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瑾。”周娴拉着苏婉如后退了两步,“你认识她?”

    苏婉如揉了揉额头,道:“在应天的时认识的。”

    周娴就惊愕的看着她,她居然和锦绣坊的人认识,对方还说她是应天锦绣坊的。

    简直不敢置信。

    “这不是宝应绣坊的周秀娘吗。”绣娘抱臂看着她们,“你们不知道她的底细,就将人收了啊。我可告诉你,她小小年纪,心狠手辣,和人打架时,剪刀都能扎死人。”

    周娴吓了一跳。

    “还有。她在应天的锦绣坊,可是已经做到了绣长了。可现在却莫名来了京城,委身在你们宝应绣坊,你就不怕她是只潜伏的恶鬼,吞了你们吗。”

    “我是恶鬼,也该吞了你。”苏婉如将周娴拉过来,冷笑着看她,“不晓得当时是谁跪在我跟前求着饶命的。你忘记了,可要我提醒你几句,好让别人都知道,你当时的英勇无畏。”

    周娴听着,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的响,有种刀光剑影的错觉,而眼前的苏瑾也不再是她认识的漂亮乖巧胆小的苏瑾。

    绣娘冷哼一声,抬手就扫过来,苏婉如钳住她的手,“你忘了,我拿剪刀是敢往人心口扎的,你也想试试?”

    “你!”绣娘冷哼一声,她一个人打不过她,可这里是锦绣坊,有的是姐妹,便喊道:“快来看,当初害死冯姑姑的贱人来了。”

    她一喊四周静了一下,顿时一下从四面八方涌了十几个人过来。

    苏婉如立刻被人包围在中间。

    周娴顿时有种掉狼窝里的感觉,害怕的朝苏婉如身后躲了躲。

    “李玉,是她害死冯姑姑的?那个贱人不是在应天吗,会不会是你认错了。”旁边人有人问到。

    李玉就道:“就是她。化作灰我也认识。而且,不单我,黄姐姐她们也都认得,当初在行宫的时候,可就是她占着宁王爷的势,害死了冯姑姑,还在我们面前耍威风的。还说要杀了我们。”

    “呵!”有人打量着苏婉如,“看不出来啊,年纪这么小居然是个心狠手辣的。”说着,朝苏婉如这边啐了一口。

    周娴拉着苏婉如,低声道:“你真的害死她们姑姑了吗?她们打算报仇吗,一会儿要是动手怎么办,我……我不会打架啊。”

    李玉道:“我们要给冯姑姑报仇,打死这个小贱人。”

    “对。为冯姑姑报仇。”十几个人回应李玉,李玉就想到在应天时,苏婉如的得意和高高在上,现在她居然好死不死的送上门来,这口恶气当然要出。

    “你们听懂她刚才说什么了吗。”苏婉如抱臂,一脸的从容,“当初我在行宫里站着宁王爷的势,对她耀武扬威……”

    她说完,众人愣了一下,随即有人嗤笑道:“你不会想要告诉我们,你和王爷有交情吧?”

    “王爷回来了。”苏婉如挑眉,“要不,咱么现在去王府给你们见证一下,我和宁王的交情怎么样。”

    她们不怕苏婉如,却怕赵衍。

    “瞧把你蠢的。”苏婉如抬手点了点李玉的额头,“你都知道我在锦绣坊做了绣长了,为什么还放弃了,来燕京了呢。”

    李玉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是宁王爷啊。”苏婉如挑眉,道:“所以你们想好了,我今天要是在这里受了委屈,明儿我回禀了王爷,照样能回来对着你耀武扬威,仗势欺人。你们若是不怕,大可撸着袖子上来,单看看今天是你们的手脚快,还是……”

    她说着,从荷包里拿了匕首出来,晃了晃,“我什么人,你们既然知道了,我也不用掩饰装柔弱。谁先来,是单打还是一起来!”

    李玉的目光闪了闪,既怕她手里的刀子,又怕她背后真的站着宁王。

    毕竟当日在行宫时,宁王对苏婉如的态度确实好的出奇。

    “李玉。”有人问道:“她说的是真的?”

    李玉昂着头,道:“怎么可能是真的,要她真是宁王的人,为什么宁王不接她回府,还让她待在宝应绣坊里受受累的,这话鬼都不信。”

    后面的人诡异的没有说话。

    “信不信由你。”苏婉如一手拉着周娴,晃了晃手里的匕首,“我现在要走,你们若是想报仇尽管来报,不过,除非我今儿死在这里,否则,咱们的账自有人帮我给你们算。”

    李玉没动。

    苏婉如往前走,围着的圈子自动散开,她拉着周娴大摇大摆的出了门,又回头斜睨了李玉一眼,满目的骄傲得意。

    在李玉看来,她就是仗势欺人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旁边的拉着李玉,李玉恨的咬牙切齿,摇头道:“我哪知道她和王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有人喊道:“去查啊,她人在宝应绣坊,还怕查不到吗。”

    李玉恍然大悟,咬牙切齿的道:“对!等查清楚了,她若是骗我们,我们就告诉掌事,让她以及那个宝应绣坊,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就告诉掌事,当初冯姑姑的死,掌事碍着权势忍了,现在一个小绣娘,掌事还怕了不成。”说着,一群人去了掌事那边。

    门外,苏婉如拉着身体僵硬的周娴上了街,等上了马车周娴才回神,看着苏婉如,“你……随身带着匕首?”

    “一个朋友送的,防身用的。”苏婉如将匕首收起来,塞回荷包里。

    周娴吞了吞口水,觉得刚刚认识苏婉如一般,“你真的和宁王爷很熟,来燕京是因为宁王爷?”

    “不是。我吓唬她们的。”苏婉如其实也有些紧张,可比起杀人来,和女人斗嘴斗势,实在算不得大场面了,“不搬出宁王爷来,我们今天不好走。”

    她今天应该看看黄历,早知道就不出门了。

    现在周娴什么都知道了,怕是她连宝应绣坊都不能留,要去刘婆婆的米行混吃混喝了。

    周娴就咳嗽了一声,道:“那她说你是应天锦绣坊的绣长,也是假的?”

    “这是真的。”苏婉如无奈的笑道:“不过我现在不是,而且你们现在因此被我连累,恐怕接不了锦绣坊的活了。”

    周娴这才想起这件事来,顿时忘记追问苏婉如的过去,跳脚道:“接不到活,姑姑肯定很失望。她熬了好几日才绣出来的挂屏。”

    苏婉如也很内疚,今天看霍姑姑的脸色煞白煞白的,现在她一来,她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你快想想办法。”周娴拉着她,“你那么厉害,都做到锦绣坊的绣长了,肯定有办法的……还有,你要不要试着去找找王爷呢,你不熟可你认识啊。”

    苏婉如尴尬的道:“我只是认识,再说,王府我就是想进也进不了啊。”

    也对!周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叹着气道:“早知道不带你来这里了。”说着垂头丧气,“你要和我一起去和姑姑解释啊。我怕姑姑太失望,我……我难受。”

    “我解释她一样会失望的。”苏婉如没拒绝,周娴回头盯着她,“真是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厉害。”

    苏婉如无奈的笑,觉得周娴没有抓住重点,提醒她道:“现在不是讨论我厉害不厉害,不管我以前如何,现在都成了你们的拖油瓶了。”

    “也是。”周娴叹气,托着下巴看着她,“怎么办呢,要怎么和姑姑解释呢。”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愁眉苦脸的。

    进了绣坊,越离霍姑姑的房间近,苏婉如心头越是不安,第一次,她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抱歉和后悔。

    虽然她不赞同霍姑姑去接锦绣坊的活,可是很清楚,这个活对于霍姑姑来说,是希望!

    是她重振旗鼓的希望。

    两个人立在门口,周娴敲门,又指了指里面,低声道:“一会儿我来解释,你先不要说话。若是姑姑哭了或者伤心了,你再上来解释和认错。”

    “好!”苏婉如点头。

    周娴敲门进去,霍姑姑应了,两人进门去,霍姑姑含笑回头过来看着她们,脸上隐约的期待,在看到她们的那一瞬间,便淡了下去,“回来啦。今天外面冷吗,快来暖暖手。”

    “姑姑。”周娴快步走到窗户边,将窗户关上拉上窗帘,回头搓着衣角,低声道:“您十来天的功夫白做了。”

    霍姑姑深吸了口,淡淡笑着,“功夫不算白受,我这副挂屏拿出去少说也能买十几两呢,咱们能吃好几天的饭了。”

    “姑姑。”周娴上去抱着霍姑姑,“我也绣,绣完明天拿出去卖。”

    霍姑姑笑了笑,又看着苏婉如,扬眉道:“怎么了,你也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是因为我。”苏婉如上前去福了福,道:“抱歉!”

    霍姑姑不解的看着两个人,周娴就压着声音细细的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霍姑姑很惊讶,看着苏婉如道:“应天锦绣坊的事我听说过,只道有个小绣娘很泼辣,去了小半年就做了绣长,还护着自己的姑姑做了掌事。原来那位小绣娘就是你啊。”

    苏婉如汗颜,回道:“我……泼辣是真的。别的本事就没有了。”

    “可见我是因祸得福。”霍姑姑拍了拍面前的椅子,让两个人坐下来,她看着苏婉如道:“不过,我这小庙恐怕也装不了你这大菩萨,在我这里太委屈你了。”

    这是要赶她走吗,苏婉如朝她笑了笑,道:“姑姑不要这么说,是我连累您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省的我一直在做梦。好像我送了挂屏过去,就一定是我赢。就算赢了呢,我也接不了活,宝应绣坊真的不行了。”她说着,像是被人抽掉了元气似的,倒在了椅子上,生无可恋的看着屋顶,“二十年前我白手起家,开了宝应绣坊,最繁盛的时候,绣娘足有近百人,谁也没有想到,如今只有这么几个人,还让我丢了苏绣的招牌。”

    她说着,歪着头看着苏婉如,“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怪不了任何人。我手里还有几十两,一会儿阿娴帮我找大家来,各人拿一点,便散了吧。”

    她说这话时很平静,苏婉如听着却很心酸。

    二十年前的乱世,她一个腿脚不便的女人,白手起家创下这番大业,就算放到现代去,也是少见的。

    她能想象鼎盛时的宝应绣坊。

    那时候,燕京可是连锦绣坊都没有的!

    “姑姑。”周娴扑在霍姑姑的腿上,哽咽的道:“我们还有机会的。再不济我们去和成衣铺子合作,给他们做成衣,总有出路的。”

    霍姑姑凄苦的笑了笑,道:“我还没有沦落到这个地步。”

    绣娘也有绣娘的骄傲,她们的作品是要摆在桌上,挂在墙上供人欣赏的,不是赶着针脚给人做衣服纳鞋底的。

    若是这样,他们还学这么多年做什么,从一开始就给人做衣服便是。

    周娴哭着,回头过去看着苏婉如,眼睛里露出埋怨之色,苏婉如撇过视线,无话可说。

    “都怪我。”周娴道:“我今天不该喊苏瑾一起去的,没有想到……都是我的错。”

    霍姑姑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她也不知道会这样。再说,她一个锦绣坊的绣长,纡尊降贵来我们这里,是我们的福气,你还怪她,就太不讲道理了。”

    周娴抹着眼泪,抱着霍姑姑不肯起来。

    “去吧……”霍姑姑说完,忽然门被推开,秦大生闯了进来,讥诮的站在门口,道:“姐姐,您现在知道了,锦绣坊的活也不是你想接就能接的。你这么多年没有出去,外面早就换天了。”

    “你以为现在提起宝应绣坊,提起霍姑姑还有人买账吗。”秦大生冷笑一声,道:“你早听我的,今天也不用去锦绣坊丢这个人了。”

    霍姑姑没有说话,忽然捂着嘴咳嗽起来,噗嗤一声,一口血喷在周娴的肩膀上,周娴吓的一跳,喊道:“姑姑,你怎么样了。苏瑾,快去请大夫来。”

    苏婉如也吓了一跳,朝秦大生扫了一眼,点头道:“好!”她跑出去吩咐了守门的婆子,又跑了回来,就听到里面秦大生谩骂着道:“你的身体就是熬出来的,我说我养你们,你偏不听,现在这样就是活该!”

    苏婉如手痒,很想摸了匕首出来捅他一刀。

    养不熟的白眼狼,霍姑姑收养他,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他,供他吃穿,他却不知好歹,说出这样的话来。

    “滚!”周娴壮着胆子道:“都是你气的姑姑,姑姑要是有三长两短,我一定去报官,将你抓起来。”

    秦大生没想到周娴敢吼他,嘿了一声,一脚踹在周娴的胸口,道:“小婊子,你吃用都是我们的,你还敢吼我,作死的东西,我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秦。”

    说着就要扑上去。

    苏婉如砰的一声踢开门,站在门口,就看到秦大生正抬脚要踢周娴,霍姑姑捂着胸口想要去拉,可离的太远她够不着,人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秦大爷!”苏婉如上前去,将霍姑姑拉起来,道:“你可知道,这绣坊是姑姑,你若是寒了她的心,她就是死前将这宅子送人了也是可以的。你想想好,到时候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这个小……”秦大生的话没有说出来,苏婉如一回头眯着眼睛,道:“你想好了,后面几个字要不要说出来。”他要是敢骂她一句婊子,她现在就抹了他的脖子,弄死她!

    里面吵着,春娘和黄桃几个人也跑了过来,站在门口。

    秦大生一看它她们人多,动了动嘴角推开人群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大夫来了,给霍姑姑开了药,大家坐在房里也没有心思做事,苏婉如想了想去了霍姑姑的房里,霍彩正在给她喂药,念叨着,“大生说的话不中听,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气坏了的可是您自己的身子。”

    霍姑姑闭着眼睛没摆了摆手,道:“你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姐姐。”霍彩还想说什么,顿了顿还是将碗放下来出去,在门口碰到要进来的苏婉如,撇了她一眼走了。

    苏婉如进去,坐在床边看着霍姑姑,道:“姑姑,要是拿到了那批活,您打算怎么才能在明年年底前交齐呢。”

    “招人!”霍姑姑道:“他们会先付三百两的定金,有这三百两,我就能下定决定先招人回来。”

    她之前有三百两,可是却总也下不了决心,而且,就算招人回来没有活做,还是一样的。

    可要是接了这活,打响了名头,以后就不愁无人上门。

    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我帮你。”苏婉如扶着霍姑姑起来,将药端着递给她,“我帮你拿到这个活。就当我向您赔礼道歉,瞒着您我的来路,还断了您唯一重起的时机。”

    霍姑姑一顿,看着她道:“没有用。锦绣坊不会给我们做的。她们不但和你有仇怨,和我……十几年也曾有过矛盾。”

    苏婉如看着她将药喝完,低声道:“我们不走锦绣坊,我们私底下去找要这批货的东家,对于东家来说,只有绣品好,到底是出自谁的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你不知道吧。这批货的东家是五皇子!”霍姑姑道:“他今年开服府,婚期定的是后年年初,所以要赶着明年底交货。五皇子的东西,凭我们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