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婉如带着吕毅和卞丽一起去了玲珑绣坊,刘官人也随后到了,取了挂屏,刘官人冲苏婉如抱了抱拳,道:“此番来京大有收获,下次再有买卖,刘某一定去宝应绣坊找你们。”

    “好。”苏婉如也拱了拱手,送他上车,“就先祝刘官人官司得胜!”

    刘官人很有把握,他们在外行走做买卖,只要不是得罪不起的,打起官司来,他还没输过。

    人一走,卞丽长长的松了口气,拉着苏婉如进去指着桌子上的五百两银子,“这是刘官人给的货款,本没有这多的,可他非要给我们就收了。”

    “锦绣坊那边可是收他一块挂屏一百两的价格,你收他这个数已经很客气了。”苏婉如笑着,刘官人拿了一千一百两,但他依旧没有亏。

    卞丽点头,有了这些银子,她们就能把欠的各处的账结算清楚,还有些余钱大家分一分贴补家里,“苏姐姐给我们十天时间,年前我们一定去宝应绣坊点卯。”

    “好!”苏婉如道:“那我和霍姑姑恭候各位姐姐大驾。”

    苏婉如心情极好,路上看着吕毅笑着道:“姑姑不是给你买了好几件衣服吗,怎么都不穿的。”

    “过年穿。”吕毅不好意思,低着头,“衣服太好看了。”

    苏婉如笑了起来,“等过了年天气就要慢慢回暖了,这新衣服你也穿不了多长时间,留一套新的,其他赶紧穿,明年我们再买新的。”

    吕毅龇牙笑着,牙齿白白的,显得特别高兴,点着头道:“好!”

    苏婉如在路上买了许多零嘴,边走边哼着歌,因为太久她已经记不得歌词了,但旋律依旧在嘴边,吕毅好奇的道:“唱的什么歌?”

    “我也不知道。”苏婉如摇着头,拿了一块热腾腾的糖糕递给他,“不甜的糖糕。”

    吕毅道谢接过去一口吞了。

    “吕大,你没有成亲过吗。”苏婉如看着吕毅,他眸光一怔,龇牙笑着摇了摇头,“没……没有。”

    苏婉如哦了一声,其实就随口一问,看吕毅的样子,应该是有许多经历的,她无心窥探他的过去,就笑着转了话题,“那边有卖灯笼的,我们买些回去吧,过年的时候挂在屋檐下面。”

    “好!”吕毅跟着苏婉如,两人溜达过去买了灯笼,又抱着一堆的鞭炮和烟花回来,一转身就撞在了别人身上,她一愣忙躬身道歉,就听对方笑着道:“是苏绣娘,我们又见面了。”

    “刘官人。”苏婉如笑着道:“好巧,您也准备买灯笼吗。”

    刘官人摆了摆手,让了位置指了指身边的两位朋友,“和两位好友约在此处见面,不成想又见到了苏绣娘。”他说着和自己的朋友引荐苏婉如,“宝应绣坊的苏绣娘。”

    那就都是商人,都是走西域的?苏婉如眼睛一亮,恨不得和对方握握手认识一番,笑着道点头,“三位去吃饭吗,要不我做东,请我们吕毅作陪如何。”

    她去不太合适,但是吕毅可以。

    “看你年纪不大,人却这么机灵。”刘官人和两位说了他的事情,“……此事要不是苏绣娘找到我点拨一番,我今年恐怕要留在京城过年了。”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锦绣坊占着财大气粗有后台,做生意也太目中无人了。

    “江南去一趟时间太久,要不就去平江府了。”刘官人和两位朋友道:“你们再去锦绣坊做买卖,契约可一定要签清楚了。”

    两人颔首,其中一位姓孙的中年男子,道:“我明天离京,是准备将契约签了,二月回来取货,时间刚好。可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犹豫起来。”

    “您要什么。”苏婉如立刻接了话,孙官人就道:“我要的东西不多。只要四十柄团扇,要的也急。”他准备过了二月二启程走货,这四十把团扇时间刚好。

    “立刻要,有点困难。”苏婉如想了想,道:“不过我可以帮您想办法,您要什么样式的,花色底料有什么要求没有,价格呢,控制在多少以内?”

    她一连串的反问,让孙官人怔了一下朝刘官人看去,后者就笑着道:“苏绣娘虽年纪不大,但是做买卖却是一把能手,你不用惊讶,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花色样式没什么要求,底料越上乘越好,至于价格,我能给出一两银子一柄,要是玻璃纱的底料,五两银子我也买。”孙官人道:“若是苏绣娘能帮我找到,我和我兄弟就都在你们家走货了。除了扇子我还要定制绢帕和被面,这些走货时好脱手。”

    “好!”他越这么说,苏婉如就越有信心,大不了立刻给他赶出来,扇子做的快,四十柄她们赶工就是了,现在人手也多,“孙官人何时启程回乡,我有消息就去拜访您。”

    “若是货拿到了,我这几天就要了,不然就赶不回去过年。”孙官人说着,就拉着自己的朋友,“我朋友姓苗,他和我们不一样,他走各地的梨园,专门定制各种各样的行头,不过要求比较高,到时候让他和你细细的谈。”

    苗管事点了点头,含笑道:“是。如若孙秀娘解决了这些难题,往后我们就都在宝应绣坊拿货。”

    “一言为定。”苏婉如点头,“刘官人的住处我知道,有眉目后我去请刘官人帮我做中间人。”

    刘官人笑,点头道:“若是成了苏绣娘可要记得请客吃饭。”

    “吕毅海量。”苏婉如拍了拍吕毅,“此事一言为定。”

    大家就都笑着拱手,苏婉如拉着吕毅往回走,吕毅就嘟哝道:“……我不是海量。”

    “开玩笑。”苏婉如噗嗤一笑,道:“不过绣坊里就你一个男人,往后若真要出面应酬,还真是只有你了。”

    吕毅哦了一声,一脸的纠结。

    她走了几步,忽然掉了头就往回走,吕毅跟在后面喊道:“你回玲珑绣坊?”

    “是啊。霍姑姑那边我记得是有团扇的,不过没有人订货卖的价格又不高,她存的也就五六柄。但我好像在玲珑绣坊看到了。”她快步去了玲珑绣坊。

    这三个人一看就是老买卖人,刘官人贴出一千多两银子的时候,一点犹豫都没有。

    一来是因为财大气粗,二来,则是他知道,这笔买卖他稳赚不赔。

    就算锦绣坊最后没有赔钱,他前后也就花掉了一千六百两,和他最初准备的银子刚好吻合。

    所以,她一定要将这三个客商争取过来。

    “卞姐姐。”苏婉如敲门,来开门的是吕绣娘,看见她就笑着道:“苏姐姐怎么来了。”

    苏婉如就拉着她进去,当着大家的面将事情说了一遍,卞丽顿时就笑着道:“我们方才还在想扇子怎么办,这个时候卖是买不掉。又是玻璃纱的底料,如若别人给的价格低,我们还不如一直留着。”

    她说着,就开了一个箱笼,拿了一柄出来,“都是成年累月,我们用剩下的底料做的存的,一共十六柄,你看看行不行。”

    “行。”苏婉如点头,“这样的绣工和配色,他要是不行,那就找不到第二家了。”

    卞丽就笑了起来,道:“那价格就随便你定,只要能保本我们就愿意出手。不然屯着年年要保养,费事的很。”

    “好。”苏婉如将扇子还给他,道:“他是要四十柄,眼下大家凑一凑,已经过了一半了,剩下的一半他若是愿意,我们就过年的时候给他赶出来,扇子而已,四五日就能绣好。”

    花色简单点,时间更快。

    “是。扇子好做。”卞丽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了这么多的买卖。”

    苏婉如反而有些有些后悔,她应该早点想到这事儿,这样年前好多客商来的时候,她就能一一拜访,将生意抢过来。

    “扇子先放在你这里。”苏婉如道:“我明天就去找刘官人,将这事定了,你们早上再将扇子送过去。”

    卞丽应是,一群人簇拥着送苏婉如出去。

    “这事儿成了。”苏婉如和吕毅边走边道:“等会儿我告诉姑姑,她一定会很高兴。”

    不但把合并的事办成了,还多留了三个客商,两笔订单。

    第二日一早她就带着吕毅去找刘官人,刘官人刚从衙门回来,一进门看到苏婉如坐在客栈一楼的大堂内喝茶,便惊讶的道:“苏绣娘来这里,莫不是为了团扇的买卖,扇子有眉目了?”

    “是!”苏婉如笑着道:“还请您做个中间人,帮我再引荐孙官人。”

    刘官人颔首,笑着道:“你办事这般麻利,可真让在下惊奇。也叫在下知道,这办事的能力,和人年纪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啊。”

    “您过奖了。”苏婉如请他坐,“点了早饭,不好叫您空着肚子走路。”

    刘官人摆手,“我刚在外面用过了。你若是吃过了,我们现在就去。怕夜长梦多。”他做出请的手势,和苏宛如一起出了门,边走边道:“这京中的绣坊生意不好做,好些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敢出头的人。就连我们这些来往的客商都不得不忌惮。若不是江南太远,而西域那边的人又只认京城出去的东西,我们也不会非要在这里拿货。”

    “总要有人打破现有的陈规。”苏婉如道:“做买卖,有竞争才有进步,才有更好的发展,一家独大,结果就是谁都好不了。”苏婉如含笑道:“往后您再有生意尽管给我们做,保管你们满意。”

    “一定!”刘官人含笑点头,两人进了一条巷子,敲了门,孙官人正好在家,苏婉如说了情况,孙官人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道:“走,带我去看扇子。”

    苏婉如就领着两人去了宝应绣坊,孙官人看过后果然很满意,和霍姑姑道:“不够的那部分我就明年二月托人过来取,这现有的二十柄我带走。”

    霍姑姑颔首,道:“那就让人给您装箱笼里去。”

    因为都是玻璃纱的底料,五两银子一把,孙官人付的银票。又将剩下的数量和被面都一并签了给她们做,霍姑姑拿着契约和银子面上不显,但心里却非常的高兴,买卖就是这么做的,一点一点的积累,由小到大,慢慢上轨道。

    “孙官人明年二月只管让人来取。”苏婉如道:“保证货让您满意。不过您满意了,将来定要记得帮我们介绍您的朋友啊。”

    孙官人看着一屋子的女人,又看着年纪最小的苏婉如,点着头道:“胆大心细还有冲劲,是个做买卖的好苗子。”他笑着道:“将来你要是不做绣娘了,就去我那边给我做掌事,我信你。”

    苏婉如笑了起来,点头道:“看来我以后的路今儿一天铺好了。”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刘官人道“苗兄那边我明天下午再陪你去问问。我的官司排在明日,等有了消息我来告诉你们。”

    “我明天会去衙门口等消息,您不用特意过来。”说着,送两人出门,吕毅抱着个箱子,一直将两人送到门口才关门回来。

    大家都站在门口看着她,苏婉如扬眉道:“做什么?”

    “你好厉害啊苏瑾。”周娴朝她竖起个大拇指,“往后你不要做活了,专门做买卖,我们在家里做事就好了。”

    苏婉如就扬眉,笑着道:“我来了这么久都没让你们知道,我的绣工其实很好的。”又道:“让我这么出色的绣娘去做买卖,这多浪费。”

    “不重要。”周娴摆手,春娘几年个附和的点着头,“对!不重要。只有找到了买卖,我们才有活做,你现在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苏婉如轻笑,“好,你们的衣食父母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白天做五皇子府的活,晚上赶团扇被面。”

    “比我们里长收粮食的时候都要凶。”韩绣娘道:“行了,行了。做事去,有这说话的功夫我都走了几十针了。”

    大家笑着进去做事,苏婉如去了霍姑姑房里。

    “我让吕毅去喊卞姐姐过来了,团扇的银子您和她们结算吧。”苏婉如道:“不用都给他们,一柄扇子我们留下一两,这样她们觉得不欠我们的,我们也不觉得吃了亏,大家心里都舒服。”

    霍姑姑颔首,“就听你的。”

    中午的时候卞丽八个人一起来的,她们在路上就听说扇子卖出去了,一进门就激动不已,“这样下去,我们的存货都能被清掉了。”她激动的和霍姑姑还有苏婉如行礼,“我们八个商量了,现在你们事情多,我们这两天将房子退了,略收拾一下就过来帮忙。”

    “好。”苏婉如道:“往后就算没有人订,我们也不能歇着,团扇也好,被面也好都顺手做着,刘官人方才和我说,往后他一年两趟,这些都用得着。”

    “那就好。什么都不怕,就怕没活做,做了没人要。”卞丽高兴的接过霍姑姑给的银子,激动的红了眼睛,“往后,我们就真的是重新开始了。”

    大家都很高兴。

    苏婉如陪着说了一会儿话,就去了后院夹道,段震在里面等她,“……公主,属下打听了过了,今年各地的客商都走了,但上元节后还会再来一些,年前应该是没有人了。”

    也没几天过年了,苏婉如颔首,道:“镖局呢,宅子定下来,年后什么时候开业。”

    “预计要到三月了。”段震道:“想把前面的铺面修整一下,还想请个舞狮队来热闹一下。”

    苏婉如颔首,两个人聊了许久,段震才走。

    第二日刘官人告锦绣坊的官司开堂,苏婉如带着吕毅去衙门外听,虽听不到,但是里面的消息立刻就能传出来,快到中午的时候,里面的人出来,苏婉如就看到刘官人笑盈盈的样子。

    “苏绣娘。”刘官人也看到了她,上前来抱拳道:“托姑娘的福,官司打赢了。明日锦绣坊要将五千两的银票送来官府,在大老爷面前画押,此案就算结束了。”

    “恭喜恭喜。”五千两可不是小数目,这位刘官人真是个精明人,“往后你我合作,契约可更要写清楚点才成。”说着,俏皮的笑了笑。

    刘官人哈哈大笑,“苏绣娘误会,出外行商,有些纠葛是常有的事。寻常我们是不计较的。只是这一回她们欺人太甚,此事若一直没有人出头,只会越来越助涨她们的气焰,我这也算是做好事。”

    苏婉如应是,笑着正要说话,就看到崔掌事带着人从里面出来,脸色极其的难看,她不看刘官人而是停在苏婉如面前,冷声问道:“怎么,以为赢了一回,京中的刺绣业你就是领头了?”

    苏婉如扬眉笑了笑。

    “得意忘形。”崔掌事走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讥诮道:“你也是从锦绣坊出来的,它在大周的地位到底有多高,想必不用我和你解释。现在你有多得意,将来你就会有多失意。”

    崔掌事说完拂开刘官人要走,苏婉如笑眯眯的开了口,道:“崔掌事,难得见面,先祝您新年好啊。”说着,挥了挥手,一副没心没肺大度包容的样子。

    旁边的人看着窃窃私语,锦绣坊的掌事,居然没有一个十来岁的小绣娘度量大。

    崔掌事气的发抖,上了马车,婆子随在身侧,低声道:“掌事不要生气,京城的买卖若像盘饺子,她现在不过拖走了半颗,您大可不必和她生气,将来有她苦头吃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