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砰!

    苏婉如没有回头,就感觉身后的地震了震了,她惊了一跳忍不住想要回头看,肩膀就被赵衍拍了拍,“走吧,一会儿要下雪了。”

    “哦。”苏婉如没回头,滋溜的随着赵衍出门。

    砰,砰!

    又是两声,苏婉如觉得应该是椅子或者桌子之类的东西碎了吧。

    “来人!”沈湛的声音响起来,含着怒意,“把这里所有的绣娘,都给我送衙门去,告诉郑槐安,一人三十板子,少一个老子算他头上。”

    打绣娘板子?

    苏婉如的肉紧了紧。

    “侯爷,侯爷我们知道错了,侯爷饶命啊!”崔掌事一脸懵怔,宁王爷发火是因为他护着苏瑾和宝应绣坊,可镇南侯发怒是为了什么?

    她想不通。

    今天这是怎么了,明明应该顺顺利利的事,怎么就一波三折了。

    “爷看你不顺眼!”沈湛一脚踹开拦在他面前的椅子,大步朝外走,朱珣和赵骏对视一眼,看看这一地的狼藉,两个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决定保持沉默。

    沈湛这个人,你和他好好说话,他就对你以礼相待,可你若是惹毛了他。

    他就是个匪,管你什么人,弄死了再说后话。

    朱珣还记得有一回出兵,沈湛杀了个监军,此人是圣上派去的,裴公公的干儿子……

    他一言不合就砍了人脑袋,写信回京禀了这事,裴公公气的当场就晕倒了。

    只是,那监军是该杀的,这锦绣坊的绣娘们怎么得罪他了。

    难道是看不惯她们作弊?

    沈湛要是这么有底线和原则的,他就跟他姓。

    那是为什么,朱珣想不通啊。

    “去看看。”赵骏指了指外面,觉得这事儿怕不能善了,“他们两个怎么结了这么大的梁子?”

    朱珣不知道,要是知道他就不会这么懵了。

    赵衍护着苏婉如,并没有表现的多亲昵,单手虚拢着她的肩膀,“走吧。”

    “好。”苏婉如弓着腰,恨不得化作一只鸟,此刻拔地而起,拍拍翅膀。

    她往前走,赵衍随在她身侧,忽然有脚步声飞来,一道身影掠过他们,砰的一声,那脚踹在了马车上……

    就看到一阵灰飞烟起,车辕的梁折断,车箱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马受了惊,嘶鸣一声朝前蹿,两边看热闹的百姓吓的一阵惊呼,随即,赵衍那边的人跑过去将马制服,扣在巷子里。

    这边,马车倒下那一刹那,赵衍大氅腾空而起,卷挡住沈湛的刀,苏婉如吓的掉头就跑。

    赵衍一翻一转反手一抽,拉出侍卫的刀……

    铿!

    两刀相撞,电光火石。

    “抢我媳妇!”沈湛逼近,压的赵衍连连后退,“你活腻歪了是不是!”

    赵衍一用力,脚步停下与沈湛拼力相抵,就听到刀刃摩擦发出铿锵声,他冷冷一笑,道:“喜酒未喝,你哪来的媳妇。”

    “少跟老子废话。”沈湛收刀,下盘一动,脚就踹了出去,“办了酒席,也不请你来喝。”

    赵衍一让,人腾空跳起,踏着歪倒的车厢原地翻转落地,一回身刀就劈了出去,直逼沈湛命门,“强扭的瓜不甜。你们若有情有意,我自不会横刀夺爱,可你步步紧逼一个姑娘!沈湛,我看不起你。”

    “要你看得起。”沈湛被赵衍砍的退了两步,左手腾出,下面抄底,拳打了出去,“她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没你的事!”

    赵衍冷笑,身体一转,收刀避开。

    沈湛跳起一砍,沈湛抬刀去挡!

    铿!

    全力相抵,只见赵衍的刀一截两段,沈湛的刀在手里一震,抖了抖,几乎同一时间两人的刀皆落在地上。

    沈湛也不捡,打算赤手空拳的揍赵衍。

    赵衍和他过了两招心中有底,他是师父教出来,拳拳有路,而沈湛是野路子,招招都是要人命的。

    他不能秉持君子之风,以武会友。

    翻了脸,就不再讲究什么。

    两人打的热火朝天,你来我往,四周场面寂静,没有人动,因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和打斗惊呆了。

    朱珣也看的呆了,指着两个人道:“殿下,这……什么情况。”

    “不知道。”赵骏吩咐自己的随从,“去找五城兵马司的人来,这里归……”他说着想起来,看着朱珣,“归你家老二管?”

    长兴侯府的二爷是庶出,名叫朱瑜,比朱珣小半岁。

    “这东城归他管,刚接手。”朱珣看的正精彩,一听提到自家兄弟,摆着手道,“喊他来正好,被沈老八收拾一顿。”

    他们兄弟不对付,他瞧着这兄弟就讨厌。

    “去请。”赵骏吩咐随从,随从牵了马,快步去了兵马司。

    朱珣眼睛咕噜噜的转着,忽然想起来刚才被赵衍护着出来的丑女呢?

    他四处一搜,就看到墙角一个身影,先是站在人前,这会儿脚步挪着,背对着这边,小步……慢慢的朝外移,推开人群,滋溜就蹿了出去。

    “这吃里扒外的。”朱珣嘿了一声,人一跃而起跳下了台阶,指着逃跑的苏婉如,“你给我站住。”

    苏婉如根本听不到,提着裙子飞快的跑。

    不跑不行,一会儿沈湛打完了赵衍就轮到她了。

    不是她不义气,实在是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再说……赵衍有武功还有侍卫,他能自保的。

    苏婉如宽慰了自己,跑的更快,忽然,她甩在身后的辫子被人一扯,她哎呦一声骤停下来,就听到有人阴则则的道:“小姑娘,做人要有点良心,你这鬼鬼祟祟的,打算干什么去。”

    “放开。”苏婉如大怒,这声音一听就是朱珣的,“我的事你管不着。”

    朱珣不放,提溜着她的头发转过来盯着她,一看她的脸实在太丑,就只好勉为其难看她的眼睛,冷笑着讥讽道:“你人长的丑,心也跟着丑,赵仲元看中你什么了。”

    他看中什么?苏婉如一愣看着朱珣,道:“什么跟什么,我和他是朋友,朋友你没听过吗。”

    “你见过哪个男人跟女人是朋友的。”朱珣撇了一眼苏婉如,“不准走,听见没有!”

    苏婉如摸了摸荷包里的匕首,想了想没敢拿出来,她打不过朱珣的,就怒道:“我的事你管的着吗,宁王爷的事你管的着吗。我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要你这个闲人做什么。你要是闲着无事,就去领个差事做做,贴补家用还能打发时间。”

    “你老子拼死拼活的立功,你就跟着他后面丢人现眼。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再不让世人看见我。”

    朱珣被她骂的愣住了,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说什么。”一个小绣娘,在教训他?

    “放手,听到没有。”苏婉如道:“你再不放我就喊,喊你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指不定你老爹一看你抢女人,明儿就给你定个亲事,定个大家闺秀,规矩比你爹还多的,天天管的你想睡死在棺材里。”

    “你……”朱珣气的眼皮子直跳,但手却没有被苏婉如忽悠开,他怒道:“小丫头,报上名号!”

    苏婉如哼了一声,道:“你这样的纨绔高粱,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作死的东西。”朱珣就拉着她的头发往后拖,“长的丑,心也丑,嘴巴还毒。”今天让他长见识了,这世上还有女人嘴巴毒成这样!

    苏婉如疼的不得了,被他拉着后退。

    “朱世子。”她决定用软的,“你看,你貌比潘安,位高权重,又有侠义心肠,这样人的就该受万民香火,顶礼膜拜……你和我一个绣娘计较什么,对吧。没的跌了你的份。”

    “换手法了?”朱珣停下来看着苏婉如,挑着眉道:“硬的不行,就打算来软的?你当爷是柿子?”

    苏婉如想啐他一口,可面上还是笑着道:“您就算是柿子,也定然是最香最甜的那个。”

    “和赵仲元比呢。”朱珣顿时觉得有趣。

    苏婉如暗暗翻了个白眼,但面上却是笑的和煦,“当然是世子您了!”

    “赵仲元!”朱珣亮了嗓门一吼,“你来听听,你这小丫头不行啊,他说我最香最甜。”

    话落,一把刀从里面飞了出来,长了眼睛似的朝朱珣投了过来,他惊了一跳,拉着苏婉如跳开,刀就插在青石板的缝隙里。

    “沈老八!”朱珣大怒,“我说赵仲元,没得罪你啊。”刀是沈湛的。

    苏婉如怒瞪了一眼朱珣,笨死了,就这脑子早晚被沈湛弄死了。

    人比人高,沈湛和朱珣一比,感觉聪明多了。

    “你等着,我弄死他后,再来弄死你。”沈湛的嗓子穿过来,朱珣抖了抖,看着苏婉如,“我今天得罪他了?”

    苏婉如同情的摇了摇头,“我和镇南侯不熟,和你也不熟。”

    “你不熟还骂我。”朱珣拉着她的辫子,“你凭什么骂我,我得罪你了吗。我说的话句句在理,人赵仲元多护着你,现在和人打架了你就没义气的准备逃走,你好意思吗。”

    苏婉如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

    她要有义气,她就不利用赵衍了,“行,你们都有良心,你们心怀大爱,你们一举一动都是为了天下苍生。”

    “嘿!”朱珣一直觉得自己口舌很伶俐,可这一次……

    圈子内,沈湛分了心,气的快要炸了,这边赵衍还没揍完,那边小白眼狼就跟朱珣眉来眼去!

    他真是,想弄死天底下所有男人。

    砰!

    赵衍一拳搭在他脸上,沈湛顿时大怒,面子丢尽了,抬脚一踢,就踢在赵衍的胸口,赵衍一转一让,脚就踢在了他的肩膀上。

    “敢打我们爷!”卢成一挥手,喊道:“兄弟们,上!”

    沈湛原本只带了卢成和闵望,但是就在刚才,闵望打了烟火,从镇南侯府里又赶来了十二个人!

    赵衍这边,并着查荣生一开始也只有四个人,其中两个是內侍,但查荣生怕赵衍吃亏,早喊了人来守在一边,除开几个內侍,这边是十五个人。

    “上!上啊。别让我们王爷吃亏了。打,打了再说!”查荣生挥着拂尘,站在台阶上跳脚,心疼的看着赵衍,“王爷啊,您没事吧。”

    两方相加几十人,丢了刀剑,摩拳擦掌,冲在了一起。

    周围百姓围观的更多,一看打群架,立刻朝外面拉开圈子,给他们空间。

    沈湛和赵衍被人群隔开,两厢对望!

    中间几十人你来我往,拳头打的砰砰响,两人抱作一团,从街对面滚到了这边,查荣生要去找赵衍,却被挡住了路,他抬脚一踹,“一边去,一边去。”

    那两人又咕噜咕噜的滚对面去了。

    场面已经失了控,赵骏站在上面不停的揉额头,一见沈湛和赵衍都停下来,他忙跑去劝赵衍,“镇南侯脾气火爆你是知道的,他当初和父皇说话,都能顶上一两句。但是人却是实打实的好人,又没有歪心眼。你别计较了,有事大家坐下来好好说。”

    赵衍揉了揉胸口,咳嗽了一声,摆手道:“五哥,有的事好说,有的事不好说。”

    “哎呀,你可真是……”赵骏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脾气好的赵衍也是有脾气的。

    他又在人群里跳来跳去,左避右避的找到了沈湛,劝着道:“老八,老八你消消气。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算有气也能找个别的方法出了。你看看这事闹的,父皇那边说不定已经知道了,你说说你们要怎么解释。”

    沈湛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道:“这仇,没的解。”又拍了拍赵骏的肩膀,“明年我成亲,请你做冰人!”

    这时候还想着成亲?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赵骏没弄清楚两人为什么动手。

    沈湛哼了一声,道:“剜心割肉,不共戴天!”

    “这……这么严重?”赵骏更懵,连劝都不知道怎么劝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有人喊道:“东城兵马司巡城,让,让!”

    百姓让开,朱瑜带着几十人冲了进来,“都停下,停下来。”他来的路上就打听了,这边打架的是宁王赵衍和镇南侯沈湛!

    这架哪是他能拉的,五皇子一定是受他哥撺掇的,故意让他来做磨心。

    他也豁出去了,手一挥,自己的十几个人就充当了垫子,就朝两两打的不可开交的人群里钻,打算硬生生的将人分开。

    “侯爷,侯爷。”朱瑜作揖行礼,“有话好好说,这在京城打群架,开朝以来还从没有过。这要是让圣上知道了,可怎么是好。”

    沈湛撇了他一眼。

    “侯爷,就当……就当我爹求您了,行吗。快让您的人停下来。”朱瑜脖子直缩,他是真的怕沈湛。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和朱珣都跟着沈湛上过战场的。

    有的事你只听没有用,得亲眼看到,才知道有多可怕。

    沈湛鲜少将谁放在眼里,谈得上敬重的就更是不多了,但是长兴侯算一个,两个人是过命的交情。

    所以朱瑜搬出了长兴侯。

    沈湛没一脚把他踹开,接着听他废话。

    “侯爷。您行行好,这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朱瑜苦口婆心的劝着,擦着汗,可沈湛也没有让他滚,也没有松口,他急的一回身,就看到卢成正跟赵衍的常随继续扭打起来,他顿时深吸了口气,一转身小跑着去了对面。

    “王爷,下官叩见王爷。”朱瑜作揖,笑着道:“王爷,这长街人来人往,住着许多百姓还有妇女弱童,您看看这一闹腾,得多吓人是吧。再说,您和侯爷都是位高权重,在百姓眼里都是天一样的人物,这一动手,往后百姓得怎么想,是吧。”

    赵衍和朱瑜笑了笑,道:“此架是镇南侯打的,朱大人劝本王也无用。”

    “有,有用啊。”朱瑜心道,您比镇南侯好说话啊,“王爷,您让您的人先撤下去,镇南侯那边我去说,真的!”

    赵衍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和查荣生打了个眼色。

    “都停了!”查荣生一吆喝,“停了,停了!谁要再动手,杂家就阉了他,甭管他谁的人,哼!”

    四周一静,赵衍这边的人就停了下来。

    卢成也打了手势,并未趁机上手,两方就诡异的对峙着……

    朱瑜松了口气,和赵衍作揖,“多谢王爷,王爷您大人大量。”说着,小跑着穿过人群去找沈湛,“侯爷您看,王爷也停手了。您要是再有气,您打我两下出出气?”

    “您看,我这职位来之不易,我爹费了好些功夫。要是这事压不下去,我明儿这统领也做不得,卷铺盖回去了。我爹肯定是要伤心失望的,唉!”

    沈湛扫了他一眼,“想让我撤了也行,你得许点好处。”

    朱瑜懵了,他就是职责所在避不开来劝架,怎么还搭进去好处了,可这话他不敢说,笑着道:“侯……侯爷。我哪有什么好处。”

    “撤!”沈湛撇他一眼,拍了拍他肩膀,“小事。”说着扫了一眼外面。

    他哥坑他!朱瑜硬着头皮,就冲着百姓道:“看什么看,都撤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百姓哪舍得走,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

    人群外,苏婉如和朱珣道:“你弟弟比你厉害多了,三两句就劝好了。”

    “他比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