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思秋想去京城,毁了龙袍就是她给冯姑姑的投名状,顺便,还能和她了了新仇旧恨。

    陆思秋很清楚,龙袍毁了不是小事,所以锦绣坊的人会找人出来担责,她们二人都逃不掉罪责,可现在陆思秋受伤了啊,这就是最好的撇清自己的证据。

    应天的锦绣坊倒了,京城的就一家独大,她也随着冯姑姑去了京城……一举两得。

    这个计划,还真完美。

    若是她此刻吓的惊叫大喊,或者因为害怕慌乱逃出来,会更完美。

    苏婉如站在远处,看着往外跑的陆思秋,露出遗憾的样子。

    砰!

    苏婉如一脚踹上开了半扇的门,挡在了陆思秋的面前,“陆绣长,你腿脚不行啊,跑的太慢了。”

    陆思秋撞在门口,脸色一变,手就朝苏婉如招呼过来,要打她,“你给我让开。”

    她要出去,出去了这个局就成了,陆思秋手脚并用。

    苏婉如没动,手一翻,剪刀亮了出来,在陆思秋面前晃了晃,挑眉道:“你看,是你后退还是我让呢。”

    和她打架,也该先去问问胡琼月,什么时候在她手里讨过便宜。

    陆思秋面露骇然,看着苏婉如手中的剪刀,害怕的后退了两步,“你……你想干什么。”她怎么这么傻,剪刀扎了自己,为什么要丢了,应该一直抓在手里才对。

    不对,不丢下来怎么让人相信,是苏瑾伤她的。

    陆思秋眼中露出害怕来。

    “说我发疯了,乱伤人。”苏婉如点了点头,一把揪住她的衣领,道:“这点子不错,比之前的都高明。不过和我死磕,你觉得能占到便宜?”

    陆思秋打她的手,吓骂道:“当然!你发疯了,剪了龙袍我拦着你,你还用剪刀扎伤了我,你说她们是信你还是信我。”她指了指外面,“听到了吗?她们来了。这个门你挡不住的。”

    “嗯。”远远的有脚步声传来,外院巡视的婆子听到呼喊朝这边赶来,苏婉如将她一扯,一个转身将她整个人反转过来,摁在门上,剪刀就抵在脖子上,“不用怕的,这剪刀你刚才试过了,很锋利。”

    陆思秋吓的双腿发软,“快来人,救命啊!”她没有想到苏婉如会这么泼辣,她打不过。

    “当时我就这么对付林秋月的。”苏婉如在她耳边道:“今天再给你用一次,也好让你体会当时林秋月的心情,也全了你们的姐妹情深。”

    陆思秋不管不顾,喊着,“救命!”

    “你今天的办法高明多了,不过坏就坏在腿脚上。陆绣长,若是这回你还能活着,可要记得多练练腿脚。”剪刀的口子抵着陆思秋的脖子,苏婉如的另一只手一扯,将陆思秋腰带扯开,“蹲下来,将手脚捆在一起。”

    “不!”陆思秋摇着头,“你要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你就等死吧。”

    只要冯姑姑一到,她苏婉如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以后她就是应天锦绣坊的罪人。

    “陆思秋,既然人都是看表象,那我们就看看谁演的更像!左右也只有我们二人。”苏婉如话落,一剪刀就扎在了陆思秋的胳膊上,“你要的伤,够不够。”

    陆思秋疼的啊的一声惊叫,喊道:“你是疯子!”又喊,“来人,救命!”

    门被人拍着,门外,冯姑姑喊道:“开门。思秋快开门。”

    “姑姑!”陆思秋求助,“苏瑾疯了,您快来救我。”

    苏婉如不废话,又是一剪刀扎在陆思秋的另外一条腿上,陆思秋疼趴在地上,手脚的血淌了一地,她疼的几乎晕过去,有气无力的道:“我……我捆还不行吗。”

    “废话真多。”苏婉如看着门,就听到冯姑姑拍着门喊道:“苏瑾,杀人打架都是要坐牢的,你要是聪明的,就立刻将门打开。”

    苏婉如冷笑一声,回道:“劳姑姑担心了,我和陆绣长说几句话,说完定给您开门。”

    “敬酒不吃吃罚酒!”冯姑姑一听就知道苏瑾在和她耍花腔,立刻喝道:“给我砸门!”

    苏婉如冷笑,陆思秋眸露亮光,捆绑的动作越发的慢,急躁的和苏婉如道:“苏瑾,你得意不了几时了,你这个疯子!”

    “冯姑姑。”苏婉如忽然掐住陆思秋的脖子,对着门外道:“这门结实不结实我不知道,但是陆绣长的脖子一定是不结实的。”

    她说着,剪刀戳进陆思秋的脖子里,陆思秋惊声大叫,“不……不要啊。”

    砸门的动作一顿,冯姑姑道:“你这样做又什么意思,杀人是要偿命的。”

    “逼急了,就是偿命我也不怕。”苏婉如盯着陆思秋,在她耳边道:“陆绣长,先睡会儿。”她说着,抓了一边倒地的角凳,照着陆思秋的后脑勺砸了下去。

    陆思秋闷哼一声,晕躺在地上。

    “开门,开门。”里头的动静外面听得到,冯姑姑吓的三魂丢了六魄,没有想到苏瑾是个不要命的混不吝,“给我砸,砸开。”

    砰砰砰!

    七八个婆子砸一扇门,木门镂空防君子哪防得了莽夫,十来下的功夫,门栓啪的一声断开,外面的人洪水猛兽似的冲了进来,

    冯姑姑一马当先,跑在前面,一进来就看到陆思秋正倒在血泊里,腿上手上都是血,人也不知生死,没什么气息,而相隔不远的地方,苏婉如正翘腿坐在椅子上,满目的讥讽和冷厉。

    冯姑姑看着一愣,觉得和印象中的苏瑾有些出入。

    几个婆子被房间里的景象骇住,她们在锦绣坊当差十来年,也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而那个罪魁祸首,居然还优哉游哉的坐着看她们。

    “思秋,思秋啊。”冯姑姑扑在陆思秋身上喊她,“思秋醒醒。”

    陆思秋当然没有反应,冯姑姑又探了鼻息,这才松了口气,看着苏婉如目光阴森森,随即想到什么,指着婆子喊道:“将她给我捆起来!”

    几个婆子哦哦的应了两声,过去要抓苏婉如。

    “我不走。”苏婉如摆了摆手,“打一架我也筋疲力尽,这会儿手脚发软,就是让我走,我也走不动。妈妈们不用费力。”

    几个婆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决定不捆人,先将她围在中间,怕她一会儿再发疯起来打人。

    冯姑姑看了几眼陆思秋,忽然想到了什么,脚步匆匆的冲进了青红的房间,一阵翻腾,苏婉如撇了一眼,喊道:“冯姑姑,您找什么呢。”

    “龙袍呢?”冯姑姑看着苏婉如,“你将龙袍藏起来了?”

    苏婉如扬眉。

    “你可知道那是龙袍,你是要杀头的。”冯姑姑目露狠厉,“若是传到圣上耳中,不但是你,整个应天锦绣坊无一人能幸免,苏瑾,小姑娘们口角无伤大雅,可龙袍不是小事,你担当不起。”

    “姑姑说什么。”苏婉如扬眉,“什么龙袍,我打了半天的架,没看见龙袍。”

    冯姑姑急了,指挥婆子,“龙袍丢了,事情重大,给我仔细找!”

    几个婆子大惊失色,也不管苏婉如了,立刻翻箱倒柜的开始找。

    冯姑姑四处看了一眼,给自己随来的绣娘打了眼色,几个绣娘跟着婆子一起找,她自己则端了茶,一壶茶泼在陆思秋的脸上,“思秋醒醒。”

    陆思秋悠悠醒过来,一看见冯姑姑顿时大哭,“姑姑救命,她是个疯子。”

    “龙袍呢?”冯姑姑迫不及待,她知道陆思秋在这里待不下去,想要和她一起去京城。所以她给了暗示,陆思秋很聪明,一点就透……

    所以陆思秋要求分班值夜的时候她立刻装作不知情的答应了,如她所料,今晚出事了,陆思秋打算一箭双雕。

    毁了龙袍嫁祸苏瑾,而锦绣坊办事不利,有辱皇威……这么大的事,没有人能兜得住,就算是司三葆,也男自保。

    将来,就是京城锦绣坊一家独大!

    此事她坐收渔翁之利,现在万事皆妥,就差毁掉的龙袍了。

    “在地上。”陆思秋也指着青红的房间里,“她方才用剪刀剪掉龙袍后,就丢在地上了。”

    冯姑姑变了脸色,咬牙道:“地上没有!”

    “不可能。”陆思秋惊讶不已,转头看着苏婉如,“你……你将龙袍藏起来了。”

    苏婉如一脸不解,“没有啊,我和你打架呢,哪有心思管别的。”又对找东西的人道:“找到没有,会不会是青红姐姐不放心有的人,而带回去了,还不快去问问。”

    小小的三层楼,楼上楼下被翻了个底朝天,说是掘地三尺也不为过。

    冯姑姑面色微变,盯着苏婉如的身上,“这个小贱人,一定在她身上,给我搜!”

    “冯姑姑。”苏婉如盯着冯姑姑,摆弄着剪刀过来,挑眉道:“姑姑想找到龙袍栽赃我,栽赃锦绣坊是不是?”

    冯姑姑眯着眼睛,喝道:“什么栽赃,铁铮铮的事实,用得着我栽赃吗。”

    苏婉如笑了笑。

    “交出来。”冯姑姑亲自扑了过来,苏婉如避开,手中的剪刀一晃,冯姑姑骇了一跳,就听她道:“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再好也没有用,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应天锦绣坊。”

    话落,她朝着几个婆子喝道:“你们若还是这里的人,就去请掌事和姑姑来!”

    婆子被苏婉如的样子吓的不轻,忙点着头应是。

    冯姑姑等着这边出事,所以来的快,段掌事和几位姑姑没有防备,这大半夜没有人去报,自然不会知道。

    “拦住那个婆子。”冯姑姑没有找到龙袍,当然不想让人去通知段掌事,那几个绣娘就冲过去拦住那个婆子,一时间场面乱哄哄的。

    苏婉如上前就踹了一个婆子,喝道:“动手啊!”

    那婆子被踹懵了,她是锦绣坊的人,可今晚的事好像是苏瑾有问题,所以她们才被冯姑姑指使着来。

    现在苏瑾这一脚,彻底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有事我担着。”苏婉如瞪着婆子,“快去。”

    婆子哦哦了两声,不管什么事,喊了掌事来再说。

    她一动,几个婆子一哄而上和几个绣娘动了手,一下子冲出去两个人,跑去喊人。

    “关门。”冯姑姑道:“你就是再厉害,也敌不过我们人多。你现在将龙袍交出来,我还能放你走。”

    苏婉如噗嗤一声,看傻子一样看着冯姑姑,“我用得你着你放?你还想想你的好侄女,今晚能不能活吧。”

    陆思秋脸色一变,骂道:“你一定死在我前面。”

    苏婉如不屑的笑了笑,在椅子上坐下来,剪刀依旧握在手里,“你想想,你的如意算盘还打得了吗?”

    她居然将龙袍藏起来,这是陆思秋完全没有想到的,现在怎么办……龙袍找不到,她的话怎么证明。顶多就是打架闹事,这和她一开始的初衷有些出入。

    陆思秋脑子嗡嗡响着,看着冯姑姑,冯姑姑也看着她,眼底透着浓浓的失望。

    她正要说话,门外王姑姑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喊,“到底出了什么,大半夜的闹腾什么。”她一脚跨进门,顿时捂住脸惊呼一声,“这是遭贼了吗,弄成这样。”又看到了陆思秋一身的血,“怎么回事。”

    “贼人在这里。”冯姑姑理所当然的指着苏婉如,“她毁了龙袍,又藏了起来,还将思秋伤成这样。”

    王姑姑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婉如,她虽不熟悉可也见过,想不到一个柔柔弱弱娇滴滴的小姑娘,能做这么多事……心头转了一圈,她结结巴巴的重复道:“什……什么?龙袍怎么了?”

    冯姑姑回道;“她毁了龙袍,怕被发现就藏了起来。”

    王姑姑啊的一声冲进青红的房里,随即看到空荡荡的衣架,惊呼一声跌坐在地,喊道:“完了,完了!”

    “怎么回事。”段掌事和邱姑姑并着刘姑姑,还有青红和刘三娘焦振英等人都到了,来龙去脉冯姑姑添油加醋一说,段掌事半天才回神,看着苏婉如问道:“这是真的?”

    刘三娘和焦振英对视一眼,双双拧了眉头,面色沉沉。

    这事,不好办!

    “掌事,姑姑!”陆思秋哭着对着段掌事和邱姑姑,道:“我拦她了,可是她……我拦不住,她就跟失心疯一样。”

    段掌事愣了一下,顿时大怒,将要发作。

    “苏瑾。”邱姑姑先一步开口,打断了段掌事的话,“到底怎么回事。”

    苏婉如看了一眼冯姑姑,解释道:“掌事,几位姑姑,我就是和陆绣长打了一架,至于龙袍……我不知道,也没有看见。更谈不上毁掉,我就算疯了也没这个胆子。”

    “你撒谎。”陆思秋喝道,“你怎么没有看到龙袍,它就挂在衣架上,你怎么可能没有看到。”

    苏婉如扬眉。

    “青红。”段掌事问道:“你离开时,龙袍可在这里。”

    青红早就站不住了,脸色煞白的点了点头,“在……在的。”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龙袍确确实实不见了。

    这是要掉脑袋,满门抄斩的大罪啊。

    “段英娘。”冯姑姑冷笑着喊道:“这件事我看你是担待不了了,还是去请王爷来做主吧。”

    段掌事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着冯姑姑一时生出一丝恍惚来。

    冯姑姑像头饿狼,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你们当初应差事的时候,可是信誓旦旦一定办妥当。现在龙袍不见了,这么大的事,你能担待得了?”冯姑姑决定掌握主动权,将宁王请来,先定了锦绣坊的罪,那么绣龙袍这件事就不可能再交给应天锦绣坊了。

    她几乎要笑出来了。

    “等一下!”苏婉如出声,盯着冯姑姑道:“冯姑姑,此时此刻这里所有的事,都是锦绣坊的私事,您一个外人,这么越俎代庖的,不合适吧。”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说话。”冯姑姑喝道:“小姑娘,我看你年纪小又是将死之人,便不和你计较,否则我定要打烂你的嘴。”

    苏婉如冷笑,回道:“我和陆绣长打架的事还没处理。冯姑姑要去请王爷还请速速去请,先让掌事和姑姑将我们小姑娘闹腾的事有个定夺的好。”

    她说着,转头看着邱姑姑,“姑姑,您看呢。”

    邱姑姑反应过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件事指不定就是冯姑姑私下做的手脚,锦绣坊的事要关起门来说,容不得冯姑姑一个外人拿捏,她顿时代替段掌事说话,道:“来人,送冯姑姑回去休息。”

    “你们好大的胆子。”冯姑姑道:“这么大的事,你们就想这么遮掩过去,太异想天开了。”

    这么多人,又是在锦绣坊,冯姑姑再嚣张有理也没有资本,邱姑姑一个眼色,顿时几个婆子上去,一人一边架住了冯姑姑,笑着道:“姑姑累了,剩下的事都是家事,等处理好了再叫姑姑知道便是。”

    “你们敢!”冯姑姑气愤不已,“我要去问问司三葆,他有没有本事压得住。我要去宁王爷,你们给我放开。”

    冯姑姑和她手底下六个绣娘,都被送了出去。

    门关不上,几个婆子守在了门外。

    冯姑姑立刻收拾了一番,带着人打出了锦绣坊,去行宫找宁王爷!

    陆思秋被扶着瘫坐在椅子上,身上的血迹没干,疼的她眼前发黑。

    段掌事来回的走着,王姑姑回神来,劈头就问苏婉如,“龙袍呢,你将龙袍放哪里去了。”

    “是啊,苏瑾,你就算藏起来也没有。”陆思秋呵呵笑着,苏婉如回头看她一眼,当着所有人的面,上去就给了她一巴掌,道:“这一巴掌,我替所有人打的。”

    这所有人都被打懵了,陆思秋惊呼一声,顿时大哭着捂着脸。

    苏婉如没说话,走到窗户边翻了出去,眨眼功夫爬了进来,手里多了包袱,她摆在桌子上,看着众人,道:“在这里。”

    大家扑了上去。

    陆思秋因为慌乱紧张,只下了一剪刀。不过这已经足够了,一指长的口子,不但毁了龙袍,也能要这里所有人的命。

    有人扛不住晕了过去。

    段掌事也虚脱的坐了下来,脸色发白,“到底怎么回事。”

    “她吃里扒外。毁了龙袍打算给冯姑姑的投名状。”苏婉如当着陆思秋的面,和大家将经过说了一遍,陆思秋停不下,喊道:“你污蔑我,是你!”这话明明应该是她说的。

    苏婉如上去又是一巴掌,“陆绣长,此刻我没心思和你斗嘴!”

    “你!”陆思秋捂着脸,求救的看着邱姑姑,“姑姑……这个女人是疯子。”

    苏婉如扫了她一眼,看着段掌事和邱姑姑几人,道:“事情一出,冯姑姑就来了,分明就是等在外面的。”她说着顿了顿,盯着陆思秋道:“她这一举两得做的极好。她在这里声名尽毁,冯姑姑一来她就想跟着去京城了。现在毁了我们,她得了冯姑姑的信任就更加去的。”

    “我没有!”陆思秋摇着头,她发现言语上,她也不是苏婉如的对手。

    苏婉如根本不屑和她争辩,莫说事情真是陆思秋做的,就算不是,此时此刻她也有本事,让陆思秋百口莫辩。

    “掌事,姑姑!”苏婉如道:“还请司公公速速过来。在宁王爷来前,我们将这件事商量好。”

    现在他们要抱作一团,将这件事压下去,圆过去,保住项上人头才可以。

    “掌事。”邱姑姑要冷静很多,她甚至都没有去思考苏婉如话的可信度,眼下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