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警察同志,他威胁我!”胖男人赶紧告状。

    两名录口供的警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拿了本书,“啪”地在男人肩膀上拍了下:“老实点,你上次那个案子还没结干净呢,咱们来聊聊你的案子?”

    男人吓得满脸陪笑:“警察同志,您看,我的鼻梁断了,手也断了,是不是”

    “所以你还不赶紧滚蛋,还要让我们送你去医院?”

    “我”男人哭笑不得:“何少把我鼻梁打断了,把我的手指也打断了,总该赔点医药费吧?”

    警察不由看向何清远。

    如果能定性成民事纠纷再好不过,对于何清远来说,不过是一点小到不能小的小钱。

    可何清远却铁青着脸:“一分钱也不给!”

    夏温怡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警察局这么牛逼的。

    恐怕慕景宸也不敢在警察局当众威胁人吧?

    何清远看起来文质彬彬、瘦瘦弱弱的,他居然当着警察的面儿,就说要废了人家。

    而且,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管事情谁对谁错,你把人打伤了,赔付医药费都是应该的,警察们能这样调解,实在网开一面,何清远却不依不饶。

    这个男人,简直霸道得无可救药。

    可是,她能不能说这个男人很man?

    这么僵持着不是办法。

    “我来赔偿吧!”夏温怡从包包里掏出钱包:“一万元够不够?”

    “夏夏!”何清远突然喝止住她。

    摁住她的手,何清远看向胖男人:“既然我老婆同意给你赔偿,我也不坚持了。我妹夫是江城人民医院外二科主任,你是自己去找他,还是我送你去?”

    男人还没搞明白何清远话里的意思,何清远又道:“你的鼻子做矫正,在我手里的话,最多花两百块。当然,其他人可能会时间长一点,复杂一点。不过,也超不过五百块。

    手可能有点麻烦,不过不是粉碎性骨折,就是单纯性的骨裂,上个夹板固定一下,多喝点骨头汤长个把月就好了。我给你治的话,大概需要五百块,其他骨科大夫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千块。

    你去看完病之后,把发票寄给我,就寄到景辉集团何清远收就可以了。到时候,我把钱打给你。”

    “卧槽!”男人实在忍不住嚷起来:“你不是何清远吗?你那么有钱,一件西装都十几万,还跟我斤斤计较这点小钱?”

    “怎么?你想让我亲手给你做矫正?赔你七百块?”何清远一本正经,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

    “行行,算你狠!”胖男人狠狠瞪了何清远和夏温怡一眼,灰溜溜地离开了。

    “噗哈哈哈”两名警察没忍住,笑喷了:“何少,您这招可真高明。”

    “呵呵!”何清远也笑起来:“以前在医院上班,经常会遇到医闹。有些人实在无理取闹,你太软了,他反而得寸进尺。我今天打人是不对,但作为一个男人,看见老婆被人欺负,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两名警察相互看看,摇头不是点头也不是。

    何清远也不在乎他们的态度,站起来,他跟警察握手告别:“谢谢!”

    从警察局出来,夏温怡和何清远沉默着步行往前走,彼此之间隔着半米距离。

    这件事情一闹,夏温怡的心情有些复杂。

    何清远这样维护她,尤其是他说出那句“后来我和你对的那一拳,是男人之间的亮剑对决”,给夏温怡造成一种错觉。哪怕她曾经真的是卖的,那个胖男人真的是她的嫖客,何清远也打算光明正大地公平竞争。

    迟疑了半天,她终于鼓起勇气说:“我跟那个人,不认识。”

    “我知道!”何清远冲她笑笑。

    “我”憋着气,夏温怡连头都不敢抬:“那时候是真的在夜总会当勤杂工,从来都没有卖过。”

    这次,她说完好久,何清远都没有说话。

    他也没有动。

    不知道为什么,夏温怡就有点紧张。

    她舔了舔嘴唇,怯怯地抬起头:“何清远,我”

    话还没有说完,何清远伸手一拉,夏温怡重重扑进他怀里。

    下一秒,他的唇吻下来。

    这个吻一言难尽。

    夏温怡居然有点想回应他。

    而何清远像是洞悉了她的想法,唇舌愈发撩拨。

    他吻得并不疯狂,却极有耐心,而且温柔,蚀骨的温柔。

    他用舌一下一下舔舐夏温怡的口腔,像是抚慰,又像是引诱。

    他纠缠她的舌,大口大口吞咽夏温怡的味道。让夏温怡觉得,他又贪婪又可怜。

    许久,何清远终于放开她。

    他把夏温怡的下巴抬起来,让她无法躲避他的眼神,然后,缓缓地冲她微笑。

    笑容绽放的一刹那,夏温怡清清楚楚看见何清远眼睛里盛开了一朵潋滟的莲。

    “我知道,夏夏。”他说:“我的夏夏,一直都是最干净、最美好的女孩。”

    有了这个亲吻,夏温怡和何清远之间变得怪怪的。

    夏温怡还是不敢投入何清远的怀抱,但是,她也没办法像之前那样,看见何清远就横眉冷对。

    俩人之前,多出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何清远对这样的进展很满意。

    他知道夏夏这些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苦怕了。而曾经不堪的经历,又让她把自己卑贱到了尘埃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