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院并不大,第一进后延伸搭了穿堂,从霍姑姑的小房间到内院的如意门,不过吕毅十几步的进深。

    所以,她穿过如意门,一眼就看到了所有人。

    霍姑姑、住在宝应绣坊的三位婆子以及吕毅,都东倒西歪的在地上,虽然人都是醒着的,但是眼神和状态明显不对,她快步走上前,喊道:“到底怎么回事,受伤没有。”

    “被人下药了。”段震帮着周娴一起将绳子解开,指了指旁边,“我来的时候,他们都被绑在柱子上的,四周架着柴火和桐油,看样子是准备将你们二人捉住后,一起绑着烧死!”

    苏婉如这才发现在不远处多了个柱子,柱子的四周架着柴火,柴火发出刺鼻的桐油味。

    “应该是烧死所有人,再嫁祸我和吕毅。”她觉得秦大生一定是想到了替罪羊,而最好的人选就是来路不明的她以及吕毅。

    段震气愤的想说什么,到底忍了。

    “不过,这是中毒了吗。你可知道中的什么毒?”苏婉如去掐霍姑姑的人中,霍姑姑能含糊的说话和喊叫,但是手脚不能动,眼睛也没有焦点,段震闻了闻气味,道:“是普通的迷药,青楼里常用的,人闻了以后什么都知道,可就是没有力气。”

    “不用解药,稍后一人喝一杯盐水就好了。”段震说着,将大家的绳子解开。

    苏婉如松了口气,道:“看来,秦大生是舍不得烧掉这个宅子,所以特意在院子里架的火堆。”他这么忙活,不就是为了宅子和宝应绣坊,如果烧了他就白忙活了。

    她话落,霍姑姑瞪大了眼睛,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周娴抱着她哭着道:“没事的,姑姑,别怕!”

    “我去冲盐水。”苏婉如说着跑去厨房冲了一壶盐水来,“将姑姑扶起来。”

    周娴扶着霍姑姑坐起来,苏婉如给她灌了一杯盐水,又转过来给吕毅几个人都灌了水,再回身霍姑姑已经抓住了她的衣袖,一字一句问道:“你说是大生?”

    “嗯。”苏婉如理解霍姑姑的心情,可是这事瞒不住,而且秦大生不能再留,“就在刚才,他拿着菜刀翻进我们的院子,准备杀了我和周姐姐。”

    “畜生,畜生!”霍姑姑惊呼一声,闭上了眼睛,死死抓着苏婉如的手,“这一次,断不能再轻饶他。”

    苏婉如点头,和段震道:“先带姑姑去房里吧,外面太冷了。”

    “好。”段震应是,抱着霍姑姑回了房里,苏婉如转头问吕毅和三个婆子,“感觉怎么样。”

    吕毅回道:“我睡着了……”他垂着眼眸,露出愧疚的样子,苏婉如颔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此事不怪你,谁也想不到他会这么狠。”

    一行人进了房里,周娴提了炉子进来,房间里暖和起来。

    “阿彩,还有阿彩!”霍姑姑想到了霍彩,和吕毅道:“快去后院帮我看看她。秦大生这个畜生肯定不会放过阿彩的。”

    吕毅看着霍姑姑,眉头簇了簇,随即点头,道:“好!”他身体好,恢复后就一点事没有了。

    “吕大。”苏婉如喊住吕毅,“你小心点。”

    吕毅颔首大步进了内院,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霍姑姑急着道:“怎么样?阿彩没事吧。”

    “她被绑在房里了,也中了毒。”吕毅道:“我给她喂了盐水,她应该没事了。”

    霍姑姑长长的松了口气,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秦大生在我的院子里。”苏婉如道:“也应该醒了,您看,是直接报官,还是先将人带到这里来?”

    霍姑姑垂着眼帘,捧着茶盅的手在急速的抖着,过了好一会儿,道:“先将人带到这里来吧。”

    “好。”苏婉如看着段震,“你和我来。”

    段震和她一起出来,苏婉如边走边道:“一会儿就说你是我同乡,受我兄长所托来给我送信,别的事一概不提。”

    “公主。”段震问道:“侯爷他还在院子里?”

    苏婉如头疼,点了点头,道:“先不管他,他不会乱来的。”又道:“你不要和他对上,吃亏的都是我们。”

    段震年纪和体力都不如沈湛,拳脚上也差了一截,动手占不到便宜!

    她现在已经不想去管沈湛到底知道多少了,只要他装作不知道,她也不想去探究其中原因。

    “是。”段震点头,心里隐隐猜到苏婉如和沈湛之间的事,快到院子时他忍不住,还是劝道:“公主,国仇家恨,你……和镇南侯注定不是同路人。”

    “我知道。”苏婉如垂了眼眸,“眼下最重要的是救我二哥,别的事我都不会去考虑。”

    段震松了口气,又觉得心疼,想了想大步进了院子,也不去看关着门的三间房,停在秦大生面前。

    “你这个贱人,居然在院子里养男人!”秦大生已经醒了,但因为失血太多,人已经很虚弱,看到苏婉如带了个男人来,顿时攒足了力气破口大骂,“你不得好死,就该被浸猪笼,荡妇。”

    段震上去就是一脚,盯着秦大生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否则我让你没有舌头说话。”

    秦大生就恶狠狠的瞪着苏婉如,他并未分清昨晚打他的,和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不是一个人,因为昨晚沈湛来出手太快,他连人都没看清,就被对方踩在脚底上,随即砍断了手腕,就晕死过去。

    “带他去前面。”苏婉如扫了一眼关着的房门,跟着拖着秦大生的段震重新出了院子。

    一进门,秦大生就喊道:“姐姐,救命啊姐姐。这群强盗砍断了我的手!”又道:“还有,帮我请大夫。”

    他的手齐腕断了被苏婉如用旧布捆扎了血管,乍眼一看非常的骇人,霍姑姑脸色先是一变,随即沉着下来,冷声道:“你说谁是强盗,我看你才是真的强盗!”

    “姐姐,你什么意思。”秦大生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将所有的事,推到苏婉如和吕毅身上。只有他们是后来的。

    只要找不到人,又死无对证,没有人会知道人是他杀的。

    所以,他就是要咬死了不松口,“姐姐,你不要被人骗了,这些人都是同伙,你快报官,让官府将他们抓起来。”

    “是要报官。”霍姑姑靠在椅子上,声音沙哑,“不过不是抓他们,而是将你这头畜生抓起来!”

    秦大生挣扎着,在地上翻滚着,“将我松开,你们听到没有,将我松开!”

    没有人理她,苏婉如和大家打了眼色,各自都找椅子坐下来,一夜没睡,她这会儿也昏昏沉沉的。

    “大生。”霍姑姑很失望,“我只想问你,这么多年我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秦大生嘶吼着,此刻手腕疼的他痛不欲生,可是他只能忍着,不把事情全部倒在对方身上去,他就不单只是手疼这么简单了。

    “姐姐,你被人蒙蔽了。您想想,这么多年,我虽然浑可从来没有害过你的性命。你现在一心认定事情是我的做,那是因为他们告诉你的,我现在明明白白告诉你,我没有。是他们做的,他们要谋财害命,他们三个人里应外合,姐姐,你要看清楚啊。”

    霍姑姑气极反笑,“我一无所有,你来告诉我,他们图我什么。难道和你一样,图我这小小的宅子吗。”

    “我不知道。你可审问他们啊。”秦大生说着,对三个婆子道:“你们都是蠢货吗,帮着外人来害我,还不快点帮我解开绳子,然后去报官。”

    三个婆子站在角落里没有动。

    “你狡辩。”周娴气的嘴角发抖,想到秦大生拿着菜刀站在院子里的样子,就心有余悸,“根本就是你想杀我们,你居然有脸说苏瑾和吕大,现在还想来骗姑姑,你到底是不是人。”

    “小贱人!”秦大生道:“你也不是好东西。和他们是一伙的,说,你们什么目的。”

    周娴气的直抖,正想说话,被苏婉如拉了拉,她转头看着苏婉如,就听她道:“养养精神,等一会儿还有的闹腾。”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周娴气的说不出来话。

    霍姑姑叹了口气,和吕大道:“快卯时了,你去衙门请官差来吧。”

    “是。”吕大应是起身,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霍彩冲了进来,喊着道:“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霍姑姑一愣,看着霍彩,目光动了动,上下打量着她,哽咽的道:“阿彩,你……怎么样。”

    “我没事,姐姐。”霍彩说着,仿佛刚发现秦大生一样,喊道:“大生……大生你怎么了。”一下子就扑在了秦大生身上。

    秦大生嚎啕大哭,指着要出门的吕毅,“拦住他!”又道:“话不说清楚,今天谁都不准去官府。”

    “你给我站住。”霍彩想也不想,就上去拦住了吕毅,“大生说了,不准去衙门,你给我进来。”

    吕毅不明所以的看着霍姑姑。

    “阿彩!”霍姑姑道:“你再护着他,就是助纣为孽,就是害了我们大家!”

    霍彩摇着头,“姐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知道大生虽不是好人,但绝非是没有良心的,这么多年他一直觉得亏欠我们,所以想要自己做买卖,想要照顾你。他不可能为非作歹,姐姐,你要相信他!”

    霍姑姑劝道:“阿彩,我信了他这么多年,我累了。”

    “姐姐。”霍彩上去,将秦大生的绳子解开,看到了他的手腕,惊骇道:“你的手怎么了……谁,是谁做的。”

    “是他!”秦大生指着段震,又指着苏婉如,“是这个小贱人。他还在自己房里养男人,一定不能放过她。”

    苏婉如正在想要不要提前过去,毕竟沈湛还在房里等她,可想了想又忍下来,又不是她让他等的。

    他想等就等,不想等就走呗。

    “你好恶毒。”霍彩看着苏婉如,又指着段震,“他什么人,绣坊里怎么无缘无故多了个外男,你和他串通的是不是,我们要报官,你们等着,你们会不得好死。”

    苏婉如揉着额头不想辩解,这里没有人信他们。

    “够了!”霍姑姑道:“是非黑白我有眼睛看。”

    霍彩摇着头,抱着秦大生,“姐姐,你怎么糊涂了,大生是你的弟弟,是你的妹夫啊。你不想相信他,居然相信别人。我问你,今晚的事你亲眼看见是大生做的吗,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你的,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大生说的呢。”

    霍姑姑眯了眯眼睛,眼底流露出失望来。

    “您看看,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人。”霍彩指着所有人,“蛇属一窝,就是为了骗你。”

    霍姑姑捂着脸,苏婉如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能够想象,她此刻的脸上一定布满了伤心和绝望……一个是收养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居然合伙想要她的命。

    “吕大。”苏婉如敲了敲桌子,“时间不早了,去将角门开了吧,想必馆里的各位姐姐都要来上工了。”

    吕毅一听点了头,大步走了出去。

    “我明白了,苏瑾。你到宝应秀坊来,就是冲着我姐姐的绣坊吧。你是不是锦绣坊派来的,是不是想要将我们绣坊彻底挤垮。”霍彩指着苏婉如,他怀里的秦大生已经将近虚脱了。

    “嘘!”苏婉如朝霍彩挤了挤眼睛,似笑非笑道:“小霍姑姑留点力气,一会儿你还有件事需要出更大的力气。”

    霍彩脸色一变,道:“你什么意思。”

    “有的事霍姑姑不说也不不愿意相信,是觉得你们姐妹几十年,就算你狼心狗肺,可她也不能不管不顾着血脉。不过我是管不了这些的。”苏婉如起身走过来,用下颌点了点秦大生的手,“他的手是我叔叔砍断的,这事儿我认了。小霍姑姑,你敢不敢认你和秦大生串通的事呢。”

    “你放屁。大生什么都没有做,我和他串通什么。”霍彩骂道。

    苏婉如笑道:“你今晚中毒躺在床上人事不知,若非吕大过去,你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力气吧。我且问你,这前院的事,谁告诉你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明白着的吗,用得着有人告诉我吗。”霍彩脸色变了变,苏婉如摇了摇头,“今天晚上的事可复杂了。秦大生给大家下了药,还拿着菜刀要杀了我和周娴……这前前后后的事,我都没有弄清楚,你怎么就一清二楚了。”

    霍彩目光动了动。

    “别急。”苏婉如拍了拍霍彩的肩膀,“还有人和你一样,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霍彩愣了一下,就听到外面有跑动的脚步声,随即门帘子一掀,祝娟出现在门口,喊道:“这……怎么了。”

    她脸色唰的一下白了,面如土色的站在门口。

    “祝姐姐。”苏婉如道:“秦大生要杀了我们所有人,幸好你昨晚没歇在这里,否则你也难幸免了。”

    祝娟面色变了变,看到了秦大生断掉的手,她死死扣住门稳住情绪,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不、不会吧。”

    “现在我们要将他送官。”苏婉如压住霍彩的话头,提高了声音,道:“你要不要进来和他说几句话,毕竟等他进去了,你们就再难见面了。”

    祝娟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喊道:“怎么会这样!”说着,冲过去一把扯开了霍彩,抱着秦大生,不管不顾的道:“大生,你说话啊,你不能进去,要你没了我们娘儿俩怎么过!”

    她的话一出,除了两位霍姑姑,大家都没有惊讶。

    “你说什么。”霍彩尖叫一声,指着祝娟,“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祝娟猛然抬头,冲着霍彩怒骂道:“我说什么,我说一百遍,一千遍,大生是我的,他喜欢我。要不是你横插一脚,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他也不可能娶你。”

    霍彩瞪大了眼睛,仿佛在理解祝娟话里的意思,好一会儿,她问道:“你……你说你们早就在一起了?从什么时候?”

    “我再告诉你一次,如果不是你们姐妹横插一脚,我和大生早就成亲了。”祝娟冷笑着,“你以为这个破地方我是多留恋,要不是因为大生,我早就走了。”

    霍彩没有说话,起身走过来,照着祝娟的脸就是一巴掌,“贱人!你当着我的面,居然有脸说这样的话,大生是你的。大生他要不是受我和姐姐的收留,他早就饿死在街头了,是你的,你们去阴曹地府成亲去吧。”

    “你打我?”祝娟丢开秦大生,就站了起来,一把薅住了霍彩的头发,怒道:“你以为你是好东西。你姐姐含辛茹苦的将你养大,什么好的都给你,你不但不感谢,还背地里想要她的财产甚至害她的性命。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这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是贱人,对!我就是贱人。我当年就不该进宝应绣坊,就不该跟这个男人。当年你抢他走的时候,我就应该站出来扯住你的头发,扇你几巴掌。”

    “你放手,放手。”霍彩也去抓祝娟的头发,挠她的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