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没到,礼先到,这是规矩。

    周奉看着一堆的补药,嘴角抽了抽,卢成很实诚是问道:“这是给姑娘的吧?要给姑娘送去吗。”

    “笨!”闵望恨铁不成钢,“你这不是给爷添堵吗。”

    姑娘还没娶到手,就发现被别人惦记了,这心里得多难受。

    卢成哦了一声,想明白了,可还是觉得应该告诉沈湛,“你不说爷也会知道的,瞒着说不定更惨。”

    “也对。”闵望点着头,扶了周奉,“先生,昨日看书有个字不认识,可否劳烦先生教一教我。”

    周奉闻弦音知雅意,“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说着和闵望自然的往书房去,“随我去书房,我正好也有事要请教你。”

    两人就这么走了。

    卢成吃惊的看着,喊道:“这……东西怎么办。”

    “竟是忘了。”周奉敲了敲头,指着东西和卢成道:“就劳烦卢侍卫给拿去内院,我和闵侍卫说过话还要去看看酒席,宁王爷这就要到了。”

    让他送?刚才不是说谁送谁倒霉嘛。

    卢成怔了怔,顿时明白过来,他被这两个人给联手骗了,他顿时大怒,喊道:“闵望,我和你没完!”

    闵望滋溜逃走了。

    卢成带着人送东西进去,倒也不是很多,两个箱子,都是药材,他一边搬东西一边咕哝,“宁王这是打算撕破脸吗!等撕了脸,我第一个和你打。”

    哼!

    卢成将东西小心翼翼抬正院里,青柳进去禀报,他想了想没敢走,杵在院子里。

    一会儿,沈湛负手出来了,站在台阶上看着他,问道:“药材,宁王送来的?”

    “是!”卢成点着头,“王爷这就到了,东西先让人送来的。”

    沈湛慢悠悠的跺着步子下来,卢成上前去开了两个箱子,沈湛扫了一眼,微微颔首,道:“她身体娇,寻常补药吃不得,拿去厨房解决了!”

    卢成应是,又让人抬着箱子迅速后退,刚走了几步,沈湛目光一眯,道:“下次再这么没眼力见,就滚马厩里待着。”

    卢成欲哭无泪,觉得他需要和闵望好好打一架。

    沈湛负手回了宴席室,苏婉如坐在炕上,脚疼的她心情不好,见着沈湛问道:“你既然要待客,就让卢成送我回去吧,我还有事呢。”

    “回去和人接着打架?”沈湛坐下来,敲她的头,“老实待着。”

    苏婉如拿完好的那只脚踢他,光溜溜的小脚,白生生的往他身上招呼,沈湛手一抬就握住了,笑着道:“不过,听说你打架还不错?”

    “关你什么事。”苏婉如将脚收回来,沈湛一笑进了碧纱橱,一会儿转了回来,手里多了把匕首,一把黑漆漆的还上了锈的匕首,“把这个带身上,以后再打架就朝脖子上招呼,省的再给人机会挠你的脸。”

    “这刀行吗。”苏婉如怀疑的看着他。

    沈湛哼了一声,道:“以貌取人。”说着,拔了刀鞘,里面刀身也是黑漆漆的,一点都不出彩,可他手一挥,炕上的炕几顿时砰的一下裂成了两半。

    苏婉如目瞪口呆,伸出手来,“拿来我试试。”

    “小心些。”沈湛见她喜欢,也跟着高兴起来,坐在一边教她用匕首的技巧,苏婉如挥了挥,也在炕几上试了试,虽没有方才那么大威力,可一道口子却深的很。

    苏婉如喜欢的不得了,不停的把玩着,余光扫了扫沈湛。

    “小白眼狼!”沈湛顿时大怒,捏住了她的脸,“你刚才那一眼,是想拿爷的脖子试刀?”

    刚才那一眼鬼鬼祟祟的,分明就是想杀他,沈湛气的红了眼。

    苏婉如哎呀一声,拍着他的手,“想了又怎么样,我又杀不了你。”我二哥可以,哼!

    “爷对你这么好。”沈湛气的不得了,恨不得一口咬死她,“爷送你刀,合着是让你杀爷的!”

    苏婉如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脚,“我的脚……疼疼疼……”

    沈湛立刻让开,捧着她的脚,“压着了?我帮你揉揉。”方才的杀气腾腾跟蒸发了似的。

    苏婉如泪眼朦胧的点着头,不依不饶的道:“我又没有真的杀你,你发什么疯。”又道:“再说,我只是想想而已,你这样的人这世上不知多少想拿刀招呼你脖子。”

    想杀他!还让他习以为常,沈湛忽然没话说,点着头,“行,行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要有一天真死在她手里,他也认了。

    苏婉如不理他。

    “爷,宁王爷到门口,您看要不要去迎一迎?”还是卢成站在门口。

    沈湛嗯了一声,看着苏婉如,道:“你歇会儿,我去会他一会,立刻就回来。”

    “宁王来了。”苏婉如簇了簇眉,“是因为你将冯姑姑的尸体送过去了?”

    沈湛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迅速退开,道:“管他因为什么。你老实待着,要是乱跑伤着自己,我弄死你。”没说宁王送药的事,也不想和苏婉如多谈宁王。

    其实,是不想和苏婉如多谈任何一位有威胁性的男人。

    “有病!”苏婉如气的将褥子跟着他丢出去,“会不会说话。”

    沈湛有意如此,见她气急败坏他越发的高兴,笑着出了门。

    苏婉如抱着枕头靠在床上,想了想对外面喊道:“青柳。你来一下。”

    “姑娘。”青柳进来,苏婉如问道:“你和我仔细说说,你去锦绣坊时那边是什么情形。”

    青柳笑着应了,先让人进来收拾,继而站在一边,回道:“……是两位绣长见的我,一位姓刘,一位姓焦。”她说着微顿,又道:“我说你是我表妹,我年中嫁到应天来,现在才得空来寻你,正好在医馆看见你受伤,就和家里人商量了,将你接回来住几天,等伤养好就送你回去。”

    “两位绣长没说什么。我将补品送去,她们就领着我去见了邱姑姑,邱姑姑的额头撞了,胳膊肘似乎磕碰了一下,其他的没有什么。”

    苏婉如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谢谢。”

    青柳笑着说不敢,就出了门去。

    苏婉如靠在炕头上,恍恍惚惚的,从陆思秋家里人来告,然后她出门又被人袭击,现在冯姑姑死了……她怎么就觉得这么不真实。

    “可能都不是自己亲自处理的缘故。”苏婉如叹气,看着手里的匕首,她想回去,这个时候回去卖惨是最合适的了……

    段掌事指不定一心疼就开口让她明年一起进登月塔了。

    不过,冯姑姑很奇怪,她作为京城锦绣坊的姑姑,应该很清楚,馆里头因为犯事死一两个人,是毫无影响的,通常都是私下里陪点银子了事。

    要知道,无论是应天还是京城,背后没有人撑腰,哪能揽到宫中贵人的活。

    寻常百姓就是不满,也没有用。

    所以,冯姑姑一般是想不到,让绣娘的家人去告锦绣坊。

    这个主意……是冯姑姑自己想的?

    “笨!”她后悔不已,刚才应该审一审冯姑姑的,现在人死债烂,想知道什么也不行了,“青柳!”

    青柳掀了帘子进来,苏婉如问道:“陆家的人怎么处理的。”

    青柳回道:“当家的男人等审过按律法办,女人孩子送西北去了。”

    苏婉如拨弄着辫子,蹙眉道:“你能去牢里吗,看看能不能问到,当时冯姑姑去找他们,是一个人去的,还是两个人……让他们仔细的说,将当时的情况说的清楚了,就从轻发落他们。”

    “是!奴婢这就让人去办。”青柳应是,退了出去。

    苏婉如心里飞快的转着,自己给自己倒了茶慢慢喝着,她要回去,这件事得等到她回去后,看看各方的反应才能有个更准确的判断。

    在这里空想没有用。

    外院里,赵衍和沈湛对面而坐,两人当年在赵衍回京认亲时,有过一面之缘,半分交情都谈不上。

    此刻在异乡再见,气氛有些诡异。

    “冯姑姑的事……”赵衍打量着沈湛,他想试探沈湛会不会提苏婉如,“她是因何得罪了侯爷?”

    沈湛喝茶,扫了一眼赵衍,回道:“杀个人,要和你解释?”

    “自然不用。镇南侯爷杀她,自然是她的错。”赵衍颔首,依旧淡淡笑着,“只你怕是不知,她来应天,乃奉凤梧宫中裴公公之命。”

    裴公公和司三葆前后脚入宫随赵之昂的,不过两人,一个跟了赵之昂,一个随了皇后。

    “谁要觉得我做的错,就来问罪。”沈湛放了茶盅,翘着腿看着赵衍,“王爷也觉得沈某有错。”

    赵衍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侯爷今日才从松江回来?”

    沈湛扬眉,没否认。

    这样的聊天,赵衍心头苦笑,不过,沈湛的为人他早就知道,现在这样虽不如预期的好,可也不坏。

    “明人不说话暗话。”赵衍含笑道:“本王在来应天的路上,曾得一座矿山,可本王手中无人也无钱财。不知道侯爷可有意,一起做这份买卖?”

    矿分很多种,铜,金,银……无论哪一种,都是好东西。可对于一个手握兵权的侯爷,和一位即将入封地的王爷来说……矿的含义就暧昧不清了。

    自古以来,兵器锻造离不开矿,募养私兵离不开……

    赵衍这话,是放了好意,却也是在试探。

    “不要矿。”沈湛回道:“若是盐井倒是可以考虑一番。”

    沈湛的意思,我贪钱需要钱,可不想和你一起赚。

    他试探的明显,沈湛回的也明显。和有种人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再三试探,投石后,就知道路的深浅。

    “也罢!”赵衍淡淡一笑,道:“等有盐井时再和侯爷分享。”

    沈湛挑了挑眉头。

    话说了三句,立场已经很明确了,赵衍就起了身,道:“那本王就不多留,镇南侯留步。”

    “不敢,沈某送送王爷。”沈湛不是不会待客,而是知道,和有的人不需要多客气,赵衍有野心,而他不会助他这份野心,摆明了态度就行了。

    以后,各走各路,别碰上,一切都相安无事。

    赵衍走在前面,似乎想起来什么,回头看着沈湛,含笑道:“苏姑娘的脚……可还好。”

    挑事!

    这话一落,原本一直平静应对的沈湛,顿时面色变了变,像是藏在碗底的一块肉,被人发现了,他眯了眯眼睛,回道:“多谢王爷关心,她好的很。”

    他不提这茬就当他们两个没见过,现在赵衍居然主动提起来。

    “那就好。”赵衍点了点头,露出放松的样子,“不知可否方便,本王想看望她一番。”

    沈湛磨牙,忍不住想要直接动手,可一想到苏婉如那个人,她有时候呆呆的,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什么事……

    指不定她有什么打算,他一动手后就坏了她的事,回头又和他翻脸了。

    应该是,苏婉如见赵衍,说不定是想要刺杀……

    他想到方才送的那把刀,眉梢微扬。

    “行了,你的好意我帮你转达。”沈湛挥着手,刚才还说相送的,这会儿已经是赶人的架势了,“王爷慢走,不送了。”

    赵衍笑着,变戏法似的变了两本书出来递过去,“这是她喜欢看的书。还劳烦侯爷一并转送给她。”

    “嗯。”沈湛鼻尖嗯了一声,不冷不热的捏着书,道:“王爷来一趟还送了这么多礼,沈某该有回礼才是。”

    他说完,招呼闵望,“将准备给王爷的回礼抬出来。”

    闵望应是而去。

    赵衍扬眉想了想,和沈湛微微点了头,“多谢,告辞!”

    两人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背道而驰,转身的一瞬沈湛哼了一声,赵衍神色极浅。

    他上车,闵望带着四个人抬着的一口大缸过来,还没近跟前,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头昏脑涨的药味,往他们马车前一摆,闵望道:“王爷,这是我们侯爷送您的回礼。”

    这几年一直吃药,赵衍对药味很敏感,几乎一闻就知道,这是他刚才送来给苏瑾的补药。

    沈湛让人一缸炖了,反送给他。

    “多谢。”赵衍点头,让人抬了大缸,“劳烦闵侍卫转告侯爷,本王旁的不多,书和药是极多的。”告诉沈湛,你拦不住。

    闵望嘴角抽了抽,撇过眼睛不看赵衍。

    赵衍的马车徐徐出了镇南侯府的门。

    垂了眼眸,嘴角勾了勾,查荣生气急败坏的道:“王爷,奴婢就说吧,沈湛这个人根本就是个武夫,不讲道理的。”

    “总要试过才知道。”赵衍拿了书翻着,“更何况,今日也不算白来。”

    相比起别人来,沈湛这样的人反而更好相处,他不玩虚的,行就是一句话,不行也是一句话的事。

    什么都摆在面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是确定他和太子之间有来往吗。”查荣生压着车帘子,马车慢慢出了府门,“侯爷开口说了?”

    赵衍摆了摆手,道:“倒不是这件事。只是通过一些事,知道了铁血著称的镇南侯,也有柔情温暖的地方。”

    查荣生就想到了那个小绣娘。

    “王爷还要再和那位绣娘来往吗。”查荣生给他倒茶,劝道:“既知道侯爷在乎,您就避开些。现在和他结仇,还不到时候。”

    赵衍揉了揉眉头,无奈的道:“你说的是,这件事是我义气用事,失策了。”

    “王爷!”查荣生听着一愣,他虽跟着赵衍也不过半年的时间,可却深知赵衍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而且,每件事他都是深思熟虑,考虑周全的。

    这还是第一次,他听到赵衍用这样无奈的口吻,来反省自己做的事。

    一时间查荣生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是一晃眼又觉得不真实。

    有的事很常见,可发生在赵衍身上就不常见了,有的事别人做不到,可赵衍却绝对能做得到。

    他相信,也坚信。

    “没事。”赵衍笑道:“就当年轻人闹腾好了。这两日收拾一番,我们游一游江南去。”

    查荣生松了口气,笑道:“好!”可见,王爷没有动心,只不过是因为沈湛,而好奇和赌气罢了。

    赵衍轻笑,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边,沈湛闷闷不乐的回了内院,将书丢给苏婉如,坐在炕沿上瞪她,嘴里直火。

    “又怎么了。”苏婉如觉得莫名其妙,翻了翻书丢在一边,“你不会在宁王那边受了气吧?”她说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还能有人给你气受?你不将别人气死就是手下留情了吧。”

    “糖人好吃吗。伞好用吗,书好看吗?”一连串的问题,沈湛逼视着她,一副审问的架势。

    苏婉如一愣,立刻明白了过来,道:“糖人我没吃啊,又不认识他我不会随便吃!伞还给他了,书嘛……是很好的,还在我房间了。怎么了。”

    “卢成,买伞去,越多越好。”沈湛说着,语气酸溜溜的,“什么书,值得你去跟人借,不能自己买?”

    苏婉如斜眼看他,跟不认识似的,“是,那本书很好看,我很喜欢。”

    “不受嗟来之食,懂不懂。”沈湛点着她的头,“你这么一个人,不知道人心叵测,居然轻易就和人来往。”

    当时认识他的时候,见天儿的哭,现在和赵衍认识,怎么没见她哭,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会不会说话,多看点书。”苏婉如没忍住笑了起来,将手里的枕头丢他身上,“这是我的私事,你没资格管。再说,宁王一表人才,又是位高权重,我为何就不能乐在其中。”

    “小白眼狼。”沈湛扑过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找准了唇就亲了下去,本是含怒含气的,可亲着亲着,这气便就不知不觉的散了,变成了缠绵悱恻的思念。

    只有他能亲得到,别人死八回都不可能。

    苏婉如气的不得了,推着他,这个人就正经不了一会儿,说几句话就原形毕露了。

    “你就不能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