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骏躺在床上,头上包着纱布,很是郁闷。

    昨晚他在车里打着盹儿,就只听到醉汉骂骂咧咧的说着话,谁有心去辨别真假,正好又大半夜响起鞭炮声……

    换作谁都是要避一避的。

    谁能想得到,还真有人在墙上写大字骂圣上,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做这种没用的蠢事。

    他气的闭上眼睛,怕火上浇油,他连一个茶盅都不敢丢。

    就闭着眼睛生闷气。

    几个兄弟避嫌,没有人敢来看望他,就连太医院的太医给他包扎好了,也都找着借口出去了。

    刘公公被打了三十板子送府里养着去了,他身边连个说话诉苦的人都没有。

    心头想着,凤梧宫的裴公公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盅燕窝,笑盈盈的摆在桌子上,行了礼,“奴婢叩见殿下。”

    “裴公公快请起。”赵骏撑着坐起来,头晕乎乎的,裴公公上前去扶着他,“殿下快躺着,这头上的伤可马虎不得,得仔细养养。”

    赵骏不敢躺,裴公公来就代表了皇后,他问道:“您来,可是母后有吩咐?”

    “皇后娘娘担心您。听说您被砸的不轻,特意让奴婢送吃的来,叮嘱您好好养着,不要胡思乱想。”裴公公小声道:“圣上也是乍一听到气着了,当着头火气没地儿出,您这正好撞在刀口上了。”

    赵骏点头,道:“让母后担心了,是孩儿的不孝。”

    裴公公笑,显然很满意赵骏此刻的态度,将燕窝端过来,“您靠着,奴婢喂您吃。”

    “不敢。”赵骏还是坐了起来,端着燕窝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放了下来,感激的道:“还请公公代我和母后说一声,等我这头不晕了,就去给母后请安,这会儿晕的厉害,怕去了给母后添麻烦。”

    裴公公笑着颔首,“奴婢这就回去和娘娘说,您快歇着,奴婢就不叨扰您休息了。”说着,端着燕窝盅又走了。

    赵骏躺了下来,闭着眼睛笑了笑。

    他生母陈贵妃虽年老色衰不再得宠,可和圣上也是共患难过来的,在宫中谁也都得给面子,所以,他不怕皇后!

    心里想着,门又被推开,陈贵妃眼睛红红的进来,“我的儿,你怎么样了。”

    陈贵妃四十几岁的样子,早年东奔西走能保住命已经是万幸,就更谈不上保养了,所以现在穿金戴银抹了粉也遮不住年轻时受过苦累的痕迹,她心疼的握这赵骏的手,“他丢过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让让,你这孩子就是太实诚了。”

    “母妃。我哪敢让,当时您没有看到父皇的样子。”赵骏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这些话正是他心头的刺,也不知什么人写的。”

    句句都扎在赵之昂的心头上。

    “我看,就是那些人做的。要不然你当还有谁。这事是冲着你来的,借刀杀人!”陈贵妃低声道:“裴公公方才来过了?”

    赵骏也是聪明人,他母亲一说他就想到了什么,蹭的一下坐起来,冷声道:“您是说吴忠君?”

    “嘘!”陈贵妃指了指隔壁,压低了声音,“他内务府的差事没弄到,就一心惦记着你宗人府。除了他我可想不到别人。”

    赵骏想想也对,除了吴忠君还真是想不到谁。

    几位兄弟里就他一人由着母妃的周旋得了宗人府的差事,先不说在朝堂有多少的分量,单这一份恩宠和与众不同,就足够叫人嫉妒眼红的了。

    “想要我的差事,他想都别想。”赵骏说着就坐了起来,“上一回他收了司三葆的信,帮着收拾江阴侯府的事,圣上可不知道。还有定国公的老二,小心我写信告诉他们,有人拿他们当冤大头,将别人不要的破鞋往他们家里塞。”

    江阴侯府里的人他不认识,可也知道当下应天那边的状况,从后宋转到大周来,他们想活是有可能的,但是想升官发财,那就是痴人做梦。

    定国公也蠢,别人赐婚他就收,也不想想着其中的猫腻。

    “也好。”陈贵妃道:“这口恶气我们当下找不到时机,那就让定国公帮着出了。就算咬不死她,也恶心人。”

    赵骏颔首,决定今晚就写信。

    “儿臣回宗人府了。”赵骏决定不养伤了,“得亏母妃您来一趟,不然儿臣还想不到这些,他们既然盯着我的位子,那我就更要坐稳了。父皇恼我,可却没有说要革我的职,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阴狠的法子!”

    陈贵妃颔首,摸了摸儿子的头,“现在的日子可不如以前自在了,我的儿,你在外面母妃也帮不了你,你一定要事事小心啊。”

    “儿臣知道了。”赵骏整理好衣冠,大步出了门。

    朱珣跟在苏婉如后面,莫名其妙的就到了亲恩伯府,他一头雾水的看着她,问道:“你要我办事,来这里做什么。”

    “和国舅爷有关啊。”苏婉如拉着进了个小巷子,“你认识国舅爷吗。”

    朱珣点点头,“有点交情。”准确的说,他和京中所有人说的上号的人都有交情,这是他的本事,连沈湛都比不上。

    “真厉害。”苏婉如朝他竖起个大拇指,“侯爷都不行吧,你怎么和谁都能玩呢。”

    朱珣的脸上顿时露出得意之色,点头道:“那是,我是谁啊。无论是谁只要和我来往几次,就一定会被我折服。”

    “那你喜欢吴忠君啊吗。”苏婉如指了指对面高大阔气的门脸,“是同道中人,还是不齿来往又不得不应付?”

    谁能和吴忠君是同道中人,就算是也不能承认啊,朱珣立刻摇头,“后者!”他说着一顿,道:“你说这么多废话,到底带我来做什么。”

    “我也很讨厌他。”苏婉如说着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江阴侯府的韩世子吧,他被吴忠君摆了一道,据说等孝期一过就要上京成亲,尚公主。”

    朱珣蹙眉,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是司三葆暗中做的鬼,为此他还愤愤不平很久。

    若非他父亲拦着,他早就和圣上提了。

    韩江毅可是江阴侯府的世子,让他来尚公主,还为此逼死了韩老夫人。

    实在太可恨了。

    “当然知道。”朱珣怒道:“你好好提这件事做什么,扫兴!”

    就是要扫你的兴啊,你要是不和韩江毅关系好,我还就不提这件事了,她心里想着面上道:“我记得你们是好友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刚刚还说能为朋友赴汤蹈火,难不成你和韩世子也是酒肉朋友,敷衍来往的。可他和我说,你们是过命的交情,关系极为要好啊。”

    朱珣皱眉,他什么时候说过为朋友赴汤蹈火了,顿了顿,他道:“你不懂我们男人的交情,不要胡乱的说。再说,这事牵扯到朝政,是义气能解决问题的吗。”

    还不傻!苏婉如就认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有点道理。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当初我和韩大小姐关系不大好,可是韩世子为人却颇让我欣赏,一想到他的将来,我就觉得心气不顺。”

    朱珣露出狐疑的样子,“直接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戏弄一番国舅爷。”苏婉如掩面一笑,道:“替韩世子出口气。”

    “这难度很高啊。”朱珣一点都不反对戏弄吴忠君,他早就看此人不顺眼,唯利是图,毫无下限,还好色,他手里不知道害死多少女人的命了,“你打算怎么做。”

    苏婉如就凑着他,低声说了几句,朱珣听着一愣,“为什么要去宗人府?”

    “五皇子现在肯定很失落,也让他看看笑话,乐呵乐呵。”苏婉如想不到什么好理由,决定敷衍了事,“你是不是害怕得罪国舅?”

    “呸!”朱珣道:“我会怕他。他不就靠着皇后娘娘,要是有一天……”说着摆了摆手,“算了,不提这事,你再和我说说。”

    两个人就站在对面的巷子里,你来我往的讨论起来。

    朱珣很惊讶,觉得找到了同道中人,哈哈笑着,道:“不错啊。你这阴损的点子还真多。”

    你才阴损!苏婉如撇嘴,“我们是为韩世子出口气,阴损是他们。”

    “也对。”朱珣立刻就答应了,起身就道:“你在外面等我。”

    苏婉如点着头,“去吧,去吧,我去对面成衣铺子买身小厮的衣服。”

    “还有件事。”朱珣回头看着她,“你怎么确定五皇子现在在宗人府,要不要我先让人去看看。”

    苏婉如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低声解释道:“你放心,五皇子这么负责的人,不可能因为一点伤就回家休养的。再说,圣上正生气呢,他不得好好表现?”

    赵骏昨晚遇到那样的事,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会去想这件事其中的蹊跷……好好的怎么会有鞭炮,怎么就叫他碰上了。

    定然是有人害自己。

    他现在除了宗人府的差事,也没有什么事是能让别人惦记的,如果他稍微聪明点,这个时候就一定是带着伤去衙门里坐镇,既摆出姿态来给赵之昂看,也叫居心叵测的人看知道,这差事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有道理。”朱珣点头,大步去了对面。

    苏婉如就迅速去换了一身小厮的衣服,从荷包里摸了点粉将自己的脸抹的灰扑扑的。

    照着镜子一看,是又瘦又小还不起眼。

    她满意极了,就大摇大摆的去亲恩伯府门口拢着手候着,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侧门打开,里面出来一辆马车,随侍六个护卫,车里有人说话,她就听到朱珣道:“我这不是一个人去尴尬吗,正好路过你门口,一想您指定在家里,就拉着您一起去了。”

    “五皇子可是受伤了,您和他有矛盾京中人人都知道。现在这时候您若是去看看他,显得您多宽厚大气是不是。”

    苏婉如忍着笑,装作朱珣的常随跟在马车后面。

    “我才懒得去看他。不过宗人府我还真没去过,趁着这次机会去看看,也是不错的。”吴忠君的声音有些飘,苏婉如感觉他是应该是喝了酒,醉醺醺的。

    “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朱珣拍了拍吴忠君的肩膀,“大家都在京城,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有矛盾当然就要化解了,更何况,你们还是一家人,他见着你还得喊一声舅舅呢。”

    吴忠君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朱珣忽然想起来苏婉如,掀了帘子朝外面一看,就看到苏婉如换了个小厮的衣服,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样子,低着头跟着马车跑。

    想起被她欺负好几次,他顿时高兴起来,乐呵呵的道:“二狗,你跑快点啊。”

    呸,你全家都是二狗!苏婉如心头骂他,可当着吴忠君的面,这个亏她只能咽了,“是,主子!”说着,递了个东西过来。

    “嘿嘿。”朱珣接过,得意的朝她投去一眼,放了车帘子,又和吴忠君说话,“听说您又找了个绝世美人,您别藏着啊,也叫我们开开眼界。”

    吴忠君就喜欢聊这事儿,“行。明晚,明晚我设宴,你一定得到!”又嘿嘿笑着,“也让你小子开开荤。”

    朱珣恶心不已,摆着手,“别!要是被我爹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你爹就是太无趣了。”吴忠君一脸的嫌弃,靠在车壁上打盹儿,“到了喊我。我这酒都没喝完就被你小子拖出来了,一会儿回去接着喝。”

    宗人府在江米巷,离这边很远,苏婉如跑的气喘吁吁,时不时停下来喘口气,再接着跑,吴忠君带出来的六个侍卫看着一脸的鄙夷,忍着笑。

    她垂着头也不敢说话,等看到宗人府的大门时,她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她今天来,并没有指望能见到苏季,宗人府内层层把守,苏季又是要犯,只怕是朱珣也并不容易进去……可是,就算这样,她也想亲自来走一遭,站在外面就仿佛能感受到苏季,心里踏实。

    递了名帖,马车直接从侧门进去,过了影壁停下来,因为是衙门,所以一溜排的都是办公的房间,内院一直退到后面,老远才看到如意门,她站在车边就朝如意里面看去。

    里面都有人把守,进去后里面似乎是个花园,两边都是独立的院子,再往里面就看不清了,但是依稀能辨别,两边的围墙都要比普通的院子高,来往巡视的侍卫也非常的多。

    她叹了口气。

    “走啊。”朱珣拍了她的头,“傻乎乎的,愣着作甚!”说着,朝她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苏婉如忍气吞声应了一声是,老实的跟在他后面。

    朱珣更加满意了,觉得今天这事儿做的实在是太好了,既能帮韩江毅出口恶气,还将苏婉如的势头给压住了,报了前晚的大仇。

    “走啊。”吴忠君负手停在了台阶上,苏婉如这才发现他,约莫四十几岁的样子,虚胖,黄脸,面颊酡红,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

    和她想象中没什么差别。

    “来了。”朱珣和吴忠君并肩而走,吴忠君问道:“五皇子在哪一间?”

    朱珣就轻车熟路的指了最大的一间,向南,门口立着內侍,他一走进两个內侍互相看了一眼,又发现了吴忠君,忙行礼敲门进去回禀。

    少顷,赵骏开了门,头上包着布。

    “叩见殿下。”吴忠君行礼,赵骏忙虚扶了他,道:“不知道舅舅来了,快请房里坐。”又埋怨朱珣,“我舅舅要来,你也该提前派个人告诉我一声,我好出门迎。”

    “迎接什么,你这不是受伤了吗。”吴忠君语气还算好,场面上的事谁都会,“怎么样,大夫怎么说,没有什么问题吧。”

    赵骏就点头,道:“没有。父皇砸的也不重,养几日就好了。”他说着,看了一眼朱珣。

    吴忠君来是看他死没死吧,这个阴损的人,背地里害他不成,居然还有脸来这耀武扬武。

    这口恶气他势必要出。

    “那就好。你这孩子也是倒霉,那条路我常走,什么事都没有。怎么你难得走一趟就叫你碰上这种事了。”吴忠君无奈的叹气,“也罢了,等找到罪魁祸首,定不能轻饶了。”

    不能轻饶?对!定要将他挫骨扬灰。

    “舅舅难得来一趟,你看我这样也不方便出门,不如去我府中吧,中午我陪舅舅您喝一盅。”赵骏不露痕迹的换了话题。

    吴忠君心里呸了一声,面上却是笑着道:“得了,你好好歇着,瞧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喝酒什么时候不能喝。”

    “那……”赵骏看向朱珣,“正言帮我招待好舅舅,改日我再谢你。”

    朱珣嘿嘿笑着,摆着手道:“你放心,你就是什么都不吩咐,我也得照顾好国舅爷啊。”说着一顿,又道看着吴忠君:“您还想去里面走走看看吗?”

    吴忠君一愣,他只是随口一提罢了,这里是宗人府又不是名川名寺,他去走动不合适,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正要开口,朱珣已经站了起来,拉着赵骏,“走,我们陪国舅爷去逛逛。”

    来这里逛?我看是你是想熟悉环境,好蓄谋取而代之吧,赵骏气的不行,面上笑着道:“舅舅想逛,我当然是要陪同在侧的。走!”

    吴忠君到嘴的话就收了回来,反正来都来了,看就看了,他可是什么都没提。

    三个人就前后脚出了门,苏婉如就跟在朱珣身后,一行人往如意门里去,苏婉如拢着手低着头,两只手的手心里都是汗……

    她很紧张,从来没有过的紧张。

    “二狗。”朱珣过来搭着苏婉如的肩膀,“你主子我累了,扶我一会儿。”

    苏婉如笑着应是,扶着他的胳膊使劲一掐,朱珣疼的嘴角直抖,忍着在她耳边道:“你给小爷等着。”

    苏婉如道:“等你死。”

    朱珣哼了一声,将她推开跟着赵骏往里面走,苏婉如余光四周看着,耳朵里听着赵骏的介绍,“这两边都是库房,再往前就是铁栅门了,舅舅可想去看看。”

    铁栅门自然是指圈禁用的院子,门是铁做的,围墙特别的高,四周都守着人,就是一只苍蝇飞进去,也会被人打下来。

    “去看看。”吴忠君也想到了苏季,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