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忠君做了个噩梦,梦见被赵之昂灭了九族,他的脑袋骨碌碌从断头台上滚了下去。

    他一惊醒了过来,眼皮子直跳。

    “伯爷,这是怎么了。”徐氏也被他惊醒,忙给他披了一件衣服,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该起了,就索性坐着穿衣服,吴忠君心有余悸的道:“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圣上废了我姐姐,废了太子,诛我九族!”

    徐氏手一抖,心头跳了跳,忙道:“怎么会呢,您别大惊小怪的,一个梦罢了。”又道:“太子纯良,娘娘贤德,就是您也是本本分分的做事,就算犯错那也都是小错,怎么也不可能往这事儿上靠。”

    吴忠君点头,穿着衣服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丫头婆子们听着里头有了动静,就敲了门端着盆提着水鱼贯而入,夫妻二人洗漱,刚在桌边坐下来,周生的声音在外头响了起来,“伯爷,伯爷您起了吗。”

    “进来说话。”吴忠君的鼻头被赵之昂的鞋底砸的红红,他揉了揉看着进来的周生,道:“大清早一脸丧气样,活腻歪了是不是。”

    周生没有立刻回话,挥着赶着房里伺候的丫头婆子,“去,去。”又看着他娘,“娘,您到门口守着去,谁都不准进来。”

    乔妈妈心头一跳,怕忙将大家撵出去,亲自站在了门口。

    “什么事?”吴忠君也没心思喝茶了,“宫里又来人了?”

    周生腿软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跟洪水似的落,“伯爷……完了,这下子完了啊。”

    “你老子的,说清楚了。”吴忠君吓的蹿起来,周生从十三岁跟着他,也有五六年,是个机灵稳重的,不是大事他不会这副死爹死娘的样子,“快说。”

    徐氏手一抖,抓住了茶盅,眼皮子不停的跳。

    “昨天夜里……昨天夜里……苏世元逃了!”周生说完,吴忠君又问了一句,“你……你再说一遍,谁逃了。”

    周生道:“后宋的二皇子苏季苏世元!”

    噗通!

    哐当!

    吴忠君倒在了地上,四仰八叉的动不了,徐氏手里的茶盅掉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苍白着脸呆住。

    完了,完了。他昨天晚上做的梦要应验了,昨天圣上还特意告诉他,要是苏世元出什么问题,他就灭他九族!

    要死了,要死了。

    吴忠君嗷的一声惨叫,一咕噜坐起来看着徐氏,道:“夫人,怎么办?”

    徐氏懵了好半天才回神过来,看着周生问道:“是昨天晚上的事?早上谁来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人呢?”

    “人还在外面。他没敢嚷嚷,和他一起当值的还有五个人都在宗人府等着,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周生抹着泪说完。

    宗人府早晚交班的时间是卯正,交班的时候都会进院子里查看,今天早上他们照例行事,才发现苏季的不见了,里里外外的找就差掘地三尺了。

    “人怎么走的呢?”徐氏将吴忠君扶起来,“伯爷,不是说围墙特别高,门还是铁的吗,寻常根本不能进出的,他怎么逃得了。”

    吴忠君哪里知道,就看着周生。

    “他凿墙的,院里内墙面上一点一点的凿出了个能搭脚的凹槽。”周生又道:“他本来就有武功,跳上来只要中间能借一次力,他就能跳出来。”

    他也能做到,不过中间要借个两回。

    “死了,死了,死了。”吴忠君就跟蒙着眼的骡子一样,来回的转圈,“死了,死了,这回死定了。”

    徐氏也倒坐在炕上,眼睛红红的,心里却在盘算着,是不是要将她几个儿女先送出去避一避,圣上一怒之下没找着他们,等过了风声他应该不会再赶尽杀绝了。

    “伯爷,您要不先去宗人府看看?”周生低声道:“这要赶紧报上去,四方堵路满城搜索,应该还能找得到人。”

    吴忠君愣了一下,和徐氏对视一眼,两人极度的绝望,徐氏过来握着他的手,道:“伯爷,你先去宗人府看看,再去宫里如实回禀了此事,妾身去凤梧宫里见皇后娘娘,实在不行太后娘娘那边也能去求求。”

    “苏世元虽重要,可怎么能和伯爷您相比呢,圣上他不会动您的。”徐氏宽慰他,吴忠君心头虽慌,可到底渐渐的镇定下来,他道:“你说的没错,姐夫不会真的杀我的。”

    “周生。”吴忠君吩咐道:“去吩咐五城兵马司,立刻封锁城门,挨家挨户的查人。”八百里加急,从京城辐射出去三百里內,每五里路设一处关卡,无论是人是鬼,没有通关文书者,一律扣押核实身份。

    周生一一记着点头应是。

    吴忠君又转了两圈,停下来道:“司三葆,司三葆应该回来了……”又道:“得提前告诉太子一声,免得他不能提前应对。”

    徐氏看他安排调度的周周到到就松了口气,颤抖的捧着茶盅,眼皮子还在跳个不停……

    这事实在是太意外了,谁能想得到苏季能逃走。

    关键是,他们都不知道苏季是怎么走的。

    是自己一个人走的,还有人营救的,谁来营救的……他们为什么之前一点线索甚至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吴忠君脑子又开始乱了起来,和周生道:“你先等一下,我再理一理,免得去了宫中圣上一问三不知,就真要掉脑袋了。”

    亲恩伯府对面的巷子里,青柳脱掉黑色的夜行服,露出里面的普通的衣裙,裘戎拆了面罩,目光冷冷的盯着对面,沉声道:“那个侍卫进去多久了?”

    “一刻钟。”青柳看了一眼时间,“裘副将,现在要怎么做。”

    裘戎将衣服叠好塞进包里,目光始终未离开亲恩伯府的侧门,“八哥连走前交代了,不管她做什么,我们只要暗中留意,给她扫尾巴就好了。等一下,若是吴忠君直接进宫,我们半路就将他宰了。”

    “杀了他,可苏世元逃走的事还是瞒不住。只要朝廷开始查,就肯定能找到蛛丝马迹的。”青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就算她常盯着苏婉如的一举一动,也没有完全看明白她的打算。

    “蛛丝马迹不好找,她处理的很不错。”裘戎虽对苏婉如的人品不喜,可对她办事的能力却挑不出错来,这世上他还没见过哪个女人有她这般谋略的,“不过,就算找不到蛛丝马迹,派人地毯式搜查追捕肯定少不了。”

    苏季就算出去了,恐怕日子也不好过,九死一生,提醒吊胆!

    他觉得这样亡命天涯的情况,不过是早一天死还是晚一天死罢了。

    除非苏季能上天入地,否则,救不救意义不大,他们躲不开搜查的。

    “那是谁?”裘戎说了一半,忽然就看到一辆马车徐徐朝亲恩伯府而去,“什么人这么早去府里串门。”

    青柳一愣也朝对面看去,随即低声道:“是宝应绣坊的马车,应该是姑娘,她最近十几天每天这个时候去和徐氏说话。”

    有什么东西,在裘戎的脑子里一点一点浮现,所有的零零散散散落一地的碎片,瞬间粘合,成了一个极其完美的圆。

    突然间他明白了苏婉如真正的目的。

    有意结交周生的宋桥,每日卯正出门辰时三刻回来的如月镖局,成了吴忠君贴身大夫的梅子青,还有她自己和徐氏的结交取得徐氏的信任,成为无话不谈甚至如幕僚似的朋友,以及突然拦轿告状的韩家……

    这一切,像一张网无声无息的将吴忠君网住。

    这张网从什么时候开始撒的?从认识朱珣就开始了吧,一步一步往她的目标前进,替换了宗人令拱吴忠君上位,帮徐氏料理后宅让她成为吴忠君的贤内助,让吴忠君有事就和徐氏商量……

    润物细无声的渗透着。

    齐戎知道了接下来苏婉如的打算,便冷笑了一下。

    “看来,她根本没有想要八哥帮她。回去睡觉吧,没你我的事了。”

    他们两个真是白忙活担心了一整夜,不但她们,就是他们八哥也白操心了。

    青柳还是不明白,“我们不要调度帮苏季断后吗?不然他出不了山东就能被人抓住。”

    “不用了。”裘戎看着那辆进了巷子的马车,“你们未来的夫人,在走第一步的时候就想到今天的局面了。”他说着,踢了一块碎石头,大摇大摆的出了巷子,去了隔壁要了一碗豆花和两个馒头,不疾不徐的吃着,等人出来。

    青柳模模糊糊的,似明白,又不太明白。

    亲恩伯府中,吴忠君的脑子清醒了一下,将前后理了一遍,和徐氏交代道:“你想办法,将家里孩子送出去,就说去外祖家玩几天。”

    他要做最坏的打算。

    “伯爷。”徐氏握着吴忠君的手,道:“事情真会这么严重吗。”

    吴忠君只是好色,又不是个傻子,事情的严重性他会衡量,“你别问了,照我的意思去办。”

    徐氏点头正要说话,乔妈妈隔着门帘子为难的回道:“夫人,苏瑾她……来了。”这段时间她每天定时来,待一个时辰离开,已经成了习惯,所以后面几日她不用回禀,直接下车进内院来,也没有人拦着她。

    “她来做什么。”吴忠君烦躁,这个时候什么美人,就是天仙他也没有心思看,“让她回去。”

    徐氏蹙眉,道:“她又没错,本来每天都来的。谁能想得到我们这里出事了呢。”说着,她掀开帘子,和苏婉如道:“瑾儿你过来了,我正有话和你说。”

    说着,拉着苏婉如的手去宴席室。

    吴忠君也不管徐氏和苏婉如,喊了管事出来吩咐家里的事情,他要安排妥当,等会儿进了宫心里安定,说话就不会颠三倒四的。

    隔壁,徐氏喝了两盅茶依旧在犹豫着,苏婉如孩子气的说着绣馆里的事情,“……里面的一间盖好了,大家都搬去了我原来的院子做事,我和霍姑姑还给院子取了名字,叫红烟绿雨,您觉得好听吗。”

    “啊,好听,好听。”徐氏心不在焉,苏婉如仿佛感觉出来了,担忧的道:“夫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您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徐氏忽然放了茶盅,握住了苏婉如的手,“瑾儿我……我能信你吗。”又道:“我们家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事?您先别慌。”苏婉如也是吓了一跳的样子,“不是还有伯爷在吗,有事好好商量,怎么会有办法的。”

    “商量的结果也不如意啊。”徐氏下定了决定,苏瑾很聪明,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无论是帮她出主意解决难题,还是与人相处平时的点滴,都异常的聪慧,她打定了主意,想问问你她,“你坐下来,别怕,听我细细说。”

    苏婉如紧紧握着徐氏的手,低声道:“夫人,您说,我听着。”

    “你别说话。”徐氏一头的冷汗,“宗人府里关着个人你听说过吧?”

    苏婉如点了点头,“听说了,好像是什么不得了人物。”

    “你这么说也没有错,确实是不得了的人物。他是后宋的二皇子苏世元。也是眼下后宋皇室唯一的血脉。”徐氏顿了顿,又道:“后宋战败后他被抓到京城秘密关在宗人府里,一直相安无事,他也老实的不得了,吃吃睡睡不吵不闹。”

    “可是就在昨天,苏世元消失了,毫无征兆的从宗人府里消失了。”徐氏眼睛里布满了不安,“瑾儿,我和伯爷的想法差不多,现在来问问你,你可有不同的想法。”

    “夫人。”苏婉如脸色也是变了变,“容我说句大不敬的话,您和伯爷是不是打算去宫里回禀圣上和皇后娘娘,然后派兵去追拿这位后宋二皇子?”

    “是。人逃了当然要追回来。还有半个月不到就要祭天,我们一定要将人找回来。”徐氏说着,声音都要哑了,“否则,圣上不会放过我们的。”

    苏婉如听到隔壁的说话声,吴忠君似乎要出门了,她道:“我只问一句,要是找不回来呢?”

    徐氏一愣,她没想过会找不回来,这么多人找一个人怎么可能找不到呢,就算是只苍蝇也得逮着。

    “要是过了三月三才找到呢。”苏婉如问道:“听您的意思,圣上很重视这位大人物,那要是圣上一听到说人跑了,就大怒说伯爷办事不利呢。”

    “伯爷近日不是一直被弹劾,连宫门都不敢进,生怕再触了龙鳞吗。现在去说这件事,岂不是火上浇油。”苏婉如又道:“我们想想最坏的结果,应该是圣上一怒之下杀了伯爷或者打他板子关他坐牢,那么最好的结果呢,恐怕伯爷这个宗人令是做不成了。”

    徐氏蹭的一下站起来,来回的走,突然掀了帘子喊乔妈妈,“去,不管伯爷干什么,叫他赶紧回来,我有话和他说,还有周生一起喊回来。”

    “是!”乔妈妈应是,跑着去追吴忠君。

    徐氏回头看着苏婉如,“瑾儿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些我们都没有想到。”又道:“不过,按你的意思,这件事我们不能上奏,要瞒住?”

    “夫人当局者迷!按着我这外人看来,不但要瞒着圣上,还要瞒着太子和皇后娘娘。”苏婉如道:“有的事是家事,皇后娘娘和太子就是家人,他护着你们。可有的事是国事,私人感情就得押后啊。”

    “那怎么办,你快说。”徐氏脑袋嗡嗡的响。

    苏婉如沉思了一下,又听到外面的脚步声,飞快的道:“分两步,一步派人暗暗的找,悄悄打听,找到人最好,再关进去就是。另一步,再去寻一个同样相貌的人放进去顶着,找到人就不用说了,找不到……那这个顶替的人,就是那个大人物!”

    “这样,给你们就多了时间。”苏婉如道。

    徐氏点着头,不停的点着头,有一点苏婉如没有说但是她想到了,如果过了三月三,一切事情都结束了,而他们依旧没有找到苏季,等个三五年苏季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圣上要责问他们,他们可以一口咬定不知道。

    谁知道是处死的时候被人掉包了,还是一开始抓来关进宗人府的就是个假的。

    时间越长,对他们就越有利。

    “夫人,是不是我说的不对?”苏婉如面露不安和惶恐,“此事太大了,您再和伯爷仔细商量,我没经过大事,就是一点小聪明,千万别误了你们的正事。”

    “没事,你说的很有道理。你等我,别走。”徐氏安抚苏婉如,掀了帘子就朝外面喊道:“伯爷,伯爷!”

    吴忠君很焦躁,见着她就问道:“什么事,你急匆匆的喊我回来。”他自己也害怕去宫里,所以一喊就回来了,其次,他也盼望着徐氏能再想出个好办法来。

    最近徐氏很聪明也顶用。

    “伯爷。不能去宫里,不能告诉圣上和皇后娘娘。”徐氏急的语无伦次,吴忠君听的一头雾水,“这事不说也不行啊,瞒的了今天,你瞒的了三月初三吗。”

    “您听我说。”徐氏将苏婉如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吴忠君听的全身发冷,瞠目结舌的道:“你是说,我们谁都不要说,偷偷将这件事解决了?”

    徐氏点着头,道:“是。就……就当苏世元还在里面,您不说,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