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瑾呢。”邱姑姑今天没看到苏婉如,昨天还见她在自己身边转悠。

    刘三娘回道:“她说她有点事,也没有和我们说。”

    “算了。”邱姑姑道:“她年纪小,掌事突然离世,她怕是吓到了。”苏婉如昨天都黏着她,叮嘱她休息喝水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这边有人来问灵堂的事情,邱姑姑顿了顿,道:“依我看,就设在前院吧,前后三天,不碍事的。”

    “不行。”王姑姑道:“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了,要是丢了一件绣品怎么办,我看就在门口搭个灵堂,吊唁的人不用进门,上了香磕头就走了。”

    邱姑姑顿了顿,打量着王姑姑,道:“你觉得这样合适吗,段掌事的灵堂就这么随随便便处理了,旁人要怎么看我们。”

    “那你说怎么办。”王姑姑冷笑着道:“要不然,摆在你院子里去?”

    邱姑姑气的不行,道:“你这叫无理取闹。”

    一边,婆子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到底听谁的。”

    邱姑姑猛然想起来,段掌事去世了,掌事的位置就空了下来。难怪啊,她觉得王氏和刘氏从昨天开始,就很不一样。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她心头发寒。

    这边,窦娆从在角门边见了韩家的婆子,婆子道:“大小姐说窦绣长聪明,事情办的也极其的妥当。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她会全力配合你的。”

    “多谢大小姐。”窦娆回道:“现在只需要大小姐运作一番,让司公公点头,锦绣馆的王姑姑做上掌事的位置。”

    婆子顿了顿,点头道:“好。窦绣长就耐心等我们大小姐的消息吧。”

    “有劳。”窦娆颔首,目送婆子离开,她冷笑着关了角门。

    段掌事的去世可真是峰回路转!

    现在只要王姑姑做上了掌事之位,莫说山水馆的绣长,便就是姑姑,她也做得!

    她慢腾腾的转道回去,阮思颖迎了过来,看着她,道:“窦姐姐,阿瑾一上午都在房里,没有出来。听蔡萱说她似乎是昨晚睡的太迟,染了风寒,今儿房里一直能听到咳嗽声。”

    “病了?病的还真是时候啊。”窦娆嗤笑一声,“你接着去盯着她,一定要盯紧了,无论她做什么,你都要来告诉我。”

    阮思颖应是。

    窦娆回去,王姑姑在茶房等她,问道:“怎么样,事情办的如何了。”

    “明日是第三日,司公公定然要来走一趟的。”窦娆给王姑姑添茶,道:“姑姑尽管放心,事情一定能成。”

    王姑姑端着茶轻笑着点头,正要说话,忽然门外传来哐当一声,窦娆脸色一变快步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她紧追着出去,却看不到人,不得不转道回来,和王姑姑道:“姑姑这两日小心一些,这个位置,想要的不只您一个。”

    这一点王姑姑很清楚,不管是邱氏还是刘氏,哪一个不想坐上掌事的位置。

    门外,刘姑姑脸色沉沉的,问道:“你果真听到她们这么说?”

    “确实如此。”小绣娘道:“奴婢吓了一跳,忙想出去,却不想打翻了托盘里的茶盅,被她们听到了。”

    刘姑姑颔首,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动着,忽然停下来,和小绣娘吩咐了几声,小绣娘点了点头,道:“好,奴婢知道了。”

    刘姑姑看着小绣娘出了门,她匆匆回了房里,翻出了一个匣子来,匣子里装着她半生的积蓄,一张张的银票和两张房契和地契。

    加在一起,约莫有十万两。

    她收拾了一番,带着东西去了织造府,朱公公在织造府门外的茶房里见的刘姑姑,见她过来,立刻就明白过来,“是为你们掌事来的?”

    “是!”刘姑姑道:“我们掌事去的急,我们都没有准备,更没有想到。如今办后事,实在是手忙脚乱,还请朱公公亲自去一趟,为我们点拨几句。”

    她说着,将手里的匣子推过去放在朱公公的面前,“不知朱公公您,可有空。”

    刘姑姑轻易见不到司三葆,而且,司三葆的胃口可比朱公公大多了,她这点积蓄,害怕填不满司三葆的肚子。

    “你这出手不小啊。”朱公公开了匣子,噗嗤一笑,“没想到一个小小锦绣坊,居然没有一个简单的人。”寻常见刘姑姑不声不响的,喜居馆也不如其他两个馆出挑,却没有想到,出了事后,第一个来走动他关系的人,却是刘姑姑。

    “行了。”朱公公道:“旁的事杂家不敢打包票,可是一个掌事的位置,杂家还是能做主的。”司三葆最近没有空,一来是因为皇长孙要来的事,而来,他后院新得了个小丫头特别有趣,让司三葆重做了男人似的。

    “多谢朱公公。”刘姑姑松了口气,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

    朱公公回了家里,司三葆正在和他新得小妾用膳,他在一边伺候着,道:“爹,锦绣坊那边您看儿子明天可要去一趟。”

    “去肯定是要去的,杂家本打算今日就去的,可惜事情缠身实在是没有空。”司三葆喝了口酒,道:“那你明儿就代我去走一趟。”

    朱公公笑着应是,道:“段掌事没了,您看着新掌声怎么安排。”

    “你小子。”司三葆扬眉道:“得了孝敬了?”

    朱公公就将刘姑姑的匣子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您看看,这是今儿喜居馆的刘姑姑送来的。”

    “杂家瞧瞧。”司三葆放了茶盅瞄了一眼匣子,里面是七八张的银票和一张房契,估摸着五六万两的样子,他点了点头,道:“这个银子都能去衙门买个六品的官坐了。她却只是要一个掌事的位子,也算是上道了。”

    “儿子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却没有敢应她,等回来问了您的意思,明儿去了再说。”朱公公笑着道。

    司三葆颔首,捏了捏小妾的胸脯,色眯眯的笑着:“这事儿你定吧。要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往后你就该不服管了。”

    “儿子哪敢啊。”朱公公笑着,也扫了一眼那小妾,跟着退了下去。

    女儿什么味儿他是不知道,这辈子哦,是怕没机会知道了。

    下午,苏婉如才出现,邱姑姑奇怪的道:“听说你病了,可要请大夫来看看?”

    苏婉如摆手,道:“不用,我歇一歇就好了,这会儿又生龙活虎了。”

    “没事就好。”邱姑姑道:“方才织造府那边有个小內侍来传话,说明儿朱公公会亲自来一趟。”

    来宣布新掌事的任命吗?

    “姑姑,炉子提来了。”婆子提了个炉子来,小小的宴席室内顿时暖和起来,“王姑姑说,今晚是您守灵还是她守灵?”

    昨晚就是王姑姑守灵的,邱姑姑正要开口应下来,苏婉如就抬手打断了她的话,道:“我们姑姑说是有些头晕,今晚怕还是要麻烦王姑姑了。”

    “是!”婆子应是而去,邱姑姑看着苏婉如,苏婉如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先避避风头。”

    邱姑姑也明白,明天朱公公要来了,不管是王氏还是刘氏,都一定有什么动作。

    “你说的对。”邱姑姑颔首。

    段掌事的灵堂设在苏婉如院子的隔壁,整个锦绣坊,只有这间院子是空置的,苏婉如吃过饭回去,就听到刘姑姑的声音隐隐约约在隔壁想起来,“将四面窗户关了,现在不觉得冷,等夜色深了,就要冷了。”

    “是!”有婆子应是,问道:“姑姑,可要提个炭炉来。”

    刘姑姑披着大氅,拢在怀里,道:“也好。”

    夜里静悄悄的,苏婉如听了一阵子就回了房里,开了半扇窗户静候着外面的动静。

    忽然窗户外传来轻微的响动,她听了心头一跳,随即窗外翻了个人进来,她一愣喊道:“沈湛?”

    “是我。”沈湛话音未落,摸着黑她就被他抱了个满怀,轻车熟路的寻了唇,封了上去。

    她失去了掌控力,人被他抱着压倒在床上。

    他此番的吻温暖缠绵,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苏婉如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推着他道:“你今天回来的?”

    “嗯。”他点头,道:“刚到应天,听说你这里出了事,就过来看看。”

    他说着,唇像细雨一般落在她的脸上,脖子上,指尖上……他闷闷的道:“想爷没有。”

    他身体像快洛铁似的,烫的她浑身发热,她深知道这样太危险了,就推着他道:“你起来说话,我有话和你说。”

    “别动。”沈湛埋首在她脖子里,闷声闷气的,“爷有些掌控不住。”

    黑暗中,苏婉如瞪大了眼睛,一动不敢动,连抵着他胸膛的手,都僵硬的顿住。

    她好怕,心头砰砰的跳,只能闻着到他的气息,和感受到喘息在她脖颈边的热气。

    灼热的令她无所适从。

    “好了。”过了好久,他利索反翻身起来,将她搂坐在自己的腿上,捧着她的脸,道:“让爷看看,长膘没有。”

    他气息再次稳住,沉沉的,毫无方才的情动。

    她愣了一下忘记回他的话。

    “瘦了。”他敲她的脑门,“将爷的话当耳旁风了是吧。刚才爷就不该忍了。”

    苏婉如脸通红,可又不敢弄出动静来,被隔壁的人听到:“沈湛,你再和我说这种话,我就立刻和你同归于尽。”

    “爷也恨不得立刻死了。”沈湛咬她的耳珠,喷着热气,“不要你动手。”

    苏婉如没话回他,撇过头去,他就掰过她的脸,凑近了细细密密的亲着,“你们锦绣坊的掌事死了?”

    “嗯。”苏婉如一边拍他的脸,一点说话,似乎这已经成了他们之间说话时必备的肢体动作,“突然去世的,让我措手不及。”

    沈湛颔首,轻轻抚着她的后怕,安抚着她,声音低低沉沉的道:“要不要我帮忙?还有那个什么绣娘来着,欺负你了?”

    “不用,这都是小事,用不着你帮忙。”苏婉如拧着眉,沈湛哼了一声,道:“都找个野男人来污蔑你了,还是小事。”

    苏婉如目光动了动。

    “那两个人爷来前给弄死了。”沈湛冷声道:“那什么绣娘,让随一去将人弄死得了,省的你一来二去的费神。”

    苏婉如没说话。

    “行!爷不管。”沈湛一见她摆着脸不说话,立刻就松了口,“晚上去爷那边,你这隔壁住着个死人,爷不放心。”

    苏婉如忽然想起来什么,道:“你等我一下。”她说着忙往外去,沈湛拉着她低声道:“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隔壁没有声音了。”她指了指隔壁,“我刚才没有睡觉,就是一直在听隔壁的动静。”

    沈湛满脑子都是她,根本没有注意隔壁,现在她一说他就凝神听了听,颔首道:“确实没有动静。”脚步声,说话声一概没有。

    “我陪你一起去。”他说着,拉着她出去,苏婉如害怕他被人发现,道:“我自己去就好了,你……你去不合适。”

    沈湛瞪了她一眼,低声道:“那是死人,你不怕?”

    死人比你安全!苏婉如撇嘴,被他拖着手,两个人猫着腰沿着后墙跟往隔壁院子去,奇怪的是,院子里也没有人。

    苏婉如看着沈湛的背影,顿时有种他们一起去做贼的感觉,不由拉了拉他的衣袖,道:“你不是有武功吗,这样猫着腰干什么,丢人不丢人。”

    “你以为爷高兴这样啊。”他回头敲她的脑袋:“还不是因为你。这要躲着,那要藏着。哼!”

    苏婉如无语,接着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进了院子,一进去她就拉着沈湛停下来,小声道:“……你闻闻,什么气味?”

    “炭!”沈湛很笃定,指了指房里,“门窗关着的,里面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晕了。”

    所以才没动静。

    一氧化碳中毒?苏婉如大惊失色,松开沈湛的手就朝里头冲,沈湛一把将她夹起来往身后一摆道:“跑什么,这事得爷做,不然爷面子往哪里搁。”

    苏婉如嘴角抖了抖,点着头道:“行了,你别啰嗦了,快去进去。”

    “嗯。”沈湛推开门,顿时一股难闻的令人窒息的热气冲了出来,一瞬间让人头昏脑涨,“果然是。”

    沈湛大步进去,苏婉如也跟着跑进来,开了窗户,沈湛已经将昏倒在椅子上的刘姑姑往外拖,苏婉如也去拉一位绣娘,沈湛回头看她道:“死人重,你到外面去等着。”

    苏婉如哦了一声,跟着他出去,蹲在地上给刘姑姑做抢救。

    掐了人中,刘姑姑没什么反应,她便捏着她口鼻要做人工呼吸,沈湛看着一愣,呵斥道:“你做什么!”

    他神色严肃,脸色难看。

    “救他啊。”苏婉如跪着,指了指刘姑姑,“给她渡气!”

    沈湛将一个婆子丢在地上,蹙眉不高兴,酸溜溜的道:“你天上下来的还会渡气?”

    “好好说话。”苏婉如道:“渡气能让她醒的快点。”

    沈湛眯眼,“一定要渡?”

    苏婉如也不知道,可还是点了点头,“是的。”话落,就要继续,沈湛忽然将她拉起来,喊道:“卢成,出来。”

    黑暗中,卢成垂着头出现,“爷!”

    “给她渡气!”沈湛指了指刘姑姑,又一甩手指了指地上四个婆子,“一起渡了。”

    卢成瞪大了眼睛,顿时欲哭无泪,“……爷,要不,让她们就这么死了?”

    沈湛没意见。

    “不行!”苏婉如道:“她们又没有伤天害理,能救为什么补不救。”她说着要蹲下来自己做,沈湛大怒,指着卢成,“你不渡气,爷就送你去醉春楼去。”

    卢成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抹着眼泪,他怎么这么命苦,早知道让闵望跟着来了。

    “爷……姑娘。”卢成一脸的哀怨,忽然想起来什么,摸了摸刘姑姑的脖子,顿时眼睛一亮,道:“人没死,真的没死,不用渡气。”

    他头一回觉得有人没死,他能这么高兴。

    “我知道没死啊。,死了还救什么。”苏婉如还是蹲下来摸了摸刘姑姑的脖子,又去摸了摸其他四个婆子的脖子,道:“不过脉搏这么有力,看来只是轻度中毒,人晕睡过去了。”

    卢成长长的吐出口气,道:“爷,姑娘,属下告退了。”说着,人蹿起来,一溜烟跳屋顶上蹲着去了。

    只要不出人命关天的事,他绝对不要再下去了。

    蹲在屋顶上,他一回头看到随一和随二正趴在不远处,两个人憋的脸通红,身体抖动着,显然在笑话他。

    “你们等着。”卢成咬牙切齿,“等事办完了,好好收拾你们。”

    随一和随二无声的转头过去,捂着嘴。

    卢成气的不行,手里的瓦片咯噔一下碎成了粉末。

    沈湛看着苏婉如,咳嗽了一声,道:“这女人待的地方也不简单啊,门窗关的这么严实,应该是有人动的手脚。”

    “嗯。”苏婉如道:“掌事去世了,馆里却有三位姑姑,由谁继任还未知,所以有的人耐不住了。”

    沈湛最烦这种事,蹙眉道:“你也在为这件事烦神?想让谁做掌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