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给你买蛋糕。”

    “可是哇”小豆豆又哭起来:“可是宸爸爸,我爸爸快饿死了。要是再没有东西吃,我爸爸就死了。他死了,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害怕。”

    慕景宸呆了足足十秒钟,才意识到小豆豆在说什么?

    小豆豆的爸爸?

    徐子阳?

    那个很多年前就觊觎可可的徐大少?

    他也在这里?在第四空间里?

    终于明白小豆豆之前趴在门上偷窥什么了?

    小豆豆是在等待,这个四岁的孩子,在等着他和恶狗相斗,不管惨死的是哪一方,小豆豆都可以捡拾点战利品,弄块肉回去喂他爸爸。

    事实虽然血腥残忍得令人发指,但一个四岁孩子的反哺之情,却让慕景宸坚硬的心瞬间塌陷下去一角。

    他把小豆豆放下来,重新摁亮打火机。

    然后把打火机交给小豆豆,让小豆豆拿好,自己走到那只被打断脊梁骨的狼狗身边。

    狼狗已经死透了。

    慕景宸用手里的铁器划开狼狗身上的皮毛,扣了块肉下来。

    想了想,他又把狗头拧下来,倒提在手里,对小豆豆说:“可能恶心了点,但确实可以救你爸爸的命。现在,你带宸爸爸去找你爸爸好吗?”

    “嗯嗯!”知道慕景宸手里要拎狗头和肉,还要拿武器,小豆豆很乖。

    他没有再让慕景宸抱他,而是主动抓住慕景宸的手,一只手举着打火机,深一脚浅一脚地带着慕景宸往外走。

    慕景宸没有管一长溜房间里还有什么?

    他已经不想看了。

    慕天佑这么变态的人,总不会给他准备什么好东西。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徐子阳。

    走了大约两百米,小豆豆才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

    慕景宸让小豆豆先躲在他背后,他自己警惕地贴在门上听了几秒钟。

    没有察觉到异常,他才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这个房间跟之前的房间都不一样。

    之前的房间不管大小,都是空荡荡的,假人也好,死人也好,全都一目了然。

    可这个房间里到处都堆着东西,看起来乱七八糟,像个大仓库。

    小豆豆见慕景宸把门踹开,他自己一马当先跑在前面给慕景宸引路。

    七拐八拐,终于在一堆破旧的废弃物中间发现了一个柜子。

    小豆豆先趴在柜子上听了听,然后才轻轻把柜子门打开。

    果然,柜子里斜歪着一个男人,看起来跟死了差不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徐子阳。

    慕景宸来不及想那么多,伸手在对方脖子上摸了一下。

    察觉到颈动脉还在跳动,慕景宸把人拖出来,平躺在地上。

    拨开男人杂乱无章的头发,慕景宸看见一张瘦骨嶙峋,却熟悉的脸。

    果然是徐子阳。

    也不知道他被饿了多少天,居然搞成这样。

    撬开徐子阳的牙关,慕景宸把狗头举到徐子阳嘴边,狗血立刻灌进了徐子阳嘴里。

    一开始,徐子阳还没什么反应。

    很快,他像是被这股血腥味刺激到了,开始大口大口吞咽。

    差不多等待狗头里的血流完,慕景宸才将狗头丢到一边。

    丢出去后,他又想起小豆豆。

    迟疑一下,慕景宸问:“小豆豆,你饿不饿,渴不渴?”

    “我”小豆豆舔舔干裂的嘴唇:“我忍得住,爸爸每天尿尿给我喝。”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慕景宸硬是没忍住,眼角滚落一滴泪下来。

    徐子阳都这幅德性了,需要儿子去给他找食物,却还知道给儿子尿尿喝。

    父爱如山。

    即便小豆豆不是他亲生的,徐子阳也给了这个孩子最多的父爱。

    看来,林可馨喜欢和徐子阳做朋友,不是没有道理。

    “嗯!”他拍拍小豆豆的头,微笑着说:“好孩子,我们是人,不是野兽,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们不能饥不择食,什么都吃,明白吗?”

    “明白!”

    徐子阳身上没有多少伤,就是饿的。

    狗血性热,慕景宸一口气给他灌了那么多狗血。没多久,徐子阳就睁开了眼睛。

    看见慕景宸在身边,徐子阳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他像是不敢相信,猛地抬手揉了揉眼睛。

    看了慕景宸两眼,他又抬手揉眼睛。

    直到徐子阳第三次揉眼睛时,慕景宸才黑着脸说:“别揉了,再揉就瞎了。”

    “慕慕景宸?你是慕景宸?你是慕景宸?”一把抓住慕景宸的手,徐子阳的眼泪疯狂地涌出来。

    他把慕景宸的手摁在自己脸上,像是在感受慕景宸掌心的温度,又像是在庆祝劫后余生。

    那么大个人,这一刻,哭得像个孩子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