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去找姑姑吧。”苏婉如笑了笑,道:“就说你娘身体不好,要你回家去照顾,锦绣坊的事你再做不得了。”

    雀儿顿时哭了起来,哀求的看着苏婉如,“苏姐姐……我、我不是真的想要害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捂着脸,哭的悲悲戚戚,“我娘看病要钱,她们给了我钱,我……”

    “良心大抵都是不值钱的。”苏婉如并不在意,这样的人她见的多了,“你既这般负疚,那我也允你将功赎罪一下。”

    雀儿眼睛一亮,期盼的看着苏婉如。

    “随我来。”苏婉如转身进了门,雀儿随着她进去,她站着苏婉如坐着,依旧浅笑看着她。

    苏婉如道:“你且告诉我,谁给你的银子呢。”

    “啊?”雀儿神情大变,随即回道:“是……是林姐姐陆绣长。”

    苏婉如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雀儿浑身发毛,心头生出惧意来,好一会儿苏婉如才开口,道:“人都是看本事说话的,我如今也没什么可让你信赖的地位和本事。你不说实话我不怪你。”

    她有些自作多情了,苏婉如自嘲的笑了笑,“走吧。这次我不牵连出你,不是因为可怜你。而是因为情况不同,我不想惹了一身的腥,可你要是没事就在我眼前晃悠,我保不齐就忍不了了。”

    指使雀儿的不是陆思秋,这背后的人她会知道的。

    她丢了话,徐徐出了门,头也没有回。

    雀儿站在门口,喃喃的喊了句,“苏姐姐……”她追了几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下药了,我明明看到你睡着了的。”

    “因为你太心虚了。”苏婉如扫了她一眼,一开始说她娘的病没有救了,需要准备身后事,她哭丧着脸强撑每日来做事,可是不过几日的时间,她的态度就转变了,整个人都有了朝气……

    看了那么多大夫都说没治的病,何以突然就又有希望了呢。

    不是得了一笔能看得起病的钱,就是遇到了能看得病的神医……她认为是前者。

    这笔钱如何来的,她起初并未在意,毕竟是雀儿的私事……可昨天她送饭来,那样子神态太过心虚了,就不得不让她生疑,所以她让雀儿去打水,随后将饭倒了,躺在床上假装睡觉。

    雀儿进来的反应,验证了她的怀疑不是无中生有,所以,刘大进来时她有准备,拿门栓将他的头开了瓢。

    一心只想娶媳妇又胆小的刘大,被打懵了以后就听话的不得了。

    苏婉如没有再说话,转身出了门。

    雀儿站在门口,垂着眉眼许久才出了门,却是直接去找了陆思秋,站在夹道里,她低声道:“我稍后就去找蔡妈妈辞工,此番来和绣长道别。”

    “嗯。”陆思秋没什么可说的,若非高春和她说,雀儿可用,她也不知道,“你要不想走,我帮你调到别的院子去也是一样的。”

    雀儿摇了摇头,“不了。我早走晚来,别人受不了我这样的。”也只有苏婉如,从来不说话。

    “去吧。”陆思秋跪了半夜,人没什么精神,加上林秋月走了,她整个人失魂落魄,“有事帮忙,就来找我。”

    雀儿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苏婉如还没进山水馆,就听到里头一阵阵嗡嗡的议论声,她甫一进门,里面就安静下来,随即就看到巧红蹭的一下站起来,等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她尴尬的道:“我……我去净房。”

    说着,有些匆忙的,逃也似的走了。

    其他人便如避蛇蝎般瑟缩了一下,规规矩矩的坐在绣架前做事,苏婉如嘴角勾了勾,若无其事的上了楼。

    焦振英和刘三娘都不在,她和众人都打了招呼,便开始画中秋节参赛的地图,周槐娟和蔡萱嘀嘀咕咕的说着话,猜测着昨晚的事,“听说那男人长的很丑,林秋月的眼光可真是差。”

    蔡萱嗯嗯的敷衍着,不说话。

    一边,窦娆听着就抬头朝苏婉如看来,含笑道:“阿瑾,昨晚后来你没住院子里吗?”

    “没有啊。”苏婉如回道。

    窦娆微微点头,笑着道:“难怪早上起来没看到你呢,还当一早就走了呢。”

    苏婉如冲着她笑笑,没说话。

    林秋月的事看着是压住了,可私底下大家都忍不住胡乱猜测,加上段掌事和邱姑姑严厉整顿,换人换物,连巡夜的时间都加多了三趟,大家就越发肯定了那夜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苏婉如两耳不闻天下事,安安静静的准备着绣品,奇怪的是陆思秋也沉静下来,每日做事画图,闲了就去邱姑姑跟前服侍,蔡萱鄙夷道:“她就想拍拍马屁,重新得邱姑姑的信任。”

    “这是她的本事。”苏婉如抬头揉了揉脖子,“若能成我们该佩服才是。”

    蔡萱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压着声音道:“那天晚上要是她去林子里就好了!”

    是啊,苏婉如也觉得可惜……林秋月做了替死鬼。

    雀儿走了,她院子里一时找不到人来伺候,蔡妈妈就遣了个粗使婆子早晚来一趟,她也无所谓,便应了这事。

    过了十来天,吴平成亲的消息传来,她们纷纷拿了体己钱添箱,吴平满面娇羞的来给姐妹送喜糖,见着苏婉如拉着她的手,“阿瑾,你现在可有空,我有话想和你说。”

    “好。”苏婉如放了针,和吴平一起下楼,两人在后院里散步,吴平垂着眼眸,低声道:“我前两日和他见过一面,他和我说,虽一开始不愿意这门亲事,可既答应了,将来就一定会对我好。”她说着顿了顿,抚着尚平坦的小腹:“谢谢你阿瑾,要不然,我们母子此刻说不定已经一尸两命了。”

    “真不用谢我。”苏婉如笑了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我帮你是有私心的。如今我也得了名额,咱们两清的。”

    吴平摇了摇头,笑道:“所以我跟更要谢你,你做人坦荡,让我自愧不如。”顿了顿又道:“将来你若有事需要我的,尽管让人来找我。”

    她报了自己的地址。

    苏婉如对吴平的印象其实一开始不好,一个不知道自重自爱的女子,受了骗还自我欺骗帮着男人说话,她瞧不起……可现在来看,吴平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和杨长贡的为人。

    她不恨不怨是因为她心甘情愿的。

    所以,杨长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已经不用去担忧了。

    各人选择,路自己走。

    “好。”苏婉如记了吴平报的地址,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吴平才走。

    转眼七月便见了底,苏婉如的绣品绣了多半,让她觉得奇怪的是,沈湛居然一次都没有出现,只是每日送药,隔三天加送点心,各种各样的,几乎应天的小吃,都给她买了个遍。

    八月十五的前两日,她将绣品裱了框,交给了焦振英收好,后日司三葆和织造府的人会一起来参与评选,她们绣娘不用参加她倒是能安心的休息一日。

    她坐在桌前吃着点心,忽然便想起来,她裁好了一直没有得空做的衣服……她起身从箱子里找出来,不由失笑,“这都快八月了,做出来也穿不了。”

    沈湛不出现,她就将这件事和他的人,忘的一干二净了。

    “铺层棉花好了。”她比划了一下,决定去买棉花,这样天冷了也可以穿。

    收了布料,她将为数不多的银子翻出来,上次的十两还剩下三两不到,再有,就是沈湛那一万两的银票,“得找机会还给他。”

    她收拾妥当刚打开门,就看到卢成正来回在她的院子里踱步,她扬眉看着对方,道:“在拉磨呢?”

    “姑娘。”卢成红了脸,“姑娘现在可有空,随我走一趟。”

    苏婉如就抱臂站在门口看着他。

    这一个多月,沈湛都没有出现,是因为知道她确实在忙,没有任何空闲的原因?

    而今天得知她事情告了一个段落,便就上门了。

    “今天有礼貌了。”苏婉如道:“不用虏人,而是请了啊。”

    卢成挠着头,垂着眼眸,“不……不是这样的。”又结结巴巴的看着苏婉如,“姑娘先随我去府里一趟吧,爷……爷有事找您。”

    反正她要是不去,沈湛也会来,她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半个时辰后我会到。”

    没想到苏婉如这么干脆,卢成松了口气,一点意见都没有,“那小人在家门口等姑娘。”

    “嗯。”苏婉如颔首,眼见卢成飞檐走壁的消失在院子里,她眼睛亮了亮,要是她也有这本事,是不是就能直接像鸟似的,悄摸的飞进登月塔里呢。

    她叹了口气笑了笑,去馆里找了焦振英,和她告了假就直接从角门上了街。

    她一出去,身后不远处便就有两个婆子随着,走了两条街,苏婉如才发现这两个婆子,她便进了一个布料铺子,借着挑棉花的时机,就打量着那两个婆子。

    她停下来,那两个婆子也在对面蹲下来,假装看着东西。

    “怎么会有人跟着我。”苏婉如拿了棉花付了钱,便和掌柜道:“借你们后门走一走。”

    就从后门出去,那两个婆子一看跟丢了人,顿时脸色大变,绕着就去了铺子的后门,可哪里还有苏婉如的影子。

    “我四处找找,你回去回了主子。”两个人婆子商量着,其中一人应是拐弯走了,她在小小窄窄的胡同里穿来穿去,不一会儿就进了一间宅子,待人敲了门进去,对面的小胡同里苏婉如探出头来。

    她抬头看了门脸,又确认似的绕到正院,看过了门头上的牌匾,冷嗤一声。

    “就这点本事也想跟踪别人。”她哼了一声,抱着棉花重回了巷子,七拐八曲的找到了沈湛的府邸,老远就看到卢成抱着剑守在门口,看似垂眸静立,可耳朵却听着八方的动静。

    “姑娘。”卢成听到脚步声,立刻朝对面看去,就看到苏婉如抱着个包袱戴着帷帽,小心翼翼过来,他迎过去喊道:“姑娘放心,没有人跟来。”

    苏婉如颔首,随着卢成进了院子,等关了门她凝眉道:“你看到有人跟着我了?”

    “是!”卢成点头,做了请的手势,“自从上次姑娘去过司公公的宴会后,锦绣坊外就常有婆子来去盯梢。上回您上街,那几个婆子也尾随在侧。”

    苏婉如走着停下来,看着卢成,“这么说,侯爷也派了人在那边?”

    卢成咳嗽了一声没有否认。

    “我知道了。”前两回她出门都和蔡萱一起,估摸着沈湛的人就不动声色跟着,也没有多做什么……这次她自己发现了,沈湛的人就没有出现。

    两个人进了内院,青柳迎面而来,脚步匆匆,见着苏婉如她一愣,随即躬身福了福,“见过姑娘。”

    苏婉如点了点头。

    “爷方才出门了。”青柳低声提了一句,“你不知道吗。”

    “爷出门了?”卢成一脸发懵,“没……没告诉我啊。”

    苏婉如也很惊讶,请她过来,自己却不在?不在更好,她看着卢成,道:“他既然不在,那我就回去了。”

    “姑……姑娘稍等一下。”卢成以拳抵唇咳嗽了一声,“我进去看看爷可有别的的交代的。”没理由啊,沈湛有伤在身,而且,也吩咐他今天将苏婉如请过来的。

    怎么会有出门了呢。

    苏婉如点了点头,在如意门外的石桌旁坐了下来,青柳就守在旁边,“姑娘可要喝茶,奴婢去给您倒茶。”

    “不用。”她摇了摇头,手下意识的扯了块棉花出来拨弄着,想起什么来,问道:“外院都是谁在住?”

    青柳心头一跳,姑娘这是打算试探侯爷侧院养的那三个女人吗?不对,这个月又有人送了四个来,如今是七个女人住在侧院里。

    最近天一黑,府里就格外的热闹,一会儿琴声,一会儿笛声,惹的他们常忍不住想过去把人收拾了。

    “外院是周先生还有卢成和闵望几人在住。”青柳说着,心道,是不是该问内院了。

    苏婉如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道:“那侯爷别的手下手住在哪里。”

    青柳一怔,没有想到苏婉如会问这个问题,“巷子对面还有个院子,侯爷当时置办时特意叮嘱的。”

    原来如此,难怪上次沈湛带她去燕子矶,转眼功夫就招了那么多人出来。

    “姑娘还想知道什么?”青柳问道。

    她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是单纯好奇而已,“没有。”

    青柳点头应是,就站在一边候着,自从上次沈湛发怒后,她见到苏婉如后,就再不敢轻视……在侯爷的心中,苏姑娘的重要性,远比他们猜测的还要重。

    “姑娘。”卢成从内院出来,挠着后脑勺有些尴尬的样子,“对……对不住。等侯爷回来,有什么吩咐我再去找您可好。”

    还是头一回被沈湛失约了,苏婉如摆了摆手,道:“不用!”她求之不得,和卢成颔首,快步出了门。

    走了几步,听到卢成跟着来了,她也不拦着从角门出去,走了几步她停下来道:“你们侯爷不回京城吗?”

    “明年回去。”卢成点头道:“爷在这边还有点事,等事情办完了就回燕京了。”

    苏婉如眼睛转了转,随口问道:“什么事?”

    “爷这半个月去了凤阳。姑娘可知道圣上将凤阳定为中都了。”卢成知无不言,“中都要修建祖陵,太子推荐了皇孙来督建。”

    苏婉如压根没想过卢成会和她说这些话,戴着帷帽的脸上露出惊愕之色,“这么说,太子爷不放心小皇孙独自留在中都,就拜托侯爷暗中多照拂照拂?”

    “是。”卢成嘿嘿笑着道:“姑娘说的一点没有错。”

    苏婉如就挑眉道:“不是宁王也要来的吗,为什么不拜托宁王。”

    卢成咦了一声,摇着头道:“属下也不知道。”说着一顿又道:“不对……太子和我们侯爷是过命的交情,他肯定是放心将皇孙交给爷,而不敢交给宁王的。”

    苏婉如若有所思,见卢成这样的态度,索性接着问道:“那……侯爷和宁王呢,又是什么态度?”

    “不知道。”卢成摇头,“没见什么来往。”

    这么说沈湛和宁王不熟悉了……她抱着手中的包袱慢慢走着,窄窄的巷子里没什么人,走了一段她忽然停下来,卢成急忙刹住了脚,“姑……姑娘怎么了。”

    “宁王是不是快到?”苏婉如问道?

    卢成点了点头,掰着指头算了算,“按行程这三五日就能到。”

    宁王特意来应天,肯定不是无事来消磨的,如果……如果宁王和沈湛闹翻了呢?或者,宁王和小皇孙翻脸了呢。

    要是她手中有人用就好了,办起事来也能方便一些。

    心头转了一圈,她回过头和卢成摆了摆手,“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好了。”说着,脚步轻快的走了。

    卢成喃喃的喊了句,“姑娘……”可苏婉如已经走远了。

    回了锦绣坊,她将棉花送回去,直接去找焦振英,“焦绣长,明天司公公会来吗?”

    “说是要来的。”焦振英正在收拾东西,闻声奇怪的看她一眼,“怎么了,你想见司公公?”

    苏婉如摆手,在桌上坐下来,卢成说宁王要到了,难道司三葆不用去接吗。

    “想什么呢。”焦振英歇下来坐在她对面,“眼睛咕噜噜转着,看着就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苏婉如噗嗤一笑,道:“我只是在想,司公公不用去码头迎宁王爷吗。”

    “应该会去。”焦振英想了想,“上次掌事不是说京城的锦绣坊来人了吗,估摸着掌事也会去码头接。不过,估摸也要等过了中秋节。”

    宁王啊,他来了应天又会不太平了吧。

    “知道了。”苏婉如放了茶盅,起身道:“您忙吧,我回去了。”

    焦振英点了点头目送苏婉如离开,待了一会儿她便上了楼,刘三娘在房里做衣服,见她进来便道:“你们组里的绣品都交上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