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婉如依依不舍的送刘三娘回去,“你不是说要等到年底的吗。这才年中,你就要回去了。”

    “我的大仇得报,压了十年的心事也没有,一时轻松不已。”刘三娘握着苏婉如的手,道:“阿瑾,谢谢你,若是没有你,我大概这辈子都报不了此仇。”

    也正是因为如此,去年苏婉如去锦绣坊事时,她才一眼看中了她,有意的接近,那时候彼此还不了解,可她却觉得,在她的周围,若有人能办成这件事,那一定非苏婉如莫属。

    果然,验证了她当初的猜想。

    “你都谢了很多次了。”苏婉如无奈的道:“我也和你说过,我卯足了劲做这件事,不全是因为你,真的。”

    刘三娘也猜到了,她感觉苏婉如的身份不简单,“可这并影响我谢你。”她抱了抱苏婉如,“你自己照顾好自己,镇南对你很好,也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你别随着性子欺负他,免得将人吓走了。”

    苏婉如掩面而笑,道:“放心好了,他这辈子都得是我的人。”

    “不害臊。”刘三娘轻笑,“不过,你能这么想可真好,我就怕你心里傲气,不愿意低头,两个人最后闹的不愉快。”

    沈湛从三月初几里离开,到今天都快三个月了,就一开始来了一封信,其后是半点消息都没有,苏瑾谁都没有说,可是她知道,她心里是既担心又生气,要不是因为顾忌别的事,以她的性子,怕是已经去辽东找了。

    “放心好了,我既认定他了,就不会再拿乔,等时机成熟,我就和他成亲,”苏婉如笑着道:“将来,让我孩子认你做干娘。”

    刘三娘一愣,笑了笑没有说话。

    苏婉如心里叹了口气,前几天她偷偷给邱掌事去了封信,将刘三娘现在的状况告诉了她,让她派人去码头接人,接回去了好好劝一劝。

    能不出家就不出家,在红尘里至少有个牵绊,不然冷冷清清的,多孤寂。

    “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刘三娘道:“姑姑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们都在呢,会照顾她的呢。”

    苏婉如确实很惦记邱掌事,闻言点头道:“我知道,我不担心。”

    刘三娘上了马车,会直接去通州坐船,约莫七月才能到应天。

    “回去吧。”刘三娘冲着她笑了笑,就进了马车,苏婉如也红了眼睛,吕毅挥了鞭子,刘三娘忽然又掀了帘子探出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她,“阿瑾,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来了京城她才知道,苏婉如的周围并不安全,就如赵栋那次动手一样,现在想想,她就心有余悸。

    苏婉如点头,目送刘三娘走远。

    七月初,刘三娘到的应天,但邱掌事并未接到人,直到七月中旬才收到刘三娘捎来的信,大家才知道,她已经在梅花庵落发出家了,邱掌事赶去劝了很久,也没有劝的动。

    这虽是后话,可苏婉如现在依旧是不放心,那天大家一起劝她后,她当时应了,其后也没有再提这件事,但是她知道,刘三娘的性子其实很倔,她定下来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

    “一个人一个命。”杜舟扶着苏婉如回去,“你一直惦记着不放心她也没有用,她若是铁了心的要出家,你就是天天盯着,她要去还是会去的。”

    苏婉如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就是心里不舒服罢了。”

    “那你去做事好了。”杜舟指了指后院里盖起来的二楼,现在后院的房子,就剩下两个四合院了,“家具那边差人来问,是不是先给我们送一些家具来,他们那边实在是堆不下去了。”

    “那就将前面盖好的先收拾出来,让锦绣坊那边搬过来。”苏婉如没什么精神,靠在周娴平日睡的玫瑰床上,“这事儿交给你了,我不想动,你就让我赖会儿吧。”

    “怕是赖不了了,”突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苏婉如听着眼睛一亮,一骨碌爬起来,喊道:“刘官人。”

    她笑盈盈的出了门,“可算等到你回来了,我以为你四月就能有消息,苦等了一个月,你好歹个我来个信。”

    “是刘某的错,让苏姑姑久等了,刘官人说着,指了指后院,“几个月没有来,绣坊又是旧貌换新颜,大变样了啊。”

    他说着话,和杜舟行了礼,杜舟道:“去外头的茶水房坐吧,我去给你们沏茶,你们慢慢聊。”

    刘官人应是,和苏婉如一起往外走,苏婉如对路过的刘妈妈道:“妈妈和掌事说一声,刘官人回京了。”又道:“中午去打些酒回来,我们给刘官人接风。”

    刘官人呵呵笑着,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回还真是好消息,值得庆祝一番。”

    刘妈妈应是,“姑姑放心,奴婢这就去办。”笑呵呵的走了。

    “苏姑姑不用一直喊我刘官人,我叫刘康,表字知中,虽然比苏姑姑你大了两三轮,可你我是买卖上的伙伴,刘某高攀就说是万年之交吧,往后,苏姑姑就喊刘某人知中好了。”

    这是清流君子间相交的规则,苏婉如笑着拱手,道:“若是直呼您大名,实在是觉得没了礼节,还是喊您刘官人好了。”

    刘康哈哈大笑,道:“成。苏姑姑高兴就好。”他说着,在茶水房的罗汉床上坐下来,杜舟沏好茶就在对面坐下来,刘康道:“此番去,一开始颇为不顺,我在宁波和余杭几处打听,都说要再等三年才能有新船下水,我一听就失望了,我们能等得起三年,可我们手里的买卖等不起。”

    杜舟点头应是,“前些日子还和那些使节说,年底能有船过去,最迟也是明年开春,这是要等三年,谁还能记得咱们。”

    “就是这个道理。”刘康道:“后来也是运气好,我正准备转道回山东的时候,竟让我遇到了一位船家,他父母接连过世,他要赶回去守孝,人也是心灰意冷,就想将手里的两艘乌船脱手,我听了就和他去看了船。是走了四年的船,年前刚翻修过一回,虽船身不大,但他早先也是跑海货,所以内仓整改过,能装不少东西。”

    “不但如此,他一艘船上还有二十几个人也能一起给我用。”刘康笑着道:“我就立刻将两艘船拿了下来。虽两艘船花了一万一千两有些高,可却让我们省了诸多的事。”

    苏婉如听了也很高兴,“那些水手怎么样,可靠吗,可要试一试他们。”

    “看上去都是老实本分的,不过我也是担心真出了海,事情就不好说了。”刘康道:“所以,今天来除了和刘姑姑说这件事以外,还要问一问,前朝遗留的水平,找的可有眉目。”

    说起这个,苏婉如就生沈湛的气,托他办事,他什么信都没有,办成办不成,你倒是来句话啊。

    她恨的不行,要是沈湛在这里,她一定没头没脑打他一顿出了这口恶气。

    “原是托了一个朋友找的。”苏婉如如实相告,“但眼下那个朋友一时还没有消息。我明日去找司公公去,这件事就求他来帮忙。”

    司三葆最近特别忙,因为赵之昂在后宫添加了百十人的守卫,所以,身为御马监的总管事,他简直是忙的脚不沾地,见了面也只是匆匆说了几句别的事,就走了。

    这回她要去他家里找他去,把她眼下的几件事都和司三葆说了。

    “那行。”刘康道:“我也不急着走,就在京中等您的消息。”

    苏婉如颔首,道:“您也别闲着,该进货的进货,官窑烧瓷也不是三五日的功夫就能出窑。织造府的缎料司公公早先就答应的,你私下里派人去取,不要动大阵仗。”

    刘康点头应是,道:“那我近日就将这些事联络好,无论如何,年底一定要走一趟货。”

    “嗯,是要试一试才行,头一趟不要走的多,行情和人手我们都不知根知底。”苏婉如说着一顿,又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和您说,这一趟船的货,还有几位夫人也要入伙,拿的也都不多,都是三五千两的私房,这些钱到最后我们无论输赢都要给她们算红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长长久久。”

    刘康是人精,一听就明白其中的门道,立刻道:“这些事我都听苏姑姑的。您考虑事情比我们都周到。”

    “好,我也不和您客气,咱们合作来日方长”

    中午和晚上刘康都在绣坊里吃的饭,吕毅不在,苏婉如就请梅予作陪,他一来周娴就会和蝴蝶似的忙的团团转,她和霍掌事坐在一边笑。

    “前两日你不在家时,霍彩来过。”霍掌事叹了口气,道:“她被人骗了一千多两的银子,在我这里哭了半个时辰才走。”

    苏婉如听到那母子三人就觉得头疼,好在霍掌事已经和她解释道:“你放心,我让她以后不要来了,她手里的那点钱做个小本买卖,哪怕是城外买个庄子,母子三人也能过下去,至于别的事,我也无能为力了。”

    “姑姑,不是我心狠。”苏婉如觉得有的话她还是要说,“眼下咱们阵仗铺开来了,往后的事情只会多不会少。小霍姑姑那边若真是过不下去,我们帮一把,送点银子没什么,可断不能让她回来,以她和您的关系,若是回来必定会生乱子。”

    霍掌事太清楚自己妹妹了,就点头道:“你放心好了,这些事我心里都有数,将来我百年,无论是宝应还是锦应都是你的。”

    “先不说这些,您知道我看重的不是这些。”苏婉如笑着道:“况且,您还年轻,在生死的事情上,我们的目光不应看那么远。”

    霍掌事也失笑。

    刘康喝酒不多,梅予也不是贪杯之人,两人一坐下,就聊起了药材的事……

    刘康的意思,这一趟船他什么都要带一些,药材也是大周的特色,他带过去试试行情,若是好卖以后再多进一些带着。

    吃过饭,苏婉如和刘康将接下来要做的事,要进的货,需要用多少银子,都细细列了章程,算了一笔账。

    “若这些货装上一船,粗略估算大概在五万两左右。”刘康道:“那些夫人还要额外再添一些,估计还要多加一万两……各路打点孝敬,也要个五千两,外加随性水手的例钱,还有个五千两!”

    有的账不算不知道,苏婉如颔首,道:“这一船我们不会亏,您去了后若是路上顺利,就尽管多买些稀奇的东西回来。西洋那边有种花露水很紧俏,玻璃瓶子装着的,到燕京能卖到十两银子一瓶。”

    苏婉如忽然觉得,她以前学的东西可真是不赚钱,要是她学个化学,那现在研制个香水,肥皂之类的东西,也能大赚一番了。

    两个人聊到深夜,刘康就在后院里随便找了间房凑合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去了保定。

    苏婉如就朝司三葆的府中的递了拜帖,等了一日司三葆身边的小內侍一大早来请她,“……公公请您立刻过去,他一会儿还要去宫里当差。”

    苏婉如就坐车去了司三葆那边。

    “用早膳了没有,要是不嫌弃,就在杂家这里吃点。”司三葆正在吃早饭,指了指对面,苏婉如也不和他客气,和小內侍道:“给一碗瘦肉粥,不要放别的料。”

    小內侍应是而去,苏婉如就夹了一只水晶虾饺吃着,一派自然自在的样子。

    司三葆就用余光看着她,想了想放了筷子,“小丫头,你还真是不客气啊。”

    “是你让我不要客气的。”苏宛如白了司三葆一眼,道:“公公,您这不会让我站着吃东西,和您说话吧。”

    司三葆哭笑不得指着她,“嘿,你这小丫头……”说着,又觉得说了没用,就道:“说吧,来找杂家什么事。”

    “四件事!”苏婉如道:“第一呢,应锦七月初就能开业了,到时候我给你送帖子来,您看看可有空,若是有就是最好,没有也没事。”

    “除了请杂家,你还打算请谁?”司三葆看着苏婉如,这小丫头办事得问清楚了,她的花花肠子太多,一不留神就能栽她手里了。

    苏婉如就道:“我会请长兴侯夫人,亲恩伯夫人,永嘉伯夫人……”她说了四五位,还想请的有几位,可还没有走通关系,只能再等等,“您若是去,那面子可就更大了。”

    司三葆很不客气的白了她一眼,道:“你就是想害死杂家,这么多人去,杂家敢明目张胆的去露面吗。”

    苏婉如知道司三葆不去,可去不去是司三葆的事,她的话要说到位了,免得将来他来发牢骚。

    “那就说第二件。”苏婉如道:“船的事,您要入股吗。”

    司三葆一愣,惊愕的道:“你还真走船?”老早前听她说了,后来就没有再提,没想到居然真打算做,“你……你这个小丫头……”

    “两艘乌船,就停在宁波,等货齐了,就能走船了。”苏婉如道:“公公,您可要入股,要是入这一船我给您写契约,您入多少,给您多少红利,咱们白纸黑字的写清楚。”

    司三葆嘴巴动了动,苏婉如紧接着又道:“这应锦是应锦,我说每年给您孝敬是铁定算数的。但船却是船,您得入股!”

    “你!”司三葆哼了一声,道:“说人话,你到底想要杂家做什么。”他才不信,苏婉如是真缺他拿的这万儿八千的。

    她想跑船,银钱上一定是足够的。

    “帮我找前朝的水兵。一个半月内,您得给我消息。”苏婉如将情况大概和他说了一遍,“您找到了,我就算您入股,而且是长长久久的股,这一船,下一船都给你算红利。”

    司三葆立刻动了心,“你这事要是找别人,没有人能立刻给你办了,就算是镇南侯也得花费些功夫。可你今儿找杂家这里来,那就算你找对人了。用不着一个半月,一个月内,我就能让人去船上点卯。”

    苏婉如眼睛一亮,稀奇的看着司三葆。

    “公公您真是太厉害了。您认识这些人吗,怎么能确定找到。”苏婉如道。

    司三葆就轻笑一声,道:“你记得朱公公吧,你可知道他家是哪里的?”他说完,苏婉如立刻摇头,他接着又道:“他家是泉州人士,当年那边可是最大的码头之一,他爹有好几个兄弟,就是前朝水兵,只是不敢对外宣称,两代人都做了寻常的渔夫。但身上的本事却半点没落下。也算你有眼光了。”

    苏婉如高兴不已,竖起个大拇指,“公公厉害。”

    司三葆得意的哼了一声,道:“接着说第三件事。”

    “我要将锦绣坊的楼用作女学堂,就教刺绣和女德女论语。”苏婉如道:“还要请几位宫里出去的嬷嬷,专门教规矩和举手投足的仪态。所以……”

    “让杂家给你找几个嬷嬷?”司三葆问她,苏婉如点头,“还有锦绣坊的楼是公家的,您也一并给我办了。”

    这钱真不好拿,司三葆唾弃不已。

    “就忙这一回,将来您就是坐等收钱了。”苏婉如笑着,司三葆摆着手,“这事杂家记着了。”

    苏婉如就顺理成章的说第四件事,“我听说和锦绣坊相隔四个铺面的一个茶叶铺子,是您的?”

    “杂家要走了。”司三葆不想和她说了,甚至连钱都不想要了,“你自己吃,吃完了自己回去。”

    苏婉如就跳起来跟着他,笑呵呵的道:“我话还没说完呢。这个铺子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租给我,我给您租金,一个是您入股,将来分您红利,分多少我们商量。”

    “你要做什么。”司三葆停下来看着她,苏婉如轻轻一笑,道:“此事是秘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说着,一拱手,“公公,那就有劳您了,我等您消息。”

    司三葆居然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杀也杀不得,喜欢也谈不上,因为她实在是个得寸进尺,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头。

    “能赚到钱吗,铺的这么大。”司三葆道:“杂家真想撬开你脑子,看看里头都装了什么东西。”

    尽管这么说,可莫名的他还真相信她,不是信口胡诌,不是没有把握的胡闹。

    “不知道会不会赚钱,但是绝不会让您后悔。”苏婉如点着头。

    司三葆就应了,道:“那间铺子如果杂家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年底到租期,我今天就派人去说一声,等他们到期了就给你,行了吧。”

    说着,就赌气的上了轿子,怒道:“走,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