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什么人?”苏婉如侧耳听了听,马蹄踢踢踏踏,嘈嘈杂杂应该不少人,“要下去吗。”

    沈湛蹙眉,回道:“是几位皇子并着几个府的世子。”

    赵胥,赵骏,赵栋,以及赵骏未来的大舅子,永嘉伯府的世子蔡成志,以及定城侯的二爷马钰骁和芝兰公主赵奕玉,还带着不下百十个的內侍和侍卫,浩浩荡荡可谓是热闹非凡。

    “回去吧。”苏婉如觉得扫兴,“这么多人,没什么可玩的。”

    沈湛没什么可顾忌的,只是不想苏婉如被这么人看见,她肯定也不想露脸,没必要认识的人,根本不需要应酬,“我们换条路上去。”

    苏婉如点头。

    “四皇子。”沈湛并没有下车的打算,“好巧,在此处遇见大家,沈某略吃了点酒,不宜吹风,就不下车了。”

    赵胥挑眉和赵栋对视一眼,随即赵胥开口道:“没事。都是自己人。”又道:“你这是要上山烧香,没想到你也信佛啊。”

    “闲着,就来走走。”沈湛眉头微拧,“和方丈说好了,今年的头柱香给我。”

    他话落就听到一道女声响起,“原来是给你了,我道什么人抢了我的头柱香。”说着,催马跑了过来,长鞭子一伸,想要掀开车帘,“镇南侯,你……”

    帘子唰的一下被放下来,赵奕玉没有掀开帘子,她愣了一下,就听沈湛淡漠的声音响起来,“公主,沈某今日不宜吹风。”

    “你不能吹风还来山上干什么。”赵奕玉一顿,还要再说,赵栋已经咳嗽了一声,蹙眉道:“小妹!不得无礼。”

    芝兰公主赵奕玉,比芝阳公主赵善茹要小三岁,开年刚满十五,性子比较跳脱,不喜欢和女子来往,反而愿意跟着几位兄长后面骑马射箭,还听说七八岁时跟着赵之昂上过战场,不但不怕,回来后就吵闹着要习武。

    赵之昂很喜欢这个小女儿,所以就由着她闹腾去了。

    “七哥。”赵奕玉咕哝了一句,可到底不敢再放肆,就盯着马车不说话,沈湛出声,“各位殿下,告辞!”

    卢成驾车,车辕上坐着闵望,慢悠悠的拐了条道,赵奕玉奇怪道:“他们不从这里上山吗。”

    “这里也能走,只是绕些山路而已。”赵栋盯着马车看了一会儿,就喊着道:“四哥,五哥,我们走吧。”

    大家颔首,拍马往山顶冲,一边冲一边吆喝着,半边的山头都被他们的火把点亮。

    苏婉如靠在车壁上,听到后面传来的吆喝声,道:“他们这也是上山来烧头柱香?”

    “不管他们。”沈湛拍了拍她的后背,“前面的路马车不好走,想不想下去走走。”

    在冬天的半夜里爬山,苏婉如这辈子没做过,就笑着道:“好啊。”

    沈湛先下车,扶着她下来,马车就停在半山腰上,卢成和闵望跟在后面,四个人前后的走着,苏婉如脱了大氅,“我不冷,穿着累赘,还重。”

    “我拿着,一会儿冷了又该闹腾。”他将她的手炉和大氅都接了过来,苏婉如回头看着他,笑着道:“这样看,有些像我的小厮。”

    他轻笑,咕哝了一句,“又不是没做过。”

    她没听到负手走在前面,慢悠悠的道:“不过,让堂堂镇南侯爷做小厮,我也是有福气。”

    “天底下独此一份,且甘之如饴。”他凑过来,腾出一只手来牵着她,“地上滑,小心些。”

    苏婉如嗯了一声,由着他牵着往上走,其实山不高,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就看到了亮着灯的法华寺,他们从后面上来,一上来就看到挂在后面的一口大钟,高高的,点着灯笼,露着一种庄严的肃穆。

    “还有点时间,你去厢房歇会儿,我去找方丈。”话落,卢成敲开后门,小沙弥开了门一见是沈湛,忙念了阿弥陀佛,“还以为侯爷今夜不来了,公主她闹着要头柱香。”

    “不管她,”沈湛牵着苏婉如进去,小沙弥忍不住看了一眼苏婉如,顿时一愣,随即收了目光走在侧面,沈湛又道:“找间干净的厢房,先让我们歇脚。”

    小沙弥应是,引着他们穿过后院往一排排的厢房而去,过着年庙里的人很少,厢房里没有烧炕,小沙弥就烧了炉子提过来,银霜炭的炉子烟少,可到底还是呛些,沈湛开了点窗户,给苏婉如倒了茶,问道:“冷不冷?”

    “方才爬山出了汗,现在倒有点冷。”她捂着热茶,笑着道:“没事,等会儿就好了。”

    沈湛蹙眉,将大氅给她裹着,陪着她坐在炕沿边说着话,等过了一会儿小沙弥来敲门,隔着门道:“侯爷,您……要不要去前院看看,公主他不依不饶,连我们方丈都被惊动了。”

    沈湛蹙眉起身,和苏婉如道:“你在这里歇着,我去去就来。”

    “好。”苏婉如才不说不好办就不要烧香了,明明是沈湛先定的,没有理由让出去,“快去快回。”

    沈湛颔首出门而去。

    前院里,几位皇子并不在,只有赵奕玉和马钰骁在和一位大师傅说话,小沙弥跑过去低声说了几句,赵奕玉就看到了沈湛,立刻冲着他走了过来,道:“镇南侯,你能不能把头柱香让给我,以前每年法华寺的头柱香都是我的。”

    沈湛负手而立,面容严肃露着不近人情,“公主明年请早。”

    赵奕玉哪里想得到有人会和她抢,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头柱香是她的,“那我们打个商量行不行,要不,我们一起?”

    沈湛扫了她一眼,敷衍的拱了拱手,“沈某酒未醒,就不和公主多言。”说着转身就走。

    赵奕玉年纪不大,但个子在女子中不矮,新年里穿着一身大红的对襟袄子,下身是条红色的马裤,裹着她修长的双腿,露着一种京中女子少有飒爽干练之美。

    她的容貌也非常的精致,和苏婉如的娇俏不同,她长眉入鬓,鼻梁高挺,眼睛大且黑亮,有着勃勃生机的朝气。

    尚公主做驸马,虽不能入朝为官,可京中依旧有许多不需要撑门庭的公子跟着她后面转,显然是甘愿为美人入赘皇家。

    “沈湛!”赵奕玉拦住了沈湛,“我看你身上根本就没有酒气,你醒什么酒,分明就是不想和我说这件事。”

    管她天仙还是姐儿,沈湛一律不买账,他不说话,只扫了一眼马钰骁。

    “公主。”马钰骁心头一抖,忙上前拉住了赵奕玉,“算……算了,我们换去同福寺也是一样的,那边我都给您约好了。”说着,拖着赵奕玉走。

    “闭嘴。”赵奕玉反手就是一巴掌,“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马钰骁眼底划过恼怒,但只是一下便就散去,蹙眉道:“您看不出来吗,镇南侯今天是带着女眷来的,以他的性子不会想来烧什么头柱香。不是他不让,而是他的女眷不让。”

    “女眷?”赵奕玉一愣,“我父皇还没给他赐婚,他哪里来的女眷。”

    马钰骁只觉得赵奕玉单纯,无奈的道:“哪个男人在外面没有几个红颜知己,何况镇南侯这般地位风姿。公主,今年就算了,方才几位殿下也说了,我们就来坐坐,听听方丈大师说几遍经文就回去。”

    “哼!”赵奕玉一回头,就发现沈湛早就走了,她气的一拳打在墙壁上,怒道:“婚都没赐,就带着女人来庙里,我要去看看带的什么女人。”

    说着,一阵风似的往后院而去,马钰骁顿时脸色一变,转身就跑去找赵骏几人。

    赵奕玉并不知道沈湛在哪个厢房,就一间一间的看,找哪间是亮着灯的,刚找过去,赵骏和赵胥就赶了过来,一把将她拉住,怒道:“你发什么神经,跟我们回去。”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他带的什么人来的。”赵奕玉指了指院子里,“就在里面。”

    几个人也朝院子里看了一眼,赵骏拉着她走,“回去吧,一会儿要去给父皇还有母后拜年了。”

    “五哥。”赵奕玉好奇的回头去看,“你拉着我做什么,我又不和他打架。”

    赵骏蹙眉,赵胥就冷笑一声,道:“你打得过他?”

    “打不过又怎么样,我也不怕他。”赵奕玉哼了一声,“他能把我怎么样。”

    赵骏扫了她一眼,带着她一行人风似的下了山。

    “时间到了吧。”苏婉如看了看时间,“我们去前面?”

    沈湛颔首,把她裹紧了出了门,卢成和闵望跟着上来,一行人去了大雄宝殿,方丈大师亲自在门口迎他们,递了香过来苏婉如接了,方丈一愣看了一眼苏婉如……

    原来镇南侯坚持要烧头柱香,是为了此女子。

    看着面生,穿着打扮也不像大户人家的闺秀,倒是奇怪。

    这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方丈就放下了,陪着念了经文,苏婉如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心头念着,“父皇,母后,您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二哥平安,保佑我能顺利救出他来,我们兄妹能有一番作为,即便不能抢了这天下,也决不能让赵之昂那个贼人好过!”

    “你们的仇,我们一定报!”

    她心头念完一转头看着沈湛正站在不远处和方丈说话,他侧颜深邃,不是嬉皮笑脸的时候,显得异常的严肃……她看着叹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母后,您不用担心,我不会为了儿女情长坏了大事,我现在只是身不由己,只是……难自控。”

    “我知道事情轻重缓急,也不会做什么蠢事情,坏了你们的在世的英明。”

    她念着,睁开眼睛沈湛已经走了过来,柔声道:“我们去后院敲钟。”

    “好。”她起身,和方丈行了礼,方丈也微微颔首引着两人往后院而去,等出了大雄宝殿,方丈回头看着苏婉如,含笑问道:“女主今年贵庚?”

    苏婉如顿了顿,回道“新年满十六。”

    “正是好年华。”方丈含笑,“女施主等闲可常来,这后院有莲花池你可以走走看看,若贫僧有空,女施主也可以来寻贫僧下棋喝茶,如何。”

    苏婉如和沈湛对视一眼,她笑着道:“大师是觉得我有慧根吗。”她可是头一回来,主持方丈的态度有些过于热情了。

    “姑娘聪慧,自然有慧根。”方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姑娘记得常来。”

    苏婉如抚额,颔首,道:“近日怕是没有空,不过只要我空了,一定来听大师讲经。”

    “阿弥陀佛,贵在心诚。”方丈说着,上了鼓楼,沈湛示意苏婉如敲钟。

    苏婉如颔首,咚的一声响后,两个人隔着硕大的钟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许多年后,苏婉如若回想沈湛年轻时的容颜,便首先想到的是此刻,他穿着一件宝蓝的直裰,站在对面,看着她露出柔和的笑意,和他深邃的有些冷硬的五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好看,让人过目难忘。

    方丈看着两人,莫名叹了口气,笑着道:“起风了稍后该会下雪,二位施主今晚是住在庙中,还是回城里。”

    “回去吧。”苏婉如看着沈湛,他颔首,道:“走!”

    闵望将车赶到正门,苏婉如有些困,就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沈湛过来抱着她,问道:“许的什么愿?”

    “说了就不灵了。”她白了他一眼,道:“现在回城行吗,守城的兵会给你开门吗。”

    沈湛眉头一簇,道:“敢不开。”

    苏婉如点着头,朝他竖起个大拇指,道:“是,侯爷出马,谁敢不从。”

    “你。”沈湛亲了她一下,捏着她的脸,扯着,“这世上现在就你不给我面子!”

    她拍开他的手,昂着头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也没瞧见你给我面子嘛。”

    “爷……我已经够给面子了吧。”他挠着她,将她揽在怀里,“蹬鼻子上脸的小东西。”

    苏婉如笑了起来,想到今天的芝兰公主,便问道:“韩世子开年还来京城吗。皇长孙是不是过年没有回来。”

    “皇长孙没回来,他怕是要年中。”沈湛又道:“至于韩子阳,他在守孝,至少要等孝期过后。”

    苏婉如眼睛转了转,问道:“芝阳公主年纪不小了吧?”

    “不知道。”沈湛连后宫一共有几位公主都没注意过,更别提年纪了,“闵望,芝阳公主年纪多少。”

    闵望愣了一下,回道:“她比宁王爷小四岁,比芝兰公主大三岁,今年应该有十八了吧。”

    “那年纪不小了,圣上愿意让她等吗。”苏婉如歪着头想着,沈湛看了她一眼,顿了顿,道:“她母妃是后宫的孙婕妤,并非皇后亲生,圣上似乎也更喜欢芝兰公主一些,对她并没有多关心。”

    那就是芝兰公主不想等也得等喽。

    苏婉如心头动了动没有说话,沈湛问道:“怎么突然问起宫中的事,是不是今晚那位公主让你不舒服了。”一副要给她出气的样子。

    “有什么不舒服的,她是公主,享有特权高高在上没什么。”苏婉如想别的事,随口道:“没事,我就随口问问,好奇而已。”

    两个人闲聊着,车只在城门口停了一刻就顺利进了城,苏婉如道:“我回绣坊去住,明儿一早起来给姑姑拜年,拿压岁钱。”

    “见钱眼开。”沈湛敲了她的头,道:“我给你的还不够花吗,惦记别人的有什么意思。”

    她瞪眼,道:“能一样,这就是图个吉利。送我回去。”

    “明日一早我送你。”他抱着她亲了亲,“现在回去房里都是冷的,我不放心,还有二狗子还在我那边呢。”

    苏婉如不以为然,“就让它跟你待一夜好了,明天一早让它自己回来,它精明的很,自己能找得回来。”

    “没良心的东西。”沈湛哼了一声,道:“我今晚回去就把它给炖了。”

    她轻笑,捏着他的脸道:“记得给我留块肉。”

    沈湛也笑了起来,到底没有强迫她,抱着她跳墙进了绣坊,又赖着待了一会儿才走。

    她一走,苏婉如就小心的开了夹道的门进去,段震正搓着手来回的走,她急忙上前,道:“等久了吧,我才从城外回来,怎么样,事情办的可顺利。”

    “今晚就动手,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段震将经过和她说了一遍,她听着点了点头,“那就好,事情不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若有什么意外,以自身安全最重要,不要管别的,大不了以后再找机会。”

    “那女子很机灵,一定做的好。”段震话落,苏婉如忽然想到什么,低声道:“你让梅子青回医馆去,并在医馆门口挂上值宿的灯,一会儿定然有用。”

    段震闻声一怔,颔首道:“知道了,属下这就去喊梅大夫。”他说着就跳了围墙走了。

    苏婉如又在夹道里逗留了一会儿,心里很激动,若今晚的事成了,那么他们离目标又近了一步……就这么一小步,他们也算是费劲了心思。

    此刻,亲恩伯府依旧很热闹,刚散的宴席,女人们嬉笑着散了各自回自院子,吴忠君喝的半醉,抱着新抢来的美人春兰回房。

    春兰遇到纯属巧合,他和朱珣在一家笔墨铺子的外面见到的,当时他瞧见时就是眼睛一亮,随即派人跟着,费了不少的心思才将人弄到手。

    果然如他所料,春兰不但长的美,在床上也是销魂蚀骨,这一院子的女人,还不抵她一个得用。

    “回房接着喝。”吴忠君抱着美人,心驰神摇迫不及待的,春兰笑着应是,扶着他回房,倒了酒递来,笑着眼神勾着的吴忠君晕乎乎的,一口喝了杯中酒,就扑了上去。

    春兰笑着,将他推倒在床上,吴忠君正要说话,人便打了个哈欠,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春兰从床底摸了一把匕首,照着段震教他的手法,寻了肋下的一处位置,扎了下去,力道不轻不重,是重伤却不要人命。

    刀下去,吴忠君徒然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春兰,捂着刀口怒道:“贱人!”

    “国舅爷。”春兰吓的不轻的样子,“妾……妾也是迫不得已,若不刺这一刀,妾的全家就没有命了。”她说着,噗通的磕了三个头,开门头也不回的出去。

    吴忠君是醒着的,可全身都没有力气,他躺倒在床,吼着道:“来人。”

    喊了几声才有人进来,一看房中的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