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后,任凭慕景宸连哄带骗,哭得肝肠寸断的林可馨就是不愿意再让他上药。慕景宸实在没办法,最后只好单膝跪在地上,用嘴唇一下下亲吻林可馨的伤处,努力帮女孩平复情绪的同时,也试图填满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当颤抖的唇瓣落在少女从未被人触碰的肌肤上时,慕景宸清晰地感觉到林可馨发出一阵阵战栗。

    然后,林可馨真的止住了哭泣,长睫毛上还沾着泪水,却红着脸大胆地睁开眼睛看他,目光中带着满满的、青涩的爱恋和渴望。

    那天晚上,林可馨在床沿上坐了一夜,而慕景宸,就这么跪在她面前,着魔般亲吻她的伤口。每亲一下,他都会抬头深情又温柔地对着林可馨笑一下,然后再低头亲,哪怕吃了满嘴云南白药,整个口腔都麻木了,他也不停下

    此后的很多年里,慕景宸经常会回想起这件事。他搞不清楚那晚自己究竟是想要给林可馨疗伤止痛,还是在痴迷于那份青涩又懵懂的欲望。他甚至想,如果当时林可馨回应他一下,比如突然抱住他,或者低下头亲亲他的嘴唇,是不是那时候,他就会把林可馨变成他的女人?

    和那份刻骨铭心又美好青涩的回忆一起印在慕景宸脑子里的,还有林可馨捂着伤口边蹦跶边痛哭流涕的模样。从那天开始,慕景宸有了个非常固执深刻的认识,云南白药洒在伤口上,会让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眼前不由自主再次浮现出刚才林可馨捏着手指边蹦跶边痛哭的情形,给林可馨把纱布包好之后,慕景宸又看了一眼云南白药喷剂。然后,他像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眼眸一黯,毫无征兆地俯首对着林可馨受伤的食指和中指吻了下去。

    慕景宸的动作很轻柔,仿佛手里捧着一根脆弱的羽毛,只要他稍微吻得用力一点,林可馨的手指就会被折断。

    他也吻得很痴迷、很专注,唇瓣一点点摩挲林可馨的指肚,尤其是触碰到她红肿的指关节和充满淤血的指甲,他连呼吸都屏住,反反复复、没完没了地亲吻摩挲,让林可馨产生出一种强烈的错觉,她,就是他这一生都在追寻的挚爱。

    类似的情形在上次江城大饭店洗手间,慕景宸把她的手背刷伤后,也曾发生过,只不过那次慕景宸是趁她睡着偷偷亲吻她,而这次,他却明目张胆地亲吻她的手指。

    林可馨有点害怕这种类似病态的慕景宸,她觉得这个男人大概有恋手癖,不然,他怎么总是喜欢亲吻她的手指?再想到上次在书房发生那种尴尬场景,也是因为她的手指受伤,林可馨更加确定慕景宸对她的手有种不大正常的迷恋。

    所以,她胆战心惊地缩了下手,小心翼翼地说:“那个我的手指没断,用云南白药喷剂稍微喷一下,过几天就没”

    她的话还没说完,慕景宸的身体一僵,动作猛地停住了。

    慕景宸还是没有抬头看林可馨,但他的眸底却迅速闪过一抹自嘲。

    他在做什么?得意忘形吗?还是入戏入得实在太深忘乎所以?

    她都忘记了啊!六年前的那个林可馨已经死了,眼前这个,不过是他娶回来,打算取代当年那个女孩,并试图让她深深爱上他的替代品,他怎么可以混为一谈?

    迅速敛去眼底的情绪,他面无表情地把床头灯调亮一点,硬邦邦地说:“小癖好!”

    尽管已经猜到慕景宸特别痴迷她的手,而且上次慕景宸就说过这是他的小癖好,但此时再被慕景宸亲口重复一遍,林可馨还是有点难过。

    抿了抿唇角,她没吭声。

    对于林可馨这种“无声的抵抗”,慕景宸深恶痛绝,他依然不看她,表情却变得比之前还要阴霾冷冽,声音也变得更加残忍:“如果觉得这只手麻烦、没有用,王书可以帮你做掉它。”

    觉得麻烦?觉得没有用?王书帮她做掉它?林可馨一愣。

    还没等林可馨想明白慕景宸所谓的王书帮她做掉它是指什么,慕景宸已拿起喷剂,对着林可馨受伤的手指一通乱喷。

    林可馨没想到慕景宸的动作这么快,还这么粗鲁,说喷就喷,连一点做思想准备的时间都没给她留。

    喷剂喷在红肿的关节上,虽然不像药粉直接洒在伤口上那么难以忍受,但还是传来一阵刺激性的疼痛,林可馨浑身一哆嗦,条件反射地闷哼一声,然后像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她又用牙齿紧紧咬住下唇强忍,额头上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听到林可馨闷哼,慕景宸的动作不由自主停下来。实在没忍住,他抬头看她:“很疼?”

    乍一下对上慕景宸冰冷、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瞳眸,林可馨又是一抖,然后咧开嘴角,她僵硬地笑了下,“不疼!”

    “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