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妈蛋!他们在欺负谁?

    是不是在欺负忘忘?

    迟疑一下,王书像只灵活的猎豹,蹭地一下爬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榕树上。

    不是他不心疼忘忘,也不是他不敢跳出来撵走那些孩子。而是,孩子有孩子的世界,他再疼爱忘忘,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

    忘忘得有自己的生活,她还要有自己的朋友,哪怕只有三岁,她也得学会在属于她的孩子的世界里生存。

    她必须学会和小朋友们相处,学会怎样面对这样的事情。

    倘若今天王书心疼忘忘,帮助忘忘躲过了这一劫,以后,忘忘可能会吃更多的苦,被别人欺负得更惨。

    慈母多败儿,慈父也是一样。

    过度的溺爱,只能毁了孩子。

    榕树枝繁叶茂,把王书遮掩得严严实实,但他能从枝叶的缝隙里,清清楚楚看见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一群孩子正跟着忘忘走过来,大约有十几个,有大有小,有男孩子,也有女孩子。其中有三四个,看上去大概已经五六岁,王书觉得,他们基本上该上小学了。

    这些孩子跟着忘忘,又是做鬼脸,又是吐口水,吵吵闹闹。

    忘忘手里抱着王书上次来给她买的兔八哥,不哭也不恼,脸上没什么表情,一步一步往前走,仿佛这些孩子的嘲笑叫骂声,她都听不到。

    心中莫名升起一股自豪感,王书的嘴角一下子咧到了耳根。

    瞧瞧,瞧瞧?

    什么叫根正苗红?

    忘忘就是最好的例子。

    有何清远的智商,有夏温怡的坚强,还有他王书的冷静和气度。多优秀的孩子啊!

    特别是忘忘的冷静和气度,看她这幅目不斜视,根本就是面对一群癞瓜瓜的淡定样儿,一看就是他王书的孩子。

    也只有他王书,才能教出这么淡定从容,这么毫无畏惧的孩子。

    王书骄傲极了。

    可还没等他嘚瑟两秒钟,这群孩子的攻击就升级了。

    大约跟了一路,都跟到铁门这边了,不管怎么嘲笑,怎么骂,忘忘就是不搭理,孩子们终于失去了耐心。

    第一个动手的是个小胖子。

    很显然,他在所有的孩子里面最大,个头也最高。

    对着忘忘吐了好几口口水,都被忘忘避开之后,他突然伸手,一把将忘忘手里的兔八哥扯下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雪白的兔八哥,被他几脚踩下去,一下子就脏了。

    忘忘大约没想到对方这么野蛮,愣住了,一张小脸,不知道是委屈还是害怕,憋得通红。

    她没有说话,看了两眼兔八哥,也不去捡,而是用她黑葡萄般的眼睛死死盯着小胖子。

    再小的孩子,也有自尊心。

    忘忘的眼神很有穿透力,小胖子被她盯了一会儿,招架不住了。

    他冲地上吐了口口水,嘴里骂着“小哑巴、屎壳郎”,猛地伸手,一下子把忘忘推倒在地。

    忘忘只有三岁,被他一推,整个人摔了个四脚朝天,身上的蓬蓬裙也搞脏了。

    过了一会儿,忘忘才从地上爬起来。

    她的手心在水泥地上蹭破了皮,大约很疼,所以,爬起来之后,她先对着自己的手掌吹了几口气,疼得吸溜吸溜的,但却没有哭。

    然后,她把裙子上的土拍干净,歪头看着小胖子,突然说:“你妒忌我?”

    王书看见忘忘被推倒就后悔了,正要跳下去,就听见忘忘这句话,他眼睛一亮,又悄无声息地缩回了枝叶间。

    他在心里给忘忘比了个大写的赞,同时,也给夏温怡比了个大写的赞。

    好坚强的奶包,好坚强的妈妈。

    这样的奶包,这样的妈妈,应该有个男人好好疼她们、爱她们。

    他突然有点蠢蠢欲动,想撬何清远的墙角,想去疼这对母女,爱她们。

    小胖子打了人有点害怕,但他没想到忘忘不哭。更没想到,忘忘爬起来之后,还这么跟他说话。

    五六岁的孩子不是太理解妒忌是什么意思,但忘忘口气里的轻视他感觉得到。

    而和忘忘的淡定相比,他很显然落了下乘。

    这种境遇让小胖子受了刺激,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忘忘的小胳膊,拼命摇晃,嘴里还外强中干地喊:“我妒忌你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妒忌的?”

    “你就是妒忌我。”忘忘虽然被他甩过来甩过去,站都站不稳,却不甘示弱:“我能跟小动物和小昆虫做朋友,我能听懂它们说话,你不能。”

    奶包们的思维方式王书不大懂,他也搞不清楚忘忘是不是在吹牛,但很显然,忘忘的话戳到了小胖子的痛处。

    小胖子恼羞成怒,一挥拳头,对着忘忘的脑袋就是一下:“我妈妈说了,你妈妈是个贱.货,是夜总会的鸡,你就是鸡生出来的野孩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