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里慕景宸给她准备的食物都吃完了,林可馨又要再去拿鸡翅时,慕景宸突然抓住她的手,低声说:“够了!晚上吃太多,会不消化。”

    “不会!”冲慕景宸勉强地笑笑,林可馨鼓足勇气说:“等下我们还要去后院玩车.震呀!要耗费好多体力呢!阿宸?你也吃,我帮你挑鱼刺、剥虾壳好不好?真的很好吃,非常非常好吃!”

    这只是林可馨找来的借口,以现在的情形,别说玩车.震,吃街边摊,今晚慕景宸能跟她多说几句话,林可馨都觉得是奢侈。

    让她没想到的是,慕景宸深深看了她一眼,说:“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带着莫名的压力。

    林可馨愣了一下,赶紧抓了个蜜汁鸡翅,三两下将骨头剔干净。

    正要往盘子里放,慕景宸却再次抓住了她的手。

    这次,他没有说话,只是抓着林可馨的手移到唇边,然后张开嘴,直接就着林可馨的手,把鸡翅吃了下去。

    这么明显的示好和依赖,让林可馨好不容易收回去的泪水再次涌上来。

    吸吸鼻子,她不说话,开始专心致志地做慕景宸刚才帮她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时间,林可馨剔骨头、挑鱼刺,剥虾壳,每做完一样,她就会主动喂到慕景宸嘴边。

    而慕景宸像只嗷嗷待哺的雏鸟,只要林可馨喂过来的东西,他就张嘴吃掉,连看都不看一眼。

    但从头到尾,他脸上都没有表情。

    某一个时刻,林可馨再把剔掉骨头的鸡翅喂过来,慕景宸突然问:“为什么哭?”

    林可馨的手一抖,鸡翅从手里飞出去,掉在餐桌上。水晶灯的照射下,看上去有点恶心。

    慕景宸的视线紧紧盯着这块鸡翅,再问一遍:“为什么哭?”

    知道躲不过去了,林可馨抿了抿嘴角,低声说:“我我不知道!”

    “和我在一起,很难过?很不开心?”

    “没有!”林可馨一下子站起来。

    像乞丐一样,她冲慕景宸伸出双手,似乎想乞讨什么,又像是想抓住慕景宸的胳膊。

    可是,看见自己戴着一次性手套上都是油渍,她的动作又停下来。

    “阿宸?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

    “那是怎样?”

    “我”声音突然顿住,林可馨沉默。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令人发指的沉默。

    等了大约十秒钟,慕景宸的头倏地抬起来,犀利的目光直直盯住林可馨的脸,鹰隼般残忍。

    “可以哭给徐子阳看,却不愿在我怀里哭?”

    林可馨被他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

    “嗤”看见她躲他的动作和表情,慕景宸又突然笑了。

    是他自作多情么?

    这六天来的水乳交融,都是一场梦么?

    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之前在步行街看到的场景,慕景宸的眼睛突然有点酸涩。

    他那么兴冲冲地跑吃一条街给她买美食,冲动得像个十七岁的初恋少年。

    可是,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食品袋回来,却看见他女孩,他的妻子,被徐子阳搂在怀里,准备亲吻。

    没错,当时林可馨很愤怒,表情也很冷淡,但是,她的脸蛋红润,眸光如水,而在她的长睫毛上,还挂着潮湿的泪珠。

    她哭了啊!

    不愿在他面前哭,却在徐子阳的怀抱里哭?

    他只打了徐子阳一拳,事实上,刚才,他想杀人,不但杀了徐子阳,还想掐死这个该死的女人。

    过去她和徐子阳的种种,所有的一切,都跟过电影般在慕景宸脑海里呈现。

    第一次他在徐氏保险顶楼会议室走廊里,看见她与徐子阳的暧昧接触;在女洗手间里,徐子阳对她的拼力维护;红番区娱乐城的地下室,徐子阳被团团围攻,明明失去招架能力,却依然像珍宝般,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还有她和徐子阳之间那段令人浮想联翩的录音,以及他用车逼停徐子阳的车,将她从车上硬抱下来时,她对徐子阳的担心。

    是他想多了吗?

    他可以装作看不见吗?

    嗤

    他慕景宸没有那么伟大好不好?

    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别的男人觊觎他的女孩,抱着他的妻子亲吻,还无动于衷。

    但是,看见她紧张、担心的小脸,他却舍不得,舍不得啊!

    幽深又危险的目光盯着林可馨因为吃东西被辣得红嘟嘟异常可爱诱人的嘴唇,慕景宸也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一站起来,林可馨就条件反射地往后退。

    可这次,慕景宸明显不打算放过她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