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司三葆一进京城,连衣服都没有换,径直去了宫中,他一年没有回来了,此刻看见宫门近在咫尺,激动的热泪盈眶。

    含着热泪他去了乾清宫,小內侍一见是他也不敢拖时间,立刻就去回了杜公公,杜公公就回了赵之昂。

    “宣,司三葆觐见。”小內侍站在门口喊了一嗓子,又低声道:“司公公,您请进。”

    司三葆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快步上去,一跨进御书房的门槛就磕头,“奴婢,叩见圣上!”

    “司三葆。”赵之昂颔首,“这蓬头垢面的,路上赶路赶的辛苦吧,快起来。”

    司三葆就站了起来,一抬头看了一眼赵之昂,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赵之昂心头感动,面上却是笑着和杜公公道:“这么大年纪了,还哭,丢人不丢人。”

    杜公公可不敢笑,回道:“司公公这是想您想的,情难自控。”

    “好了,好了。”赵之昂下了椅子,走过来看着司三葆,“朕瞧着,瘦了不少啊。”

    司三葆拿帕子擦了擦眼泪,哽咽的回道:“奴婢去应天水土也不服,一开始晚上做梦都梦见您……后来这近一年都没回神,现在一回京,回到宫里来,就觉得神清气爽,连肚子都觉得饿了。”他说着一顿,又道:“圣上,您赏奴婢块点心吧,奴婢这会儿饿的头晕眼花了。”

    “哈哈。”赵之昂大笑,“一进门就跟朕讨吃的,也只有你了。”说着和杜公公交代道:“跟厨房说一声,捡他爱吃的整上一桌子来。”

    不是去御膳房,而是在圣上的小厨房里,杜公公笑着应是,亲自去吩咐厨房。

    “奴婢叩谢圣恩。”司三葆笑着,又道:“龙袍奴婢送来了,您是现在看,还是稍后再过目。”

    赵之昂现在没什么事,就道:“呈上来吧,朕看看应天锦绣坊到底和别处有什么不同。”又道:“当日朕要给京城的锦绣坊做,你偏想抓着功带去应天,朕也不说你,如今要是事情没办成,看朕怎么收拾你。”

    “奴婢知道,主子您这是疼奴婢呢。”司三葆笑着,对外头招呼着,“将箱笼抬进来,再拿衣架子过来。”

    四五个小內侍忙了小心翼翼的忙了好一会儿,等衣架子抬出来的时候,一时间御书房内金光闪闪,赵之昂很惊讶,“……这上头镶嵌的是什么。”

    “是金色的龙鳞。”司三葆道:“在太阳光底下,更为的出彩!”

    赵之昂负手走了几圈,又蹲下来仔细打量着,摸了摸鳞片看着司三葆道:“古往今来,好像没有听谁说过龙袍上镶嵌鳞片的,这一件,算是头一件吧。”

    “是!这是头一件!”司三葆笑着道:“主子,您可要试试。”

    赵之昂摆了摆手,“既是第一件,那就留着祭天那日穿。”说着又看了几眼,道:“朕越看越满意,不错,不错!”

    司三葆就知道赵之昂不会不喜欢,忙吩咐小內侍,“白内殿去,小心伺候着,千万别落着灰了。”

    小內侍应是,忙抬着衣架子去内殿。

    “果然不错,难怪你推举应天的锦绣坊。”赵之昂点头道:“听说绣娘也跟着你一起来了,改天把人带来,朕要问问她是怎么想起来用金片当鳞片的,朕要好好赏她!”

    “人就在京城,奴婢等出了宫就交代下去,明天就将人带来。”司三葆笑眯眯的说着,就自动将当初剪龙袍那事儿带过去了,免得再提就要解释龙袍到底毁了没有,难免又要起幺蛾子。

    “圣上,这饭菜是摆在这里,还是送去偏殿。”杜公公亲自去盯着人做饭,赵之昂很满意,道:“放偏殿去,拿三双筷子再弄壶酒,我们三儿一起喝一杯!”

    杜公公笑了起来,忙的颠颠的去准备。

    司三葆暗暗松了口气,他离了一年,就怕回来后一切都变了,没有想到圣上对他丝毫没有变。

    他克制着喝了几口酒就出了宫,方一出去,就看到吴忠君迎了过来,“司公公,我在这里等你大半天了,你总算是出来了。”

    “哎呦,我的国舅爷,奴婢何德何能让您在这里等奴婢。”司三葆上前去行礼,吴忠君嘿嘿一笑,道:“行了,别和我来这套虚的,去我家喝酒去。”

    “恭敬不如从命。”司三葆应了,和吴忠君一起上了马车,吴忠君问道:“圣上赏酒了?”

    司三葆打了嗝儿,低声道:“让厨房做了一桌子上,圣上让奴婢和杜公公作陪,算是给奴婢接风洗尘了。”

    “不错。这一顿饭一吃,大家可都知道你司三葆在应天待一年,宠信可半点没少。”吴忠君拱了拱手,“司公公你就别走了,往后就留在宫里,不然,我也这里空落落的,有事也没个人商量的。”

    “国舅爷。”司三葆道:“听说您被定国公弹劾了二十多封奏疏?这事儿是奴婢的错,连累您了。”

    吴忠君很义气的样子,哼了一声,道:“怕他作甚,就凭他们这几两的本事,除了骂人添堵外,屁事都成不了。”又道:“不过韩家的人来京城了,应该会暗中运作一番吧,韩子阳可是世子,他肯定不甘心尚公主。”

    “听说他和沈湛还有朱正言关系不错,他们会不会帮他?”吴忠君问道。

    司三葆噗嗤一笑,道:“朱正言帮不帮杂家不知道,沈湛定然是不会出手的,当初那位韩大小姐可是跟苍蝇似的黏着他,把韩家对他苦心经验的那点恩情都消磨尽了。他不会管这闲事的。”

    “也对,沈湛现在弄了个卫所,忙的很。这回回来等三月三一过肯定还要离京的,他没心思管这些闲事。”吴忠君说着又道:“不过你还是要盯紧了,不要坏了事,让皇后娘娘难做。”

    懿旨是皇后下的,圣上喊他们来也是要看看人如何,要是人真是如传闻那样,岂不是让皇后当了恶人。

    “您放心,奴婢能让他们来,就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背后做什么。”司三葆冷笑,“不过,他们也要谢谢定国公了,若非他一个月二十分奏疏,圣上也不会让他们兄妹来京城。”

    吴忠君点了点头,不屑道:“说是明天也要到了。”

    “不说这些。”司三葆笑着道:“舅爷新官上任,感觉如何。”

    吴忠君一脸苦笑,却半个字不敢漏,“好,好的很!”司三葆也笑了起来,知道吴忠君的宗人令是怎么来的,“等三月三一过,里头那位没了,您的差事就更轻松了。”

    吴忠君手一抖,赞同的点着头道:“对,我现在就盼着三月三。”说起来,他找来的那位和苏季真是像极了,就是平日里当差的侍卫看见,也说难辨真伪。

    暗中派去找苏季的人没有音讯,他觉得想要三月三前找回来怕是不能,

    现在就念着菩萨保佑,让他度过这次的难关,只要平安度过,他一定去法华寺给菩萨度金身。

    宝应绣坊中,苏婉如和刘三娘在房里说话,苏婉如笑着道:“你就别说了,我当时走的时候哪好意思和你们打招呼。”

    “我们大约也都猜到了,可你不说,我们也没有多提。”刘三娘道:“阿瑾,直到今天我才敢问你一句,你身上……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苏婉如握了刘三娘的手,道:“我不说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想连累你们。”又道:“快了,等我觉得能说的时候,我一定知无不言。”

    刘三娘点了点头没有再强迫她,沉默的喝了一盅茶,问道:“你……来京城后,可见过那个人。”

    “耳闻过。”苏婉如蹙眉道:“只是,他位高权重,你想要报仇依旧很难。”

    刘三娘没有说话,紧紧攥着茶盅,好一会儿才道:“我活着就是为了这一天,就算是死,此仇我也要报!”

    “我帮你。”苏婉如道:“我们不要急,一点一点来,好不好。”

    刘三娘点了点头,激动的看着苏婉如,红了眼眶,“阿瑾,我信你!”

    苏婉如笑着点了头。

    “吃完饭了。”周娴在门口拍着门,二狗子隔着门叫,“汪汪!”

    苏婉如拉着刘三娘出来,二狗子就扑在她身上来,呜呜咽咽的喊了几声,她笑着道:“我在和三娘姐姐说话,你找我什么事?”

    “汪汪。”二狗子蹭着她的手,摇头摆尾的讨好着,苏婉如轻笑,“知道了知道了,一会儿咱们三个人一起去遛弯儿。”

    二狗子:“汪汪!”

    刘三娘看着惊奇,道:“这狗是你养的吗,还真是乖巧。”

    “小心眼的很。”苏婉如带着二狗子和刘三娘以及周娴一起出去,边走边道:“还特别黏人,我在家里一会儿不理它,它就会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你,盯的你认输了它才收手。”

    刘三娘笑了起来,蹲下来摸了摸二狗子的头,笑着道:“你这么厉害啊,叫什么名字?”

    “汪汪汪!”二狗子道。

    刘三娘扬眉看着苏婉如,她回道:“它说,它叫二狗子!”

    “这名字……”刘三娘笑的不停,“感觉这不太像你能取的出的名字。”

    苏婉如抚额,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名字她是不会取的,只有沈湛那种人才会取这样的名字!

    不过……他上午来是为什么事?还有赵衍,怎么又是一起来的。

    难道宫里出了事,应该不会,就算出了事他们也不可能一起来找她,她又不是观音菩萨能许愿得尝的。

    都有毛病,她嘟哝了一句,决定不搭理这两个人。

    锦绣坊里招了三个灶上的婆子,又进了两位粗使婆子,刘妈妈轻松许多,平日绣娘都不在一起吃,人太多了十张桌子也坐不下,今天刘三娘和青红在,霍姑姑就让刘妈妈在院子里摆了桌子。

    大家依次落座,周娴很好奇的问青红,“姑姑要进宫谢恩领赏吗。”

    “不知道。”青红摇头,道:“我们跟司公公来的,圣上召见不召见,全看他的意思了。”

    可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很羡慕她,一起聊着应天的事情,下午青红闲不住也开了绷子坐在一起绣扇子,说说笑笑的天就黑了,散了工一起吃了晚饭,苏婉如和刘三娘一起送青红回去。

    同福客栈离绣坊不远,一路走着逛着,青红买了一堆的零嘴,笑着道:“阿瑾,要是明天没有消息,你陪我和三娘出去玩玩吧,我听说有个香山很美,是不是?”

    “秋天好看吧。我也没有去过。”苏婉如道:“你要想去,明天我们就坐车去,在那边歇一个晚上。”

    青红高兴的点着头,说着话就到了同福客栈门口,青红去找小厮拿房门的钥匙,苏婉如就站在楼下和刘三娘说京城的事,刚一转头,就看到楼梯上下来一位男子,穿着月白的直裰,身形清瘦,但气质很不错,她看着微微一愣。

    是韩江毅。

    “苏绣娘。”韩江毅也看到了她,有些尴尬的样子,干巴巴的打招呼,“你也在京城?”

    苏婉如颔首,没有和他行礼,道:“世子今日到的?”

    “是!大约要在京中住几日。”韩江毅看着苏婉如,几个月没见她个子好像又高了点,五官长开后越发的精致脱俗,特别的惹眼,“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苏婉如点头,目送韩江毅出去。

    刘三娘看了看韩江毅的背影,低声道:“听说是圣上因为婚事让他们兄妹来的,你觉得他最后会尚公主吗。”

    “不好说。”苏婉如觉得应该不会,韩江毅将家族的兴旺看的很重,“就看此番怎么运作了。”

    司三葆要报仇,又是皇后下的懿旨,他是走圣上的路子,还是得皇后的眼……

    “如果是你呢,你会怎么做?”刘三娘看着苏婉如,她却是眼睛一亮,想到什么,笑着道:“先等等看,说不定和你有点关系。”

    刘三娘眼睛一跳,立刻想到了什么,“你是说……将那人一起拉上?”

    “现在说这些还早了,凭你我的力量,连人家门都进不去。”苏婉如拉着她的手,低声道:“索性你要待一段时间,我们等着就是。”

    总有机会的。

    刘三娘点头。

    “好了,我们进去吧。”青红拿了药匙过来,“方才过去的是韩世子吗,我看着背影好像是。”

    刘三娘点了头,青红又道:“这对兄妹也是命运多舛,好好的世子要尚公主,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说着一顿,又道:“不过韩世子很聪明,既然有机会来京城,他一定能想到办法吧。”

    苏婉如却在想韩正英,她一点都不想碰见对方。

    希望经过应天的事后,她能长点记性,自己的仇人是司三葆,就算惦记沈湛,也该去沈湛面前露脸,犯不着天天来找她麻烦。

    “杨姑姑,刘姑姑。”说着话,司三葆的內侍进来,笑着行了礼,道:“我们公公让我来传话,明儿辰正让你们在这里等着,公公带你们进宫领赏去。”

    三个人一顿,青红问道:“这么说圣上对龙袍很满意吗。”

    “满意。”小內侍笑着道:“要不然能传召你们进宫吗。”

    青红和刘三娘对视一眼,她忙上前塞了赏钱,“劳烦公公来跑一趟,明天我和三娘一定准时在门口候着。不过这进宫有什么忌讳讲究的,公公能不能和我们说一说,也免得我们两眼一抹黑,做了什么事冲撞了圣上或是贵人而不知道。”

    “我先去给公公回话,稍晚些我来找二位姑姑。”小內侍笑着道:“姑姑先歇着,我知道你们住哪间房。”

    青红笑着应是,送小內侍出去。

    小內侍一走,三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指了指楼上开门上去,门一关青红紧张的道:“一直说进宫领赏的事,没想到这么快,我今晚怕是睡不着了。阿瑾,你快和我说说,这见到圣上后我该怎么叩拜,先说什么,后说什么。

    “哪轮到你说什么。”苏婉如噗嗤一笑,道:“当然是圣上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圣上不问你就把嘴巴闭的紧紧的。”

    青红点着头,牢牢记着。

    晚上,刘三娘没法去绣坊住,苏婉如就陪着两人挑了合适的衣服,又坐了一会儿才告辞回去,刚回到院子里,就看到二狗子的碗里并排放了十个大棒骨,二狗子哼哧哼哧的吃的欢快。

    “谁给你这么多骨头的。”苏婉如蹲下来看着它,二狗子抬头冲着房里,“汪汪!”

    苏婉如抚额,垂头丧气的推门进去,果然就看到沈湛正坐在椅子上,板着脸没好气的样子。

    “侯爷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她坐在沈湛对面,给他倒了杯茶,“黑着脸干什么,我欠你银子了啊。”

    沈湛就哼哼了两声,不理她。

    “喂!”苏婉如道:“你跑来就给我摆脸的啊,有话说话,没话就回去睡觉。”

    他忽然站起来,就开始脱衣服,二月底他连中衣也懒得穿,三两下就把外衣剥掉了,苏婉如看着瞪眼,捂着自己的衣服,戒备道:“你……你……你干什么。”

    他将衣服往桌子上一拍,横眉瞪眼的走过来。

    苏婉如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放在他的身上,宽厚的肩膀,精窄的腰身,腹部的线条肌理分明的滑落进裤腰,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略有些黑的皮肤,和他胸前横着的刀疤,更添了一分健康,贲张着力道,让她面红耳赤。

    她朝后退了退,看着他,“别过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沈湛却忽然停了下来,原本是想声讨衣摆绣花的事,可看她的视线,顿时眼睛一亮,手就抻着桌子上,胸前的肌肉便上下抖了抖,扬眉看她,“和你能好好说话吗。”

    苏婉如刚喝了口茶,被他的动作激的喷了出来,她擦着嘴指着他道:“把……把……把衣服穿上。”

    “热!”他决定先不说衣摆的事了。

    苏婉如撇过眼去喝茶,他就坐在她对面,坐在椅子上,她就拍着桌子吼道:“你这叫耍流氓,二月底热什么热,快穿上。”

    “汪汪!”二狗子叼着根骨头,自动的跑屏风后面躲着去了,苏婉如就指着二狗子,“你看看,它都觉得你在耍流氓。”

    他一脸得意,“你喜欢对不对。”他说着,又抖了抖,“好看?”

    苏婉如满脸通红,将衣服塞他怀里,“神经病,我才不喜欢。你……你,丑死了。”

    “嘴硬。”沈湛靠在椅子上,一副无赖样儿,“你要喜欢,以后我见你都光着!”

    苏婉如牵着衣服挡着,“是,你是很好看,好看的不得了。可也不能一直这么光着吧,太伤风败俗了。”

    “我只给你看。”他笑着凑过来拉下阻隔的衣服,牙齿白的亮眼,一副骄傲的样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