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夜里,一迭的女子的尖叫声,从后院响了起来,穿透了整个锦绣坊,惊醒了许多人。

    邱姑姑放了笔,开门出去,问道:“方才是什么声音。”

    “像是有人在叫。”守门的婆子惊疑不定,“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知道出了什么事。”

    邱姑姑回神抓了件衣服披上,带着婆子就朝外头走,“去看看。”

    一行人就提着灯笼出去,走到半道上就看到好几个院门口有人探头探脑的,邱姑姑喝道:“没你们的事,都回去睡觉。”

    “是。”一个个的又关了门进去,但议论声却没有消失。

    焦振英和刘三娘一起打着灯笼过来,几个人一碰头,邱姑姑道:“可知道叫声从哪里来的。”

    “像是最后的几间院子。”焦振英指了指后面,和刘三娘对视一眼,面色都不大好,最后一排一共两间院子,其中一间空着,另外一间则是苏婉如一个人住的。

    苏婉如不是咋呼的人,大半夜的叫唤,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大家就没有再说话,快步朝那边走去,快到院子时,就看到那边黑漆漆的,一盏灯都没有,可院门是开着的,邱姑姑带着婆子当先进了院子。

    陆思秋和林秋月远远跟在后面,两人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瑾。”邱姑姑焦急的拍门,可一手一碰到,门就从里面打开了,邱姑姑喊道:“苏瑾。”抬着灯笼照。

    门口站着一人,却不是苏瑾,邱姑姑哑然,“琼月,你为何在这里?”

    “我刚从馆里出来,睡不着就散步到这里,听到这边有叫声,所以来看看。”胡琼月神色自然,“姑姑,是出什么事了吗?”

    胡琼月说着,目光扫过院子里的所有人,眼中露出狐疑之色。

    “苏瑾不在房里?”邱姑姑说着,人已经进去走了一通,沉声看着胡琼月,“你来时就没有看到她?”

    胡琼月摇了摇头。

    “去找。”邱姑姑说着,又看着胡琼月,“你回去看看,苏瑾喜欢和蔡萱在一起,说不定她这会儿在你房里。”

    胡琼月点头应是。

    “我们也去找。”焦振英担心苏苏婉如,拉着刘三娘出去。

    陆思秋也林秋月在拐角处听着,也是惊愕不疑,“她怎么会不在房里?难道事情没成?”

    “不可能的。”林秋月道:“高春说那药极好用,只要一点就能让人睡上一整天。”

    陆思秋抿唇没有说话,人不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先别声张。”陆思秋道:“四处去看看,姓刘的说不定将人虏到别处去了。”

    林秋月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沉了口气,点了头道:“那我们还要不要去找?”

    “找。”陆思秋想了想,道:“你悄悄去登月塔那边看看,我去蔡萱那边看一眼,以防万一。”

    林秋月眼神一变,摇着头道:“登月塔那边太暗了,绣长,我不敢去。”

    “你不去难道我去不成。”陆思秋不耐烦,为今天的事她花了不少的银子,“那边没鬼,吃不了你。”

    林秋月不情愿的往那边走,陆思秋烦躁不已,转身往蔡萱的院子去。

    “什么事都让别人做。”林秋月愤愤不平,可又不敢违逆,提着灯笼走了半盏茶的时间,将进登月塔边的林子里,她远远站着喊了一声,“苏瑾,苏瑾!”

    四周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应她,她想了想又压着声音喊道:“刘大,刘大。”

    话落,忽然就听到林子里传来闷闷的哼哼声,她惊了一跳转身就走,可远远的一个男人压着声音,道:“我杀人了,你快来。”

    “杀……杀人?”林秋月逃跑的步子一顿,周身血液逆流,脑子里嗡嗡响着,一时间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把她杀了??

    “是!”那男人喊道:“失手杀了,快来帮我将人埋了。”

    眨眼功夫,林秋月出了一身的冷汗,转身就想走,“我去找绣长来,你……你等下。”

    “来不及了,一会儿人找来,我被抓到也一定会供出你们。”那人发狠,咬牙切齿的道:“快进来。”

    林秋月迟疑着,害怕被供出来,咬着牙提着灯笼进了林子,“你……你在哪里。要不要我回去取锹来?”她一边回头张望,一边说话给自己壮胆,摸索着顺着里头的声音进去。

    林子其实不大,但是树影摇晃,灯笼的光线忽明忽暗更加的吓人,她扶着树半闭着眼睛,“刘……大,你在哪里。”

    四周静了一刻,忽然,苏婉如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来,就贴在她耳边,“我在这里。”

    “啊!”林秋月吓的魂不附体,想要逃,但是脚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都抬不动,“你……你是人是鬼。”

    此话落,忽然一道绳索套在了她的脖子上,打的是活结,一扯一拉她脖子被捆住,随即饶了几圈,以一个上吊的姿势,捆挂在了树干上,若非她脚能踏着地,她就真的要被吊死了。

    “我是人啊。”苏婉如晃悠着出来,拍了拍手上的灰,挑眉看着林秋月,“不过,你就快不是了。”

    林秋月大惊失色,喊道:“你……你想干什么。”就想喊人,“救命……”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进了林子后,是这样的情况。

    她不是吃了迷药吗,怎么会好端端的在这里。还有刘大呢。

    “喊吧。”苏婉如道:“在人来前,我来得及吊死你,且能拔光了你的衣服,叫那位刘先生好好欣赏一番。”

    林秋月立刻闭嘴,惊恐的看着苏婉如,眼里透出害怕和不安来,“你……你别乱来。”

    她没想到,苏婉如这么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不乱来。我只是以其之道还施彼身而已。”苏婉如不想耽误时间,挑手去解林秋月的衣服,“那刘大虽生的丑,却是真心想要娶个媳妇,你跟了他他定然会好好待你的,到时候姐妹们给你多添点嫁妆。”

    林秋月摇着头,绳子磨的脖子生疼,她喊道:“苏瑾,你别乱来。我一定会告诉邱姑姑的,我走了,你也在锦绣坊呆不住。”

    “是吗。”苏婉如没耐心,一把扯开她的衣襟,夏天里不过一件外衣,解开里头就是贴身的小衣,淡紫的绣着并蒂莲,她噗嗤一笑,道:“还挺应景的。”

    林秋月大哭起来,这才知道,苏婉如不是和她开玩笑的,她求着,“求求你,不要。我还想留在锦绣坊,我不嫁给任何人。求求你放过我。”

    “这话,要是换做我来和你们说,你们会心软吗。”苏婉如捏着林秋月的下巴,眯着眼睛道:“刘大进我房间的时候,想必你们是无比期待的吧。”

    林秋月大汗淋漓,小衣湿透了贴在身上,“不……我没有。是陆思秋,是她啊。”

    “不急!”苏婉如冷笑道:“我当你们小姑娘玩闹,我便奉陪了。不成想,现在居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你今儿不算倒霉,改日我会让你看到,陆思秋今晚让你来这里,其实是份天大的恩情。”

    林秋月白着脸,忽然就没了话说。

    眼前的小姑娘还是娇滴滴的,精致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梨涡隐隐约约,十分的漂亮天真,可莫名的她觉得可怕……这一刹那她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一直觉得她们不是苏婉如的对手了。

    是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而每一次,苏婉如却都是轻而易举的化解。

    在心智上,她们根本不对等。

    “苏瑾。”林秋月颤抖,“你……你放了我,从今往后你说什么我做什么,我什么都听你的。真的。”

    苏婉如挑着肚兜的手指一顿,挑眉道:“你来说说,你能帮我什么。”

    “报复陆思秋。”林秋月道:“她这个人毫无姐妹情谊可言,当日的高春,现在的我……我可以预见,如若今晚我出事了,她一定是明哲保身,不会为我说半句话,担半点责任。”

    苏婉如收了手,抱臂看她,“这理由不错。可我不信你。”她说着,转身进了林子,不一会儿拖着死狗一般的刘大出来,林秋月打眼一看,就看到刘大的额头被人开了瓢,鲜红的血糊了一脸。

    像地府索命的恶鬼。

    这个女人,和外表太不符了。

    “早嫁人,早安生!”苏婉如扫了一眼林秋月,蹲在刘大面前,问道:“想娶媳妇吗。”

    刘大点头,“想!”

    “坐起来,看看那女人。”苏婉如指了指林秋月,刘大挣扎着坐了起来,看到了林秋月,眼睛一亮,“好……好看。比你好看。”

    林秋月生的很清秀,但和苏婉如相比还是差了一截,可刘大怕了苏婉如,自然也就觉得她不美。

    “记住我说的话了吗?”苏婉如笑着道:“一五一十的说,等你挨过了今晚,她就是你的了。”

    刘大点头不迭,龇牙笑了起来,“记得,记得,全都记得。”

    苏婉如颔首,抬眸看了一眼哭着的林秋月,道:“你现在可以喊了。”话落,拍了拍衣裙,便走了。

    刘大的绳子虽解开了,可头疼的晕乎乎的站不稳,他腾挪着往那边爬,像只黑黢黢的虫子,林秋月看着恶心不已,喊道:“你别过来,你给我滚!”

    刘大盯着她露出来的鼓鼓囊囊的肚兜,眼睛发红,死命的爬,“你们果然不骗我,说我进了锦绣坊就有媳妇。我刘大终于有媳妇了。”

    “滚,滚啊。”林秋月后悔不已,使劲的挣扎,可绳子越发越挣扎越紧,她大哭,喊着人,“来……来人啊。”

    刘大扑在林秋月脚边,抬头看着她的胸口,嚷着,“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林秋月大哭。

    “在那边。”林子外面脚步匆匆,就听到几个婆子打着灯笼喊着道:“谁在里面。”

    蹬蹬的脚步声冲了进来,林秋月一喜,喊道:“是我,是我!”

    “是林秋月。”婆子听出是她的声音,急忙跑了过来,随即邱姑姑和焦振英的声音也跟着传来,“找到人了吗?”

    婆子答了话,五个婆子已经率先进来,等灯光照亮了林子,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和眼前的场景。

    林秋月被捆在了树干上,衣襟大敞,胸脯在挣扎中也露了半边,而她的脚边正坐着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正抱着她的腿笑着。

    这画面太过诡异,平生未见。

    “怎么回事。”邱姑姑骇然,指着林秋月吩咐婆子,“还不快将人解开。”

    几个婆子忙手忙脚乱的上去解绳子,又用绳子将刘大捆住。

    焦振英和刘三娘面面相觑,一脸的不解。

    “姑姑。”林秋月捂住衣领,大哭着喊道:“是苏瑾,是她害我的。是她害我的。”她语无伦次,扑在邱姑姑腿边大哭。

    邱姑姑脸色极其的难看,锦绣馆中还是头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她转头吩咐婆子,“不要声张,将两个人带回去。”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速速将苏瑾找到。”

    几个婆子应是,分了两拨,一方去喊人一方拖着刘大和林秋月往前院而去。

    婆子在蔡萱的房里找到苏婉如,她正穿衣服准备出门的样子,见着婆子就道:“方才胡琼月说姑姑找我,我正要过去。妈妈可知道,姑姑为何找我。”

    婆子脸色复杂,看苏婉如的视线更加的复杂,“苏姐姐去了就知道了。”

    苏婉如嗯了一声,回头和蔡萱说了几句,又听到胡琼月冷笑一声,道:“自作孽!”

    房里便没了声,过了一刻苏婉如出来,一边走一边辫着头发,“妈妈,是出了什么事吗,胡琼月也没有说清楚,到底那声是谁叫的?”

    “还不知道。”婆子干巴巴的解释,“至于什么事,姐姐去了就知道了。”

    苏婉如嗯了一声。

    进院门时,她和陆思秋碰上,陆思秋停下来看着她,目光冷冷的透着杀意,好像恨不得化身一只狼,上来将她撕碎。

    “陆绣长。”苏婉如神情淡淡的,一笑,指了指院子示意陆思秋先行。

    陆思秋压过来,盯着她低声道:“要是秋月有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陆绣长说什么。”苏婉如露出惊讶的样子,“秋月姐姐怎么了。”和我装大尾巴狼,我玩这些时,你们还在门口捏泥巴呢。

    陆思秋明白,苏婉如现在就打算扮无辜,所以说什么都没有用,她拂袖推开苏婉如,率先进去。

    在门口,就听到林秋月哭着说话,“……我进林子后,她就用绳子套住我的脖子……姑姑,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求姑姑严惩。”

    邱姑姑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这么晚了,你去那边做什么。”

    林秋月一怔,回道:“我听说苏瑾不见了,就打算自己去找找她。”

    “去看看,苏瑾来了没有。”邱姑姑端着茶喝着,眸光深谙,让人猜不出她在想什么,焦振英和刘三娘各坐一边,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今晚的事情,太诡异了,她们至此都没有想通其中的关节。

    “姑姑,陆绣长和苏瑾来了。”门口婆子打了帘子,邱姑姑颔首,苏瑾就和陆思秋前后进了门内。

    她甫一进去,林秋月就像发疯似的扑了过来,“苏瑾,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和你拼了。”

    陆思秋让开,看着林秋月朝苏婉如扑过去。

    “林姐姐。”苏婉如迅速后退了几步,站在了婆子身后,“你这是做什么?我……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她的样子,是满脸的无辜,满眼的惊恐不安。

    “住手!”邱姑姑断喝,指着婆子,“拉住她。”

    婆子上前去,轻而易举将林秋月制止住,邱姑姑喝道:“你当我是死的吗,当着我的面你就敢发疯。”

    “姑姑!”林秋月是要疯了,她一想到刘大看着她的目光,她就恨不得杀了苏婉如,“我心里恨哪,我恨不得和她同归于尽。”

    陆思秋这才上前去扶住了林秋月,哽咽的道:“秋月你冷静点,有姑姑在,姑姑会给你做主的。”她说着愤恨的转头瞪着苏婉如。

    “苏瑾。”邱姑姑看向苏婉如,“你方才在什么地方?”

    苏婉如上前一步,依旧是不解的样子,“回姑姑的话,我方才在萱儿房里睡觉。”又奇怪的看了一眼林秋月,“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林姐姐这般生我的气。”

    “你撒谎。”林秋月愤怒的道:“你就在林子里。”

    苏婉如回头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林秋月,又规规矩矩的立着,等着邱姑姑问话。

    “你给我闭嘴。”邱姑姑拍了桌子,呵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绣色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莫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风流并收藏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