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牢房,遍体鳞伤的李笠躺在地上,他看着假装坚强的小侄子李昕,心中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李笠被游军抓进大牢,打得死去活来,这还不够,对方还把他家人也抓来了,同样投入大牢。

    母亲吴氏、嫂子林氏,因为是女囚,所以关在别处牢房,而小侄子李昕,因为年纪小,按说要和林氏关在一起,却被人领来,让他叔侄相聚。

    虽然没有人传话,但这种行为李笠看懂了:你若是不懂事,自己死了不要紧,连累家人的话,李家可就要绝户了。

    何为“懂事”?

    当然是认罪,承认自己和马青林是一伙的,受马青林指使,犯下许多罪行。

    那么罪行是什么?

    狱卒就来念叨过,在李笠面前念叨,仿佛自言自语:“你好大胆哟,说动同村出逃去投妖贼,又接近官眷意图投毒....”

    这就是幕后主使的手段,悄悄地威胁他,让他“懂事”。

    认罪,自己去死,争取机会让家人苟活,不然,李家绝户。

    “家中情况如何?”李笠忍着疼痛,尽量以平静的语气发问,强忍着泪水的李昕听了,回答:“他们来得急,我们被抓走时,还没来得及和左邻右舍交代....”

    “是么?鱼塘呢?”

    “阿叔放心,一直雇人看着,武叔说会帮忙看家,想来不会有事的。”

    居然被一个小家伙安慰自己,李笠觉得有些心酸。

    他侄子年纪小但性格倔强,不是遇事便哭哭啼啼的性子,所以如今虽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未曾流出来。

    李笠受了测罚之刑,又被鞭挞,已然是奄奄一息,后来得侄子照顾,喝了几日稀粥,好歹撑住,体力在慢慢恢复。

    但是,距离结案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李昕见狱卒不在,低声问:“阿叔,是不是有人陷害阿叔?”

    侄子能问出这种问题,李笠有些意外,点点头回答:“嗯啊,阿叔可能招惹了什么人,被人陷害了。”

    李昕又问:“那,那明府会揪出幕后主使么?”

    “不知道呢,断案要讲证据,人证物证都要有,我可不知道那坏人准备了什么证据。”

    “阿叔不可能做坏事,所以假的就是假的,那坏人做坏事,不得好报!”

    李昕咬牙切齿的说着,李笠不知该怎么接过话茬,耳边回荡着一个声音:

    要证据?好啊,现做一个证据!

    即便是在后世,也免不了冤假错案的发生,更别说在古代,一个手握实权的官吏,要弄死一个没有背景、靠山的百姓,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必要时,甚至连证据都不需要有。

    秦桧害岳飞时,需要证据么?

    但是,小人诬告良民,反倒需要证据,因为要做表面功夫,糊弄上面。

    李笠如是想,让侄子扶自己起来,靠墙坐着,继续想办法。

    他没有靠山,没有亲族,被人诬告,只能靠自己想办法,最好能够和原告对质,在所谓的证据里找到破绽并拆穿。

    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李笠不知道对手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铁证”,但知道自己无法在外四处搜寻证据来“证伪”。

    唯一的机会,就是被人带上公堂,然后当场对质,靠着对质来自证清白。

    这样的难度很大,对方既然出手了,那必然是有备而来,人证物证俱全,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有“完整的证据链”。

    他自己事前没有任何准备,光靠临场发挥和口才就想翻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想着想着,李笠有些烦躁,自从他“新生”一来,短短数月的人生路却不平坦。

    卑微的吏家子,没有靠山,家里有几亩鱼塘被人惦记上了,先是高利贷,然后是构陷,自己什么人都没招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乱世栋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米糕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糕羊并收藏乱世栋梁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