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

    顾九思到达东都时, 柳玉茹已经在黄河接上了傅宝元。傅宝元得了柳玉茹的来信, 立刻将当时黄河修缮日志给调了出来。

    黄河修缮时, 每天修了多少, 修在哪里, 谁人负责, 都有着明确的记录, 而后傅宝元便开始着手将当时洛子商修缮的时间地点全都调了出来,柳玉茹到的时候,傅宝元便将已经准备好的资料交给了她。

    柳玉茹得了傅宝元的资料, 又将守南关上游的位置清理出来,随后同傅宝元道:“你我分头带人过去,一一去检修这些地方, 看看有没有什么出问题的。”

    傅宝元点点头, 但他看了一眼柳玉茹给出来的范围,有些为难道:“这个范围太大了, 我们要是一一检修过去, 至少要一个月, 可是若他们只是想在黄河上动手脚取下守南关, 那秦城一破,他们便会动手, 我们根本来不及。”

    柳玉茹听着这话, 手上僵了僵, 想了片刻后,她慢慢道:“如果洛子商是在黄河上动手脚, 他会怎么做?”

    “最方便的自然是在关键的位置上安置好炸/药。”

    傅宝元一路监工黄河,倒也算了解,柳玉茹有些不解,接着道:“那这些炸/药岂不是埋得很深?”

    “对。”

    傅宝元点点头,思索着道:“而且,如果洛子商从修建时就打算炸了那个位置,那么那个位置的结构必然也会比其他地方的薄弱,很可能中间就是空的,”说着,傅宝元抬眼看着柳玉茹,“一来方便安放炸/药,不让人发现,二来,炸/药引爆之后也容易决堤。”

    “那如何点燃?”

    柳玉茹皱起眉头,傅宝元笑了笑:“堤坝里面是大石不错,但外面是普通砖瓦,引线放在砖瓦之后,到时候如果需要点燃,便取了砖瓦,露出引线,点燃就是了。”

    柳玉茹得了这话,她无意识敲打着桌面,想了片刻后,她抬眼看向傅宝元,抿了抿唇道:“那是不是只要敲击墙面,就能察觉异常?”

    “可以这么说。”傅宝元点头,柳玉茹不由得道,“这样的话,我们分批检修,还需一月?”

    傅宝元得了这话,有些无奈道:“人手不够。”

    说着,他似是有些忐忑道:“永州兵马都被调到东都去了,我能用的人也不多。”

    “无妨,”听到是这个原因,柳玉茹立刻道,“现下你先把能用的人叫上,然后去征集人手,一人一日二十文,全境一起到堤坝去”

    说到这里,柳玉茹顿住了,傅宝元听着她的话,本亮了眼睛,察觉她停下来,他不由得道:“怎么了?”

    柳玉茹想了想,摇头道:“不行,不能这样。”

    “为何?”

    傅宝元有些发愣,柳玉茹立刻道:“如果我们这样做,我若是洛子商,便会将他的人混在人群中,他们知道正确的位置,便可以故意去搜索那一块位置,然后伪作没有发现。这样一来,我们便真的再找不到炸药的位置了。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他们会更容易接近堤坝,到时候点燃引线,也就越发容易。”

    “你说得是。”

    傅宝元听她这样说,神色也沉重起来,他想了想道:“那我先下令,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堤坝。”

    “对,”柳玉茹点头道,“然后你这边挑选出可靠的人来,我这边也会从我商铺中调人,接着我们两边的人打混,抽签组队,同一个地方,要由不同的人检查至少两次,这样才会防止不遗漏任何的位置。”

    “好,”傅宝元立刻道,“官府的人,加上我自己的家仆、亲戚、朋友,还有你这边的人,我们分成几路同时开工,十日之内,应当有结果。”

    柳玉茹点了点头,随后便让傅宝元立刻着手去办。

    柳玉茹花了一天时间抽调人手,接着就分成十几组,奔赴到了可疑的地方去开始检修黄河。

    而这时候,顾九思将西凤一番打扮,也送入了宫中乐坊,交给了他的人照看。

    西凤送入乐坊之后,顾九思又开始四处打听,听闻韦达诚常同司马南去吃一家铜锅牛肉,他想了想,便去找了虎子。

    他逃出东都时,没来得及带上虎子,虎子在东都早已是地头蛇,立刻就接应上了江河。顾九思找到虎子,同虎子道:“你找几个人,天天去砸这老板的店。”

    虎子有些疑惑:“砸他店做什么?”

    “你认识他店里的伙计吗?”

    “这自然是认识的,”虎子笑起来,“这东都哪儿都是我认识的人。”

    “那就行,”顾九思点点头,“你砸完店,这老板肯定要想办法,你就让伙计怂恿他,让他给韦达诚和司马南送礼。然后让他们在这礼物里加上两盒花容的胭脂。”

    “加胭脂做什么?”虎子还是不解,顾九思推了他一把,“问这么多做什么?去就是了。”

    虎子抓了抓脑袋,倒也没多想,这就去了。

    虎子当天让下面的人去砸了店,狐假虎威了一番,下午便碰上韦达诚和司马南去吃牛肉,店老板当场给两个人又跪又磕,求着他们主持公道,司马南还算谨慎,但韦达诚却是个暴脾气,自己常吃饭的店铺遇到这种事儿,他当下便没有忍耐,领着人去将虎子的人抓出来揍了一顿,这才了事。

    店老板感恩于他们,不仅免了他们日后的单子,还送了他们各自一份礼物。

    司马南收礼时清点了一番,见没有什么贵重的,便也就罢了,同韦达诚一起,收过礼物后,便转身离开。

    等他们走后,店老板顿时沉了脸色,同伙计道:“我让你送礼,你怎么还擅自多加了一盒花容的胭脂?”

    “我听说两位大人和家中夫人恩爱,”伙计战战兢兢道,“便想着多送些,也是帮着东家。”

    听到这话,店老板心里放松了些,毕竟钱也不是他出的,他不由得道:“罢了,你也算有心了。”

    消息传到顾九思耳里,顾九思正和江河坐在酒馆里聊天。

    “你绕这么多弯弯道道,”江河慢慢道,“到底是做些什么?”

    “先帝的日志可伪造好了?”

    顾九思喝着酒,看着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突然询问了一件不相干的事,江河到也没有继续追问,给自己加了酒道:“还在造。我找了一位大师,仿人笔迹惟妙惟肖,正按照你写给我们的东西写。”

    顾九思点点头,只是道:“尽快。”

    江河想了想,轻笑了一声,顾九思抬眼看他,有些疑惑道:“你笑什么?”

    “我惯来知道你是个机灵人,”江河往栏上一靠,转着扇子道,“却未曾想过,有一日我却是连你要做什么都看不懂了。”

    “不必看懂,”顾九思抿了一口酒,“到时候,你便明白了。”

    两个和有一搭没一搭喝酒聊天,然而深夜内宫中,却是不大太平了。

    范玉坐在龙床上,看着侍卫递来的消息,身后美人替他揉捏着肩,他扭过头去,低喝了一声:“滚!”

    美人吓得连忙跪到地上,随后急急退开。所有人都知道,范玉是个喜怒无常的主,服侍他的过程里热得他不开心,被随手赐死的美人已是不少,所有人陪伴在他身边都战战兢兢,只有从他太子起就跟随着他的刘善对他的性子拿捏得好,刘善站在他身边,看着范玉捏着纸条道:“司马南和韦达诚居然敢接顾九思的东西,他们是不是有反心?”

    “竟有这种事?”

    刘善诧异开口,他忙上前去,走到范玉面前,朝着范玉伸出手道:“陛下,可否给我一观?”

    范玉私下的暗线和人几乎是刘善铺的,范玉也不介意,径直将纸条交给了刘善,刘善匆匆扫了一眼,笑起来道:“陛下,只是一个老板送了两盒胭脂而已”

    “那是花容的胭脂!”范玉怒喝出声,刘善便知范玉是恼怒极了。刘善想了想,接着道,“陛下说得也对,这天下谁不知道花容的老板是柳玉茹,是顾九思的妻子。他们明知如此,还收花容的胭脂,若说是暗号,也是使得。不过这事儿咱们也无需插手,”说着,刘善笑着道,“有洛大人管着。”

    “管着?”

    范玉嗤笑:“你以为他会告诉朕吗?他们的心思,朕都知道。周高朗想废了朕,洛子商想把朕当傀儡,谁又比谁好?”

    刘善站在旁边不说话,范玉似是有些疲惫:“前些时日,你的人打探的消息都确认了?”

    “确认了。”

    刘善应声道:“扬州的确落在柳玉茹的人的手里了。”

    “扬州都丢了,”范玉嗤笑,“洛子商还拿什么给朕支持?他瞒着这消息不告诉朕,你说如今他要怎么办?他总得找个主子。”

    “陛下的意思是?”

    “要是顾九思和韦达诚、司马南这些人当真有瓜葛,朕就没有活路了,你以为洛子商还会站在我们这边?这个消息,他不会告诉朕的。”

    范玉目光幽深:“他们一个个,都巴不得朕死。”

    “陛下,”刘善叹了口气,“您别这样想,洛大人是您的太傅,他能保您,自然会保的。”

    “保?”

    范玉嗤笑出声:“等着瞧吧,看看明日,他会怎么同朕说。”

    范玉的人得知了司马南和韦达诚收了花容胭脂的消息,洛子商自然也知晓。如今朝中内政几乎是他在处理,他思索着没说话,鸣一提醒道:“这消息要告诉陛下吗?”

    “小事,花容的胭脂本就是礼物平常往来,”洛子商淡道,“不必了,免得他发疯。”

    鸣一点了点头。

    如今范玉酗酒,在内宫待久了,越发多疑,他情绪上来,疯得厉害,洛子商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洛子商想了想,接着道:“你去查一查那老板身后人。”

    鸣一应了声。

    第二日洛子商进宫去,范玉睡到正午才起,他起来时,整个人昏昏沉沉,他让人拿了坛酒来给自己醒醒酒,洛子商走进内宫时,便闻到了酒味,脚下全是酒坛子。洛子商蹲下身,扶住了酒坛,低声道:“陛下近日酒量越发大了。”

    “是啊,”范玉笑起来,他撑着下巴,看着洛子商道,“前线如何了?”

    “并无大事,”洛子商走到范玉面前,温和笑道,“陛下放宽心,一切有臣。”

    范玉笑了笑:“有太傅在,朕自然放心。”

    说着,他举起酒坛:“太傅,可要喝点?”

    “陛下有雅兴,臣愿陪陛下畅饮一番。”

    洛子商也不拒绝,范玉见他当真要喝,摆了摆手道:“罢了,太傅每天还有许多事儿要忙,不能在朕这儿耽搁了。”

    “陛下的事儿,便是最重要的事儿。”

    洛子商恭敬回答,范玉动作顿了顿,片刻后,他笑起来:“太傅,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明明有权有势,却始终记得自己身份,把朕放在第一位的样子。”

    “陛下是天下之主,本就是第一位的。”

    听到这话,范玉大笑起来,他站起身,提着酒坛子从洛子商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酒量不行,找时间叫三位叔叔来宫里喝一杯吧。”

    “听陛下吩咐。”

    洛子商恭敬回声,等范玉走出去后,洛子商直起身,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

    他转过身,走出宫去,同鸣一吩咐道:“查陛下身边人员往来。”

    “大人?”

    鸣一有些疑惑,洛子商心中发紧:“陛下有异。”

    他一贯相信自己的直觉,向来是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如今正是关键时点,范玉这边,他决不允许出任何岔子。他说着,往前走了几步,想了想,又道:“陛下要在公众设宴款待三位将军,你让人准备一下。”

    “如今让陛下接见三位将军,怕是不妥吧?”鸣一有些担心,他总觉得范玉太不可控。洛子商摇头道:“陛下对我起疑,他吩咐的事若我不显出放在心上的样子,他怕是不满。”

    话这样说,鸣一虽然不安,却也不敢多说了。

    宫中开始准备设宴,乐坊之内便急急安排起来。

    西凤坐在镜子面前,听着乐坊的管事儿在外面催着人道:“动作快些你们这些浪蹄子,后日陛下要在宫中设宴,近来排舞不可懈怠,一点错处都不能有,否则扒了你们的皮,我也保不住你们!”

    西凤施施然在额头贴上花钿,起身同小跑着的姑娘一同走了出去。

    她身形高挑,容貌艳丽,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股子说不出的妩媚。可这妩媚并不艳俗,仿佛是天生而来,刻在骨子里,只在抬眼扬眉之间,勾得人神魂颠倒,但她本人却如同水上梨花,清雅动人。

    她往人群中一走,便让人为之侧目,乐坊管事月娘看着她,笑容不由得软了几分,同西凤道:“西凤,这是你第一次登台领舞,你可得好好表现,要是让陛下看上了,那便是你的福分。”

    西凤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她高兴道:“西凤不会忘了月嬷嬷栽培。”

    说着,西凤有些犹豫道:“不过,我第一次去宫中赴宴,心中有些害怕,嬷嬷能否给我个机会,让我先练练胆子?”

    月娘听着这话,觉得西凤说得颇有些道理,她似是想了想道:“我找些机会,让你见见贵人吧。”

    西凤连忙高兴应了下来,月娘便去找了些熟人,询问这些时日,可有哪些贵人家中设宴,让西凤去窜窜场。

    这次宫宴是西凤第一次进宫,因她生得貌美,月娘担心西凤没见过什么达官贵人,进了宫冲撞了皇帝。于是她将名册一翻,选了一家官位最高的,当夜便送着西凤过去。

    杨辉好歌舞,夜夜在家中设宴,月娘让人同杨辉家中管事说了一声,管事得知宫中乐坊的人来,自是欣然允许,西凤去之前,月娘特意同管事道:“这是宫中的舞姬,若大人有心,还需得同陛下商议。”

    管事笑了笑,应声道:“我们家大人是有分寸的,您放心。”

    月娘得了这话,方才放下心来一般,同管事道:“谢过大人照拂了。”

    当天夜里,西凤便入了韦府,杨辉府邸并不算大,西凤早早入府之后,被安置在后院,她一个人一间梳妆房,其他院中舞姬都在另一个房间梳妆,没了一会儿,一个侍女走进来给她送了一盘点心,同时小声道:“杨辉在后院,顺着长廊走出去,左转便是。”

    西凤点点头,没有多说。侍女走出门去,西凤拿着帕子,擦了眼角的眼线,从取了身上的发簪,瞧了瞧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美人干净又美丽,看上去像是十八九岁的少女,素若梨花。

    她笑了笑,站起身来,往着院子里走去,她进了院子,老远便见到了杨辉在另一边,她假作没看见杨辉,朝着院子里开得正好的秋菊走了过去,她蹲下身,低低看着秋菊,似乎是在说话。

    若是普通人,那也不过就是普通赏花,可西凤生得太美,蹲着身在花丛的模样,便似如画卷,让杨辉一时看得有些痴了。他向来好美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