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自上次跟林可馨和慕景宸去郊外度假回来后,夏温怡一直没有再见到过何清远。

    作为同事,都在市医院上班,大家总有见面的机会,比如周一职工例会,院长会在台上做重要讲话。

    再比如每周检查考核。

    虽然医院不只有何清远一个副院长,他可以不讲话,每周检查考核何清远也可以委托给别人,自己不来。

    但,自从文轩第一次邀请夏温怡去何家参加舞会时开始,这些以前何清远并不热衷的事情,他都会亲力亲为地参加,和夏温怡的接触,也一天天增加。俩人之间,总是萦绕着一层不清不楚的暧昧。

    郊游回来后,夏温怡开始主动疏远何清远,甚至躲着他。

    周一职工例会,夏温怡会在头一天值班调休避开,周末的检查考核,她也总会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躲在病房不出来。

    像是心有灵犀,她躲着何清远,何清远也在躲她。

    这一个多月的周一职工例会和周末检查考核,何清远都没有参加。

    刻意地远离,即便在同一所医院上班,也会一辈子碰不到。

    夏温怡觉得这样挺好。

    或许再过几年,她就可以把何清远忘了。

    她没想到距离自己表白被拒仅仅一个多月,何清远就会再次给她打电话。

    愣了十几秒钟,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看了眼正在往外走的同事,低声问:“何副院长?您怎么打到科室里来了?”

    “我打了很多遍你手机,关机。”

    “哦!我值夜班的时候,手机一般都会关机。”

    何清远沉默了几秒钟,突然说:“夏夏?”

    夏温怡身子一抖,差点把电话扔出去。

    何清远和文轩一样,从来都叫她小夏。

    小夏?不亲近,却也不疏远的称呼。很客气,很公式化,也很礼貌。

    甚至在上个月去郊外度假,何清远还喊她小夏,今晚,他为什么突然叫她夏夏?

    明明早就死去的心,这一刻,还是不争气地死灰复燃,居然有了隐隐的奢望。

    这是她暗恋了十年的男人啊!她怎么忘记?怎么才能不为他心动?

    强压住想哭的冲动,夏温怡尽量用平缓的声音说:“有什么工作指示您就安排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何副院长,我一定服从。”

    这话说得实在太冠冕堂皇,而且,很明显是在刻意拉开俩人之间的距离,何清远又在电话里沉默了。

    等了几秒钟,何清远还不说话,夏温怡重新拿起空液体瓶。

    “我还有点事,三十六床的病人要换”

    “夏夏?”像是生怕她挂断电话,何清远急急忙忙打断她。

    这次,他没有黏黏糊糊、犹豫不决,而是一口气地说:“你家里出事了!”

    夏温怡虽然是独生子,但因为某些原因,家里的条件还说得过去。

    所以,这些年,她把全部心思都扑在小念身上,扑在林可馨身上,几乎没有怎么回过家。

    现在突然听何清远说家里出事了,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何清远本来还害怕夏温怡听到这个消息会崩溃,但电话里异常平静,他能听见女孩的呼吸十分均匀。

    不知道夏温怡到底怎么回事,他小心翼翼地再说:“夏夏?你的家乡这几天暴雨,然后因为土壤环境发生变化,旧城区有部分建筑坍塌、陷入地下,你们家所在的小区住宅楼,也在下陷坍塌的建筑中。”

    终于听懂何清远在说什么,夏温怡有点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问:“您说什么?我家住宅楼坍塌,陷到地底下去了?”

    “具体情况还不大清楚,凌晨前出的事。有很多人失踪、失联,当地警方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但你的手机始终关机,所以他们找到我的电话,打给了我。夏夏”

    “你说什么?”终于反应过来,夏温怡的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何清远?你说我的家人,失踪、失联了?”

    手里的空液体瓶“啪”地一声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有几块碎玻璃蹦起来,弹到夏温怡的小腿上,划破了她细嫩的皮肤,立刻有鲜血流出来,但夏温怡却没感觉到痛。

    她觉得自己跟做梦一样,就像在看美国灾难片。

    她想,何清远是骗她的,一定是骗她的。好端端的家,怎么可能陷入地下?怎么可能发生坍塌?又不是地震?

    开玩笑?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听到玻璃瓶摔碎的声音,何清远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想都没想,他便在电话里低喊道:“夏夏?你别着急,我已经联系了徐氏在当地的工作人员尽力寻找,也帮你订了连夜飞过去的机票。现在你别动,我过来接你!”

    不等夏温怡回应,何清远便挂断了电话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