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瑛儿。”霍彩要去拉,小姑娘穿的极快,一边跑一边喊,“姨母,姨母,给瑛儿钱买零嘴吃。”

    霍掌事闻声一愣,转过头去,就看到霍彩的女人跑过人群,冲着她跑来。

    一瞬间,她鼻尖一酸,转过头去。

    苏婉如眉头就紧蹙了起来,没想到她们还在燕京,霍彩还有脸让一个孩子出来认亲。

    “谁是你姨母。”周娴往霍掌事面前一站,拦住了小姑娘的冲势,道:“这里没有你姨母,你找你娘去。”

    小姑娘被她娘教的一点规矩都没有,见到霍掌事除了要钱就没有别的话了,时隔这么久再见面,还依旧是要钱。

    全家都是白眼狼,周娴气呼呼的瞪着小姑娘。

    “瑛儿。”霍彩跑过去,一把拉住了女儿,目光就落在霍掌事的身上,脸一红,道:“姐姐。”

    霍掌事打量着她们母女,还是当年在家里做的衣服,瑛儿瘦了不少,没有以前白白胖胖的可爱劲了,霍彩也是,以前圆润风情,现在仿佛一下老了许多岁,脸上也有了沧桑。

    她蹙眉没有说话。

    “姨母。”小姑娘嚷着道:“姨母我要吃零嘴。”

    霍掌事就要去解自己的荷包,周娴一把按住了她的手,看着霍彩母女,道:“掌事,您可不能给,但凡给了以后有的人隔三差五的就会来打秋风。”

    霍掌事一顿,放在荷包上的手就收了回去,她转头过去,和母女道:“我不是你姨母,也没有你这个侄女。”

    “这不是小霍姑姑吗。”旁边看热闹的有人认了出来,“去年和秦大生联手害霍掌事,还逼着霍掌事卖房子卖绣坊,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啊。”

    “我当离开燕京了呢,没想到还在这里。”

    “有的人做白眼狼做习惯了,现在看见霍掌事越来越好了,恐怕就后悔了吧。”又道:“霍掌事,你可千万不能心软啊,不然将来又要出幺蛾子。”

    霍掌事闭了闭眼睛。

    霍彩被说的满脸通红,拉着女儿推开人群就走了。

    “她一走宝应绣坊就起来了,这些年霍姑姑被她害的太厉害了。”有人道:“得亏苏姑姑来了,不然宝应也没有今天这局面。”

    一群人议论着,苏婉如也暗暗松了口气。她和霍掌事一路过来不容易,她可以什么都给霍掌事,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家人再回来。

    让她去养不知感恩的闲人,想都不要想。

    “先进去吧。”苏婉如不想站外面说话,大家应是,就鱼贯跟着霍掌事一起进了门,在正厅里坐下来,苏婉如看着霍掌事,霍掌事就笑着道:“你说,我也听听。”

    苏婉如颔首也不客气,和三位姑姑六位绣长,道:“方才在外面有的话不好说透,不过,确确实实,从今天起我们两个绣坊就是一个绣坊了。我和掌事商量过,将两家的名字各取一个字,等那边的宅子建成,就挂上应锦的招牌。”

    大家一愣,苏婉如就目光扫过三位姑姑,“认识一下,我是苏瑾。往后在搬去前的这段时间,小事你们自己拿主意,大事必须要去回禀了我和霍掌事。不客气的说,我的管理只会比你们以前还要严厉,谁若犯了错或是不服气冲撞了霍掌事或是我,我断不会讲什么情面。”

    “你们也都说说吧,各自姓什么,在哪处当差!”苏婉如道。

    几位姑姑其中一位就回道:“我姓马,在锦绣馆里当差。”

    “我姓许,是喜居的管事姑姑。”

    “我姓邹,是山水馆的管事姑姑。”

    接着,六位绣长也都起身介绍了自己,苏婉如一一记住,正要说话,门口就听到有人嚷着道:“让我进去。”

    “怎么了。”苏婉如问道,刘妈妈就推开门回道:“是一个小绣娘,说要进来见您。”

    苏婉如微微颔首,随即门被推开,李玉和黄莹进来,李玉坐了一回牢,又被打了板子,现在走路腰就有点弓,腿也不大利索的样子,她进来看着苏婉如,道:“苏瑾!我和黄莹要离开!”

    锦绣坊里的几位姑姑面色微变,纷纷垂了目光不敢看苏婉如。

    苏婉如眉梢一挑,看着锦绣馆的马姑姑,“我记得没错的,她们两个是你手里的绣娘?”

    马姑姑应是,回道:“是。”又忙解释道:“不过,我、我也不知道她们要走的事。”

    “那就现在问问。”苏婉如靠在端着茶盅,似笑非笑的看着马姑姑,“你手里的绣娘,有事直接越过你来找我,这算怎么回事,往后是不是要我将锦绣坊姑姑的事一起做了呢。”

    “正好,如今我们手头紧,一个月省个十几两例钱,还能多请几位绣娘,马姑姑你说呢。”

    两个绣娘也想来给她下马威,她今天要是和李玉吵架,她岂不是回到当初了,地位没升,权势没升,她还费什么劲的折腾。

    马姑姑脸色一变,立刻回道:“我……我这就问。”她说着,转头就看着李玉和黄莹,喝道:“闹腾,想走没有人拦着你们,按章程办事,办完了,随时走。”

    “可真会拿乔摆架子。”李玉气的不行,谁能想得到,一转身的功夫,苏婉如就成了她们的掌事了,现在她们都要仰她鼻息讨生活了。

    苏婉如蹙眉,不看李玉,只盯着马姑姑。

    “来人,将她们带下去,她们要走就走,把帐清算了,该怎么赔钱就这么赔!”马姑姑说着,目光一瞪,怒道:“还不走。”

    李玉和黄莹两人个咬着牙,出了门。

    马姑姑松了口气,苏瑾这个人很不好惹,往后她们只怕更要小心谨慎才行。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李玉和黄莹在外面闹腾,她们的契约要明年才到,现在就说要走,就是她们违约,按契约上的写的,就是要赔钱!

    “以前姐妹出去嫁人,或是早走了,掌事从来没有让赔钱,凭什么让我们赔!”李玉豁出去了,在院子里闹腾,“苏瑾,你不要太过分了,害人终会害己,你会被雷劈的。”

    “马姑姑。”苏婉如道:“要赔的钱一分不能少。再告诉她们,把嘴巴放干净了走,否则,我就让她们爬着出去!”

    马姑姑一头的汗,立刻开门出去,喊婆子将两人的嘴堵上,又搜了包袱拿了赔偿的银子,将两人撵了出去。

    “苏姑姑,人走了。”马姑姑进来,苏婉如颔首,道:“以后大家共事的时间长着,我今天来不是要立威给你们看,也不想玩杀鸡儆猴这一套把戏,没必要!”

    “我只是想告诉大家,霍姑姑和我的目标,就是想要将秀坊做大,以后锦绣坊和宝应是一家,所以,我们好了自然有你们的好处。”苏婉如道:“更不存在踩着你们如何,都是自家人,不分亲疏。我要的就是守规矩踏实做事。其他的想法,若是好的就来和我说,若是卯着劲儿打擂台,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这话我今天和你们说了,回去和宝应的绣娘也一样说,我希望你们都能记住。”

    几位姑姑和绣娘皆是垂着头,气都不敢大出。

    “嗯。”苏婉如颔首,和霍掌事打了颜色,霍掌事就唱红脸,“行了吧,大家都不容易,好好做事有难处就来找我,能帮的我们一定帮。都别怕,以前的事都是小事过去了,往后的才是大事。”

    众人应是,霍掌事接着又道:“去忙吧,派个人将苏姑姑要的东西送来就行。”

    众人就依次退了出去,外头一片安静,几个楼里没人说话,心里惶惶不安,可这不安只能是不安,半点动作不敢有。

    比起手段来,没人能算的过苏瑾。

    以前算不过,现在就更加不要提了。

    苏婉如和霍姑姑带着大家回了宝应绣坊,路上周娴拉着苏婉如,低声道:“你刚才的样子,可真厉害啊,连我看着都害怕。”

    “怕什么。怕我夜里去掐你脖子吗。”苏婉如掩面而笑,周娴跺脚,道:“又没正经了,我可是夸你呢。”

    苏婉如轻笑,回了宝应绣坊,她和霍掌事关起门来说话,“……姑姑,走到这个地步,你我都没有回头路了,这么多人,这么大的摊子,如果遇到事您千万不要心软。”

    “我知道。”霍掌事看着她,道:“我就有恻隐之心,也要想想着四百多人的利益。”

    苏婉如松了口气,道:“往后我就恶人,您只管按您的性子办事。这样一张一弛才能让大家心里有安全感,不敢生事。”

    “就听你的。”霍掌事道:“我就占个便宜,唱这个红脸了。”

    苏婉如轻笑,点了点头,将锦绣坊的账簿和契约都拿出来,两个人看过又记在自己的账上……一直忙到下午才吃午饭,苏婉如歇了个午觉,刚起来乔妈妈就来了。

    “苏姑姑。”乔妈妈笑着道:“夫人让奴婢来问问您明儿可有空。”

    苏婉如给她倒茶,笑着道:“夫人可是有事吩咐我?”她明天还有事,隔壁的宅子她动了脑筋,就要和对方去谈价格。

    “夫人明儿请客。”乔妈妈道:“将你引荐给别府的几位夫人,她说她也没有什么能帮得到你的,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苏婉如眼睛一亮,真心实意的感谢,“那我明天一早就去。让夫人为我费心了,真是我的罪过。”

    “你别这么说,你和夫人年纪差的虽多,可关系却密切。”说着,又压低了声音,“宗人府的事过去了,还有几日那位就要问斩了,此事夫人说都是你的功劳,若非你,他们家这会儿肯定是不太平的。”

    苏婉如笑着说不敢。

    都督府内,沈湛将信递给卢成,随口就问道:“她在做什么?”

    “还在绣坊里。”卢成咕哝着,“爷,您今儿一天都问了十几遍了!”

    沈湛就皱眉,怒道:“老子问了你就答,哪里来的废话!”

    “哦。”卢成挠着头出去,沈湛又道:“你再去看看,她什么时候忙完。”

    卢成应是,觉得自己都快成信鸽了,不对,他连信鸽都不如,好歹鸽子还有翅膀,可他只有两条腿。

    沈湛就放了笔来回的在房里跺着步子,愤愤不平的念着,“昨晚就催着我走,说今天来找我,这天都快黑了……”他说着,就将桌子上的东西一卷,开门对闵望道:“回家。”

    “是。”闵望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下衙了,就跟着沈湛回去,敲开门,他便问婆子,“可有人来找我?”

    婆子一愣,“有许多人,爷问的是谁?”

    沈湛目光一眯,婆子一个激灵想起来,顿时回道:“没有,姑娘没有来。”

    “她来了直接引去宴席室。”沈湛烦躁的去了内院,洗漱一番换了件朱红色颜色鲜亮的袍子,对着镜子照了照,又觉得胡渣子不好看,仔仔细细的刮了,喊婆子进来梳了头。

    拿着把镜看了又看才满意出去,周奉拿着信件和印章过来,笑着道:“爷要出门吗。”

    “燕京附近可有风景不错的地方?”沈湛翻着信,周奉想了想,道:“十渡不错,在那边住一夜……或者去香山也可以。爷想出去散心吗。”

    “嗯。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四处看看走走。”他想了想,决定去十渡,那边应该不用爬山,苏婉如可能会喜欢。

    走之前,他打算带苏婉如出去玩一天,要不然一走两个月呢……

    丫头肯定会想他想的难受,他得给她留点念想。

    “爷,早朝上谈了联姻之事吗?”周奉问道:“您走前可要再和户部几位大人走动一番,现在国库吃紧,要是克扣了我们的钱粮怎么办。”

    沈湛嗯了一声,道:“谈了,满朝同意联姻。”沈湛随口说了句,又道:“至于钱粮,他们不敢克扣,我要的不多,若这点钱都扣了,岂不是昭告天下人,国库彻底空了。”

    周奉想想也对。

    “爷,要摆晚膳吗。”青柳隔着帘子问道。

    沈湛看来看外面,天已经黑了,苏婉如还没有来,他道:“等等,她说来吃晚饭的。”

    “是!”青柳应是而去。

    周奉轻笑,道:“爷对姑娘也太好了些。”

    “自己媳妇不好,还能对谁好。”沈湛头也不抬接着做事,等他手里的事都做完了,一抬头已经是亥时,他一愣,问道:“姑娘还没来?”

    “宵禁了。”卢成咳嗽了一声,“姑娘怕是来不了了。不过方才属下去,看姑娘还在馆里和大家一起在说事。”

    沈湛就嗯了一声。

    “爷,要摆晚膳吗。”卢成问道。

    沈湛摆了摆手,起身脱了外套拿了剑出去,“等会儿再说吧。”就去练剑了。

    等到半夜,他实在忍不住去了宝应绣坊,一推门二狗子在,可苏婉如不在,他蹲下来问道:“人呢,还在做事?”

    “汪!”二狗子幽怨的道。

    沈湛哼哼了两声,在房里待了一会儿,苏婉如还是没有回来的意思,就忍着一脸不高兴的回去了。

    第二日一早苏婉如去了亲恩伯府,徐氏看见她特别高兴,“还没恭喜你,得偿所愿了。”

    “夫人看出来了。”苏婉如掩面笑着道:“我做的这么明显吗。”

    徐氏就摸了摸她的头,道:“看不出来,是我猜的。”又道:“不过,这些是你凭本事得的。”

    “夫人对我最好了。”苏婉如笑着道:“不过这事儿惹娘娘不高兴了,以后我也不敢多来您这里,免得连累您了。”

    徐氏苦笑,她昨晚就被皇后训斥了一顿,不过这事儿也避免不了,苏婉如帮了她那么多,她不能说不理就不理,“没有的事,娘娘也不是小气的人,她气了这几天就没事了。”

    吴氏应该不止气这么几天,所以她一定得拉上司三葆,要告诉吴氏,她是司三葆的人啊,要出气找司三葆好了。

    不过昨天赵奕玉那一闹,吴氏这几天应该会烦心赵奕玉的事,她要联姻出嫁那芝阳公主比她年长就要立刻定婚事出门了,两个女儿的婚事,不好办。

    “不说这事儿。”徐氏压着声音和她说了宗人府的事,“……那天我们伯爷着实吓的腿都软了,还好,那个假的也不闹腾,倔着头倒颇有几分相像。”

    “等问斩了,这事儿就算是了了。”徐氏松了口气,道:“余下的就慢慢去找人,就算找不到,想必那人也不敢轻易露脸,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

    苏婉如不能多说什么,徐氏觉得她是避嫌,所以就换了话题,“我约了徐夫人、蔡夫人还有张夫人来家里做客,一会儿引荐给你认识,都是京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