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殿下。”偏殿门口,查荣生小声问道:“苏姑娘这事不好办,来来回回一清算,杀她就是最合适的。”

    赵衍颔首,道:“自古都是如此,顶罪的皆是无权无势的。”

    “那……您进去吗。”查荣生小心翼翼的问着,要他说赵衍自然是不要进去,因为他一直都是不争不抢不出头的,现在突然为了苏瑾出头,怕是以后难善了。

    “再等等。”赵衍神色淡然,“我现在进去,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查荣生一想是对的,赵衍一进去,说不定圣上一看王爷护着苏瑾,就更加的生气了……

    赵衍负手而立,袖子里一截奏疏若隐若现,他轻握住眸中神色复杂。

    御书房中,赵之昂话落,长兴侯就先一步,道:“圣上,折子是老臣上的,和苏瑾并无关系。”又道:“老臣并无别的意思,真的只是觉得想要休息,年岁大了难堪大任,才递的折子,求圣上明鉴。”

    “你给我闭嘴。”赵之昂道:“从现在开始,朕不问你,你若是说话朕立刻就杀了此女。”

    长兴侯不服气的抬头,正要开口,他背后的衣襟被苏婉如扯了一下,到嘴边的话就不得不打住了。

    “苏氏,你到前面来。”苏婉如的半个身子被挡住,赵之昂只能看她他半个人,遂怒瞪着她,苏婉如膝行了几步露出了真容,赵之昂便问道:“朕问你,你不过一个绣娘,居然有胆子撺掇长兴侯搅乱朝纲,你居心何在,到底是谁人指使。”

    苏婉如垂着头,回道:“民女和朱世子略有来往,我敬重长兴侯为人豪爽狭义,机缘巧合之下,才有代笔一事。”

    “你不要糊弄朕。”赵之昂道:“长兴侯的性子,朕比你了解。若是没有人撺掇,他不可能想到交兵权一事。”惹的他儿子一个个闹成这样,朝中一团乱,罪魁祸首就是苏瑾。

    赵之昂气不打一出来。

    “说,你到底是受谁指使!”赵之昂咬定,苏婉如不安好心,背后有人指使他。

    苏婉如垂头回道:“回圣上,没有人指使民女。”

    “父皇!”赵栋目光中划过冷意,“此女乃平江府人氏,不知,和后宋有无关系。”

    他的话一落,御书房中所有人都是一怔,赵标蹙眉看了一眼,眸光眯了眯,赵栋是什么意思,怎么像是疯狗似的,逮着谁都咬?难道苏瑾背后真的有人,以至于让赵栋跳出来落井下石?

    吴忠君心头却是一跳,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来,苏瑾和夫人来往密切,若她真被扣上了后宋余孽,乱党的帽子,那她夫人岂不是……

    “圣上。”吴忠君难得想做一次好人,为苏婉如辩解一句,长兴侯已经等不及了,开口道:“平江府如今已归于大周,后宋朝堂甚至沾亲带故三族内皆悉数绞杀,哪还有什么余孽。若强拉硬扯,那整个平江府乃至江南的人,都算是后宋余孽了。”

    “朕问你了吗。”赵之昂指着长兴侯,“你给朕等着,不要以为你年纪大了,朕就不舍得罚你。”

    长兴侯回道:“圣上就是今天砍了老臣,这话老臣也要说。”又看着赵栋,道:“七殿下,你几次三番拉拢老臣未果,又设计陷害犬子,若非苏瑾机智帮我父子二人脱困,我们父子现在就捏在你手里了,你现在几计不成,就想来公报私仇,落井下石。你这样做,实乃小人行径。”

    场面一静,赵之昂没有想到长兴侯会说这话,不由蹙眉问道:“怎么和老七扯上了关系。”话落,余光扫了一眼赵栋。

    “因为老臣递折子交兵权,根本就是七殿下逼的无路可走,才出此下策。”长兴侯道:“所以,这件事和苏瑾没有关系,求身圣上明察。”

    赵之昂就看着赵栋,问道:“老七,长兴侯说的事可是真的!”

    “父皇。”赵栋不疾不徐,道:“儿臣根本不明白长兴侯在说什么。”又看着长兴侯道:“侯爷说我拉拢你未果又设计陷害朱正言,不知道,可有证据。”

    长兴侯跪的不高兴,说话还要抬头,就蹭的一下站起来,道:“老臣没有,但老臣一辈子行的端,站的直,从没有说过任何假话。七殿下有没有做过,你心里清楚。”

    “侯爷。你以前是没有,可是不代表现在没有。”赵栋道:“就按父皇所言,你以前做事直来直去,何以这一次还知道以退为进。可见你不会变,可你身边的人会蛊惑你,让你变了你却不自知。”

    “放屁!”长兴侯想动手了,他说不过赵栋,“老臣说了没有就没有,你不要污蔑好人。”

    赵之昂目光微眯,赵标一看情况不对,忙起身要给长兴侯解围,赵之昂顿时指着他喝道:“跪好了,你的帐一会儿一起结算,你现在若敢啰嗦半句,朕将你这太子撸了。”

    赵标离地的膝盖不得不又重新跪了回去。

    赵骏心头飞快的转着,看着赵栋,忽然想到了什么……可又觉得不可能,马思义的死他和太子都查了,这事和赵栋没有关系,应该不是他做的。

    可尽管如此,他心里此刻的感觉,还是觉得很奇怪。

    “都给朕住口。”赵之昂不知道这事怎么又攀扯到赵栋了,他看着长兴侯,道:“没有证据,你扯什么老七,先把自己的事情理清楚了。”

    长兴侯正要说话,忽然,就听到苏婉如出声道:“圣上,有证据。”

    御书房内又是一静,大家都惊愕的看着苏婉如,不知道她说的有证据,是指什么证据,指证赵栋的证据?

    赵标和吴忠君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

    赵栋蹙眉,眸光中杀气一闪而过……证据,她能有什么证据,能说的不过是和长兴侯一样,拉着那些事出来说一通,依旧是胡说八道。

    不过不同的是,长兴侯说了,父皇不过斥责他几句,可苏瑾说了就是砍头的大罪。

    也算是她的福气了,小小一个绣娘,能跪在御书房内由父皇定罪也是她的福气。

    赵栋根本无所谓。

    “你说什么。”赵之昂问道:“你什么证据,把话说清楚了。”

    苏婉如抬头看着赵之昂,目光中透着坚毅,道:“圣上,民女要告御状,就算您今天砍了民女的头,此状民女也要原原本本说出来,公之于众,否则,便是死民女也会死不瞑目。”

    “你这女子,朕问你来历,为何扰乱朝纲,你居然和朕说要告御状,简直不知所谓!”赵之昂怒道。

    苏婉如昂着头,回道:“民女的御状,就是回答圣上问题的答案,求圣上给民女一盏茶的时间,宣民女的姐妹上殿。”又道:“求圣上成全!”

    赵之昂蹙眉,“你说状纸就是答案?”他沉默了一下,靠在龙案上,道:“好,朕今日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冤屈和理由,让你来祸乱朕的朝纲,说不清楚,朕就要你的命。”

    这就是苏婉如瞧不起赵之昂的原因,打天下或许他可以,可是治天下,赵之昂的格局就太小了点。她心中腹诽,抬头看了一眼杜公公。

    杜公公就出去吩咐了几句。

    赵栋眼睛眯了眯,立刻就猜到了苏婉如所谓的朋友一定是刘三娘……这两个贱人!

    苏婉如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赵栋,投去的眼眸杀意涌动。

    赵栋一愣,拢在袖子里的指节响动,很想上前去捏死她。

    很快,小內侍领着一位女子进来,众人回头去看,女子约莫二十五六的样子,穿着一件半旧的葡萄紫柿纹褙子,昂首挺胸的进来,下跪,行礼,道:“民女刘氏三娘,叩见圣上!”

    赵之昂认识,好像是跟着司三葆一起从应天锦绣坊来的,他蹙眉道:“是你,应天的绣娘。”

    “是!”刘三娘垂头应是。

    赵栋脸色阴冷……告吧,告了你就知道,有的事就算说破了嘴皮子,也无济于事。

    她们也不想想,她们是什么身份。

    “苏氏。”赵之昂看着苏婉如,“人已经来了,说吧。”

    苏婉如侧目看着刘三娘,柔声道:“不过生死,你我都无九族,谈不上连累谁。有我陪你,不怕!”

    “好。”刘三娘握着她的手,浅笑满目的坚韧,她抬头看着赵之昂,道:“圣上,冤屈是民女的,此事亦是十年前的事,这整整十年,民女活着就是在等这一刻,还请圣上听民女说完。”

    赵之昂不耐烦,摆了摆手示意她说。

    “十年前,民女十五,是应天锦绣坊的一位绣娘,民女最大的心愿,就是跟着师父将刺绣学好,将来有一日也能成为大师傅,名扬天下。可是……有一天,民女出门上街,忽然碰到两个侍卫,他们将民女堵在一个巷子里,那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将民女打晕。”

    “再醒过来,民女被关在一间房间里,门窗被锁,四周没有一个人,民女惶恐,害怕,在无限的恐惧中等待着,然后……”她说着,一抬头指着赵栋,泪如雨下,“然后他就来了,他将民女吊在房梁上,捆在床上,拴在门上,压在椅子下,他以各种各样千奇百怪令人作呕恶心的姿势羞辱民女,这个人,就是这个人,他就是个畜生!”

    纵然过了十年,当年那几日依旧如噩梦一般,历历在目。

    刘三娘捂着脸,嚎啕大哭……

    所有人听的目瞪口呆,因为赵栋府中除了两位姨娘外,没有任何女人,而这么多年,他也一直是洁身自好的,从未曾听说过甚至想过,他会做出这种事。

    “刘氏!”赵栋打断刘三娘的话,“你不要胡言乱语,我根本不认识你。”

    刘三娘抬头看着赵栋,哽咽,“十天后,你们将我丢在秦淮河里,我命大被一位河工救起了。”她说着,看着赵之昂,脸上有破釜沉舟的决绝,和舍命之下的绝望,咬着唇整个人都在抖,“圣上,您大约不知道,您曾经在这样恶心龌蹉的事情后,居然有过一个孙子吧,是的,一个白生生的很漂亮的孙子。”

    “可是,那个孙子……”刘三娘冷笑着,面色极其的平静,“那个孙子,死在了你儿子的手中。死在了一个畜生的手中。他的属下过来,阴笑着看着我们母子,当着民女的面,杀了那个孩子!”

    “民女恨,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刘三娘喊道。

    赵栋大怒,喝道:“疯女人,一派胡言!”又抱拳看着赵之昂,“父皇,此二女皆出自江南,求父皇派人去查,她们一定是后宋的余党,意图祸乱朝纲,抹黑皇室威严。”

    赵之昂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赵栋,看着苏婉如,“苏氏,这就是你为长兴侯写奏疏,撺掇他的理由?”

    “回圣上!”苏婉如面无表情的道:“正如三娘所言,七殿下高高在上人中龙凤,就算我们恨极了,也不过只是恨一恨而已,并不能将他如何,做不到也不敢做。所以,三娘的遭遇,只是理由之一。”

    “还有?”赵之昂脸色极其的难看,“你接着说。”

    苏婉如就道:“理由之二,便就是侯爷方才所言,七殿下因想要拉拢他,得到他手中的兵权,所以设计害了皇长孙督造的祖陵坍塌,又使计,让长兴侯和刘长书成为儿女亲家,刘长书得他之令弹劾皇长孙,意图将长兴侯逼的和太子对立,不得不为他所用。”

    “长兴侯识破他的计策,却无从下手,毕竟他可是天潢贵胄。为了自保,只得交出兵权。您了解长兴侯,就算他愿意听民女所谓的蛊惑,可他随您多年,对您的忠诚,不应该被质疑,这件事的初衷,仅仅只是他无奈之下的自保之举。”

    “不过可惜,七殿下并无放手之意。随即他设计朱世子在西山上,无意间杀害四个百姓。当时四位百姓并非诬告,而是实有此事。此四位百姓的家人依旧在西山,圣上若不信,大可派人将人请来,盘问一番后便知内情。”

    “朱世子误杀人命,七殿下以兄弟之意相助隐瞒,明面大仁大义得朱世子的心,可实际这件事就是他的阴谋手段。”苏婉如看着赵之昂道:“兵权上交后,长兴侯就不再是他的目标,所以,他转而陷害另外几位殿下。”

    赵之昂紧紧缩着,问道:“苏氏,你说的这一切,可有证据?”

    “有!”苏婉如道:“刘长书到底因为什么弹劾皇长孙,圣上可以审问。凤阳祖陵的凶手,已经被长兴侯查到,人就在宫门外,圣上也可以盘问。”

    “至于七殿下陷害太子和五皇子的事,不知圣上可想要听一听。”苏婉如问道。

    赵栋气急败坏,喊道:“父皇,您不要听着妖女一派胡言,儿臣根本没有做过这些事。”

    “闭嘴!”赵之昂怒看着苏婉如,道:“你接着说。”

    苏婉如就道:“还请圣上允民女和三娘起来说话。”

    赵之昂摆了手。

    苏婉如拉着刘三娘站起来,苏婉如转身看着赵骏,道:“五殿下可觉得奇怪,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吩咐,可为什么太子殿下一口咬定是您让孙大人杀了马大人?”

    赵骏蹙眉,虽没有说话,但目光却已给了答案。

    苏婉如又看着赵标,问道:“太子殿下一定很确信,马大人就是孙大人杀的吧,因为您派去的人盘问过,一个船工信誓旦旦的说他看到了孙大人夜半时分去找过马大人。”

    赵标点头,回道:“确实如此。”

    “可惜,您二位都被一个人戏耍了。”苏婉如看了一眼赵栋,又道:“二位可想过,马,孙二位大人去通州,怎么那么巧找不到船,他们位居高位,又奉旨办差,就算没有船,码头的管事也得给他们变出一艘来,还偏偏让他们等夜半官家漕运的船来?”

    “渡河而已,又不是随船下江南。”苏婉如看着二人,赵标听着觉得有道理,“你的意思是,码头的衙役做了手脚?”

    苏婉如颔首,道:“殿下说的没错,那是因为在在他们到前,有人将所有的船都驱赶至三十里以外的渡头,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因为夜半,好杀人。”

    “岂有此理。”赵标道:“若果真有此事,码头那边一查便知。”

    苏婉如点头,“是,殿下所言丝毫不差。侯爷派人去查时,便就是盘问码头泊船的船工,是不是我信口胡扯,一查便知道。”

    “谁这么做的,又是为什么。”赵骏问道。

    苏婉如就道:“因为去辽东的是马大人,和孙大人啊!”

    赵骏面色大变,突然抬头看着赵栋,喝道:“七弟,你手段可真是层出不穷。我明白了,你弃了长兴侯的兵权,转而盯上沈湛手中的卫所,可你没有想到父皇会将此事交给孙、马二位,你不服气,所以想要离间我和太子,让父皇重新派你的人去接手,是不是。”

    赵栋拂袖,怒道:“一个妖女的话你也信,她说了这么多,可有一件事是有证据的!”又抱拳看着赵之昂,“父皇,这么多事,儿臣一件都没有做,父皇一定要查清楚,此妖女的来历。”

    “我所说的每一件事,只要顺着线索去查,必能又答案。”苏婉如冷笑一声,又道:“七殿下,曹恩清的求援奏疏,是不是也是您和他约好的呢?”

    赵栋脸色一变,第一次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苏婉如转头又看着赵之昂,道:“圣上,正值春天努尔哈赤恐怕正忙着喂牛羊,忙着壮大自己的部落和势力,他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挑衅曹恩清曹大人。此事真假,派个监军去,一查便知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