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这是?”赵衍不懂啊,别人不知道他是很清楚,沈湛和苏瑾之间应该是订了情的,那么,曾经定情的两个人,为什么像是个陌生人似的,站在如云馆门斗嘴,还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他觉得自己不算笨的,可眼前这状况,他就有些看不清了。

    不由细细打量了一眼沈湛,又着重看了一眼苏婉如,蹙眉。

    还是不解。

    或者说,他的思维没有突破,以往的认知解释不了当下的情况。

    如云馆里有人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出来看,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镇南侯这是……”

    是啊,镇南侯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和苏姑姑杠上了,这两个人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去啊。

    难道是,英雄和美人的戏码。

    也是,苏姑姑貌美是出了名的,不但貌美还很有能力,如今的应锦可算是她一个人打拼出来的,在京城的买卖人中,她已经是家大业大首屈一指了。

    所以,镇南侯这是动心了?

    那宁王爷在门口又是什么情况?

    “哦,我知道了。好女百家求,侯爷和宁王爷在争苏姑姑吧。”有人小声道。

    大家深以为然,想看又怕惹恼了沈湛,就站在各个角落里,看着这边的场景。

    沈湛听力向来很好,听到了顿时蹙眉,没有答赵衍的话,他也不需要答,而是看着苏婉如,道:“下次见我,绕着走!”

    说着,松开了苏婉如。

    苏婉如得以逃脱,顿时松了口气,朝沈湛后背咕哝了一句,赵衍也忙上前,扶住她的柔声问道:“怎么样,伤着没有。”

    “没有。”苏婉如摇了摇头。

    赵衍心中疑惑,可两个人并未给他解惑,但他也不用问,若有事他是能查得到的。

    “还不去吃饭?”沈湛忽然转身,看着苏婉如,“我在这里,你离我远点!”

    苏婉如指着他,哼了一声,道:“姓沈的,你给我等着!”说着,又和赵衍道:“王爷,朱正言在等我,我先上去了。”

    说着,就拉着目瞪口呆还没有回神的周娴上楼去。

    手中一空,赵衍忽而失笑,摇了摇头也要上楼,身后却听到沈湛的声音,“王爷!”

    赵衍朝楼上看了看,苏婉如已经上去了,可他不得不停步,回头看着沈湛,扬眉道:“侯爷,何事?”

    “江西民风如何?”沈湛问道。

    问他民风,就为了问这个?赵衍没有想到沈湛特意喊他,是为了问这个无光痛痒的问题,可他还是回道:“很好,人杰地灵,民风淳朴。”

    “王爷选定此为封地了?”沈湛问道:“哪几个州县?”

    王爷的封地,自然不会给一整个府,而是在府中划出州县来,或三五个,或七八个不计。

    “还未定,此事要等圣上定夺。”赵衍眉头略蹙,反问道:“侯爷可是要去江西设卫所。”

    他觉得,以沈湛的为人,应该不会平白无故的问这些。

    “嗯。”沈湛回道:“各府都有,不过若王爷选定了封地,沈某自然也就绕开了,所以,王爷若定了此事,记得告知。”

    赵衍颔首。

    “告辞!”沈湛翻身上马,赵衍看着他走远,紧蹙的眉头却并未松开,查荣生走上来,低声问道:“王爷,您有没有觉得镇南侯有些不同?”

    赵衍点了点头,一时间却说不好哪里不同。

    “慢慢来吧,有的问题总有答案的。”他说着抬头看上面,“或许答案就在楼上。”

    他上楼去,路过几个雅间,就听到朱珣的说话声,“……他忘情了,他自己也没有办法,你生闲气只能气伤自己。不过你不能放弃啊,想想八哥以前的好。”

    “你到底吃不吃。”苏婉如道:“废话比菜都多,小气!”

    朱珣一拍桌子,拔高了声音,喝道:“小二,接着上菜!”又道:“你说我小气,小爷今天不把你吃吐了,就不姓朱。”

    “嗯,嗯。”苏婉如道:“我为猪感到高兴,终于清除了一个拖后腿的。”

    朱珣大怒,喝道:“苏瑾,你欺人太甚!”

    “吃饭。”苏婉如道:“不是要把我吃吐了吗,你再说话,我就不是吃吐了。”

    朱珣噎住,半天没了话说。

    周娴在一边咯咯笑着。

    他们说话的声音其实并不高,若是路过只能听到嗡嗡声,听不清到底说的什么,可无奈赵衍习武,听力比常人好。

    他扬眉,笑了起来和查荣生道:“此事,颇为不光彩啊。”

    他是说听墙角。

    查荣生嘴角抽了抽,正要说话,赵衍已经推开了隔壁雅间,他只得跟上,又接着听到赵衍喃喃的道:“反正不光彩,那就索性做到底好了。”

    查荣生在门槛上打了趔趄,差点栽桌子底下去了。

    “王爷,很高兴?”赵荣生腹诽了一句,小声道:“王爷,要不要现在派人去查查。”

    赵衍摆手,道:“不用了。”隔壁还在实话,却并未再揪着方才的话题不放。

    但他似乎明白了一件事,沈湛忘情了。

    不是忘人,不是忘事,是忘情……

    天下有这样的事吗。

    有的,舅舅曾经说过,在巴蜀丛山中有一个姜族,其族人不过百十人,常年不与外界联络,外人鲜少见过,有一年,有一位砍柴郎误进了领地,在里面待了一日,出来后就将父母妻儿悉数砍杀又回了深山。

    官府去查,邻里一片懵懵然,全不敢相信那位砍柴郎会杀家人,因为几十年里他不但和妻子相敬如宾,对父母更是孝顺尊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家人。

    有人说他杀人时面无表情,似是像杀一只鸡,眼里麻木,冷漠。

    总之,说不出怪异。

    因砍柴郎进的是深山,又是犯的大的人命,官府不得不派人搜山,后有一队官兵找到一个村寨,另一队人看他们进去,本也想跟着,可走着走着却迷了路,等三日后找到出口,先前那些进村寨的一队人已经回来了。

    他们问对方村寨里住的什么人,为何在深山里,而州府的户籍上,从来没有记录过这里还有人住。

    谁知,那些进过村寨的官兵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道:“什么村寨,这深山老林如何能住人?我们连个人都没有看见,怎么会有村寨。”

    所有人哗然,两方对峙争吵,却毫无结果。

    于是再原路去找,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地方。

    此事不了了之,当年的砍柴郎是死是活也无人知道。

    舅舅说,那不是药能做到的,而是一种手法,多年来姜族就是这样保护自己的领地,所有误入的人若逃过死劫,就一定忘记了曾经去过那里的记忆,若不然就忘记了红尘羁绊,成为了其中一份子。

    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而知道的人不会说。

    赵衍心头转过,嘴角含笑,“如此看来,沈湛是忘情。”忘记了红尘羁绊,像是串在一起的糖葫芦,抽走了木条,糖葫芦还在,可连接他们的东西不见了。

    他捡起的记忆,一块一块又是完整,譬如沈湛和他打架,他记得打架的事,却不会记得他是为什么打架。

    不过,人是很奇怪的,当你思绪模糊的时候,就会在潜在的给这件事下一个定义。

    比如,当初打架他很可能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口角,而串联那事的情感,没有了。

    赵衍说不上什么情绪,因为就如沈湛不喜欢他一样,他也不喜欢沈湛,彼此讨厌可又没有大仇,说的就是他们。

    但是有一点却是极好。

    他起身,负手往外走,恰好隔壁结账出来,查荣生一脸不解的跟着他,心道,难道来一趟如云馆不是约了人用膳的。

    现在不吃,又要走了?

    王爷好奇怪,他开始有点不理解了。

    “咦,王爷!”苏婉如的声音,语气里没有是失落,痛苦或者愤怒,她对沈湛也不是多喜欢的吧,否则怎么会这么洒脱呢?

    赵衍如此想着,心情极好,上前去道:“我来,是和你谈一谈教习先生的事。”

    “什么教习先生。”朱珣问道。

    苏婉如愕然,也问:“什么教习先生?”

    “论语幼学三字经,我皆可以。”赵衍颔首,又道:“若觉枯燥无趣,还可加上琴棋诗画,这些我自问教女子启蒙,也没有问题。”

    “在……女学里?”苏婉如将赵衍当初说当先生的事忘记了,她不认为一个王爷会到女学里做教习。

    不过,那些勋贵或者小姐们,不会反对,宁王爷去当教习吧?

    毕竟宁王妃的位置还空着呢。

    多有意思。

    可苏婉如觉得没意思,她摆手,“不行,我小庙可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小庙吗。”赵衍理了理衣摆,扬眉露笑,“原来不是女学啊。”

    周娴没忍住,噗嗤一笑,又忽然觉得失礼,捂着嘴退在一边。

    朱珣嘴角抖了抖,看着赵衍,道:“王爷,您不用这么拼吧?”莫非是知道八哥忘情了,所以打算发起迅猛攻势,妄图占领城池,一雪前耻?

    这……朱珣暗暗掐了一下苏婉如,提醒她不要移情别恋。

    如果要真要移情别恋,那移情他好了,他也很不错啊。

    苏婉如笑着回绝,“王爷还是接着游手好闲吧,不然真去编书?”

    赵衍轻拍了拍苏婉如的头,样子亲昵而自然,“编书不如教书有趣,还请苏姑姑成全。”

    苏婉如无奈的看着他,道:“不管住,不管饭,不管茶水,不管例钱,更没有车马费,王爷也愿意?”

    “如此,倒显得我更心诚了。”赵衍笑道。

    苏婉如甘拜下风,摆了摆手道:“成,八月初二,王爷一早来点卯吧。”说着又想起什么来,“早点来,顺便帮我剪彩。”你要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定到。”赵衍回道,随苏婉如一起下楼。

    朱珣看着目瞪口呆,反倒没他的事了,他忙追了上去,喊着苏婉如,“阿瑾啊,其实我也可以当教习先生啊。”

    “嗯?教什么?”苏婉如头也不回,下楼,出门,上街,语气敷衍。

    朱珣顿了一下,一副焦心的样子,自言自语,“我会什么?文不能作诗,武不能打架,他会什么?”

    等他想明白了,苏婉如已经进了对面的楼,而赵衍也紧随其后,他只听了赵衍说了一句,“……先带我熟悉环境,免得来时不认路,多是不便。”

    苏婉如没说话。

    朱珣咕哝了一句,踢了踢不知是谁掉在路边上的一个没熟的柿子,柿子咕噜噜的滚的老远,停在一辆马车边,马车没停但帘子动了一下,又慢悠悠的走远。

    他也跟着跑去了对面,“我要帮八哥看着阿瑾,不能让她见异思迁了。”

    门内,苏婉如陪着赵衍走着,一面走一面介绍,“院子没有大动,左右两边的楼做两间学堂,楼上上课,楼下做刺绣。”又道:“另外一栋则是做先生们的办公室,平日没课时就歇在楼里,喝茶看书休息。”

    “办公室?”赵衍听着点了点头,似乎是懂了这话的意思,“你的办公室在哪里?”

    苏婉如侧目看着他,笑着道:“我做不了先生,所以这里没有我的办公室。”

    “嗯?”赵衍挑眉,“那你做什么。”

    苏婉如轻轻一笑,道:“我是校长啊。”她说着和赵衍眨了眨眼睛,显露出一丝俏皮,“管你们所有人。”

    校长又是什么?他好像也听的懂,赵衍拱了拱手,道:“赵某定然尊顺校长指派。”

    苏婉如笑了起来,正要说话,后面就听到朱珣阴则则的道:“管事还缺不缺?”

    “缺倒茶扫地的,来不来?”苏婉如停下来看着朱珣,“扫席以待!”

    朱珣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道:“你这小庙,装不下我这尊倒茶小厮!”

    “别谦虚。”苏婉如看着二位,“参观完了,我要去工作了,为迎接二位贵人的到来,我要将这里收拾的更精致,以便于配得上二位天潢贵胄的身份。”

    朱珣看着赵衍,心道,宁王原来还会这样,贴着人时也没脸没皮的。

    不过,这脸皮还是不如我八哥,我八哥贴的时候,那是……

    他想了想,决定给沈湛留点面子。

    苏婉如将两尊大神送走了,就进了给自己留的房间里歇着,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咕哝来咕哝去的,好一会儿才又出来,喊了个新招的李婆子来,道:“将我的名帖送太子府去,就说应锦绣坊的苏姑姑,想要拜见太子殿下。”

    李婆子一愣,瞪大了眼睛,“姑……姑姑,要送去太子府吗?”婆子才招来的,是附近庄子里的婆子,以前在城里做过奴婢,所以规矩是懂的。

    但还是头一回听见谁这么直接的说要给太子府送拜帖。

    要知道,他们到底只是个女学罢了。

    “放心,最多将名帖丢你脸上,不会要你命的。”苏婉如轻笑,道:“去吧。”

    李婆子忐忑不安的拿着名帖去了太子府,敲开了太子府的侧门,道明了来意,守门的婆子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就好像她是乡下来打秋风的穷亲戚似的。

    “苏姑姑送名帖给太子,两厢一比也算是穷亲戚了。”李婆子喃喃自语,看着侧门啪的一关,里面的人也没说让她等还是让她滚,她惴惴不安的在门口站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这点功夫,来回四趟侍卫打量过她。

    “走吧,走吧。”李婆子道:“苏姑姑的面子没这么大吧,不过一个女学而已,再有能耐也到底是普通百姓。”

    她念叨着转身欲走,就在这时侧门再次打开,里面的婆子道:“殿下说,请苏姑姑明日辰时来府中。”

    “啊!哦哦。”李婆子点了点头,有些惊讶太子居然真的见苏姑姑啊,虽然态度不好,但是对方是太子,不好也是有道理的。

    李婆子松了口气,回去回禀了。

    这边,蔡夫人正在一墙之隔的临江侯府做客,临江侯惧内,王夫人说一句话,他大气都不敢喘的,蔡夫人不喜王夫人,平日也少来往,可这次是受了苏婉如之托,无论如何都要给她办成了。

    “四位小姐,年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正是学规矩懂规矩的时候。”蔡夫人道:“送去女学里,既能结交好友,又能识文断字学刺绣和规矩。”

    “这刺绣是应锦绣坊的绣娘亲自教,那可是一等一的,而教规矩的则是宫里出来的嬷嬷,重金聘来的呢。”

    王夫人喝着茶,余光扫着蔡夫人,眼底划过讥诮,不知道收了苏瑾什么好处,堂堂一个诰命夫人,居然帮一个绣坊的姑姑跑腿当说客,也不怕自跌了身份。

    女学?那种人开的女学能学到什么东西,还宫里请的嬷嬷,说不定青楼请来的,你都不晓得。

    好好的小姐,出门就叫让教坏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