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意识到这一点,姬夫人心思活络起来,她犹豫了片刻,转头看向陈寻:“你你为何对我这样好?”

    这话出乎陈寻意料之外,但他很快调整了状态,温柔道:“在下始终是夫人的人。”

    陈寻意在表忠,然而姬夫人却在听到这话后,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许久后,她颇有些愧疚道:“是我迟钝了,没能珍惜眼前人。”

    听到姬夫人这自以为是的理解,陈寻额头青筋跳了跳,但他没敢在这时候提醒姬夫人,便顺水推舟道:“夫人要动手的话,便得快些了。若是洛子商接到信,难保他不会回扬州来,到时我们再动萧瑟就难了。如今我们先动萧瑟,然后给洛子商设下天罗地网,只要他一回来,我们立刻将他擒住,届时,在下同夫人一起,好好将小公子抚养长大,等未来公子执掌扬州,在下也会为公子赴汤蹈火,帮公子一统天下!”

    “陈寻,”姬夫人看着陈寻许诺,她握住陈寻的手,情真意切道,“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

    “为夫人做事,”陈寻忍住挣脱的冲动,强行扮演了一个痴心人道,“陈寻百思而不悔!”

    两人在马车里将大事定下,等到了王府之后,陈寻便匆匆去找了早已准备好的王平章道:“姬夫人这边成了,准备动手吧。”

    王平章应了声,陈寻便接着姬夫人的名义,开始着急王家的旧部。

    所有人在忙的时候,萧鸣刚给洛子商写了信,然后去院子里逗顾锦。

    “她叫什么?”

    萧鸣摇动着拨浪鼓,逗着躺在地上的顾锦,漫不经心询问柳玉茹。

    “锦儿。”

    柳玉茹回了声,她静静注视着这夕阳下的少年,有些无法理解。

    这个人和洛子商一样,他们做起事来,都是让人胆寒的狠绝,人命在他们心里似乎一文不值,为了结果不折手断。然而当他们远离了那些权势的硝烟战场,他们又像极了一个普通人。会笑会闹,会想着要有一个家,会拼尽所有力气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甚至于在阳光下摇着拨浪鼓时,还会有那么几分天真可爱。

    柳玉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矛盾点会集结于一个人身上,她静静注视着他,萧鸣发现她在看他,转过头来,有些疑惑道:“嫂子在看什么?”

    “你”柳玉茹抿了抿唇,有些小心道,“你与我所想的,似乎有那么些,不大一样。”

    “嗯?”萧鸣看着顾锦,漫不经心道,“有什么不一样呢?”

    柳玉茹一时不知如何描述,她想了想,终于道:“你和子商很像。”

    “像在哪里?”萧鸣听到这话,有些高兴了,他抬起头来,颇有些激动道,“快,同我说说。”

    “都不像外面传闻,也不像别人眼里的人。”柳玉茹低下头去,给顾锦转着小风车道,“我初初见子商的时候,原以为他是个心里什么都没有,狠毒又残忍的人。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也并不是。”

    他会感念十几年前一块糕点,为此于危难之时,也会努力报答这份恩情。

    “我以为,”柳玉茹小心道,“你们这些身居高位,能狠得下心做事儿的人,应当是”

    “寡情寡义,不知人间感情?”萧鸣笑起来,并没有半分不悦,他靠在柱子上,手里拿了个拨浪鼓,看着远方的希望,温和道,“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了。”

    柳玉茹没说话,她静静听着。萧鸣或许是因为年少,又或许被洛子商护得太好,没有半点让人不悦的狠邪之气,气质疏朗,令人难以产生恶感。他手中拨浪鼓在风的吹拂下随着檐下风铃一起产生有节奏的声响,他看着天空,慢慢道:“嫂子,其实只要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便有他的感情。都会有在意的,都会有爱的,都会有恨的。只是我们如何处理这一份感情,都所区别。可为什么有区别呢?那是因为我们打从第一眼睁眼看到这个世界,世界给予我们的就不同。”

    “嫂子是个狠得下来的人,当年幽州征战,兵粮不够,你为幽州谋算,便到青州沧州扬州三州收粮,致使粮价哄抬,青州沧州距离幽州近,大部分流民都赶往了幽州,自此幽州兵多粮多,可扬州就不一样了,扬州路途遥远,走在路上就怕饿死了。好在扬州富庶,师兄强行从富商手中征粮救济,才阻止了千万百姓无辜受难。那个时候,嫂子心里没有数吗?”

    “嫂子有,”萧鸣转过头,看向柳玉茹,“所以收粮的时候,您就是算着的,粮食收取之数,都在各州官府承受范围之内。这是你的恶,也是你的善。你恶在为了自己的立场,不惜出如此手段惊扰百姓,又善在始终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并不把人逼到绝境。这是你的善恶,可你的善恶怎么来的呢?无非就是你一开始认识这个世界时候,有人对你好,有人对你不好,最后你在这好与不好之间,摸索出一条路来。你清醒又冷静,有自己的底线,却也不是全然干干净净。不会随意给自己增加责任,亦不会妄造杀孽。”

    “顾九思亦是如此,他为什么一路走来,如此干净顺畅?你看他年幼时,父母恩爱,舅舅身居高位,不曾知道半点疾苦。后来虽然落难,又有你和他家人相伴相随,这世上半点肮脏他都不曾触碰,哪怕他家道中落,可他的心是满的。他永远似朝阳照耀四方,这是因为他所在之处,永远明亮。但我可师兄不一样,我们从出生开始,目之所及,皆为绝望。我们很少接触这个世界的善意,又怎么会如顾九思一样,怜悯众生?”

    柳玉茹看着萧鸣,一时无法言语。有一种酸涩在她心里蔓延,她看着这么美好的少年,忍不住道:“如果,在你和子商小一点的时候,有人对你们很好,教会你们和这个世界相处,你们是不是就不会”

    “不会活成今天这个样子。”

    萧鸣接过话,他实在太过聪慧。他说完,有些遗憾道:“可是,也没有如果啊。我和师兄都已经长大了,我们很难再改变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我们也习惯了猜忌和冷漠,改不了了。不过,嫂子你别害怕,”萧鸣笑了笑,“我们对自己人很好的。”

    “那你为什么不猜忌我呢?”柳玉茹疑惑开口,萧鸣愣了片刻,随后大笑起来,“我师兄喜欢你,他这么好的人,你怎么会不喜欢呢?”

    说着,萧鸣撑着下巴:“你不知道吧,你送师兄那把伞,他一直放在屋里。和我写信,也提了你的名字好几次。他不把你放心上,哪儿会说这么多?虽然他没和我说过同你的事儿,可我知道他这个人吧,本就闷得很。嫂子,”萧鸣笑眯眯道,“你同我说说你和他的事儿吧。”

    柳玉茹听到这话,低下头去,似是有些不好意思道:“也也没什么好说的。”

    “看来是他是用强了!”

    萧鸣高兴道:“嫂子最开始是不是不愿意?”

    “他他也没有。”

    柳玉茹结结巴巴,仿佛是对这个话题窘迫极了,萧鸣以为她害羞,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不问了,我去问师兄去。他惯来疼我,我多缠缠他,他便会说了。”

    说着,外面一个侍从匆匆走了进来,那侍从覆在萧鸣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萧鸣嗤笑出声,颇为不屑道:“她脑子终于清醒些了。”

    “嫂子,”萧鸣转过头看她,“我还有些事儿,晚饭您先吃,明个儿我再陪您吃饭。”

    柳玉茹点了点头,萧鸣抱了抱顾锦,高兴道:“小锦儿,叔父去处理点事儿,回来再陪你玩,锦儿要想叔父知不知道?”

    顾锦咯咯伸手抓他,萧鸣高兴亲了亲顾锦,这才告辞离开。

    他将他买给顾锦的拨浪鼓放在一旁,柳玉茹看着顾锦在地上伸手去抓拨浪鼓,她低头不语,好久后,她低下头去,给对面桌上的杯子,斟了一杯茶。

    萧鸣走后没多久,一个下人便给她送了一份糕点上来,柳玉茹拿起糕点,看见糕点下方压着的纸条,是陈寻的字迹:开局。

    柳玉茹握着糕点的手微微一颤,许久之后,终于是一言不发。她伸手抱起顾锦,拿了身旁的拨浪鼓,站起身来,往院外走了出去。

    陈寻已经安排好人接应,她也得走了。

    姬夫人以小公子之名约了萧鸣赴宴,说是要对今日之事表达歉意。而在开宴之前,姬夫人便在陈寻和王平章的协助下,一一接见了王家的旧人,而过去扬州贵族青年子弟,也以王家旧部的名头混进来,面见了姬夫人。

    随后他们就部署下去,准备好了暗杀的计划。

    萧鸣向来不太看得起姬夫人,她请他赴宴,他以为是姬夫人清醒过来,知道要缓和关系,看在王小公子的面上,这份情面他还是要给姬夫人,于是他便领着人去了王府。

    但方才踏入王府,他便觉得气氛不对,多年暗杀争夺培养出来的敏锐度,让萧鸣几乎是顷刻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大喝了一声:“退!”

    然而也就是那片刻羽箭飞射而出,萧鸣一把抓过身前的人挡住羽箭,随后立刻吩咐道:“去东营调兵两千,马上来洛府!”

    说完之后,他且战且退,已经到了门边,他这一刻也意识到柳玉茹的不对劲,早上来,晚上姬夫人就出了这种昏招,柳玉茹来得也太巧了。

    但是想着顾锦与洛子商相似的眼睛、想着洛子商对柳玉茹的情谊,以及今日他试探说要报告洛子商时柳玉茹毫无畏惧的神态和他过去得到的资料里写明了柳玉茹对名节的看重,他一时又无法确定。他只能咬了咬牙,冷静道:“派人去洛府,看管好柳夫人!”

    然而此刻他其实早已无暇顾及这么多,这是一场准备太过于充足的刺杀,他所有的退出路线都被堵死,杀手密密麻麻将他围住,他放过信号弹后,援兵也久久不到。

    萧鸣心知扬州城中出了内鬼,他一一排算到底是谁,可身边人越来越少,他逐渐意识到,这一次他可能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侍卫护着他一路往城外冲去,而这个时候,他的亲军东营之中,所有士兵早已倒在地上,昏昏睡去。

    王平章买通的将领立刻去将东营的人都绑起来,而萧鸣一路砍杀着往外冲去,他如今没有了其他念想,他知道扬州自己是出不去了,但是他得给洛子商报个信。

    无论如何,他得告诉洛子商,扬州不行了,让洛子商不要回来。

    他抱着这个念头,一路砍杀着想要冲出巷子,城中还有他们的暗桩,他还能把消息传出去。

    然而刺杀的人太多太密,他身边的侍卫没了,他身上也中了刀剑,他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外走,这时候杀手似乎是怜悯,终于散开,全都站在他身边,静静看着他。

    萧鸣用剑撑着自己往前,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再走几步,让暗桩看见,让暗桩告诉洛子商,不要回来了。

    一步、两步、三步

    他身后骤然传来一声大喊:“萧鸣!”

    萧鸣听见这一声喊,转过头来,便看见陈寻立在长巷尽头,他静静看着他,神色平静:“当年在扬州造下累累杀孽时,可想过有今日?”

    “今日?”听到这话,萧鸣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前路,也意识到自己走不出去了,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直起身躯,笑道,“自是想过的。”

    “可曾后悔?”

    陈寻捏紧了剑,他看着萧鸣,看着这个十九岁的青年,那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杨文昌、闪过他的诸多好友、闪过曾经风流繁盛、让他醉酒当歌的扬州。

    他期望从萧鸣眼里看到一丝歉意,然而萧鸣却是大笑起来:“后悔?”

    他笑着低头:“这不本就是我萧鸣的归宿吗?你莫不是还以为,我会想着,我有一日能安安稳稳到老?”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向陈寻,也就是那一瞬间,万箭齐发,箭贯穿了萧鸣的身躯,少年满身染血,面上带笑:“我从来也没这么想过啊”

    音落的片刻,他慢慢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时候,他仰头看着天,正直夕阳西下,阴阳交错的时刻,天边残阳如血,彩霞缓缓移动着,他一生从未如此安宁过。

    从未。

    他彻底倒下后,柳玉茹站在人群中,静静看了许久,终于是抱着人转身离开。

    王府内院传来砍杀声,柳玉茹看了一眼王府,给陈寻使了个眼色,陈寻点了点头,匆匆往王府赶去。

    一进门去,便看见王府内院四处是士兵,等陈寻冲入内院之后,抬手斩杀了几人后,踏入了卧室。

    卧室之中血迹斑斑,姬夫人倒在地上,几个侍卫护着身后的王小公子,见陈寻进来,那侍卫慌忙道:“陈先生,方才有人”

    “我知晓了。”陈寻抬手止住对方的话,声音沉重道,“方才萧鸣的人奋力杀入内院,姬夫人不幸遇害,幸得有各位保住了小公子。姬夫人虽然去了,但小公子还在,”说着,陈寻往前去,朝王小公子伸出手,悲痛道,“小公子,来。”

    王念纯呆呆看着眼前一切,他本不算聪明孩子,时常木木呆呆的,陈寻过往也只是听说,如今见着了,不由得有些奇怪。他往前了几步,抱住王念纯,疑惑道:“小公子?”

    王念纯仿若未决,陈寻心里有些发沉,但他来不及多想,抱住小公子道,同众人沉痛道:“萧鸣今日杀姬夫人,犯上作乱,罪无可赦。洛萧二人过去在扬州,作恶多端,犯下累累罪行,今日,我等就当让扬州重见天日,还扬州一片青天!”

    说完之后,陈寻抱着王念纯出去,他找到了王平章,一起冲上城楼去。与此同时,派人将允许沈明进入扬州的诏书颁布了下去。

    而后,他们将萧鸣的尸体悬挂在城楼,萧鸣的人也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有逃亡者,有抵抗者,一夜厮杀未眠。

    那一夜,柳玉茹像扬州城再普通一个百姓,她一直坐在屋中,抱着顾锦,给顾锦低低唱着曲子。

    烛火燃尽时,便是天明,等天亮之后,陈寻和王平章终于暂时解决了扬州的动乱,而后陈寻和王平章提着带血的剑来了柳玉茹屋中,陈寻恭敬道:“夫人,接下来怎么处理东营那些人?”

    东营基本是萧鸣的人马,算下来将近四千人,如今都被收押起来,这四千人留下来,若是反了,那陈寻王平章怕是没有招架之力。但若是杀了

    柳玉茹沉默了片刻后,她终于道:“等明日,幽州军队入城,再做决定。”

    王平章和陈寻对看了一眼,王平章终于道:“这么多人,今夜若是反了”

    “若是你现在要杀,”柳玉茹抬头看向王平章,“他们现在就要反。”

    王平章和柳玉茹对视,柳玉茹神色间不容置疑,王平章思索了片刻,如今的钱都是柳玉茹拿出来的,未来他也还想和柳玉茹合作下去,柳玉茹不会一直待在扬州,日后扬州就是他和陈寻的天下。而陈寻不过稚子小儿,等柳玉茹走了,他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王平章稍作打算后,便笑着应是。

    “今日打扫了城里各处之后,开县衙,凡事过往有冤情的,均可上诉。”

    柳玉茹抱着顾锦,慢慢道:“从此以后,扬州不能再无法纪了。”

    听到这话,陈寻眼眶一热,他拱手道:“是。”

    王平章心中颇为感慨,却也道:“是。”

    两人走了下去,柳玉茹想了想,抱着顾锦,带着侍卫一起去了城门。

    萧鸣高悬在城门上,柳玉茹静静看着这个少年,那一瞬间,她有些恍惚,她突然发现这人世间的事都太过复杂,每一个人立场不同,对错便有了不一样。

    只是抱着顾锦的时候,她清醒人认知到,再不同的立场,她却也知道一件事。

    她希望顾锦活着的世间,不要有萧鸣,也不要有洛子商这样的人。

    她在城楼下看了一会儿。

    如今悬挂萧鸣的尸体,便是要同扬州的人说清楚,如今扬州再不是萧洛二人主事了,因此柳玉茹不能在这时候就把萧鸣的尸首取下来,她只能吩咐了望莱道:“你同陈寻说一声吧,三日后,给萧鸣好好下葬。”

    “葬在哪里?”

    望莱有些疑惑,柳玉茹犹豫了片刻后,她出声道:“我买一块地,他也好,洛子商也好,日后,都葬在那里吧。”

    望莱沉默了片刻,他终于道:“其实大人在扬州有一块地,他本打算自己用,多加两个人,也无妨。”

    柳玉茹听到这话,她回头看向望莱,她注视着望莱,许久后,终于道:“洛子商是舅舅的儿子。”

    望莱抿唇,最后也没遮掩,应声道:“是。”

    柳玉茹苦涩笑了笑,她抱着顾锦,叹息道:“舅舅啊”

    说完,她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等到第二日,沈明便带着三万人马疾驰来到扬州。沈明和柳玉茹汇合后,柳玉茹给沈明介绍了王平章和陈寻。

    沈明点了点头,随后道:“扬州的事要快些处理,我还要赶着去豫州。”

    “豫州?”

    柳玉茹颇为震惊。

    沈明沉下声:“刘行知打过来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对视了一眼,沈明继续道:“我要从扬州带走至少四万兵马,所以明天登坛点兵,后日即刻出发。”

    “等等!”

    王平章有些按耐不住了,他朝着柳玉茹急切道:“柳夫人,你我商议的并无此条。”

    柳玉茹点了点头:“的确。”

    王平章见柳玉茹并不站在沈明这边,舒了口气,随后道:“沈将军是过来协助扬州平乱的,还望沈将军牢记自己的身份。”

    “可是”

    沈明着急出声,柳玉茹便道:“王先生说得有道理。”

    王平章笑起来,朝着柳玉茹道:“还是柳夫人明理。”

    柳玉茹点点头,随后道:“此事也不必再商议了,沈将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顾大人吩咐了您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多出无谓的事来。”

    这些话说得沈明有些发懵,但他也不是以前的毛头小子,不会贸贸然就质问出声,他憋了口气不说话,柳玉茹抬头看向王平章道:“王先生,您先去忙明日嘉赏宴吧,我开导开导沈将军。”

    “那劳烦柳夫人了。”

    王平章笑着躬身,而后转身离开,但在他转身那一瞬间,柳玉茹给了陈寻一个眼神,沈明看得这眼神,还没明白过来,就看陈寻猛地拔剑,一剑斩下了王平章的脑袋!

    王平章的侍卫同时出手,然而沈明反应更快,抬手就扭断了那侍卫的脖子。

    王平章颈间鲜血喷洒着倒地,陈寻的手还有些发颤,他提着王平章的脑袋,喘息着转身看向柳玉茹,唇齿打着颤道:“接下来怎么办?”

    “说这侍卫是萧鸣的人趁机行刺被你拿下,后日开坛点兵。”

    柳玉茹抬眼看向陈寻:“即刻从各城抽调人马,备足五万之数,交给沈明。王平章的党羽以及东营的人,全数交给他,到时候全部编为冲锋队,送上前线去。”

    冲锋队是死伤率最大的队伍,一般都是死囚或者流放的人组成,活下来就算立功。

    沈明当初就是从这个队里活下来,听到这话,他不由得侧目,柳玉茹便提醒了一句:“一开始别说,到了豫州再说。”

    沈明应了一声,柳玉茹朝陈寻挥了挥手:“去准备吧,我同沈明聊一聊。”

    陈寻知道柳玉茹和沈明要说些什么,加上扬州的确有很多事需要他处理,于是他点了点头后,抓了地上了侍卫便冲了出去,急道:“大夫!叫大夫过来!”

    随后他站在门外,将侍卫一扔,同旁边侍卫道:“去查他,将他祖宗十八代查出来!”

    “大人,”守在门外的侍卫有些诧异,“这是怎么了?”

    “王大人”陈寻露出悲切的神色来,颤抖着声道,“遇刺了!”

    外面闹哄哄起来,柳玉茹看了地上一眼,随后同沈明道:“我们换个地方聊。”

    沈明应了一声,一起进了这房间的暗门之中。

    进了密室后,顿时安静起来,柳玉茹点了灯,给沈明倒了茶,犹豫了许久后,她才道:“九思他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