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你说不安抚要怎么办?”何建国脱口而出。

    夏温怡像是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她大眼瞪小眼地与何建国对视了几秒钟,皱了皱脸说:“我不知道对付这种人用什么办法最好,也不知道宸少和清远他们针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打算。但是何老先生,我觉得,一件衣服,如果纽扣扣错了,就必须得解开全部重新扣。你如果想遮遮掩掩,最终,只能让更多人知道你的纽扣扣错了。”

    何建国呆愣地看着夏温怡。

    过了好久,他才沉下脸道:“你的意思是,我和清远妈妈,应该去自首?”

    “自首?”夏温怡愣了下,脱口道:“自首你们会坐牢的,何氏一样完蛋!”

    “嗤”何建国笑了:“看来,你比我那个刚正不阿的傻儿子要强,最起码拎得清。”

    夏温怡却因何建国的话吃了一惊:“清远想让您和江女士去自首?”

    “对!他就是这么跟我和他妈妈说的,慕景宸也是这个意思。”

    “怎么可能?”夏温怡摇头:“如果他们真的想让你们去坐牢,还会等到今天吗?只要逼迫你们去自首,何氏自然会破产,宸少还费那么大力气折腾这么多事儿干吗?”

    何建国眼睛一亮。

    对啊!

    他怎么从来都没往这方面想过?

    到底是太老了,还是被儿子气糊涂了?

    如果清远和慕景宸真的想让他们自首,真的想让他们去坐牢,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他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不如眼前这个看起来憨憨傻傻的女孩子。

    这个叫夏温怡的小丫头,比他了解人性。

    迟疑一下,何建国试探性地问:“那你觉得,他们不想让我们老两口坐牢,为什么还要逼得我们走投无路?”

    “不逼你们,你们会妥协吗?会跟宸少合作,跟慕天佑反水吗?”

    何建国瞬间哑口无言。

    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的。

    “咳咳”不自然地轻咳两声,何建国再问:“那你觉得,我应该跟慕景宸握手言和,向我儿子投降,跟他们一起扳倒慕天佑。然后,再跟你妈一起去自首,去坐牢?”

    夏温怡没听出来何建国话里已经冒出来了一句“你妈”,她看着何建国,突然笑了。

    “何老先生,您觉得跟儿子投降很丢人吗?”

    看着夏温怡狡黠的笑容,清澈的眼睛,何建国老脸一红。

    他妈的,莫名其妙被一个小丫头窥破心思。

    简直了。

    夏温怡笑得很狡猾,脸上还有两个圆圆的酒窝:“您和江女士忙碌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清远和何灵吗?你们家又不存在宸少他们家那样的事情,我相信,您和江女士都是真心疼爱清远的。既然这样,跟清远投降,和他最好的兄弟握手言和,有什么不可以?”

    何建国还没来得及接口,夏温怡又说:“而且,您为什么觉得宸少和清远会让自己的盟友去坐牢?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王书曾经是什么身份,连王书都能被宸少洗白了,难道宸少还不能把自己兄弟的爸爸洗白吗?

    虽然您跟江女士做的那些事情有点伤天害理,但我听王书说,那些药物根本就没流通起来,连在黑市上都卖不掉。所以,应该也不算十恶不赦吧?

    再说了,慕天佑那种人,跟个疯狗似的,他自己身上都背负着那么多条人命,他披露出来的事实,有可信度吗?宸少、清远和王书应该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吧?我实在不理解您在担心害怕什么?”

    何建国彻底傻眼了。

    夏温怡说的这些,他连想都没有想过,也绝对不会这样去想。

    因为,他都记不得自己多少年没有信赖过谁了。

    可是,很显然,夏温怡信赖慕景宸,信赖清远,也信赖王书。

    在她眼睛里,这些小辈们都是无所不能的神。

    这种盲目的信赖在何建国眼睛里是幼稚的、可笑的,他不相信人和人之间,能彼此忠诚到互相交付性命的程度。

    但他真的没办法反驳夏温怡。

    确实啊!

    王书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当年,为了给王书洗白,慕景宸做出了多少努力?

    甚至不惜与慕氏反目。

    以慕景宸的手段,想要给他们老两口洗白,还真的不是不可能。

    问题是,慕景宸值得信赖吗?

    他会像帮王书那样,帮他们吗?

    万一最关键的时候,慕景宸落井下石怎么办?

    才想到落井下石,夏温怡又开口了。

    她说:“何老先生?您是不是根本就不相信宸少?可是,您有选择吗?怎么样做,您面对的都是何氏破产和坐牢。难道您现在做垂死挣扎,就能改变何氏破产和您二位坐牢的事实?

    我想,不能吧?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您和江女士连鞋都没了,您还怕什么呢?放手搏一次,有可能柳暗花明,继续顽固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这些道理,我想,您应该比我更清楚。

    何老先生,您固守自封、顽固不化,难道是准备临时再拉个垫背的,把自己儿子和宸少全都坑进去?

    如果还是我之前说的,您想让何氏破产,想让慕天佑成为最后的赢家,那么,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着话,夏温怡站起来:“何老先生,孰轻孰重,您自己掂量。都说邪不压正,做错事不可怕,亡羊补牢也为时不晚,可怕的是错上加错。清远还在下面等我,我走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