事,我不找您,也会有别人找您。”

    “无耻!”卢氏已经不想再和她多说一句话,拂袖,转身就出了门。

    苏婉如长长的松了口气,和吕毅道:“吕叔,要是动手您能打得过她吗?”

    “打不过。”吕毅道:“我学了一些拳脚,沈老夫人应该还学过内家功夫。不是她的对手。”

    苏婉如点了点头,庆幸道:“那幸好今天没动手,要不然我就要吃亏了。”

    您现在也没吃亏啊,瞧把人沈老夫人气的,乔掌柜哼哼了两句,凑过来问道:“苏姑姑,您怎么就和沈老夫人有过节了?这事儿镇南侯知道吗。”

    “知道。”苏婉如回道:“不过,我也很被动啊。”

    乔掌柜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您被动,我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您哪里被动了。

    “夫人。”苏婉如看到了杨氏由朱音扶着进来,忙迎了过去,“您怎么来了,是买东西还是来找我的?”

    杨氏打量着店里,含笑道:“我来看看这天下百货到底有多稀奇,这些日子天天有人在我耳朵跟前说。”又道:“说是还弄了个什么贵宾卡,买了五百两的货后就给一张卡,下次再买东西,就能便宜?”

    苏婉如是拟定了这个贵宾卡,几分到五百就能送一张优惠卡,原价折扣九折……不过昨天才说出去,目前卡都没有做好,没想到杨氏就知道了这事了。

    “我才定这个规则,您可是想要,我回头卡拿到了,给您送去。”苏婉如陪着杨氏在店里走着,杨氏拿着货品也是啧啧称奇,“这些都是舶来品?”

    “是啊,其实也不是多实用,就图个新鲜有趣而已。”说着,又和朱音道:“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尽管拿。”

    朱音点了点头,道:“我看看,若有喜欢的,我不会客气。”

    “这香露不错。”苏婉如递给朱音一瓶,“你闻闻。”

    朱音摆了摆手,道:“这些没意思,我去那边看看。”便走了。

    杨氏笑着道:“你别和她说这些,她自小性子就这样,对女孩子的东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都不晓得,我怎么养出这样的女儿。”

    “她性格很好啊,就是话少一点而已。”苏婉如陪着杨氏去了宴席室,上了茶两人对面坐下来,苏婉如问道:“侯爷怎么走的这么急,我从牢里出来的时候,听到他都走了。”

    “原来想着今天去看您呢。”苏婉如道。

    杨氏无奈的道:“一听有仗打,他跑的比兔子还快。拿着兵符就走了,点了人手就走了。”说着叹了口气,“换洗的衣服和一应的用的东西,还是我让家里管事另外给他送去的。”

    苏婉如失笑,“侯爷这两年在京城憋闷坏了。”

    “可不是。现在一听这事儿,生怕被人抢了似的。”杨氏说着,摇了摇头,“随他去吧,努尔哈赤是圣上心头刺,也是他的眼中钉,这不去了,连觉都睡不安稳。”

    人都去了,有的话说起来就没有意思,她笑着道:“侯爷此去,定能旗开得胜,带着努尔哈赤的人头回来。”

    “希望如此吧。”卢氏说着,又道:“你在牢里没有吃苦吧?正言回来说你告诉他不用特意插手,我们就没有动。不过这事也是荒唐,一群大男人盯着一个小姑娘为难,也真是长脸。”

    也不奇怪,大好的机会送到自己手上,换做谁都要心动的,苏婉如道:“我进去就住在单间里,崔大人打了招呼,不但没有吃苦,反而踏实的睡了两觉呢。”

    “那就好。现在这事总算是过去了,那些人也罪有应得,总算能松口气了。”杨氏说着,朝外头看了一眼,道:“也不知道说突然想起来,后宋公主的事……人都死了,说来说去也没什么意思。”

    苏婉如笑了笑,就没有接话。

    朱音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两只高脚杯和一个鼻烟壶,她坐在软榻上把玩着,问道:“那些异族人,都是长成这样的吗?”

    金发碧眼,大鼻子,看上去有些奇怪,朱音盯着看,觉得稀奇。

    “应该是这样吧,就和我们画仕女图一样的。”苏婉如道。

    朱音点了点头,依旧盯着鼻烟壶看着。

    “我们回去了,不耽误你做生意。”杨氏站起来,“侯爷不在家,正言又不知道跑哪里疯去了,我们娘儿两个觉得家里空落落的,就来你这里走走。”

    “那您没事就来,我等空了也去看您。”苏婉如扶着杨氏出去,她笑着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说着话,两人从侧面出去,长兴侯府的马车过来,杨氏要上车,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沈湛回来了,你见到他没有?”

    苏婉如没说话,指了指巷子口,就看到某人从马上下来,杨氏一笑,道:“别急,我来问问你他。”

    “你小子,回来也不去看看我,亏得我还惦记你呢。”杨氏笑看着沈湛,上下打量着,“怎么瘦了,在外面又没有好好吃饭吧。”

    沈湛拱了拱手,恭敬的回道:“连着赶路,有时候就吃几个馒头了事。”说完和朱音点了点头,道:“近日还在研究八卦阵?我此番去成都府收到一本诸葛先生手书的阵法图,稍后让人给你送去给你。”

    “谢谢。”朱音眼睛一亮,和沈湛行了礼,这是苏婉如认识她以来,情绪波动最明显的一次了。

    杨氏盯着他的脸,“怎么胡子也不不刮?你看看你,房里没个人,也不知道收拾自己。”

    沈湛看了一眼苏婉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等过些日子,一起刮。”

    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不让你刮胡子的,苏婉如不看他,视线飘去了别处。

    “你来这里有事?”杨氏也看了一眼苏婉如,眼里含笑,沈湛就回道:“想起一些事,过来和她说。”

    这态度和先前的完全不一样啊。早前见到苏瑾都是用眼角看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会儿虽不至于低声下气,可明显语调软了很多,杨氏掩面一笑,道:“是想起了以后的事,还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都有。”沈湛坦然道:“早先确实忘了一些事,所以这两日在努力认错。”

    杨氏噗嗤一笑,“我都不敢相信我在和沈老八说话,怎么,你现在是相信了苏瑾早先没有骗你,也知道她是你惦记很多年的媳妇儿了?”

    “嗯。”沈湛点头,“想起来了。”

    杨氏就点了他的额头,“你这傻孩子!”又回头看了一眼苏婉如,“你这错犯的大了,好好认错,态度诚恳点。”

    “态度一直都很诚恳。”沈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苏婉如,居然还透着委屈,“不敢有一点敷衍。”

    杨氏哈哈笑着,这样的沈湛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实在是高兴的不得了,“行了,你们两个聊着吧,我回家去了。就等哪天吃你们两个人的喜酒了。”

    沈湛搭了一把手扶杨氏上车,苏婉如道:“您慢点,若是家里有事您着个人来说一声就好了。”

    杨氏摆了摆手进了车里,朱音也跟着上了车,马车慢悠悠的出了巷子。

    沈湛看着苏婉如,苏婉如哼了一声回去,他跟着进来,问道:“她刚才来过了?受欺负了吗?”

    “没有。”苏婉如道:“她给我跪下了,说让我不要再和你来往,让我成全她慈母之心。”

    沈湛蹙眉,面色微沉。

    “你昨晚回去做什么了?”苏婉如好奇的看着他,“她这样很反常。”

    沈湛咳嗽了一声,道:“我去了一趟她的家乡,给她带了点东西来。”说着,视线转开,并不打算深谈的样子。

    “她确定是姜族人?你的忘情症就是她的族人帮你消除的?”苏婉如问道。

    沈湛点头,“除了他们族人,别处无解!”

    “那就有趣了。”苏婉如抱臂,若有所思的道:“你去了一趟她的家乡,按理说她应该心虚吧,毕竟是她害的你如此。可为什么她没有心虚,反而像是害怕。你威胁她了?”

    沈湛点了点头,“威胁了。”

    “你们母子还真有趣。”苏婉如哼哼了两声,背着手走在前面,沈湛也不说话,就跟在她后面,前后脚进了宴席室坐下来,苏婉如道:“不过呢,她这一跪还真让我愧疚不已,方才认真反省了一番,觉得我确实很自私自利,没有为你考虑过。”

    沈湛皱眉。

    “她说的有道理,往后呢,咱们就不要来往了,你也不用帮我,将来的路我已经想好怎么走了,所以你还是安安心心做你的镇南侯,守着爵位,咱们呢就各自奔前程。”

    沈湛阴沉着脸,盯着她一动不动,苏婉如往后缩了缩,喊道:“二狗子!”

    二狗子滋溜跑了进来,蹲在苏婉如跟前,看着沈湛。

    一副护着主子,不被欺负的架势。

    彻底忘记了,他曾经的主人是沈湛。

    沈湛板蹭的一下站起来,衣袍都带着风,苏婉如吓了一跳,道:“你干什么!”

    “婉婉。”沈湛忽然过来,蹲在她面前,握着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脸,看着她,“我错了,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苏婉如顿时哭笑不得,瞪着他,“你有病啊。”

    “有病,还病的很重。”沈湛道。

    苏婉如使劲将手抽出来,沈湛握着放自己脸上贴着,一脸哀怨的看着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