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要怎么说?告诉慕景宸,她去红番区娱乐城是为了见齐辉?告诉他她出卖自己是为了给小念赚取医疗费和手术费?

    难道她林可馨一个人做慕景宸脚下的尘埃还不够,还要扒开皮肤,挖出骨头,看看当年的黑历史,让将信誉视作生命的慕景宸知道她林可馨的爸爸多么可耻,为了赚钱不择手段?让慕景宸嘲笑她的家人,曾经是如何将幸福的一个家庭害得家破人亡?

    不!不可以,爸爸妈妈都死了,她一个人赎罪就好。

    吸吸鼻子,林可馨避重就轻地说:“阿宸?你相信我,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就是最后好像看见徐经理,所以他就印在我脑子里”

    这话等于火上浇油,慕景宸嗤地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脸色变得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暗沉:“好像?最后?什么时候?药性发作的最后一秒,还是发泄完睡着之前?林可馨,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又是怎么知道有男人睡了你,是怎么知道自己跟他疯狂了一夜的?徐子阳究竟在你脑子里印得有多深刻,才让你找出这么烂的理由来搪塞我?”

    林可馨一呆,彻底哑口无言。

    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她没有撒谎,失去清明的最后一刻,她确实看见了徐子阳,所以,潜意识她就认定那个男人是徐子阳。

    至于她是怎么知道有人跟她疯狂了一夜?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在医院里醒来时,她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异常感觉。但她和六年前一样,就是知道有这么个男人存在,甚至知道自己那一晚,喊过这个男人的名字。

    但,说出来慕景宸会相信吗?

    这样的理由别说说服慕景宸,林可馨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她不得不承认,慕景宸的话虽然直白难听,却一针见血。

    而且,慕景宸这个人虽然冷血了点,但总体来说,他不是个无理取闹没事找事的人。他这样说她,这样指责她和徐子阳的关系,一定有别的原因。

    心头一震,林可馨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她那晚喊的,是徐子阳的名字?

    难道,她的潜意识里,喜欢的人真的是徐子阳?

    难道,她真的是个放荡不堪,处处留情的女人?

    看见林可馨脸色大变,却紧抿嘴唇一句话也不说,而且,还下意识地躲避他的目光,慕景宸的眼睛里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伤感和失望。

    他的声音变得比之前还要冷硬,甚至带着明显的威胁:“林可馨?我的忍耐有限,时间和精力也有限,没工夫陪你钓凯子玩儿。如果你非要挑战我的底线,拿着我的钱在外面养小鲜肉,就算是我最爱不释手的波斯猫,我也会把它浑身的毛剃光,然后,用绳子把它栓起来,一直到它死。”

    说完,把林可馨拎起来往床上一丢,看都不看她,慕景宸站起身就往浴室里走。

    林可馨在床上坐了好一阵,才从枕头底下摸出一瓶药,掏出两粒丢进嘴里,然后,换上睡衣躺下来。

    她觉得自己和慕景宸走进了一个怪圈,每次在她以为自己已经披荆斩棘,让她和慕景宸的关系能往前迈一大步的时候,迷雾散开,她才发现自己其实还站在原点。上次在何家遇到何灵和乔俊是这样,今天,从徐子阳嘴里知道真相,看见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直播,结果,还是这样。

    不管她多么兴高采烈、心花怒放,不管被中大奖的喜悦砸得多晕晕乎乎,慕景宸都有本事在分秒之间,让她从幸福和希望的天堂,一下子掉进绝望无助的深渊。

    这个男人就是魔鬼,是她上辈子欠下的债。

    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她足够完美,他又怎么会如此厌恶她?

    阿宸?阿宸?我该拿你怎么办?如果早点知道我会遇见你,我一定不会让六年前的事情发生,哪怕是为了小念,我也不会出卖我自己。

    现在,我想重新洗白自己,想留守在你身边,你还会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慕景宸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林可馨已经睡着了。

    并不是林可馨没心没肺睡得太快,而是她吃了安神药。

    药物是何清远之前帮她疗伤结束时给她的,何清远说,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手指和额头可能会疼痛加剧,如果实在睡不着,就吃一粒。

    在慕景宸说出那番话时,林可馨就痛得要晕过去了,不是额头和手指痛,而是心痛。所以慕景宸去洗澡,她便直接掏出两片吞了下去。

    她睡得很快,也很沉,根本没发现慕景宸回来,当然也不知道慕景宸的异常。

    慕景宸站在床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