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了三月,街上的行人明显多了起来,各大客栈已是人满为患。

    燕京百姓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生的和他们不一样,是高鼻子蓝眼睛,头发也不是全黑的,还有的跟金子似的。

    那些人也是新奇的走在街道上,这边看看,那边吃吃,引来无数人的围观。

    刑部衙门外,却极其的安静,韩正英的尸体被韩家的下人领走了,一个棺椁直接出了城,没有人看到韩江毅再出现。

    牢房里,锦绣坊几个馆里的姑姑塞了银子,侯在门口等着进去。而牢房内,崔掌事却坐在石墩上,看着一个小內侍,目露惊恐。

    “这是司公公赏你的。”小內侍将腰带丢在地上,“下辈子投胎记得学聪明点,不是什么人你都能动的。蠢货!”

    崔掌事摇着头,不敢置信,“我不死,你们好大的胆子,在这里也敢一手遮天吗。司三葆又怎么样,他难道不怕皇后娘娘查他吗。”

    “你也太天真了。”小內侍道:“你当你做了那样的蠢事,皇后娘娘还能不计前嫌的任用你吗。”

    崔掌事脸色一变。

    “莫说你,就是裴公公伤养好了以后,能不能接着留在凤梧宫做他的大管事都不一定,你居然还以为有人能救你出去。”小內侍说着,噗嗤一笑,“早点上路吧,说不定还能赶得上韩大小姐,好做个伴。”

    “那包砒霜也是你们给的?”崔掌事往后缩了缩,看着地上的腰带,就如一条毒蛇,随时都可能扑上来咬她一口,小內侍噗嗤一笑,讥讽的道:“那种连累全族的人留着做什么,难不成留在牢里被人糟蹋了,再给家里人增光?”

    崔掌事目瞪口呆,原来韩正英是被韩家人的灭口了。

    是啊,她被关在这里,想救出去是不可能了,而这牢里……她抬头四处看看,虽是女牢可也不“干净”,韩正英留在这里,结果更糟。

    “等、等等。”崔掌事忍着痛跑了过来,“能不能让我见司公公一面,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他听了以后,一定不会再杀我的。”

    小內侍停下来打量着她没说话。

    “我有!你相信我。”崔掌事道:“你不要小看我,我在京城做了十多年的掌事,我知道的事有许多是司公公都不知道的。”

    小內侍冷笑一声,道:“等着吧,今晚子时前若我们公公没有来,你就自觉点吧。”

    这样的人,活着就让他们公公膈应,小內侍觉得司三葆定然不会来这劳什子地方,便拂袖走了。

    苏婉如这会儿正坐在红烟绿雨里看着大家在挑布料,她看着直咋舌,和杜舟低声道:“我以为他只是打算送三娘还有青红三个人布料,没有想到他这么大手笔,一百多个绣娘,居然见者有份!”

    “嘚瑟!”杜舟昂着头,哼了一声,道:“他是以前穷怕了,现在手里有了闲钱,就四处显摆,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现在有权有势了。”

    “小杜!”苏婉如咳嗽了一声,道:“行了啊,说一次就得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杜舟跺脚,“您现在就护着了,奴婢跟着您的时间,可比他长多了。”又道:“您这是重色轻友。”

    苏婉如就白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手哄着,“我对你也很好,要是他在我跟前说你的不好,我也听不了。”又道:“不过他不常说别人坏话的。”

    “您就是偏心。”杜舟嘟着嘴,正要说话,那边周娴扯出一块芙蓉色印碎花的布出来,“杜舟,就……就剩这一块布了,你……要不要?”

    杜嘴角就抖了抖,怒道:“要,为什么不要,明儿请哪位姐姐帮忙,给我做个椅披!”

    “这花色?”周娴噗嗤一笑,道:“要不然,您一起给我得了,我能做件棉袄。”

    杜舟就嫌弃的挥着手,“拿去拿去,我才不稀罕。”

    大家就都笑呵呵的拿着布过来和苏婉如道谢,各自想着怎么裁剪怎么做,一时间楼上楼下热闹不已。

    “苏姑姑。”工头笑呵呵的进了门,道:“您可有空去前面看看,验收一下,若是没有事我们今天就能撤走了。”

    苏婉如颔首,拉着杜舟出去,前面的二楼院子很大,特意搭了许多的架子,到时候可以晾晒用,苏婉如在里头走了一圈,又说了几件事,就请霍姑姑结账了,让工头走了。

    “下午去看看家具去,定了的应该能让人送来了。”苏婉如回头看着楼,“姑姑想个名字,我顺道去定个牌匾挂上,这可是我们的主楼。”

    霍姑姑想了想,道:“不然,叫香山馆吧。”

    “好,听您的。”苏婉如应了,让杜舟留在家里,喊了刘三娘和青红,“我们去街上走走去。”

    青红摆着手,“我不去了,我这两日太累了,昨晚因为你我都没怎么睡,现在要补觉,你们两个去好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小心点啊,把二狗子也带上。”

    二狗子就汪汪汪的跑了过来,围着她转。

    两个人一条狗就溜达着出了门,苏婉如挽着刘三娘的手,道:“你发现没有,燕京街面上的女子要比应天的少,都说这边矫枉过正,还真是名不虚传。”

    前朝风气开放,几十年来燕京一直很繁荣,所以对女子的约束很少,但是自从赵之昂将这里用了京城后,就定了许多的规矩,那些刚封了爵位几年的府邸,明明根基浅薄,就偏要教养的子女一板一眼,装出百年大族那样的底蕴来。

    其实像徐氏林氏或者应天的几个大族,子女的教养多在学识上,反而在行为和思想上,要松很多。

    当时的韩正英或者杜元都是如此,家里对名声看的极重,但更多是家族的共同兴衰,个人上,除了烙在骨子里自小学会的矜持和骄傲外,并无更多的管束。

    “嗯,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些个饭馆里似乎出入的都是男客。”刘三娘打量着,“不过像我们这样的身份,倒是无所谓了,想想,有时候也觉得庆幸,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约束。”

    不然,她们就是想出门,身后也是跟着一堆婆子丫头。

    “我也觉得。”苏婉如带着刘三娘进了个巷子,第二个门就是定做家具的地方,约了明天送货,她们就又折了回来。

    二狗子乖巧的跟着,两个人又坐在路边吃了茶点,刚给了钱要走,就看到一队的人马过来,一行人又是骆驼又是马的,浩浩荡荡的二三十人,铃铛声叮叮当当响着,队里的人坐在骆驼或者马背上,也稀奇的打量她们,那些人男男女女都带着圆顶的毡帽,高鼻大眼,衣服颜色鲜亮,很引人注目。

    “是西域来的吗。”刘三娘也觉得稀奇,眯着眼睛去看,苏婉如点了点头,道:“看穿着打扮应该是西域来的,约莫是藩国来朝贡的。”

    刘三娘点头。

    那些人走的越发近了,二狗子有些受惊的样子往后躲了躲,苏婉如护着二狗子,一抬头就看到刘三娘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在抖,她惊了一下忙过去拉着她的手低声道:“怎么了。”

    刘三娘没有说话,手脚冰凉,十年了,她又看到了那个人。

    那队人嬉笑着往城里走,苏婉如顺着刘三娘的视线,立刻看到了骑马走在最前面的男子,身材高瘦,穿着一件朱红绣蟒纹的袍服,容貌说不上多好看,但是一双眼睛看上去虽是在笑,却给人冷冰冰的感觉。

    是赵栋,苏婉如是第一次见,但是立刻肯定了。

    “十年了。”刘三娘盯着赵栋目不转睛,“畜生……畜生……”

    她的样子,眼中含着泪花又是满目的仇视,引着队伍里的人朝这边看来,她立刻抱着刘三娘转了个身,压着声音道:“三娘,你冷静一点,不要被他认出来了。”

    “他不会认识我的。”刘三娘冷笑道:“过了这么久了,他怎么可能还记得我。”

    苏婉如回头看了一眼走远的了赵栋,正昂首坐在马背上,贵气逼人,她磨了磨牙低声道:“别急,早晚有一天我们能取了他的命!”

    “阿瑾。”刘三娘握着她的时手,“我恨不能立刻杀了他。”

    苏婉如抚着她的后背,柔声道:“你等了十年了,不急再等一等,没有合适的时机,我们决不能操之过急。”

    “好。”刘三娘转过脸去擦了眼泪,又回头过来,看着赵栋走远的背影,紧紧攥着拳头,许久没有都没有说话。

    苏婉如也不知道说什么,如果知道出来能遇到赵栋,她大概也不想出来。

    “我请你吃点好的,缓解一下心情?”苏婉如看着刘三娘,刘三娘道:“我没事,刚才失态了。”

    两个人牵着手慢悠悠的回去,好一会儿刘三娘道:“你看见过我缝一件衣服吗。”

    “嗯。”苏婉如想起来有一回她见到刘三娘在房里做一件男式的直裰,手工很精致,“当时你是故意让我看的对吧。”

    刘三娘微微颔首,又道:“你说,有没有办法将这件衣服给他送去。”这件衣服,她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做完。

    “送衣服给他?”苏婉如蹙眉沉思了一下,“这得他给我们活做才行,不能死乞白赖的送过去,岂不是惹人怀疑。”

    刘三娘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这件事不容易办到。”

    “也不是办不到啊。”苏婉如道:“你让我再想想,左右你暂时不走,我们等着时机来。”

    刘三娘看着笑了笑了,低声道:“青红过了三月三就回去,我让她带几封信回去,你有没有要捎回去的东西,快点准备好了。”

    “有的,我这两日就列单子出来,让杜舟帮我去买。”苏婉如道:“我还攒了东西给邱姑姑,她看了一定喜欢。”

    刘三娘轻笑,“不枉费姑姑惦记着你,宠你一场。”

    两人不再聊刘栋的事,说笑着回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黄莹站在门口,苏婉如一愣,黄莹已经迎了过来,道:“苏瑾,你现在可有时间,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就几句。”

    苏婉如和刘三娘对视一眼,刘三娘道:“我在门口等你。”

    “嗯。”苏婉如指了指一边,黄莹跟着她过去,二狗子没走,站在苏婉如身后一副护驾的样子,黄莹愣了愣有些怕的后退了一步,急切的道:“苏瑾,我们掌事想见你,你去刑部的大牢见她一面行不行。”

    “见我?”苏婉如噗嗤一笑,黄莹忙打断她拒绝的话,“我知道你不想见她,可是这回不一样。我们掌事想和你说一个秘密,这个条件对你或许没有用,但对宁王爷有用。可她见不到王爷,就只能让你传达。”

    “你和王爷的关系,我们都知道。你想进王府,势必要对王爷有点作用,这就是个好时机,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黄莹说着,期盼的看着她。

    “很大的秘密?”苏婉如歪着头看着黄莹,“你确定王爷会喜欢?”

    黄莹不迭的点着头,“你听了以后可以判断好坏,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王爷。你这么聪明,分的清时势。”

    “我知道了。”苏婉如颔首,道:“你先回去,刑部不是我想进去就能进去的,我要先去找王爷打个招呼才行。”

    黄莹见她同意了,忙松了口气,道:“一个时辰内,你一定要过去,否则一切就迟了。”

    是司三葆要杀崔掌事吧?苏婉如微微点头,“我既答应了,就一定会试试,不过最后如果不成我也没有办法。”

    黄莹懂,如果能有别的选择,她们不会来找苏婉如,可是当下,他们并没有。

    原本她可以找亲恩伯府的蔡姨娘,只是可惜蔡姨娘被发卖了出去,不然和她说了,她告诉吴忠君,说不定还能换崔掌事一命。

    “你一定要去。”黄莹点头道,“相信我,这个秘密,王爷一定喜欢。”

    苏婉如摆着手,“走吧,我现在就去王府。”她说着,拍了拍二狗子的头,和门口的刘三娘道:“你先回去歇着吧,我去去就来。”

    刘三娘看了一眼走了的黄莹,点了点头,“你小心点。”

    苏婉如颔首,带着二狗子往三牌楼去,她径直去了镇南侯府,敲开门婆子看着一人一狗愣了一下,随即就笑着行了礼,道:“姑娘来了,快请进。”

    “嗯。”苏婉如道:“侯爷在吗。”

    婆子咳嗽了一声,回道:“爷去衙门了,估计回来的会迟,姑娘先进去坐着等会儿?”

    “那让闵望或者谁来见我一下就好了。”苏婉如不打算进去,她怕看到裘戎会跟他吵起来,婆子忙应是,“闵侍卫在,我这就去找他来。”

    说着飞快的跑去喊闵望,转眼功夫闵望就大步小跑着过来,一脸的紧张,“姑娘,你找我?”

    “我有事请你帮忙。”苏婉如道:“我想进刑部的大牢看锦绣坊的崔掌事,你能想到办法,让我偷偷去一趟吗?”

    闵望惊讶了一下,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今天爷一天都开着笑脸,而姑娘的态度也有了大转变?

    以前若有这样的事,她不是去找别人帮忙,就是自己动脑筋想别的办法。

    现在却是直接来找他们。

    “行。当然行。”闵望立刻应了,“您直接去刑部,从东面的角门进去。”

    苏婉如扬眉看着他,闵望就咳嗽了一声,道:“我骑马过去快点,打点好了您大概正好到。”

    “好。”她也不多说什么,带着二狗子就离开了,寻了刑部东面的角门,她一到门就开了,引着她的衙役和昨天来时是一个人,带着她直接进了牢里。

    牢房里只有崔掌事一个人,她扶着栅栏站着,正往她这里看,一看到她就极其激动的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想到办法来的。”

    “我又不是来救你的,我没这本事。”苏婉如抱臂看着她,奇怪的道:“怎么只有你,韩大小姐呢?”

    崔掌事嘲讽的笑了笑,“死了。吃了一包砒霜。早上尸体被家里人领走了?”

    “她兄长让人送来的砒霜?”苏婉如问道。

    崔掌事听着一愣,忽然又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难怪我会输在你手上,你小小年轻看事情如此通透,我说她死了,你就立刻想到是她兄长,这份聪慧确实是我所不及的。”

    “您夸我啊,还真是稀奇。”苏婉如道:“您这是兔死狐悲。不过,你想了个什么秘密,打算让我告诉王爷,好让王爷救你出去?”

    崔掌事点头,招了招手,道:“你过来一点,我告诉你。”

    “你说了,就不怕我听过后就反悔了吗?”苏婉如走过去,崔掌事苦笑了一下,看着她,“我只能相信你,不是吗。”

    苏婉如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你只要告诉王爷,徐丞相暗中和七皇子来往就好了。”崔掌事极快的说完,苏婉如愣了一下,问道:“就这个?”

    左丞相徐立人和赵栋暗中来往,一个当朝丞相手握重权,一个待封藩的皇子,还真是个秘密。

    崔掌事点头,解释道:“这是个秘密,我年前为徐府送绣品去,机缘巧合听到了徐丞相和七皇子的对话,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但是两个人关系很不一般,且还是见不得光的。这件事你听着或许没有瓜葛,可王爷一定想知道,你只要告诉他,王爷一定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