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可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但卧室里拉着窗帘,唯一的光源是床头柜上的台灯。

    她的思维有点混乱,目光也有些涣散。睁大眼睛看了十几秒钟,她才意识到自己在景辉苑,正躺在二楼卧室的床上。

    循着光源望过去,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借着床头灯,以交叠的修长双腿为桌,专注地批阅文件,签字笔发出沙沙响声,像绵绵春雨,温馨又静谧。

    大约怕影响到她,慕景宸把灯光调得很暗,还将灯罩偏过去正对住自己。黯淡的灯光笼罩着他,将他俊朗的容颜映衬得明明暗暗,愈发棱角分明、眉目如画。

    看着看着,林可馨的唇角便轻轻勾起了一抹弧度。

    她睡了有多久?是又发烧了吗?

    所以,他也没有去上班,而是,在家里陪着她,就坐在她身边?

    “我的脸很脏?”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紧随声音而来的,是慕景宸冷寒如星的深邃眼眸。

    没料到自己会被突然抓包,林可馨的脸一下子红了。舔了下干巴巴的唇瓣,她有气无力地说:“你把灯光调亮一点,太暗了对眼睛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林可馨觉得慕景宸的眼睛闪了一下。然而很快,她的美好错觉就被慕景宸毫无情绪的声音粉碎了,“林可馨?你已经是成年人了,难道自己发烧都不知道?你这个人是不是特别喜欢自虐?”

    “我”迟疑一下,林可馨说:“我昨天早上吃过感冒药,可是,昨晚何副院长家有个party,我害怕在舞会上打瞌睡太失礼,就把药停了,我没想到晚上我又会发烧。”

    她昨晚上居然去参加了清远家的舞会?他在为她纠结,在用工作麻痹自己,从而推掉了清远家的舞会,她却跑去逍遥自在?谁是她的舞伴?清远吗?

    本来就在恼怒林可馨无视他的讨好和存在,一整晚都睡在客厅沙发上,此时再突然听到林可馨说舞会,慕景宸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犀利起来,声音也更加冷硬:“生病还有力气去参加舞会,看起来你的夜生活相当丰富!”

    “我”怯生生地看了慕景宸一眼,林可馨红着脸说:“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从来不关心任何人,我只是不希望你作为慕太太病死在景辉苑!”

    醒过来之后,看见这样近似于温柔体贴的慕景宸,看着他像真正的丈夫那样细心地守护她,林可馨根本不想提离婚,也根本不想去想离婚的事情。可是慕景宸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一样的宸少,怎么可能守护她这样的女人?一个用身体做交易的女人?

    抿了下嘴角,林可馨垂下眼睫,低声说:“慕总?您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我们”

    “病好之前,你最好不要离开这张床,我不希望再看见你故作可怜地睡在客厅沙发上。” 像是没有听见林可馨的话,慕景宸突然站起来,“当然,如果你想用这种手段来博取我的同情或者关注,你可以继续睡沙发,或者睡地板,把自己的病再搞得严重一点!”

    这话说得实在太难听,林可馨脱口辩解:“我可以去住院”

    “你如果想让狗仔队把你盯上,然后曝光慕景宸虐待妻子,让妻子半夜睡在客厅沙发患上重感冒,从而搞臭景辉集团。那么,你尽管去住院,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没钱支付医药费就给王书打电话,景辉集团会给你报销。”说完,看都不看林可馨,慕景宸抬脚就走。

    走到门口,他又停下,头也不回地说:“药在你枕头边上,四个小时吃一次。你也可以选择不吃,尽管在床上多赖几天。”

    没等林可馨反应过来,他就出去了。

    慕景宸刚走下楼梯就看见张妈端着托盘从餐厅出来,他走过去,极傲慢、极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托盘里的食物,然后,用冷淡又随意的口吻说:“让她吃完过半个小时再吃药,你算好时间,三个半小时后,再给她弄点吃的,不要让她空腹吃药伤到胃,也不要一次性让她把饭吃得太多。”

    “好,我知道了。”张妈点点头。

    看见慕景宸脚步不停地往外走,张妈又问:“宸少?您要出去?不吃饭?”

    “晚饭我回来吃,你给我留点宵夜。”

    张妈愣了愣,晚饭和宵夜?什么意思?

    王书苦逼地看了下手表,对于慕景宸这种大白天不来上班,大晚上跑来公司加班的老板,他也是受够了。

    不过幸亏,只有他陪着老板加班。要不然,景辉集团的股票一定会大跌。

    手机铃声响起,王书看了下,是景辉苑的座机打来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林可馨慕景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可馨慕景宸并收藏宠妻入骨总裁莫撩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